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醒之路第四章

作者:大大的小胖 来源:纵横中文网

“你跟老师说那些做什么,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话这么多!”趁着周老师去洗手间的功夫,白子叶抬手,照着顾如的后脑勺就是一下,“人家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你也学着点行不行?”

“哎呀,话不能这么说,光报喜就太假了,偶尔报点忧嘛,也没什么的。”顾如捂着脑袋凑到白子叶身边,无视了对方发怒的表情,在白子叶的肩上蹭了蹭,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总之放到白子叶的眼里就觉得看起来很欠抽。

“要报忧就报你自己的,报我的算怎么回事?”白子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正厚着脸皮往自己身上靠的人,“毕业之前还没觉得你爱乱说话,怎么现在这么……我说你能不能跟大学那会一样听我的话呀?”

“听听听。”顾如连忙点头,睁大了眼睛,看上去超级认真的,“放心吧,学姐你的话我肯定听,以后你让我说啥我说啥。”

好看的人就是容易让别人心软,顾如也有这个能力,只是看了白子叶几秒,白子叶就狠不下心再说她了。

“你呀……太讨厌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伸手象征性地揉了一下顾如的脑袋顶,也没有说把对方的头发弄乱,白子叶就像是在训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虽说是在训,可语气听起来却半点都不凶的,甚至还有一点点宠溺的感觉。

周老师平时人缘不错,这会还有几个同事想帮她过个生日,但毕竟是老师,难免有那么几个要给学生上晚课的。

周老师不着急,她平日里都闲的很,因为下午来的早,这会请顾如和白子叶吃完饭天都没黑呢,再去和那些老师凑一顿晚餐也来得及,过生日嘛,又不讲究吃的下去吃不下去,虽然两顿饭相隔的很近,但只要人齐了,能热热闹闹地聊聊天也就可以了。

因为周老师还有另外一个饭局要赶,顾如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主动说自己还有事得走了,白子叶还说要付账,却发现周老师在去卫生间的时候就已经提前把账给结过了。

“还是没赶在老师前面把帐结了,好不合适啊感觉……”告别了周老师,白子叶一边往车站走着一边跟顾如说道。

“没事,大不了下次咱们再请老师吃一顿,挑那种刚点完菜就得结账的地方呗。”顾如看了下手机,心里的小算盘又开始响了起来,“学姐,明天周五了哎,我记得你下午没课对不对?我这有两张电影票,你能不能……”

“不能,没空。”还没等顾如把话说完,白子叶就已经十分干脆地拒绝了她,“明天下午所有没课的语文老师都要去开会,我没时间。”

“这样呀。”顾如失望地叹了口气,“那算了,我把电影票送人好了。”

“我有事你就不会找别人陪你去?”白子叶看着顾如哀怨的小眼神,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找不到啊。”顾如扯着白子叶的袖子说道,那力道就跟在发泄一样,是真的使劲,白子叶都感觉自己的袖子快被她给扯下来了,“跟我关系好的人里,就你明天有可能陪我,结果你还要开会,真是太烦人了!”

白子叶思考了一下,接着,一声清脆的巴掌就落在了顾如那还在撕扯自己袖子的手上:“别扯了,电影票你先留着,反正送人你也落不着好,等明天我再看看的吧。”

“学姐你最好了!”眼看约会有戏,顾如立马开心地蹦了起来,伴随着吧唧一声,照着白子叶的脸蛋就是一口。

“别把口红往我脸上蹭。”想起顾如吃完饭以后补妆的举动,白子叶嫌弃地眯起眼,直把顾如往远了推,“我明天还不一定有时间呢。”

顾如没再接话,但嘴角勾起的弧度却出卖了她此时的好心情,白子叶让自己把票留着,就是说学姐会为了陪自己看电影而努力制造空闲时间呀,顾如的小心思是多,但也容易满足,白子叶能有这样的举动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白子叶住在教职工宿舍,自费的高级宿舍,可以有一间条件不错的单人间,就在学校旁边,步行五分钟就到了,顾如说是要回学校取趟东西,就跟着她做的同一辆车。

顾如不住宿舍,她家挺有钱的,父母的存款具体有多少顾如不知道,反正她刚大学毕业,被分到这所学校教书的时候,顾如的父母二话没说,立马就在学校附近交通便利的地方给她买了套两居室,说是送她的毕业礼物,为的就是让女儿工作了以后能住的舒服点。

“我明天第一节就有课啊,好烦,又得六点半起床了。”顾如看着手机里的课表跟白子叶抱怨道,“不像学姐你,第二节才有课。”

要说这顾如的脑子也是选择性记忆的,自己的课表死活都记不住,还得存在手机里时不时看一眼,可白子叶的课表开学那会刚发下来,她看了一遍就记住了,到现在都没忘。

“我这周五开始值周。”简单的八个字,却足以体现白子叶的心酸了。

值周是住宿舍的老师们特有的待遇,一人一周,从周五到下周四,早上六点四十就得到校门口的保安那领红袖标,然后跟同样被迫早到的值日生一起站在校门口,戴着红袖标欢迎学生和老师们到校。

初三的学生七点有早课,六点五十就到校了,所以值周的老师和学生就不得不赶在他们上课前去校门口迎接他们。

“值周呀……好早的,现在虽然不是冬天,但这几天风大,早上肯定很冷,学姐你记得多穿点。”顾如心疼地嘱咐道。

“放心吧,我都想好了,毛衣加外套。”白子叶说着还忍不住提了件往事,“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爱美,大冬天站岗不穿羽绒服,被冻的直哆嗦,还得借别人的羽绒服穿。”

顾如的脸蹭的一下红了几分,学姐她怎么老是记自己这种丢人现眼的经历呀。

那是大学的时候,正赶上冬天的小尾巴,因为有领导来学校检查,顾如第一次在校门口站岗,觉得穿羽绒服配那种红色的迎宾带不好看,硬是穿了件长袖配薄外套就上岗了。

结果大早上的天都没亮啊,风一吹顾如就跟着一哆嗦,风一使劲吹她就跟着使劲哆嗦,到最后还是一个跟顾如关系不错的学妹看不下去了,在路过校门口的时候把自己背着备用的一件羽绒服借给她,这才解了顾如的燃眉之急。

“哎呀,都过去多久的事了,提它做什么。”顾如不满地说道,“我现在是在提醒你呢,学姐你记得明天多穿件衣服就行了,哪来的这么多话……”

见顾如那不好意思的样子,白子叶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别看这个姑娘整天精的不行,但在自己这,她却也总是傻的可爱。

回办公室随便拿了个并不怎么重要的文件夹,顾如抱着文件夹,一直到把白子叶送到宿舍楼下,看她走进楼里,这才转身回家。

站在校门口,顾如拦了辆出租车,坐进去之后想到:唉,也是她白子叶命好,遇上了自己这么个护花使者,整天心甘情愿地围着她转悠。

顾如倒是忽略了一件事情,其实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她这副娇滴滴的模样远要比白子叶那冷冰冰的样子更容易激发起那些所谓护花使者们的保护欲,也很容易被人围着转悠。

大概就是喜欢吧,不是喜欢也得是个对自己来讲相当不同的存在了,反正在顾如的记忆里,除了父母,还真没有人再能像白子叶一样的让她上心,让她在意。

通常来说,顾如只会在四种情况下早起,一是她第一节有课,二是她们班第一节有白子叶的课,三是她们班没有早课时班主任得去看班,还有一种就是顾如早上有会要开,然而就算这样,顾如一贯以来的作息时间也从不会允许自己在六点半以前起床。

可这天早上,顾如硬是强忍着困劲起了个大早,甚至比平时起的都要早,六点半的时候她都已经换好衣服、化好妆,在客厅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至于原因……学姐今天要值周呀!

一改往日背小挎包的习惯,顾如今天特地背了一个双肩包,里面装着外套、瓶装咖啡、小面包、袋装鲜牛奶,以及一个装着热水的保温壶,这可是顾如大早上现烧的水,她多少年没这么养生地用保温壶了。

八点整第一节课,顾如要是不看早自习,七点四十到校都来得及,但她今天七点刚过就已经出现在了校门口,笑的一脸灿烂地冲正在站岗的白子叶招招手:“早上好呀白老师。”

“早。”站岗中的白子叶并不方便跟顾如多交流,她象征性地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顾如赶紧进学校。

大概看了一下,旁边并没有相熟的学生和老师,顾如没理会白子叶的眼神,直接绕到了对方身后,在白子叶的耳边做贼似地小声说道:“学姐,我今天背了热水、外套、面包、牛奶和咖啡,你有没有需要的?”

意外地看了一眼顾如,白子叶忍住了原本要伸手推开她的举动,语气里满是不可思议:“你来这么早就是……就是给我送东西的?”

虽然白子叶知道自己的怀疑很可能会被顾如否定掉,但她还是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一定可能性,不然以顾如的惰性和生活习惯,她能一大早的背热水来学校?还有外套,根本不像是顾如会给自己准备的东西呀。

“是的呀。”意料之中却也让白子叶不敢相信的回答,顾如咧开嘴角,笑容里还露出了两排整齐的小白牙,颇有一种邀功的意思,“我今天为了做水起的可早了呢,学姐你快夸我,快夸我。”

“谢谢。”白子叶十分真诚地说道,“你……你真好。”

说句心里话,在顾如跟自己说她特地早起给自己烧热水的时候,白子叶心里面突然就传来了咯噔一声,好像原本有一块挡着温泉的石头随着这咯噔一声碎掉了一样,温热的泉水缓缓地流进身体里,让白子叶那被风吹冷的身子都逐渐暖和了过来。

顾如在白子叶的心里是占有很大位置的,就好像顾如愿意为了白子叶做这做那,同样的,只要顾如开口,白子叶也愿意为了她的事情尽全力去想办法。

延伸阅读

喂,哪吒!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xmnanxing.cn/dd3m.shtml
时间2011-8-3013:17:22字数:3657又是一个周日的中午,一间宿舍里的

星梦洪荒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xmnanxing.cn/uqpz.shtml
只见这厮,一下子扑到了床,咳咳,扑到了床下。在床下一阵摸索,才拽出一个又旧又破,落满

说好成为彼此的宿敌呢[穿书]嬷嬷(已修)  http://www.xmnanxing.cn/yvl6.shtml
此时西暖阁里其他几房的人都来了,软榻上坐的是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妇人,她满头的银发盘成精

斗战无涯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xmnanxing.cn/4nh.shtml
20岁的前一天,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提着个装了几件秋衣的小行李箱,从学校搭车去了火车

朝生不暮死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xmnanxing.cn/u4y0.shtml
木老板没想到自己送出去的灵石还没能被人拿在手里就成了废品,他嘴角抽抽,脸色都变了。木

崆峒札记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xmnanxing.cn/px3v.shtml
林宇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沸腾,是血!下一秒他抬起停在半空的腿猛地蹬过去。“啊——”

乱世阴阳录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xmnanxing.cn/se3r.shtml
金光带着孙子明穿梭,时间空间景色般流动,耳边似乎是风声呼啸,各色声响杂乱无章。这瞬间

未知的明日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xmnanxing.cn/dz01.shtml
顾湘蹲在巷子的转角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小小的一团,蹲在地上用手拔着路边的草。她

如何当好一只毛团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xmnanxing.cn/ur0i.shtml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斗转星移,林若不知不觉在鬼谷过了五年,这五年里林若将这鬼谷里的藏

月影迷城之太子爷想我主动吗?  http://www.xmnanxing.cn/gg2q.shtml
从南郊监狱出来的第三天,时桑榆就见到司南枭了。她甚至还没有想好怎么接近司南枭,司南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边缘世界无尽欲望在线阅读第1章

    有了少女保镖所保护的林洛终于想起了任务,但是看着周围为难了。“明明要来做任务的……但是怎么会…”皱眉和为难的看着不远处如临大敌的村庄,思考着任务要怎么做……看着思想面板上的任务似乎没写有惩罚,但直觉并不是好事,“你们……卡琳?塞西爾?”不管了直接让她们走在自己面前去接近村庄……这个决定又让两姐妹邪笑

  • 少女癌治疗手册[综漫]新的开始

    一个人,一把剑,能做到什么呢?改变时代吗?改变世界吗?亦或是,斩断邪恶吗?有着中二病的少年时不时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可在他想了又想,脑海中充分的闪过了几十个精彩的打斗场面后,终于感到了过瘾,可又有些空虚,只好看了看窗外的天空,轻轻的叹了口气。现在的时代,安稳且和平,不断有着各色各样的知识人才从世界各地

  • 太岁纪天命)

    第三章(天命)刚刚陆渊的一击虽不致死,但对玄阶霸虎产生了不小的影响,陆渊眼看着霸虎在努力的调匀着气息,身上原本熊熊燃烧的火焰也随着呼吸升腾消散着。陆渊能做到这一步已经足够值得骄傲了,用短时间内学习的功法,硬憾高于自己九个小境界的敌人,并造成了影响,足以说明陆渊的天资有多高了,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其至纯

  • [韩娱]靠近你的那些梦道前一叩八百天,武道宝箱系统!

    大唐。长安。东,两千里。无名深山处。淅沥沥!黄沙滚滚,铁甲盈盈,骏马飞腾。这是一队大唐禁军。飞腾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穿锁子甲、面目刚毅的中年人。他是这队大唐禁军的头领,出身将门,名叫李万!而与他并驾齐驱的是一名少年人,年约十五六岁,长相俊秀,一身白衣,翩翩君子。“殿下,前面就是三清观了!”李万一边骑马

  • 娇花与糙汉这世界

    颜洁看着杜浦,直到把他看的受不了才说:“怎么检查?”杜浦的嘴抽了抽,“当然是用药盒啊!”“药盒?药盒不是用来装药的吗,怎么检查?”颜洁不解道。“什么?装药?装药不是用晶瓶吗?”杜浦突然感觉面前这个魔女就是在装傻,看来一定要给她检查一下了,看看她是真傻还是装傻。……算了,自己还是什么也不要说了吧。颜洁

  • 不负花期不负你第1章在线阅读

    嘭。一声闷响传来,一名白衣清秀少年如同一块白豆腐一般被狠狠地砸在了演武场的墙上。这块豆腐从墙上缓缓滑下,散落的豆腐渣自然不会有半点动作。不过一副被怒火烤成老豆腐的脸庞立在一坨豆腐渣旁却甚是有趣。“陶吴,你,你这是啥表情?”“杨哥,我看他还没被打服,我再上去收拾他一顿!这个小白脸。““李师兄,这小鬼到

  • 琅琊榜苏凰:兄长,你不要我了么marin和bengi的避让

    沈翎打野豹女所掷出的q技能标枪破空而出——眼看着,上方河道蟹被敌方雪人一发e技能砸成了残血,紧接着,便要死在敌方打野雪人的下一记平a之下。然而正是从战争迷雾中探出的一杆标枪,自敌方雪人的身侧擦边而过,抢先一步命中了河道蟹的躯体,并斩去了它的最后一丝血量。下一秒,河道蟹的身躯化作烟雾般的光芒升入半空中

  • 离婚后,磕了我和前夫的cp之欧承昊,你混蛋!

    欧承昊并没有同往常一样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而是站在办公室的一角,掇弄地上的一盆盆栽,正在用手中的绒布慢慢擦去叶片上的那层薄薄的灰尘,他穿得很随意,身上披了一件羊绒毛衫。“老板……”苏暖暖走到他跟前去轻轻地唤了他一声,而他却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甚至没有看她。“坐吧……”招呼得很随意,像是朋友。“好,谢

  • LOL之我的时代指教

    第二天清晨,徐平生又跑到镇上来,不过这次没有卖鱼,而是去了药店买了两副中药和一些跌打药,再到杂货店买了本旧书,这昨天卖鱼的钱就剩的不多了。然后又跑到村西头。轻轻推开田老丈的房门。“老丈,药我放这里了啊,”少年将药放于桌上,轻声对着躺在床上的老人说道。“好……好,好孩子,咦?那是什么书?”老人看着少年

  • 君策长安之医手遮天在线阅读草堂寺

    第二日辰时,我和云梦如约来到了城外的亭子中。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他还是没出现!我垂头丧气地叫云梦回去:我就是傻,居然会相信一个轻薄男子的话!也罢,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依靠别人。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周雍告诉我的母亲墓地所在地——长安北原洪渎川的大致方位,便和云梦一起去了北原。出了长安城,一路曲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