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如果有哥哥就好了之第三章(3)

作者:小凉生 来源:17K小说网

柳千树和宴景然搬到一个破旧的小区,百平方米的商品房,一室两厅,一个卫生间,一个阳台。

环境脏乱,小区门口总是有流浪狗徘徊索食。这里好像一个贼窝,聚集了一切肮脏的东西。柳千树每天都盼着出门,好像只要走出这片昏暗的片区,就会有阳光落在身上。

她本是爱花的人,以前在宿舍养了一些多肉,长得很可爱,嫩绿嫩绿,胖胖乎乎。及至有一天下暴雨,这些多肉从阳台掉到一楼去,柳千树便再也不肯轻易在寝室养花草了。

搬到这套有着阳台的小房子,墙壁像泼了墨水,窗户像糊了报纸,唯一让柳千树感到一丝愉悦的是,阳台向阳,颇大,足够的空间够她放几盆盆栽,好给这个钢筋水泥的灰色地带增添几抹生动的色彩。

她从花市上买回一小盆红色山茶,只因圣诞节快到了,红色能给屋子添点喜乐。

宴景然看到那盆鲜艳的花朵,先是问了价钱。柳千树随口扯了个跌破眼镜的低价,说:“小可给我的,她养多了。”

“小可给你的还收你钱?”宴景然冷不丁问。

柳千树责备自己怎么忘记,母亲就是得了便宜还嫌太贵的那等人。

她弓着背将花盆搬到阳台去,正巧中午的阳光分外暖和,于是头也不回地说:“人家白送你再附赠几百块钱你才乐意。”

宴景然冷哼一声,坐到沙发上,呷了口热茶:“你工作找好没有?一个大学生……”

“你好意思提大学生?”

“我就问你找到没?”

“找到了。”

“什么工作?”

“服装店导购,最黑的服装店,卖出去一件衣服抽成也多,你喜欢的。”柳千树的眼里和嘴里都忍不住地嘲讽。

宴景然不以为意,心里刚硬着,往沙发上一靠:“什么时候上班?”

“明天。”

“下午……”她环顾四周一圈,手指点到之处,仿若皇帝指点江山,“把这些、这些收拾……”

“我下午和小可出去。”

“人家一985大学生,你一辍学的,有什么好聊的?”

“你还不是让我要去高攀吗?我自己的朋友我不高攀,我去高攀谁?”柳千树不得不承认,言语里的刺扎人,可她控制不住。她抬脚往卧室奔去,生怕再在客厅多待一会儿,母女俩之间的唇枪舌剑就在所难免。

可宴景然还在背后喋喋不休地嚷着:“你有本事,你给我钓个金龟婿回来!你个死丫头……没本事还一身硬骨头!你的骨头能打碎了喂狗吃还算积德!……”

* *

八二三街的服装店连成一排,每个橱窗都琳琅满目,正是圣诞节前后,每家每户都挂起了红色的圣诞帽和圣诞袜。

柳千树走进一家名叫“少女屋”的服装店,店面不大,擦得锃亮的玻璃门窗泛着旋转的太阳光,却没有驱逐一丝寒意。

橱窗内站着一位优雅的模特,浅金色的短发从深灰色的帽檐下露出一个小角,就在耳边卷了两个小卷。她穿着一身灰色的粗呢外套,似是西方贵族外出打猎时穿的休闲装。

柳千树在模特面前驻留片刻,端详她的面容和神情,突然想起《唐顿庄园》里的大小姐:那桀骜不驯的姿态。

但大小姐是不会沦落到在店里给人当模特的,即便是最落魄的时刻。

大街上很冷,清洁人员刚刚清扫完的街道上又落了几片枯树的落叶,柳千树走进店里,和店长打了招呼之后,两个人便忙碌开了。

店长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不施粉黛,看起来颇具几分亲和力。见面第一天,她让柳千树叫她清姐,柳千树干脆地喊了一声。

清姐让柳千树把地板拖了,自己则戴上塑胶手套,提着水桶去擦玻璃。

木质地板容易沾尘土,柳千树闷声不吭地拖了二十几分钟,将每个角落都细致入微地清洗过了,这才放心地将脏水倒掉。

清姐称赞她办事细心,柳千树笑了笑,又去将架子上的衣服归类。

忙碌了好一阵子,身上开始有些暖和。从羊毛高领之间窜上来的一股热气使她感到高兴,于是将羽绒服脱下挂在一旁,又继续收拾整理。

小小的空间只有两个人在忙碌打转,收拾好一切之后,柳千树和清姐坐下来,准备一边休息一边等候顾客光临。

清姐泡了一小壶咖啡,咖啡壶嘴窜上来一股久违而沁人的香味,逐渐漫溢了整间屋子。柳千树不常喝咖啡,就是通宵复习时也不爱喝这玩意儿。

她喜欢酒,楼下超市的Rio十五块钱一瓶,她可以慢悠悠地呷一个晚上,越呷越起劲,越呷越因为不尽兴而精神充沛,以此可以达到复习的最佳境界。

不过如今,她不再需要任何东西提神醒脑通宵达旦了——无需提神醒脑复习,只是还需要提神醒脑做些别的事情。

看着她发愣,清姐将杯子推到她面前,侧头调侃道:“想**呢?”

“啊?——没有**。”柳千树笑着抬起眼,仿若如梦方醒,眼神还有些迷离。

“几岁啦?”

“二十。”

“二十……”清姐重复一遍,坐到铺着羊毛毯的圈椅上,悠悠地吹散杯子上方的热气,“二十岁还早,男朋友倒是不急着找。”

“嗯。”

“你看我,现在不还没结婚嘛,一个人过也自在。”

“怎么不结婚呢?”

“没有合适的人。早年遇见过,可惜遇见得太早了。到了后来,恰逢别人热恋的时候,我已经跟看破红尘的尼姑似的,结果到现在也没找着个结婚的人。”

“会有的。”柳千树说,“如果真的没有,自己过一辈子也挺好。”

“那你呢?”

“我?”

“有没有遇见什么人?”

“没有。”

“一个也没有?”清姐往前凑了凑,眼睛被扑面而来的热气熏得微微眯起。

柳千树轻轻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真的没有。中学不敢谈,大学……两年,就忙着赚钱,到现在还不知道谈恋爱什么感觉。”

“会有的。”清姐说,语气和柳千树几分钟前的语气差不离,“你还小,你的初恋啊,还在来的路上。”

“嗯。”

闲聊间,店里来了客人。

柳千树跟着清姐起身,要学学看她如何卖衣服。

卖衣服是门艺术,清姐是这方面的专家。

笑脸相迎,与顾客保持适当的距离,不过分热情,也不过分冷淡;适当地给予意见,适当地夸奖,适当地让价,适当地坚守……

总之,步步为营,每一步又走得很自然,及至最后或曲折或顺利地和顾客达成共识,这笔交易才算完成。

清姐卖衣服的时候,柳千树就跟在她的身后打转,时而帮着拿衣服,时而提一两句建议。好在她姿态端庄,长相出挑,跟着兜兜转转倒也不至于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

送走今天的第一位顾客,柳千树将方才试穿的衣服挂回架子上,清姐坐到圈椅内,一面嘬着咖啡一面问:“刚才有没有学到点什么?”

“嗯。”

“什么呢?”

“不能太虚伪。”

“噗——”

柳千树好笑地回过身,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怎么啦?”

“什么虚伪不虚伪的?”

“就刚刚那个女生,穿皮裤不好看,要是还一味地夸她,她该觉得我们虚伪了。”

“你说得不错!做生意啊,特别是卖衣服,人家要穿着不好看,就别硬塞,我们自己看着也不舒服,是不是?”

“嗯!”

“你呀,一定没有卖过东西。”

“没卖过。”

“兼职过吗?”

“兼职过,但都是做后台的工作。”

“那么,现在是展现你伶牙俐齿的时候了!”清姐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知是咖啡的温度起了作用,抑或是刚卖出去一套衣服让她振奋精神,总之,她握紧了拳头,做出打气的姿势。

柳千树仿佛受到了鼓舞,竟用力地点了点头,尽管语调还是云淡风轻:“好。”

* *

12月31日这天,柳千树提早下了班。清姐一面记账,一面别有深意道:“怎么,有约会?”

“和朋友出去。”

“早去早回啊。”

“嗯,清姐再见。”

“去吧。”

一辆白色轿车在“少女屋”外停下,驾驶座里坐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柳千树叫他缨和。

“吃饭了吗?”缨和问,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沿着热闹的街道慢悠悠地往前开。

柳千树摇了摇头:“不饿。”

“等等我送你到门口,我把车停到车库去。”

“嗯,谢谢你。”

今夜意外地有些温暖,从车上下来后,柳千树松了松脖子上的围巾,摸着敞开的车窗朝缨和摆了摆手。

车厢里很暗,她看不清他的脸庞。缨和弯了弯唇角,声音里染上笑意:“你快进去吧,她们在等你。”

“好。”

走进“星天外”,柳千树凭着印象摸索到散台。

罗锦和池可逸早已在这等候,正值舞池里音乐跃动热闹非凡的时刻。

柳千树走到她们身后,和着嘈杂的乐声和鼓点,扯开嗓门大喊一声:“新年快乐!”

“……什么?——你说什么?”池可逸稍稍抬头,一看到她腕上的银色手环后,便拉着她坐到椅子上。

“怎么才来?”罗锦使劲吃奶的力气喊。

“上班!”柳千树和池可逸几乎用吼的。

吼完后,三个人放肆地大笑起来。罗锦起身跳进舞池里,冲柳千树大喊,柳千树摇了摇头,拿起酒杯对着空气碰了个杯。

音乐声从亢奋到舒缓,舞池的人也从疯狂唱跳到最后成双成对依偎着起舞。罗锦没劲地挠着头发走回来,尽管如此,却还是玩疯了,颊上染上一对高原红。

“你们都不跳,真没劲!”

“跳不动啦,我晚饭还没吃呢!”

“你哦,你不是‘朝有酒夕死可矣’?!”罗锦捏着柳千树的脸颊问。

柳千树笑嘻嘻地撒开她的手,又灌了口酒,吐出一个字:“粉。”

“粉你个头。”

“她的意思是掉粉了!”池可逸抱住罗锦像抱住一条任性的小狗,“你把她的粉都掐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子!”

“罗锦醉了!”

“来人啊店老板醉了!”柳千树喊了一句,随即倒在桌子上,对着空气鼓了鼓腮帮子,“好舒服啊。”

“死酒鬼。”

“今晚不醉不归!”

“我已经醉了。”罗锦说着,顺势倒在池可逸身上。池可逸嫌弃地推着她的脑袋,警惕地说:“你别吐我身上啊,我等等还约会呢。”

“呕——”

几杯酒下肚,柳千树热得额头冒汗,她拍了拍罗锦的肩膀,说道:“我上楼换个衣服。”

罗锦丢了一串钥匙给她:“银色那把。”

池可逸问道:“要我陪你上去吗?”

“不用,我开灯。”

“那你慢点。”

拐过吧台,绕过热闹的人群,隐秘幽暗的角落处是一个深邃的楼梯口,罗锦就住在二楼,中间横着一道防盗门。

门边的窗缝里正透进丝丝冷风,柳千树摸黑前进,手指在冰凉的墙上摸索着,慢慢地摸到电灯的按钮。

冰蓝色的灯光亮起,她习惯性地捂住眼睛,看着指缝之间涣散的光斑,一步步往前走。

在防盗门前站住,她从兜里拿出钥匙。

金属碰撞时清脆的声音在楼道里放大,柳千树听得有些心里发毛,不由得加紧了开门的动作。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擦打火机的声音,吓得她猛地一抖,刚找好的钥匙在手里错了一下。

她好奇地回过头去,只见楼道与外面的交界处立着一个男人的身影,身姿虽挺拔,却颇为纤瘦。

背影和缨和有几分相似,却不是缨和。

柳千树疑惑地眯起眼睛,只因这个偏僻的角落一向鲜为人知,除了她和池可逸之外,罗锦几乎不让任何人到这里来。

可眼前的这个男人,背朝着楼梯口,脊背微微佝偻,正在低头点烟。烟点着了,一股别样的烟草味在空气中散开。

柳千树张开鼻翼嗅了嗅,从鼻腔处发出一点声音。

男人应声回头,转向灯光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柳千树却蓦地愣住了。

目光交汇的瞬间,她抿了抿唇,钥匙的尖端不自觉地抠着大拇指的肉。

她往后退了一步,在安静的楼道里,轻声打了声招呼:“Hello……”

延伸阅读

世界依我而改变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115sou.cn/d93m.shtml
神圣大唐上国,深北省,秋南市。秋南市,深北省的地级市,跟随着国家大跨步式的发展,属于

伐Him传小正太,帝刹  http://www.115sou.cn/s7om.shtml
颜欢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洛九凰有些蒙圈:“太子?我和他很熟吗?我干嘛要喜欢他。”颜欢听完

霍贵人直播间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115sou.cn/g5p2.shtml
洛询给焦然清当了近三年的小师傅,无论是考研时检查焦然清的复习进度、还是做项目时检查她

我开启了末世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115sou.cn/blit.shtml
连轴转了这么些天,广告公司终于初具模型,找了个不算繁华的路段,租了间大概一百平的写字

茂德帝姬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115sou.cn/gyly.shtml
第九章“……”“……”门被迅速关上,傅遇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抱歉,我敲门了但是没人

动漫复兴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115sou.cn/gvj3.shtml
今天是陆小公子蹲在皇城墙根下洒热血喂蚊虫的第九天。陆小公子一边驱赶着围在他身边的秋蚊

我给男主牵红线(穿书)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115sou.cn/ga6h.shtml
“娘啊,咱不做了,我听着爹他们都停手了呢,天黑了伤眼,您肚子里还有小弟弟呢。”黄昏时

洪荒时代:吾乃大天尊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115sou.cn/b21q.shtml
盖世的身影终究消散,带走的是苍溟中无数道不朽生灵。他们永久消散,不可转世,不可重生!

刀剑神域番外篇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115sou.cn/6cif.shtml
木子还在拖地,干、劲、十足,只听见“叮铃铃~叮铃铃~”的老式电话机的声音。“诶?之前

棋政论在线阅读枪神系统  http://www.115sou.cn/x73o.shtml
“人生第一场鸡啊。”周豪感慨的说到,“吃鸡是真的难玩,以后不玩了,不玩了。”“叮,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唯愿嫁得蠢儿郎玉币

    月黑风高,四周一切都透着些诡秘,在一处地下的密室中,透着昏暗的烛光,此时正面对面站着两个人,其一人赤发赤眉四五十岁年纪,此人便是星玉城上官家的现任家主上官傲。而此时他对面正站着一个十七八的青年男子,男子玉背束腰,体态修长,身袭淡紫色锦袍,袍上修着些烈火图案,腰间挂着一枚赤色玉牌。观其相貌近乎妖孽,只

  • 重生之贵女要翻天在线阅读第9节

    恶魔之门,在神龙门内部的深处,里面通往着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只有无尽的恶魔,每一名恶魔都有一名S级剑士的力量。恶魔之门一旦被打开,就会给世界造成毁灭性灾难。于是就有无数的剑士就献身于灭绝恶魔计划的行动中去。但是不管怎么杀,恶魔总是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加了。后来有一位光属性的SS级剑士进去后,打入了

  • 总裁的替嫁前妻第四章在线阅读

    夕阳西下,残阳的光辉披洒在篮球场上众多少年的身上,在他们的身下拉出一道道长长的身影。边角处那块场地边,乔峰等人大汗淋漓的坐在地上,看着场上尽情跑跳的少年,脸上都挂着一抹发自心扉的开心的笑容。张玉百纳拿出自己背包里的毛巾,胡乱摸了一把脸,将脸上的汗水擦干,转头看着身边的乔峰,笑问道:“乔峰啊,你真的准

  • 把男主的脸往死里打之恩公

    “四伯,不好了……有大队鞑子骑兵往咱们这边来了!”这时,在堡墙上放哨的军户,突然急声大喊起来。一位胆子小的家眷妇人,闻言吓得咯喽一声,直接就昏厥了过去,其他妇人也无不是面色惨白,瑟瑟发抖。先前埋葬的少女和妇人,死得有多凄惨,她们是看到了的,此时鞑子兵杀来,又怎能不恐惧?“怕什么,娘们和孩子回家躲着,

  • 嫁给祖母心头白月光在线阅读第九节

    吃完后,赫敏站起来,把袋子还给威尔克斯她突然想起了那个不可饶恕咒,赫敏大着胆子,问道“嗯……威尔克斯,你会那个不可饶恕咒?”威尔克斯的表情一下子变的僵硬了,赫敏也感觉自己好像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没关系的,你可以不用告诉我”尽管威尔克斯使出了阿瓦达索命咒这样极具危险性的魔咒但他是为了救她们,赫敏相信

  • 治好总裁的前任病之第六章(6)

    将土里的姜芋全部挖出放入背篓后,许否又折了三片大叶,一片放在姜芋上隔断,另外两片用来遮雨,虽然没有采到鸡枞菌,但好歹捡了个新物种,唐遇宋还算满意将焦叶挡在头上就想往山下走,许否却掉头四下寻找避雨的地方,他的运气一向很好,这没几步就发现山坡下有个山洞。“等雨停了再走吧。”唐遇宋看了眼,觉得也行,毕竟下

  • 海贼之铁血大将之我们是有缘无份的苦命鸳鸯

    夕阳被遣送回家以后,对太子的日想夜念,对儿子的苦苦想念,让她万念俱灰,几次投湖自尽都未能得逞,一次被渔民所救,一次刚跳,就被路人所救,最后一次她趁着夜色,投湖,没有人救她。等她醒来的时候,被飘到了一座小岛上,她发现这座小岛正是她和太子第一次相爱的地方,这里留下了他们太多的小美好。她觉得这里是她应该来

  • 火种进化之苍天当死,黄天当立 (1)

    关羽见到那人,顿时心生好感,哈哈一笑道:“哈哈,好一个相貌雄伟的汉子,关某也想与阁下结交一番,快来快来。”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小心谨慎,爽直无比,热情非常。郝枫一看那人样貌,还有那挑在肩上的担子,两侧悬着草鞋草席,再结合对方的那一声我姓刘,那还不知道对方是何人。看着关羽热络的和那人攀谈起来,一点都没有初

  • 人生加速器在线阅读第六章

    桌上的电话响了,林北熟练的点击接听,电话那头是一个语气略显傲慢的男声。“是南风先生对吧?”听到对方叫出了自己的开发名,林北愣了愣。“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我是逍遥工作室的负责人,逍遥工作室你应该知道吧?”逍遥工作室在这个世界算是个大名鼎鼎的**开发工作室,归属于承天**有限公司,旗下开发过三款游

  • 快跑他不是女孩子在线阅读第1章

    “阿蓉?”“蓉姐?”“芙蓉姐?”“芙蓉姐姐?”新手村洛克小镇前,孙鑫身背一把新手的木弓,正高声的大喊着。周围的玩家们,都用一种看小白的眼神,盯着这个非常个性的玩家,玩了这么久得网游,居然碰上了如此极品的玩家,一个简单的称呼也可以已四种不同的方式喊出来。不但如此,这个极品玩家的声音也是格外的特别,那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