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渣过我的网恋对象其实迷恋我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惜霄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四章 首徒已定

自那日东海回来后,司阳一天没出门,只为打造一把趁手的古琴。连言修都不曾召见。第二天早上,言修居住的金焱殿中水汽肆虐,笼罩了半个天空,因此连朝阳都是模糊的。言修将今天的修习任务完成后,去大殿门口溜了一圈,见司阳仍未出来,便踱步去了渡口找老船夫说话。

老船夫坐在船蓬内正闭目养神,见言修进去,便眯着眼打量着他。

“言修小师父有什么不开心的?”

似是被看穿了心思,有些心虚。

“谁不开心了!”

是有些不开心的,本来司阳他说要收言修为徒,至今也毫无音讯,只顾着造琴、造琴、造琴……好像丝毫都不关心他。

“老人家,你一直在这儿自己一个人不闷吗?”

那老人只笑道:“这么多年一直这样,习惯了……”说罢起身与言修斟了杯茶。

“只是先生他酷爱收集四方茶叶,以品茶为乐,喝的却又不多。这门中的茶叶目前也所剩无几。若小师父有空就帮先生寻一些茶来。”

那老船夫若有所思的看着言修,言修不明所以。只道好。

这茶叶集市上比比皆是,不过出彩的倒是没有几家。

“过几日,我出趟门。先生那边就你来照顾吧。”

言修说完起身要走,只见那东方水面上水汽一阵升腾,破了门中的结界,形成一个漩涡,那漩涡深处款款的走进来一位高挑的神君。携了一众小厮,朝大殿这边来。

“那是谁?”言修只见这人有些眼熟,一时竟想不起来是谁了。

那船夫打量了几眼,那人身上水汽厚重,眉宇之间尽显英气却又桀骜不驯,只站在那儿就有种帝王之气。华服护体,脚步生云,面带微笑。

可不是龙王第五子敖孪么!

听说这五太子生的英俊,足智多谋。但唯一不讨人喜的就是走到哪儿吃到哪儿,喜欢搜集天底下的美食,不管吃多少,总吃不胖。因此颇为众仙女排斥,因此至今孤身一人,与东海龙神镇守东海。

那老船夫一提点这才想起来,出水晶宫管辖区的时候有个身着铠甲的将士与他们引路,当时还觉得这人客客气气的,因此对他印象还不错。

龙太子停在殿门前四处打量了一番,景色与东海深处的全然不同。周围岛屿互相勾连,前亭,浮桥,桑榆,梧桐,一片接着一片,零散又不凌乱。但这一片广阔的水域一个人影不见,不禁有些纳闷儿。

“这三殿下可在殿中?这门外一个接应的人都没有,真是冷清的紧。”

正疑惑之时,一稚嫩小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众人皆回头见是一年轻的弟子。

“不知五太子来寒舍有何贵干?”

言修上前作了个揖,见他们手中皆托着锦盒,心下猜想,莫不是来送礼的?

只闻那五太子爽朗的笑了,俯下身来望着这比他矮半截的小兄弟,笑到:“我知你叫言修,是三殿下的弟子。”那人又直起身来打量着四周,感叹到“这偌大的一个建筑群却只有几个人,未免冷清了些。”

言修突然捕捉到弟子两个字,有些疑惑,先生还未收他做弟子,这太子是如何得知的?

“这拜师礼时我一定要来凑凑热闹。”

敖孪说完,转身就往殿里走,嘴里还不停的咕哝些什么。似是闻见了一股子茶香,便知司阳要迎客了,自顾自的往里走,小厮们皆在一旁跟着。

忽而殿中懒散的语气传来:“你来的可真是时候,我刚忙完,进来吧~”

“父王让我送些东西来,我也不知是什么,你却打开看看,让我也好瞧见瞧见。”敖孪一脸惊奇的看着眼前这传说中的美男子,一代战神就这么下界来过这平凡安静令人羡慕的生活,还真是让人生气。这天底下也只有他司阳了正既穿的了战袍也hold住通体雪白的轻纱薄衫,只是与上次比起来,身子略显单薄些。

司阳修长的手指触碰到藤几上的三个锦盒,轻抠铜锁,可以啪的一声便开了,一道紫光四射,有些刺眼。

“这是……”

敖孪凑上前去,见盒中有一捆龙须,不禁大吃一惊。

这是父王脱落的胡须,经过精心的保存,弹性和韧性都是这世上最好的。

“这父王也是,怎么送给殿下胡须呢。我还以为是什么我没见识过的奇珍异宝,扫兴扫兴……”

那敖孪眼中闪过的一丝惊奇很快就被失望掩盖了,坐在藤椅上细细的品起茶来。

见敖孪的反应,司阳不禁失笑。莫不是那东海龙王听说自己要做琴便送来他的胡须吧!可是那把琴已经完工,这胡须就暂且留下吧。随即命言修将锦盒收起来,与龙太子斟茶。

清茶在手,卷轴在侧,四周的景色也不尽相同。坐在藤椅上有心旷神怡之感,他在茫茫东海的海底从未见过这种景象,正为今后能多来几次想几个借口。回头望见司阳正摊开纸笔,撰写着什么。

是请柬。

“三日后收徒典礼在这儿?”

“拜师礼已备好,吉日已定,愿太子携家人一同前来观礼。”

见司阳点头,敖孪心下窃喜,拿了司阳回赠的礼品和邀请函回东海去了。

打发走了敖孪,将茶具收拾完毕,见言修一直守在殿外,冲他招了招手。

“这几日的琴谱你可看完了?”

“看完了先生。”

先生已经好几日没同自己说话了,开口就问学习进度,这让人有些不爽。但言修勤学好问,琴谱那一套书几日便全部记下了。

司阳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满脸疑惑的言修。让他稍等片刻,起身去了寝殿。

这时微风四起,淡淡的花香接踵而至。似是看见了空中漂浮的花瓣,那香味由淡至浓。在清香尽头,一袭白衣携着一把淡绿色的古琴轻飘飘的落在旁边,那香味儿也更加浓郁了。

“原本想行礼那天送给你做礼物,考虑到你已读完琴谱,今日就传授你些许入门知识。拿着,这把琴今后就是你的兵器。切莫将它弄丢啊!”

琴谱中说:古琴是八音之首,也是杀人于无形的兵器。

若内功深厚,百里之外可伤人于无形。而伤口通常深入内脏,难以被发现。

言修谢过先生,接过古琴,沉甸甸的。细细打量了一番,只见这琴有七弦,琴身通体呈青黑色,正是那日他们去东海寻来的玄铁木,在琴的侧面刻着与殿外门楣上一模一样的云纹,云纹的末尾有行小字:川殇出于东海,止于流年。

“这川殇,原是给我做的?”

言修曾经还抱怨师父整日窝在殿中做琴,现在想起来竟有些羞愧。

“这琴身是玄铁木,琴弦是天蚕丝融合冰雪制成,音律极寒,触水成冰。”

琴的背后似嵌入了一把剑,剑身与琴身融为一体,常人很难发现。

“这剑……”

言修望向司阳,一脸期待。而司阳只是笑笑说:“这剑的用法以后再教你,先将这琴掌握了。”

正说着,司阳使出一个诀,携着言修,踏着水汽,朝东去了。言修只觉得有个力量使自己浮在空中,不断的向前俯冲而去,周遭竟都是音律,在海平面上传出好远,所到之处激起千层浪,而半滴不曾落在衣襟上,这全是内力所致。

待找到一处落脚之地,俯冲下去,稳稳的落在了一块岩焦上。待站稳了才发现,不知何时司阳已掏出了流仙琴,周遭音律四起,半尺之内青光咤現,久而便消。

“这是踏歌的一二三四段,你可看清了?不过你内力不足,飞不多远,随着练习可以慢慢来。”

言修循着琴谱以及先生教导练习了两日便不见了踪影。

拜师礼那日一早,司阳从正殿出来,不见言修晨练的身影,心下了然,莫不是要偷懒了?径直朝金焱殿飞去,寻遍整个大殿也不见踪影。只有朝阳每日按时从海平面上跳出,这言修整日来无影去无踪的,那老船夫今日也不在码头,甚是纳闷,寻思着言修的性子也不会惹出什么事儿来,索性随他去了。

“倒是这正殿的匾额……”司阳做在殿前的台阶上,望着那空空的匾,只提手一挥,望川阁三个大字明晃晃的,青底银辉,是与周遭的景色融为了一体。沿着正殿周围的水域逛了一圈满意的回殿内喝茶晨读去了。

大约午时,正读书读到津津有味处,一阵水汽迎面而来,青绿色的身影飘然落地。因为没有防备,水袖和前襟全被打湿了。司阳有些生气,抬起头来见言修头发湿漉漉的,身上也湿了大片,怒气顿时消了。一抬手,言修便被几片竹叶混着淡绿色的清气包裹,只片刻,湿气除了大半。

“这是掉到海里了?”

言修没说什么,原本为了去寻拜师礼,但为了省时间,直接穿着新衣服去了巴陵,没想到会弄成这样,便冲着司阳傻傻的笑到:“弟子不小心,掉到了茶庄后院的池塘里,吃了几口雨水,不妨事。”说着,从身后的小袋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茶盒,稳稳的放在了藤几上。

司阳打开一看,是刚采摘下来的上好的君山,茶叶新鲜的甚至还有露珠覆在上面,顿时一惊。

“你这半日飞到了千里之外的巴陵?”

司阳扔下手中的竹简,只一瞬间便到达言修身旁,将手指搭在其脉搏上。脉象微弱,是气血耗尽的迹象,不出半日言修就会气绝身亡。

“张义,通知所有人,拜师礼取消。让他们不用来了!”

老船夫从门外听着司阳的声音几尽咆哮。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原本带着司阳去集市上买一些上好的便可以了,谁知老板偏偏说出了产地。言修说要最新鲜的,回来自己晒。造就了如今的场景。这也注定是言修命中的一劫。

司阳刚将其带入绝佳清凉避风之地,言修便不省人事了。在张义的守护下,司阳催动大量的真气灌入言修体内,封了七经八脉,防止气血进一步的耗散。

“先生,这样也不是办法,终究气血会耗尽的。”

司阳也明了,这只是拖延之法。要想让他活下来必定要另寻他法。

直到羲和女神驾着马车回到天上,司阳还在房中守护着昏迷的言修。张义守在房门外,阻拦一度要进去拜访的龙公主天音。

那龙公主见不得进入,也只在房外守着,不吵也不恼。

见天色逐渐暗了下来,龙公主也不得不按照父王的吩咐,回东海去了。

次日日出时分,张义去房中查探,已然了无二人的踪迹,案几上只留有一张字条,说是朝西去了。

张义仔细读来,望着空荡荡的院墙和水榭边的几棵茶树,深深叹了一口气。这如烟云的东海怕是要冷清几年了。

延伸阅读

美喆加盟  http://www.paperpiperdesigns.com/yoin.shtml
美喆饰品有合金、铜银、爪链、树脂四大系列,发夹胸针、项链、耳环、戒指、手链、套链等十

创瑞思加盟  http://www.paperpiperdesigns.com/nstc.shtml
创瑞思餐具总部坐落在广东潮州市骊儿村,是不锈钢水壶、鸣音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辉煌袜业加盟  http://www.paperpiperdesigns.com/p4az.shtml
辉煌袜业生产销售各类袜子:男袜、女袜、童袜、婴儿袜、运动袜、船袜、连裤袜、五趾袜、毛

滇品爱上酸奶牛加盟  http://www.paperpiperdesigns.com/gc42.shtml
暂无

彭之道足疗加盟  http://www.paperpiperdesigns.com/5zo.shtml
彭之道足疗是重庆彭之道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知名品牌,成立于2010年,主要致力于为

八人行英语加盟  http://www.paperpiperdesigns.com/b7rc.shtml
八人行英语学校创办于2007年,是一家专业的英语培训机构。通过原版故事、歌曲、游戏、

金邦得3D彩粒漆加盟  http://www.paperpiperdesigns.com/s9gx.shtml
武汉一德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德国一德集团亚太总代理,创立于2008年。在集团总部的授权

双湖加盟  http://www.paperpiperdesigns.com/dz6h.shtml
双湖渔具总部经销批发的渔具、户外用品、渔具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好雅加盟  http://www.paperpiperdesigns.com/dvo8.shtml
好雅电动车是一家机电及汽摩配件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电动摩托车动力

旭宜快购便利店加盟  http://www.paperpiperdesigns.com/gqjd.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归来之第二章 如初(二)(2)

    闻声,王倾城手微微一抖,转尔垂下捂脸,细细哭起来.夏儿见主子哭起来,唇角一咬,转身跪下,破碎的瓷片立刻刺入腿中,可是她已顾不得那么多,若此时自己将棋走好,或许还能免去今日之苦.“皇上,你可一定要为娘娘做主啊...话落,头重重磕地,抬起头时,血顺势留下.颜初见此,微微叹息...王倾城见此,眼中闪过一丝

  • [综英美剧]植物大战复联在线阅读第八节

    温安安飘了。“安姐,这是我们今天凑的钱。”一大早的,昨天那几个小跟班就在他们班外面守着,一见到温安安赶紧把钱递给她面前。温安安假意咳了一声,眼睛一瞥,落到自己书包拉链上挂着的玩偶,这是昨天徐宛给她挂上的,一人一个。意识到自己居然把书包背得规规矩矩,一点也不符合大姐头的身份,手一抬,单手勾着书包带,随

  • [一人之下]划水第二章

    食堂里不是三两成群就是两两相伴,像顾贞这样一人占据一桌的情形倒少见。顾贞不喜人多的地方,有些坐立难安,总觉得有人在谈论自己,只好快速地解决午饭后,便找了个僻静处,背会书,直到手表上显示12:40,这才往宿舍走。站在宿舍门口前,顾贞磨蹭了一会儿,直到宿管阿姨出来大喊着要休息了,她才迟疑地扭开门走进去。

  • 开局甩了扶弟魔和团子结婚在线阅读旋涡鸣人的第一个朋友(求一切)

    木叶54年,火影办公室。“三代大人!”三代火影猿飞日斩负手而立,扶了下烟斗。“什么事?伊鲁卡。”“这是忍者学校中,我班级的名单。”三代点了点头。“原来是分班了?”话音刚落。却听到伊鲁卡恳求似的语气。“我…可不可以不教这个班?”“唔?”“因为…封印在鸣**内的九尾,是我杀父杀母的仇敌!当然,我非常清楚

  • 绝地求生:主播克星之异世界

    董言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是碎了,那遍及全身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的神经。微微睁开眼,刺眼的光线she得他又赶紧闭上,等了好一会儿,力量才缓缓地补充进身体,脱力的感觉也逐渐消失。忍着痛苦,董言翻身撑地想要站起来,坚硬铬手的质感从双手传来,是木板,董言确定身下的是木板没错。五感逐渐回到身体中,首先传来

  • 少年派 续集第二章在线阅读

    艾芝士看了一会直播评论,心里直发凉,连忙追了出去。那个叫秦遇的评论家早没影了。艾芝士无精打采的回到餐厅,秦遇说的最后一句话,还在她脑子里回荡,“食评我稍后会上传的!”那个高傲的男人会写出什么样的食评?如果写的不堪入目直接传到网上,那她这个店恐怕要面临关门。艾芝士越想,心里越慌,希望秦遇笔下留情,怎么

  • 从少管所开始做圣二代在线阅读第五节

    观月不禁吐槽:“我看你只是看上人家长得帅吧?昭和年代的搭讪套路现在拿出来,你也不嫌老套。即使降谷先生只是兼职加临时干着助理的工作,好歹也是我社员工,请不要堂堂正正的性骚扰他好吗?”“真遗憾。”观月的毒舌荻原丝毫不以为意,“如果我社‘员工之间不允许谈恋爱’的规则解禁了之后请第一个告诉我。”观月有点意外

  • 抚琴探案录在线阅读第9章

    一道狂野的属性灵力从凌逸身上肆意的散发出来,浑浊不清的属性能量光芒流转闪烁,奇异的灵力夹杂着肃杀的气息,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人看见,凌逸成了这个战场上唯一的活人,就算有人看见也无法解释清楚凌逸身上的变异。“爹~”一个稚嫩而又悲伤的萦绕在空荡的野外,凌逸身影一闪便扑了上去,凌凡的身体还留有余温,殷红的鲜血

  • 我在末日做选择在线阅读上学去?

    叶曦把公司里的事都安排完了,对着叶天说“走,我带你去吃牛排”叶曦带着叶天一路下去,员工们都感觉不可思议,都在猜测,这人是谁呀,冰山总裁不冰了。到了西餐厅,叶曦问到“你现在回来了,打算做什么呢,有没有自己想法”看着这样正式有气场的姐姐,叶天心里还是有点敬畏她,问说我们的混世魔王叶天,一般都是人家怕他,

  • 转世之说在线阅读瓦剌来客夜半袭

    当穆兰跃到了房梁的时候,她听到了对方在相互招呼。好像有五个人,四个步履略沉重,一个轻盈,好像是个女的,他们在招呼后,分成了两路,一路向南边跃去,另一路悄悄向东跃去。当他们离开了这个屋顶,穆兰知道他们不是为这个屋子的客人而来,她悄悄上屋顶望去,发现东边他们是向东边一个大屋子去的。这时朱厚照也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