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朕的玉玺成精了第五章

作者:简小玖 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姜手机上的消息一条接一条跳出来,寝室群里已经闹得热火朝天。

甜蜜蜜:“@小生姜 姐妹6啊,两天不见就把学神泡到了手,还带着来上课,考虑过我们这些单身狗的想法吗?”

云南小木头:“说好了牡丹到老,你却悄悄有了狗[来自单身狗的暴风哭泣.jpg]。”

小柳儿:“老实交代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甜蜜蜜:“对啊,我就奇了怪了,你一直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怎么半点苗头都没有?”

云南小木头:“没准儿人家早就在眉目传情,只是瞒着我们这些娘家人罢了。”

眼看着群里面叽叽哇哇的瞎猜了半天,全是些离谱到没边儿的事,江姜赶紧回道:“我俩清清白白,你们不要乱说。”

要不是莫名奇妙换了个身体,她也不想和别人一起上课搞出些绯闻。

田觅意味深长的发问:“是上课都要坐在一起,连我们专门给你占的位置都不要的那种清白吗?”

柳善调侃道:“上课都和野男人坐在一起,是不是不跟我们好了?”

云楠楠故意起哄:“小柳儿,你居然把自己和野男人比,心态是不是有点膨胀?”

……

江姜糟心的把手机反放在桌上,一想到未来这样的误会绝不会少,她就觉得有点头疼。

中文系的学生大多是女孩子,陡然间多了个男生混在里面,犹如鹤立鸡群,相当显眼。

江姜感受着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竭力维持平静,余闻倒是淡定自若,趁着没上课,还打开笔记本肝了几行代码。

坐在他们前方的女孩子,此时按捺不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转过身,从笔记本侧边探了个头来看“江姜”,眼睛闪闪发光的问道:“姐妹,你是什么时候把信科院的高岭之花泡到手的?真的好牛批啊,我可以拜你为师吗?”

余闻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有个高岭之花的称号,他默了默,诚实道:“其实我们是清白的。”

“噫。”女孩表示不信,“清清白白人家能陪你来上课?计算机和咱们中文系的壁有天和地那么厚,他专门跑来闻墨水味儿的吗?”

余闻:“……”他居然找不到借口反驳。

女孩看着他的脸色,忽然惊讶道:“该不会他在追你,你还没有答应?”

余闻:“你别猜了,就是普通朋友来串个课而已。”

见他一再否认,女孩将信将疑。

江姜这会儿凑过来,笑眯眯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周围见到这个笑脸的人顿时像见了鬼一般。

开玩笑,谁不知道学神是个酷guy,你当学校里有关于他面瘫的传说是空穴来风吗?

这个笑得又甜又软的人真的是学神本神,而不是孤魂野鬼上身?

江姜没有得到答案,但她也并不在意,只悄声问余闻:“来上课还适应吗?”

说着,她忽然注意到余闻的脸色有点苍白,不免生了两分担忧,“你……不舒服?”

“……没事。”余闻确实觉得有点不适,小腹处坠坠的疼,腰也有点酸,但他觉得只是小问题,忍忍就过去了。

江姜信以为真,便没再问。

此时教古汉语的叶讲师走进教室,她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保养得宜,举止间有一股文化积淀的韵味,但并不是文人特有的清高傲岸,而是一种遍观世事后返璞归真的平和感觉。

叶讲师不仅课讲得好,人也十分风趣随和,很受学生们爱戴,此刻一进来,就看到了坐在最后一排的这“一对”。

她笑了起来,觉得很有意思,玩笑道:“没想到我的课居然还能吸引计算机的学生来听,老师脸上真的有光啊,以后在信科院的同事面前,也能挺着腰杆做人了。”

众人不免大笑起来,都知道她是在打趣谁。

顶着大家戏谑的目光,江姜只想把脸遮起来。

看什么看,我又不是你们口中的余学神!

叶讲师也没一直盯着他们说笑,打趣过后,她便开始讲课。

江姜聚精会神的认真听,余闻虽没接触过这些,不过老师讲得深入浅出,渐渐也得了一二分趣味。

课讲到中程,照例是要抽人提问的,若在往日,各位老师都很乐意点江姜的名字,一来她漂亮得像朵花似的,对着这张脸也觉得赏心悦目,二来她的回答总是很有水平,老师很乐意将这种好的、有内涵的思想展现给其他同学看。

可今天,叶讲师却点的不是她的名字,而是“请江同学旁边的那个男生起来回答问题。”

——其实还是江姜。

“这位**学,请你举例分析王维诗歌中‘诗中有画’的特征。”

江姜略一思索,信手拈来,“《鸟鸣涧》一诗中,‘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既描绘春山月夜的美景,又透露出隐居诗人对自然的无比热爱……”

不管是老师,还是其他同学,见“他”回答得有条有理,都有点吃惊。

学神难道不是学理的吗?文理之间的壁这么厚,一般的理科男连《鸟鸣涧》这三个字都不知道吧,他怎么能回答得这么熟练,就像一个背完所有文科答题套路的老油子?

难道说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的比人和狗都大?她们这些文科生回答问题都没有这么轻松。

江姜清楚透彻的把这首诗分析个遍,随着她的回答,叶讲师脸上渐渐露出笑容。

其实打一开始,看到这位**学出现在教室里,她心里是不怎么赞同的,课堂是学习的地方,谈恋爱算怎么回事呢?

后来看到“余闻”听得认真,还拿着笔做了笔记,她心里有了两分好感,又存着称称斤两的心思,才抽他起来回答问题,没想到却得到了意外之喜。

江姜话音落下,叶讲师为她鼓掌,欣赏的夸赞道:“这位同学回答得非常好,请坐,请坐。”

她感叹道:“现在的理科生都这么厉害了吗?叫咱们学文科的同学还怎么混饭吃?”

有同学就笑:“老师您就甭担心了,像他这样的学神有几个?”

叶讲师连连点头,“说得也是,不过哪怕是神仙也不是生而知之,要花心思学了才能获得知识,同学们也要努力上进,我的课堂,特别欢迎像余同学这样好学的学生,希望大家能向他学习,不要荒废了大学四年的好时光。”

“哎呀。”一个坐在前排,性子比较促狭的女生捂着嘴笑了,“我们再努力,也没有一个学习好的男朋友帮忙补课啊,要是能有那么一个男朋友,我们也跑到计算机系的课堂上去给您长脸。”

她这句话,就是调侃“余闻”之所以能那么流畅自如的答上来,是因为有江姜这个女朋友教导。

江姜:……我教我自己?

她不禁偏头看了看余闻,他很淡定,好像别人口中说的人不是自己。

不过也是,像他们现在的情况,少不得成天呆在一块儿,被人误会也正常,以后若能换回来,就说他们恋爱之后发现不合适,所以和平分手了。

大学生谈恋爱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虽然他们确实没谈过。

叶讲师随后布置了课堂作业,要求下课前交,作业质量关系到这门课的平时分。

动笔的自然是江姜,让余闻这个理科男写他也不会。

对此有其他看到的同学还悄悄羡慕了一会儿,因为在她们眼里,做作业的是余闻,闲在一边儿的是她们的系花。

#好想要个帮自己做作业的男朋友#

#羡慕到哭泣#

她们哪里知道,做作业的正是江姜本人呢?

江姜做完作业,刚转脸想同余闻说话,却看到他额头上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他眉头紧锁着,好像在忍耐什么强烈的痛苦。

“你怎么了,到底有哪儿不舒服?”她立马伸手去摸余闻的额头。

不烫,没烧。

余闻脸色惨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大概是吃坏了肚子,有点疼。”

“这是有点的程度吗?”江姜看到他这模样,心里又气又急,“疼的话怎么不早说?”

余闻忍着疼,向她解释:“起初疼痛感很轻微,突然间加剧,我没来得及告诉你。”

最开始只是隐隐的,闷闷的痛感,尚可忍耐,谁知猛然间似有一把刀**小腹,粗暴的用力翻绞,他差点没直接晕过去,哪里还有余力出声。

现在能说上两句,也是最疼的时候过去了,可这轻松并没有维持多久,新的痛楚又涌了上来。

江姜忽然想到什么,她心里默默算了算,脸色猛然一变,下意识压低声,问他:“你是不是腰也很酸。”

余闻疼得眼前一片白光,模模糊糊的听到这句话,勉强点头。

“我的天!”江姜急了,“你来大姨妈了啊!”

“什么……大姨妈?”

“就是生理期啊,你生理期来了!”江姜急得声音都变了调儿。

余闻立马明白过来,他僵硬的扭过脖子,“你说……生理期?”

他一脸惊恐,仿佛被雷劈了,“还没到月底,怎么可能是生理期?”

女孩子的亲戚,不是每月月底准时来吗?

难道……学妹有病?

延伸阅读

piaget珠宝首饰加盟  http://www.treathighbloodpressure.com/s8ve.shtml
Possession是伯爵女装戒指,这款戒指是由3只独立的18K白金材质钻石环所组成

外滩浦华大酒店加盟  http://www.treathighbloodpressure.com/d9en.shtml
上海外滩浦华大酒店是由上海晟隆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开发并管理的五星级酒店。地处上海活力的

老艾堂加盟  http://www.treathighbloodpressure.com/gzt9.shtml

沃慕加盟  http://www.treathighbloodpressure.com/a13b.shtml
沃慕服饰本公司经营男式皮质皮毛、专营男装、运动套装,我们本着的价格,的服务,服务每位

齐欣加盟  http://www.treathighbloodpressure.com/ppez.shtml
齐欣干燥箱主要产品有生化培养箱、二氧化碳培养箱、光照培养箱、人工气候箱、霉菌培养箱、

米方加盟  http://www.treathighbloodpressure.com/xqu4.shtml
米方床上用品突出品味化的格调,追求家的温馨亲切,以及的适用功能。米方风格:亲和适用,

千寻皮肤管理加盟  http://www.treathighbloodpressure.com/mqu.shtml
千寻皮肤管理是一个很不错的化妆品牌,从它在全国有200家的连锁加盟店就可以看出,千寻

阿里之门便利店连锁加盟  http://www.treathighbloodpressure.com/gx8h.shtml
东莞市阿里之门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便利店连锁与便利超市管理、商业贸易、实业投资、信息

巧玲珑加盟  http://www.treathighbloodpressure.com/np9y.shtml
巧玲珑休闲食品主要生产薯片、虾条、米饼等3大系列50多种产品,巧玲珑休闲食品秉乘“用

光孚移动电源加盟  http://www.treathighbloodpressure.com/sfcz.shtml
武汉信联光孚科技有限公司、光孚移动电源研发生产企业,是一家集移动电源、移动充电器、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之最强召唤师第1章在线阅读

    “叮咚!”满脸是血的男人举起一根手指,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说道,“投票结束!”光束落在一个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小女孩身上,意味着**结束,她被多票投了出去。按照规则,小女孩要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临走前,她摇晃着海日的肩膀,泪流满面崩溃道:“明明你才是凶手,你为什么不说?你为什么不说啊!”满身鲜血淋漓的死者

  • 宠溺深爱[西幻]在线阅读第八章

    时间就这样一晃而过,很快就来到了老爷子的忌日大典了。陈家其实每年都有举行这样一个大典,很多人觉得人死了不应该搞这些,因为这是对逝者的不尊重。其实并非如此,老爷子作为陈氏的创始人,每一次的忌日大典其实就是让陈家子弟记住这个伟大的家族缔造者,也是为了怀念老爷子而举办的,只是这次为了引陈仁东来,他们给公开

  • 恋爱辅助神器在线阅读第8节

    兰如风面色微变,手中的茶杯差点失手落地,幸好兰如风反应灵敏,手腕轻转已牢牢抓紧。有这样整人的吗?无力搁下茶杯,一杯好好的九曲红梅,就这样浪费了。且不说她本是个女子,如今身为男子,去对另一个男子说这样的话……“兰侍郎~你一个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总不会说话不算数吧?”禾郡主笑得一脸温柔,仿佛丝毫不明白这样

  • 洪荒:我能爆万物真不回去?

    林媚看向她,略有思量:“你说是不是她恨我们?恨爸妈?”徐笑:“也有可能,万一她认为当初是你们家里人故意扔下她的呢,有些孩子就是有这种心理,所以不大会认自己的家人。”林媚道:“可是回到家对她没有坏处,你看看这个花阳村,她就待在这里,这辈子有什么前途?”徐笑笑了一声,拉着林媚上车,从包里摸出一支烟,点上

  • 她是奶油提子味[甜宠]之高温精炼印染机

    第九章高温精炼印染机早在闲暇时间里面,卢家驹就仔细研究了工业霸主系统。科技树暂时不考虑,实用性并不强。里面的很多科技也不是现在的卢家驹能够用上的,空有一堆的知识也没什么用处啊。没有配套的设施和基础工业,谁来也造不出来什么东西。好在工业霸主系统里面,还有另一个物品兑换。其中印染机只是比较便宜的东西,一

  • 唯爱之一往情深在线阅读第五节

    晞焰结识了那迦世子,一开始有点轻视。世子个性温文,做事左右摇摆,对他很是客气。晞焰暗暗鄙夷,冷冷观察,觉得那迦世子应该玩不出什么花招,谁知泠泱为何挑了这样的人做夫婿。那迦世子与泠泱处得相敬如宾,很有礼,晞焰也分不清楚是不是特地做戏给他看。但泠泱却对他笑得灿美如花,一手还挽著世子:“我哥啊,就爱摆脸色

  • 宠妃倾城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温寄回府就与尺素说起此事。“不过我倒是很喜欢那块玉呢。”小姑娘还有点不舍得。尺素跟在她身后,只颔首低眉。该接话的不是她。温廷在一旁静静听着,笑着也不出这个头。这就是要交给温晋了。温大将军早就支起耳朵注意着,这会儿便凑上来:“小寄儿喜欢?说说它是个什么样?爹爹再找人帮你做一块?”小姑娘摇摇头。她

  • 齐乐在线阅读第1节

    混元初开,浑然一体,空无一物犹如杯中饱和的糖水,是空非空,但这也是万物本元。黑白就在这弹指瞬间……一声巨响中诞生……!炽热,稠密,裹挟着极寒席卷而散!迅速扩散的同时自然也随之孕育而生,在这毫无束缚的开端…形成了两股制衡的力量(阴阳),相辅相成相偎相依相生相克,阴阳现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

  • 樱花树下你曾经的爱第9章在线阅读

    “你觉得呢?”看着她紧张的表情,律景炎忽然生出一个恶劣的想法。抬胯轻轻往前撞了一下,模拟了一个后入的动作,完了以后暧昧地蹭了蹭她的耳朵。“你这么害怕,是不是想到这个了?”这个坏蛋!洛汀咬着嘴唇,羞愤地满脸通红,强忍着才没骂出声。律景炎则收回姿态,缓缓替她松开了捆住双手的麻绳,看到她手腕的红色淤痕,不

  • 我渣过的反派少你不要骗我(快穿)之一见钟情(7)

    下一瞬,相貌清俊的男人从泉水中站了起来。不过微微一抬手,手边便出现了一把剑。纪星河甚至都没看清他是如何动作的,那一柄青锋便裹挟着雪亮锋芒迎面而至。男人先前说的那句话,纪星河虽然没听清,但根据口型分辨,应当是,“别动。”抱着某种不知名的信任。纪星河在剑锋席卷之时,也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即使他已经能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