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网游之神惧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支土白沙 来源:17K小说网

我是凌逍。我是寒冰国的皇子,可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记忆为什么会断掉?莫不是我还躺在床上睡觉?我是在做梦?

是了,一定是了。想到这里,凌逍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原来这只是虚惊一场。

醒来!醒过来!凌逍用坚定的意念去刺激着自己的身体。现在的感觉,让他太不舒服了。他要摆脱,他不要在梦里,他要醒过来。

然而,事实让凌逍失望了。他终究没有醒过来。他感到浑身一阵乏力,便重新陷入了沉睡。

伴随着凌逍沉睡,另一个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叫欧阳宇轩,今年不满十五岁,发育的却很好。中等偏高的身材,小麦色的皮肤,还有着健硕的肌肉。

他,欧阳宇轩,是天述国最平凡家庭里面的平凡少年。其实,他也不平凡。相对于别人,他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他的家庭里只有他的妈妈和他,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丧命于野兽之口,就连尸体也只剩下了一半。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昏倒了?欧阳宇轩挠了挠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窗外,已经大亮了,太阳已经露出了头。开始了他今日的工作。

我该出发了。欧阳宇轩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衫,便走了出去。可是,当他刚踏出房间,他便又走了回来。来到了另一个房间,原来,在欧阳宇轩的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人。

这个人看起来有十二三的样子。很平静的躺在床上,均匀的呼吸着。他和欧阳宇轩最大的不同,便是他有着一头雪白的长发。他的身上是一身蔚蓝的甲胄,在他的手中更是握着一柄银色的长枪。

“你什么时候从才能醒过来。”欧阳宇轩很神情的看着床上之人,最终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口。

这个人,是欧阳宇轩在三年前无意之间捡到的。

那是一个午后,欧阳宇轩和往常一样在河边**。突然从河流上游缓缓飘落下来一个白色的物体,及到近前,才发现,原来是一个人。没有多想,欧阳宇轩赶忙将其打捞了上来,却发现,原来这个人还有气息,还没有死。

欧阳宇轩把他带到了家里,本以为等不了多久就能醒过来,可是事实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足足三年过来。他还是没有醒过来。

这真是闻所未闻,一个人竟然能睡三年,并且,这三年,它并不只是睡着,他的身体竟也在缓慢的成长。眼前的人三年前还只是一个呆萌的孩童,现在却已经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少年了,不,是少女。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如此奇特之事。为此,欧阳宇轩特意查了一些古籍,从古籍中,欧阳宇轩了解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消息。这,不是凡人。是一个强大的仙人,要么是受了重伤陷入了沉睡,要么就是正在涅槃。

“无论你到底是什么情况,都赶紧醒过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欧阳宇轩冲着熟睡的少女微微一笑,大踏步离开了自己的茅屋。

天际,太阳已经完全露出了身躯,为这片大地洒下光和热。

村庄里,家家户户都没有了往日的忙碌,张灯结彩,享受着天述国一年之中最大的节日——祈福节。

祈福节,是天述国最重要的节日,这一天,上至国王,下至平民,都需要向先祖祈福,无一例外。同时,在祈福节,还有着最重要的一项,便是测试礼。

测试礼,是举国关注的事情,所以,他的意义非同小可,就连祈福节的祈福都是为了在测试礼中得到更好的效果。

测试礼,是针对于天述国的少年而准备的,任何适龄的少年都可以参加。

而测试,测试的是这些少年的天赋。天赋合格者,便可以获得一块灵石。

灵石,顾名思义,是蕴含灵气的石头。灵气是修炼的根本,没有灵气便无法修行。在天述国境内,天地之间是没有任何灵气的。

想要踏入修行,唯一的办法,便是可以通过测试,获得一块灵石。

而每一个通过测试之人,都是天述国的精英,拥有着强大的天赋和无限的未来。他们也是唯一能够成为修行者的凡人。

欧阳宇轩这么早便离开了家,便是去参加测试礼。

举办测试礼的地方是在天述国之下的几个主城之中。欧阳宇轩所属的便是残月城。他的家距离残月城很远,大约要小半日的行程。

“宇轩哥,这么快就出发啊。”出了门,欧阳宇轩便遇见了一个少女。长得有些娇小,一双大眼睛圆溜溜的,一看就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不过,如果你就这样定义这个少女可就大错特错了。

她娇小的身躯里隐藏着强大的爆发力,如果真动起手来,欧阳宇轩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怜儿,我正要去找你呢,一起走吧。”欧阳宇轩微笑着开口。

“嗯。”怜儿点头,和欧阳宇轩并排走着。

很快,两个人便来到了村口。在村口有一块巨石,巨石上有一个少年正在迎着太阳打坐。

看着这个少年,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凝望着少年,眼中满是羡慕。

“宇轩哥哥,我什么时候能像询哥哥一样就好了。”怜儿的话语中充满了期待。

“会的,以怜儿的聪明,一定会通过这次测试礼的,到时候你和欧阳询一起修炼。”欧阳宇轩笑着抚摸着怜儿的头。

原来,在那块巨石之上,有一个小型的聚灵阵,只有通过测试的人在可以在上面打坐修炼。欧阳询则是他们村子里面唯一一个通过测试的人。

“嗯,会的”怜儿没心没肺的笑着:“宇轩哥哥也一定会通过。”

看着怜儿含笑的眼睛,欧阳宇轩点了点头。可是,细心地怜儿还是发现了欧阳宇轩眼角流落出来的伤感和无奈。

这已经是欧阳宇轩很多次参加测试礼了。他一直都没有通过,每一次都是差那么一点点,可就是这么一点点,便断了欧阳宇轩所有的希望和未来。

见欧阳宇轩不开心,怜儿也乖巧的闭了嘴。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的前进着。直至走出了很远,一群少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为首之人足有二十岁,已经不算是一个少年了。只见此人缓缓开口。

“欧阳宇轩,还去参加测试礼吗?这已经是你第六次去了吧,难不成你还希望奇迹落在你的身上不成?”

说着,这男子哈哈大笑起来,男子身后的人也哈哈大笑起来,一同取笑着欧阳宇轩。

这少年,叫李恒,在十年前他就已经通过测试了,是远近村镇最有名气之人,只是十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修炼出仙根,踏入修行之路。

欧阳宇轩被一群人说的满脸通红,那一刻,竟产生了退意。是啊,天赋是与生俱来的,他去多少次都是一样的效果。

“哼,好狗不挡道。”怜儿冷哼一声,拉着欧阳宇轩便往前走。

可是这群人哪里肯放过他们。只听此人细声细语起来:“哎呦喂,小娘子好泼辣啊,本公子好怕怕啊。”一面说着,此人竟还做出了楚楚可怜的姿态。

“无赖。”怜儿一脸的厌恶,李恒的样子更是让怜儿作呕,早晨的饭都险些吐了出来。

“无赖,哈哈。”李恒不怒反喜,只见他走到了怜儿的跟前。

“本少爷就是无赖,不无赖何谈风流。怎么,小娘子是不是被本少爷的风流所迷住了啊。”一面说着,李恒的手一边在怜儿的脸上抚摸着。

“你。”自出生以来,怜儿何尝收到过这样的侮辱。顿时被气得满脸通红,脚上,更是发起了狂,狠狠的踢在了李恒的裆部。

顿时,李恒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整个人弯下了腰,直至跪倒在地上。

李恒身后的少年见李恒痛苦的样子,都不觉夹紧的双腿,脸上流露出同情之色。

只有怜儿,大为解气,斜着眼睛鄙视着嚎叫的李恒。

“贱人。”李恒发出了怒吼,不顾疼痛,整个人从地上一跃而起。向着怜儿扑过去。

“好,本姑娘就陪你玩玩。”见到李恒暴怒,怜儿竟毫无惧色,更没有退后半步,直接和李恒对打起来。

别看怜儿年幼,身材瘦小。李恒在她的手中竟讨不到任何便宜,相反,他的腹部和胸口反而又被光顾了两脚。

一番下来,李恒终于清醒过来。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还真不是他能够解决的。只见李恒大吼一声,身后的少年一同扑了过来。

“你们敢!”见此情景,欧阳宇轩怎能袖手旁观,一个踏步,拦在了怜儿的身前,和一群少年大打出手。

欧阳宇轩的肌肉很结实,也经常会练战斗技巧,但是他对面的那群少年也不是白给的,更何况对方人多。很快,欧阳宇轩便落在了下方,最后一不留神,更是被李恒一脚踢在了小腹处。

只见欧阳宇轩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身子萎靡了下去。

“宇轩哥。”怜儿在一旁哭喊起来,努力挣扎着,怎奈他早已经被两个少年控制住了,挣脱不得。

欧阳宇轩整个人直线下滑,跪倒在了地上,李恒的那一脚正踢在了他的丹田处。欧阳宇轩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丹田都被崩碎了。剧烈的疼痛从丹田处扩散到了每一个细胞。

不仅仅是欧阳宇轩一人,凌逍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刺激的苏醒了过来。

然而,这还仅仅是开始,接下来又是一阵阵的锥心的疼痛不停的刺激着凌逍。可怜凌逍,刚刚苏醒,便被欧阳宇轩连累的受此大难。

延伸阅读

transworld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a7p2.shtml
transworld箱包总部经销批发的箱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台湾权伟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g2rt.shtml
暂无

大健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ays5.shtml
孙大夫腰椎治疗仪项目是香港大健投资集团和河南省人民医院在职教授孙晓平及河南大健医药科

创达隆座垫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n9g1.shtml
广州市白云区创达隆汽车用品厂是广东诗蒂尔香饰品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从事芳香类产品已

西安众天蜂蜜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6yvh.shtml
西安众天蜂蜜是一个集蜜蜂养殖、蜂产品的收购、加工、出口和国内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企业。

齐峰教育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ggln.shtml

美仑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aso4.shtml
美仑墙纸现有“爱舍”和“美仑”两个品牌。“爱舍”品牌被中国建筑装饰装修材料协会评为“

月朗国际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a5op.shtml
月朗国内外渔具总部是渔具、矶钓竿、台钓竿、海竿、手竿、远投竿、打窝竿、路亚竿、阀杆、

茗华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p0iy.shtml
茗华饰品集时尚饰品的设计、生产、销售推广于一体,全方位推动着国内时尚潮流。目前公司拥

新雅气模制品加盟  http://www.baldwincreates.com/a2b5.shtml
新雅气模制品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集气模造型设计、规模制造、整体销售为一体的气模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在云端处在线阅读第二章

    大将军在离宫门二里的时候回了自己的马背,毕竟这已不是十年前,本王与他也不是能随意促膝长谈而不怕被猜忌的境地。虽然本王马上要辞职倒无所谓,但总得为他考虑。本王到的时候百官已至,圣驾未临。本王进殿的时候大殿里突然安静下来,就像班主任进教室时一样,空气中有些尴尬。本王扫了扫这群人,每一个的样子都像做贼心虚

  • 拯救世界从画符开始变异基因

    小会议室就在秦林他们这些外面工位办公地点的另外一侧,里面一共也只有十个座位,刚好能够放得下销售部这几个人。秦林每次作为部门骨干和主讲人,总是习惯性的想要坐到投影机旁边。只是这次,艾米居然早就坐在了那个位置和马胖子眉来眼去的。秦林冷冷的看了那个地方一眼,却也只能坐到了对面。不大一会,销售部的十个人全部

  • 妖王独宠:魔女倾城在线阅读第1节

    只听的”噗通“一声巨响,从上海某郊区一座老式的小区公寓传出。两个有些破旧的行李箱子被人粗暴的从二楼丢了下来,随后冲出来一个火急火燎的年轻人给捡了起来。”徐辰啊,你已经两个月没有交房租了,我真的没办法让你在这里住下去了,我们也是小本生意,你赶紧走吧,这房子,我已经租给别人了。”灯光下,一个中年妇女拎着

  •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在线阅读第5节

    正在郝坏担忧之时,世界频道却传来了一个喊话。“战天的孙子,竟敢对我龙战天下下黑手,我狂龙今日在此宣布,将与你们不死不休。”是狂龙的,看到这个人郝坏就生气。不过狂龙喊话刚刚完毕,狂刀的喊话就传来了。“狂龙,BOSS就在狼窟,有本事就来抢,没本事别BB。”孤城夜幕也耐不住寂寞:“狂龙,你老婆都被人摸了,

  • 『综』凭心而动第4章在线阅读

    “我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个快递员不同寻常,现在他这番话让我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直接将手中的烟头丢掉警惕的退后了几步盯着他问道。那快递员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拿着手中的烟盒像是炫耀一般的在我面前把玩着,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快递员手中那七块五的红塔山烟盒的八个角已经被按了下去,一瞬间我

  • 站住给你钱在线阅读令人震惊的投名状(第六更求收藏!)

    跟着薛仁杲来到他的军营,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恢弘壮阔的大门,以及威风凛凛的强壮士兵。这些年来,薛仁杲每次攻下一地,就会大肆屠//杀乡绅权贵。所以他的军费充足,军队发展也是最好的。而他的军营竟然驻扎在山谷之中,三面尽是高不可攀的悬崖峭壁,在科技匮乏的时代没有士兵能攀登上去。这就说明薛仁杲很擅长排兵布阵,

  • 我就是幕后黑手第四章

    程月亮原本还在想为什么要送她这份东西,转头就收到了顾伯伯的电话。脑子里是一下子宛如茅舍顿开,应该是顾伯伯让照顾她,顾君行顺手就送了个礼物。这样一想一切都能想通了,她将卡片放好,这也算是签名了,值得纪念。她唯一还保留的朋友号码就是前天给她打电话的苏珊,两个人倒是没怎么一起读书,不过从小就认识。都没啥坏

  • 灰姑娘爱情大冒险老实穿越才是正道

    “我艹,又跪了”在一间臭袜纸球横飞的宿舍里,之间一个光膀子的邋遢男子正对着面前的黑白屏幕上的画面谩骂。“肖林飞,我告诉你,今天再不交房租,就给我滚出去。”“妈的,知道啦,天天催房租,好好的一把顺风都让你给我催输了,咦,我的裤子呢?我擦嘞!!”一道白光闪过,宿舍里只留下了一堆用过的不知道多少遍的卫生纸

  • 冷情娇妻太难宠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七章只身出门的陆风,在回来的时候带了个小拖油瓶。用林舒的话来说就是因为他即将出国跟人谈生意没有办法照顾这个外甥,而孩子的爸妈又出去度蜜月了。韩小鬼一进家门就欢呼的挥动那两支短小的手臂,完全没有像其他小孩子那样怕生。在厨房里做晚饭的程亦辰听到小孩子的叫声,连忙走了出来,“这、这小孩哪来的?”“朋友的

  •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一群小可爱新郑【求花求收藏】

    韩非看着置身于一群小姑娘中的白离,并没有动,只是他的目光中,却有着愧色。这里是什么地方?han国都城,虽然不过是外城,可是这个都城的外城都是这个样子,那其他的地方又恐怖到了何种地步?白离的嘲讽是对的,从没有一刻,韩非有这么强烈的想法,他要改变han国,改变现在的han国,无论前面遇到什么阻碍,他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