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还珠之夏家有子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月夜听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魏永寿二十五年秋,雷音寺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江南首富沈万昌。

沈万昌名彦,字万昌,祖上为江东士族吴郡沈氏,因其家资巨万,人们习惯称其字为名。隆万(永寿帝曾祖年号)年间,沈氏得罪皇帝,整族都被罢黜,在朝堂上影响渐绝。及至新君继位,沈氏子弟重新出仕,却一直未获重用,跟其他士族相比,已无昔日显赫,只剩下清贵的名声。

沈万昌祖父被罢黜后迁到江阴,广开商行,兼从事海上贸易,逐渐积累了巨额财富,到沈万昌这一代,已是富甲江南的豪户。也因为从事商贸,江阴这一支被以经学传家、清贵自守的吴郡本家所不齿,差点逐出宗族。两支由此互生嫌隙,少有来往。偏偏江阴这支子嗣单薄,所从事的航海贸易风险极大,到沈万昌这一代,本就不多的人丁折损得所剩无几,嫡系只剩沈万昌和他的小儿子沈纯。

不巧的是,三年前沈纯又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江阴沈氏面临着绝嗣的危险。吴郡本家闻讯,派出族人到江阴,以过继宗族子孙为条件,要求沈万昌回归本家。而沈万昌以祖父遗训“开支务须自立”回绝了。

自差点被逐出族,沈万昌祖父就将户籍迁往江阴,且要求子孙行商报号时以江阴为家门,而非“吴郡”,意在与吴郡本家区分。不过,江阴沈氏和吴郡沈氏同宗同源,又同属江东士族,外人还是把他们看作一起。所以,说江阴这支没有从本家获得任何庇佑也是不确切的。

如今,吴郡本家的庄园经济日趋没落,回归本宗就意味着要背负起这个庞大家族的供养责任,任谁都会不甘心的,何况是精明如鬼的沈万昌。

沈万昌生于吴郡,长于江阴,幼时亲历导致两支闹嫌隙的被逐事件,对本家的印象并不太好。但如果再找不到小儿子,本家又诉于官府,官府定会判决本家于他百年之后接掌他的家业,到时他祖孙三代拼死拼活创下的基业定然难逃饕餮众口,他的妻妾女儿也会落入任人摆布、摇首乞食的境地。魏律女儿是没有继承权的,除非招赘入户,而此条律法却只适用于庶族,士族不合此法。

沈万昌最小的女儿也有十岁了,他不认为自己还可以梅开二度,老蚌生珠,自沈纯失踪后,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寻找儿子上,不光从商行里派出人手,自己也亲自外出查访,三年时光差不多把全国都翻遍了,却遍寻不着。

他担心幼子被人被拐卖到西域,便从雷州取道雍郡,打算前往西北寻找,却在途中吃饭时,听到旁桌食客在讲雷音寺的种种神迹,说寺里的签是如何地灵验。当下心念一动,决定上雷音寺参拜,希望求得佛祖指点迷津。

沈万昌到了雷音寺,捐了些香油钱,抽了支签。签文是“天赐麟儿到高门,光华普世沐佛恩。水深火热终化去,云海深处盼归人”。这个麟儿就是沈纯,小字麒麟。

解签的僧人告诉沈万昌,这是支上上签,说他的儿子天赋异禀,福泽深厚,又与佛祖结缘,深受佛祖庇佑,将来定可以光宗耀祖,虽然期间会吃些苦头,但终会逢凶化吉。

沈万昌闻言心安不少,发愿说,如果能找到儿子,就给雷音寺大殿佛像重塑金身。当天留宿在雷音寺,由于长期奔波操劳,心力交瘁,到雷音寺就病了起来,这一病就是好几天,只能暂留雷音寺养病。也是在养病期间,认识了借住在同院的书生唐明义,交谈之后对唐明义很是欣赏,允诺来年资助他赴京赶考。

说来也巧,沈万昌到雷音寺时,沈淳刚好又被禁足了,待沈万昌养好病快要下山时才被放出来,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唐明义处,拿抄好的书换肉吃,结果就遇到了正要下山的沈万昌。

相遇的一刹那沈万昌就愣住了,这不是他日夜寻找的儿子吗?大喜之下,一口气没上来就晕了过去。

随行的仆人赶紧手忙脚乱地扶起沈万昌,猛掐人中,同时激动万分地跑到沈淳面前行礼,直呼“佛祖保佑,沈氏不绝”之类的话,听得沈淳莫名其妙。

被掐过人中的沈万昌很快醒了过来,仆人们赶紧把沈淳推到他跟前。沈万昌一把攥住沈淳的手,老泪纵横:“儿啊!为父终于找到你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絮叨,他是如何历尽千辛万苦寻找儿子的,身后跟着的家仆也激动得泪流满面。

好容易等沈万昌平静下来,沈淳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原来她长得很像沈万昌的小儿子,就连名字发音也一样,只是一字之差。

沈万昌要认沈淳,沈淳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凡事三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谁知是馅饼还是陷阱。

沈万昌却异常坚持,他相信,即使儿子走失了三年,容貌也不会有太大变化的。认为相隔数千里,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两个人竟长得一模一样,还是同名同龄,若说不是同一个人,绝无可能。时间也对得上,沈淳是在沈纯失踪几个月后出现在雷音寺的,说不清自己家在哪里、父母谁人、怎么出家的,十二岁之前的遭遇更是一点也说不上来。

所以,即使沈淳的身高已经长到六尺九寸(约165厘米,此间一尺合24厘米),比沈纯走失时要高出半尺,沈万昌还是笃定她就是他走失的幺子,一定要让她还俗。因沈淳不肯相认,只得派人去请方丈。

沈淳见势飞快转动脑筋。如果这时候跟沈万昌相认,虽可以立即告别只有青菜豆腐下饭的日子,但也相当于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其他人。封建社会的各种宗法制度很不人道,她一个现代人未必能适应。尤其是沈万昌这样的名门望族,规矩更多,单是一个“孝”字就能压死人,到时候被家族中众多长辈管束,头顶几座大山,自由严重打折。没有了自由,什么都没有意义。再者,沈家富贵,出入都有仆人跟随,说是有人□□,可对现代人来说根本不需要,反倒有种被监视的感觉,将隐私暴露于人前。再就是,这具身体极有可能是沈纯的,却已没有原主人的任何意识残存,要她冒充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难度太大,万一穿帮了,人家把她当成妖怪附体该怎么办?最重要的是,沈家只剩下这一颗独苗,肩负着开枝散叶的重担,她可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女人圈圈叉叉,如果沈家给她娶妻,她履行不了做丈夫的义务,那不是坑人吗?关键她还俗是为了寻求回归之法,如果没有自由,没有隐私,要作违心的事,谈何回归?至于沈家是江南首富,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她穿越前也是把赚钱好手,可穿越后连一毛都看不到了,这种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刻骨体验,让她瞬间顿悟。

综合下来,不利多于有利。所以,任凭沈万昌如何老泪纵横地絮叨,唐书生如何好言地相劝,沈淳就是不为所动。

了悟终于赶到,了解情况后将沈淳单独叫进房内开解,无非是“尘缘未了”那一套。沈淳一听就知道这个老和尚为了金身大佛要把自己给卖了,忙表示自己不羡红尘、一心向佛。

了悟又将沈淳以前犯戒律的事一一列举出来,说沈淳连口腹之欲、皮相之惑都勘不破,谈何勘破红尘?沈淳连忙痛哭流涕,说自己舍不得师父,一定会痛改前非。

了悟叹口气,说沈淳是上应天命的人物,将来是要救民于水火的,他和沈淳师徒缘分已尽,再强求就违背天意,也有违佛旨。这下沈淳无话可说了。谁让人家拿着自己的短处呢,她是天外来客的身份一旦揭穿,后果不堪设想。好歹人家还照顾了她两年多,算上贴的那些粮食,几头肥猪都可以出栏了。

拒绝不得,只得要求方丈给她一份亲笔签押的度牒,只要她愿意,可以随时回到雷音寺,或是到别的寺庙挂单。既然救人出水火要把自己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她可得找好退路。

了悟答应了她的要求。

沈淳还是不放心,再次声明她不是沈万昌的小儿子,如果沈万昌非要认她,得写份保证书。若是沈万昌及其家人虐待她,她有权随时离开;若是沈万昌的亲生儿子回来,要立刻无条件放她走;若她难以适应沈家的生活,要允许她再次出家。又问沈万昌他儿子身上有无胎记什么的,要把这些也写上去,以便把自己摘得更清楚。

弄得沈万昌也疑惑了。他原本打算,不管这个小沙弥是不是他亲生儿子,他都要把他带回江阴。他的家族需要一个继承者,用以稳定人心,延续香火,况且他有九成把握确定这个小沙弥就是他的小儿子。他相信一尊金佛换一个继承者,这买卖中的三方都是赢家,没有人可以拒绝这种诱惑。偏偏这个小沙弥不为所动,提出诸多条件,就是没看上他的钱。

沈万昌想了想,说他儿子背上有七颗红痣,排列成七星。沈淳当即解开僧袍,想证明她背上并无红痣。谁知众人一片惊呼,原来她的背上竟真有排成七星的七颗红痣。

沈万昌异常高兴,竟然真的找到了儿子,真是喜从天降。

沈淳却高兴不起来,如果这是别人的身体,那她原来的身体呢?衣服都穿过来了,□□呢?是消失了还是……越想越心惊。

沈淳坚持写下保证书,誊抄两份,当事双方以及两位证人分别签名并留下指印。沈万昌和沈淳各执一份,第三份交由证人之一的方丈保管。至此,沈淳才和沈万昌相认。

因沈万昌要还愿,给雷音寺佛像重塑金身,父子二人并没有立刻启程回家。

闲得无聊时,沈淳就到雷州城里瞎逛,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却因为长相而频频遇到麻烦。由于长得俊秀,举止又文雅,讲话也是轻声细语的,好几次被人误会是哪家贪玩的小姐,女扮男装偷偷溜出来玩,差点遭到流氓调戏。若不是身后跟着家仆,早被人拖走了。

这些遭遇让沈淳意识到,她需要改掉女气的行为举止、生活习惯和说话方式。在寺庙中不觉得有什么,还俗后就变成了扭捏做作、女里女气,就算她内心的确是女性,也不该表现出来,否则就成了异类。于是开始模仿沈万昌的言谈举止。

金佛塑成之日,沈万昌备了厚礼,请雷州的名儒给沈淳重新起名。因沈淳出过家,算是佛祖的人,古人最忌讳跟鬼神争东西,沈万昌怕佛祖还惦记着他幺子,所以要在金佛落成之日把儿子的名字改掉。之所以没有请吴郡的大儒,是觉得请他们起名很不吉利,几个儿子的名字都是那几位给起的,结果前六个都在未成年之前夭折了,最后一个也差点没保住。

雷州名儒给定了“绉(音同宙)”字,取其“质地坚牢”之意,沈万昌很满意。

沈淳,不,应该称其为沈绉了,在改掉女性举止、名字后,终于接受了自己生理上是男性这一现实。

父子俩回到江阴时已近年关,家中众人早已望眼欲穿。

沈万昌已经把家中情况跟沈绉交代过,两个未出阁的女儿,十几房妻妾,一位守寡的儿媳妇,还有五位已经出阁的女儿,只在他和沈夫人过寿时才回来。

虽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真看到满满一院子盛装而立的女人时,沈绉还是被吓到了。

人群前面居中站着一位衣着华贵、面貌雍容的中年妇人,看样子有五十多岁,应该就是沈纯的母亲沈夫人了。沈绉想着,上前给沈夫人行礼,刚跪下,未及下拜,沈夫人的两只手就到了,捧着沈绉的脸就大哭起来。她一哭,满院子的女人都开始抹眼泪。

沈绉也忍不住眼泛泪花,大冬天的叫他跪在冰凉的石板路面上,不哭都不行。以前做早晚课时,虽然也要跪,好歹还有个蒲团。

沈万昌及时止住了众人的啼哭,进屋重新见礼。众人惊讶地发现,七郎回来后的好像不认人了,竟然需要老爷一一指点才能叫人,举止倒比以前沉稳了许多。奇怪的是他头发很短,即使戴着帽子也能看出来。

沈绉对此的解释是,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来,磕到了头部,醒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为方便治伤,便把头发剃了。

沈万昌不想别人知道他的小儿子曾做过小沙弥,对如何找到小儿子讳莫如深,同行的家仆也是守口如瓶。家人只知道老爷是费了很多金子才把七公子赎回来的。

休息了几天,沈万昌挑了个黄道吉日,开了宗祠,带沈绉参拜了祖宗牌位,又把宗牒族谱和官府户牒上沈纯的名字改成沈绉。这样,沈绉就成了沈家唯一的继承人。

延伸阅读

幼小衔接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shrn.shtml
孩子们从幼儿园进入小学,是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有教育导师认为,这种转变的跨度甚至比进

梦想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aa19.shtml
梦想烟花加盟总店是一家集生产,研发,销售为一体的出口型的规模企业。下辖浏阳市好顽童烟

雅阁兰蒂护肤品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6tnu.shtml
雅阁兰蒂护肤品以信誉排名靠前、品质排名靠前,随时掌握国际化妆品的新动向,努力呈现肌底

木之香酵素浴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6ekz.shtml
自然界的能量、天然发酵温热、旱地温泉疗养、绿色环保养生---木之香酵素浴木之香酵素浴

丝路汉方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gz6i.shtml
暂无

赞先生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xgu8.shtml
赞先生化妆品主要代理“莱仕、莱妃、肌之品、面膜、化妆品等不断发展至今。赞先生化妆品秉

缇妮斯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xfxx.shtml
缇妮斯引进了PCR生物学技术。【PCR—PolymeraseChainReactio

嘉禾节能设备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gp0f.shtml
山东省德州市宁津县嘉禾节能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占地面积约00平方米,是一家

跳舞彩虹球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g038.shtml
健身娱乐彩虹球目前面前各省市招商

如意鲤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dpy2.shtml
如意鲤鱼竿是台钓竿、海竿、溪流竿、玻璃钢手竿、抄网、支架、鱼漂、鱼线、各种渔具配件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异世之乱世笙歌第六章在线阅读

    故事里,群众演员已经坐好了位置,酒吧的灯光也已经亮起。舞台正中演出着的金发女孩正奏着钢琴,顾芯瑶面无表情地听着,低头摇晃着手中酒杯,迷蒙中脱下了手环,对着割脉后留下的伤痕自嘲地浅笑。而这时,钢琴声突兀地戛然而止。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邪魅男子提着小提琴走上了台,他傲然的脸上带着挑衅般的目中无人,眉眼上挑

  • 琪琪公主,变身!米歇尔

    布鲁斯礼节性地笑,心里想着,好像米歇尔从来不用香水,不知道是没钱买,还是不喜欢——他送她香水,她会喜欢吗?“您的女伴是去拿点心了吗?”封面女郎小姐状似无意,“您不必担心,托尼没有把她的玩笑当真。”布鲁斯微笑点头:“嗯,谢谢。”唔,送最贵的吧,她肯定是高兴的,哪怕用不到,也可以卖出去。“她非常可爱,是

  • 画下人间在线阅读第8章

    那大汉身子一僵,冷汗噌噌,但手掌却怎么也放松不了,紧攥瓶子。史阿看着那汉子攥瓶离开,又一次汗流浃背,又一次庆幸。他之前就看到这汉子的动作,只可惜那瓶子到离开也没扔出来,或者说,没能扔出来!这一次,他庆幸的是昨夜被师父阻止了,没有贸然行动。刚才夏清动作虽快,但他还是大致看清一根细银的东西飞了过去,没入

  • [暮光]从现在开始吃素尬演

    A市机场。苏淮因双手捧着手机心无旁骛地玩**,未经打理的黑发随意地遮住耳朵,露出一点点莹润小巧的耳垂,长长的睫毛因专心而微微倾下,使眼角狭长的弧度更为完美。他家大哥年近三十还是孤身一人,出差几月都没个女友来接机,苏淮因起大早开车来机场,就是为了适当表达一下兄弟爱。距离他五六步远,一对面临感情危机的情

  • [综影视]保住我的宝贝们第九章在线阅读

    楚天一提议要请商羊和计蒙吃东西,但他们刚刚搬家,手头什么也没有,只好叫帝俊先陪两妖聊天,楚天一出去找点食材。虽说他们现在身处的环境遍地‘动物’但很多都已经开了灵智,楚天一哪敢杀来吃,只好跑到了远一点的地方,抓了几只未开灵智的山鸡野兔。考虑到手里面没有调料,楚天一又去了一趟东海,用太阳真火牌蒸馏加热器

  • 九十年代气运大佬[穿书]第三章在线阅读

    古阙尽头,一道模糊的身影,虚空踏步而来,他道辉迷蒙,与天地大道相交融,迷蒙的身影绽放出一缕缕不朽的圣辉,宛如一尊行走在世间的天尊,法力通体,撼动整片古阙。拜见,麟天王!”拜见,麟天王!”……太古人族众修士全都振奋无比,人族盖代高手,东方天麟真身显化,今日就算是太古冥兵,亲至,他亦也能够化解这场厄难的

  • 从天下第一开始在线阅读第3章

    两人进去后小姑娘这才发现门口还站了一头大黄牛,顿时吓了一跳,一下子躲到桌子后面去了,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说话都有点结巴“它、它。。。你们自己。。。自己把它牵到后院去吧,我。。。我害怕。。。”桃知秋笑了笑,“没事,它呆在门口就行,我看这门口也有水槽,给它备点吃的就行了。”“不行,会被吃掉的,这在

  • 我的个性是见稽古第7章在线阅读

    早已习惯了伪装的淑女,是否还会想起曾经的天真。9月30日,下午18点30分。风起若萧,此心无声。梧桐之下的人类斜靠着,温柔的将左手覆上身旁的新土,秋风吹动着衣襟,露出不断相碰着的嘴唇,树后的少女静心聆听,听不到少年倾诉的思念。夕阳拉扯着树影,阴影之中的林书文望向天边,失去高光的瞳孔注视着偷跑的银月。

  • 等等,先别死(快穿)在线阅读第7章

    说是昏迷,又完全不是,因为凌风只是脑子昏昏沉沉的,但是却并没有完全的失去意识,他在一个灰蒙蒙的空间,就像是他重生之时见到的那个一般,这空间十分宽广,凌风就像是飘离的魂魄一般漫无目的游荡者,渐渐地,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影子,那影子圆乎乎的,背后带着黑影,本能的,凌风觉得那黑影有一种很亲切的气息,他想靠上去

  • 偷一个王子殿下第五章在线阅读

    耳畔传来一声低沉的轻笑,男人嘴角微勾,绕过她,径自推开甜品店的门。景纯僵硬地杵在那,半晌,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沈烬南你讨厌。”她捏着拳头,巴掌大的小脸揪成了包子。沈烬南眉峰一挑:“你以为我要干什么?”“你……”景纯吃瘪,看着他双手环胸倚靠着收银台,满脸玩味的笑意,既羞又恼。大步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