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逼王的灾难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千代小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轮上弦月高高地挂在寥廓的天空之上,将清辉洒向群山之中一座无名荒山。

荒山山腰处隐约可以看到一星火光,原来是一处的荒废的寺庙,寺庙后面开辟了几块菜地,黑暗中菜地可以听到清脆的蝉鸣之声。

菜地的旁边是一间简陋的木屋,木屋之中,一个老僧人盘坐在蒲团之上,面前一盏油灯发出豆大的萤火,火光照亮了案上的佛经。

“......摩多诃无量,若作有无法,诸天圣菩萨,众生皆烦恼.....”

青灯佛经,老僧盘珠,本该是安谧祥和的一幕,却因为突然呼啸过来的怪异风声而诡异起来。

风声中似乎夹杂这女子哀怨的呢喃声。

“救救我......救救我......”

哀怨的结尾却又变换成男子恶毒的诅咒声。

“玄明......来陪我......地狱......干尸.....堕落吧.......”

时而又转换成毒蛇的嘶嘶声,然而静下心来,又发现一切只是幻听,老僧枯瘦的松树皮一样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似乎受到了魔音的干扰。

“众生皆烦恼......众生皆烦恼......婆娑菩提界......应渡比丘众.......放我出来.....放我出来......”

念到最后,尖锐的嘶吼声代替了充满智慧的禅音,从老僧的口中竟然发出了扭曲的声音,就像无间地狱下的恶鬼接着这具佛家弟子的皮囊在发声一般。

就像佛经中描述的一样:

初,魔王波旬见世尊菩提树下七日成佛,他用种种心术来扰乱世尊,可是世尊心定,不为所动,魔王最后说:“到你末法时期,我的万千徒子徒孙混入你的僧宝内,穿汝袈裟,坏汝佛法,破汝戒律,曲汝典籍,禅口发魔音,三宝藏污垢。”

老僧人睁开一双眼睛,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和深深的恐惧,合十按掌,“一切都是虚幻,都是心魔作祟!”

老僧翻开另开另一本佛经的一页,默默祈求,“乞叉底鹐沙,无上大法力,护佑弟子!”又从这一页佛经中取出一根金色的羽毛,合在掌中。

梵音再起,除魔却祟!

“慈因积善,誓救众生,手中金锡,振开地狱之门,掌上明珠,光摄大千世界......”

小小的木屋之内,老僧诵经之声越来越响,在荒山之上回响,远处山壁前的佛龛佛塔肃穆的林立着,一座座佛塔之上微微泛起白光。

风声之中的诡异魔音不断地被削弱,声音也变得小起来,最后化作一声冷静残忍的宣告。

“我.....会......回来......的......”

老僧的诵经之声却未断绝,直到吟诵完最后一句,“.......智慧音里,吉祥云中,为阎浮提苦众生,作大证明功德主。”

缓缓睁开眼睛,老僧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金羽夹回佛经之中,低头呢喃:“上师,羽衣贵客,小僧坚持不住了,佛经三十本,我一本本颂来,刚开始《静心咒》便可屏蔽,而现在只剩下一本《地藏本愿经》还能镇压那个声音,可是效果越来越差,到了今日,只有念到最后才能降服魔音,那怪物似乎要苏醒了,三十年前的悲剧是不是会再次上演。”

老僧收拾好经书,缓缓站起身来,却看到窗外有一个诡异的佛头盯着自己。

不可能?那怪物怎么可能出来!

老僧捏紧了手中的佛珠,枯瘦的指节隐隐发白,闭目诵经良久,老僧缓缓睁开眼睛。

佛头仍在!

抿起来的嘴角微微勾起,佛头露出诡异的笑容,嘶哑的魔音再起,“我.....回来.....了!”

老僧慌乱中打翻了案上的佛经,里面的金羽掉了出来,发出金色的光芒,让老僧仿佛沐浴在佛光之中,慌乱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

再看向窗外,佛头冷漠的眼神中能看到对金羽的忌惮,恶毒的看了一眼老僧人,消失在屋外的黑暗中。

老僧放好佛经,从地上捡起金羽,披上僧衣,从墙角处拿起火把用油灯点上,随即熄灭油灯,朝着屋外走去。

周围山林间朦胧的黑暗之中,格外的静谧,仿佛其中潜藏着什么东西,沿着山路一路前行,路过荒废的大殿之时,老僧借着火光看向幽暗的大殿,殿中一个无头佛像紧紧地矗立其中。

倒塌的木架,破烂的经幡和满山腰颓圮的建筑,无一不阐释着当年那一战的惨烈......玄灵师兄,玄德师兄,师叔,师父,凌云苦信大师,云游而来的上师......老僧的眼角不禁濡湿,一切恍如昨日,诸般景象,又怎么看做镜花,尘缘一起,如何放下,参了三十年的孤禅,玄明也参不透,悟不空!

乌云遮月,一场蒙蒙细雨在沧州雨季的结尾匆匆下来,山麓之间,雾气升腾。

一切都是那东西造成的,不能再让它为祸世间,重演当年的惨剧!老僧坚定了决心,朝着山中远方的塔林走去。

黑黝黝的塔林之中,众多黑塔只有三层或者五层,这是普通沙门的舍利塔,而在众多黑塔之中,一座七层白塔处处彰显这不凡。

老僧人盘坐在白色佛塔之下,念诵着《往生经》。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唎都婆毗.....”

念诵完经文之后,老僧人拨开佛塔下的一层落叶,“上师,玄明得罪了!”

顺手将火把插在湿润的地上,老僧人捡起地上的石片开始挖掘起来。

刚下过雨的地面虽然容易挖掘,但是对于年迈的僧人来说,这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而且越往下挖,土壤也就越干燥,甚至里面还能看到碎石子和沙砾。

坑越挖越深,直入泥土下方半米深,随着坑洞里的泥土一点点减少,坑中带着花纹的石盒一角出现在老僧人的眼中。

老僧人准备拨开上面散落的一层薄土,红色土壤却突然一阵蠕动,嘶嘶的蛇信吐露的声音回荡在静谧的夜空中。

老僧人的手僵住了,突然收了回来,让露出獠牙的蛇口落空了,蛇身让开位置,露出下面石盒,上面竟然出现密密麻麻的小洞,洞的边缘十分光滑,有点像蚁窝蜂巢。原来这条休眠的血冠蛇不知道什么时候挖到了石盒上面,滴落的涎液在石盒上腐蚀出一个个豁口。

老僧人举起的石片悄悄放下,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罩纱灯,从远处捡起一根树枝,僧人准备将这条血冠蛇蛇放生。

蛇身盘上树枝,蛇头上血红的鸡冠高昂着,蛇信吐露,防备着老僧人。

就在此时,从石盒中的小洞中突然呼啸出风声,魔音又起,老僧人手一颤,扔下树枝,捂住了双耳,盘坐起来,口中禅音再起:

“慈因积善,誓救众生,手中金锡,振开地狱之门,掌上明珠,光摄大千世界......”

禅音和佛音针锋相对,相互抵消,塔林之中时而鬼影闪现,时而白莲花开,随着梵音唱响,数不清的佛塔也回荡起《地藏本愿经》,仿佛千僧同唱:

“慈因积善,誓救众生......”

“慈因积善,誓救众生......”

......

梵音顿时压倒了魔音,魔音如潮水般褪去,老僧人忌惮地看了看石盒,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解脱,伸手入怀,准备掏出金羽封印里面的东西。

然而伸进怀中的手一僵,老僧人看向了身后,一条蛇人立而起,蛇嘴里叼着一根金羽。

“快,施主还我!”

然而令老僧绝望的是,血冠蛇竟然蜿蜒着身子,绕过老僧人,爬上了旁边的白塔,等血冠蛇再次下来的时候,嘴里的金羽已经不见了踪影。

而空中再次传来了诡异的魔音,似男非男,似女非女,似人非人,似兽非兽。

“玄明......想我了吗......你是我的了.......”

老僧人还想念诵佛经抗争,可是下一秒,睿智的眼神却陡然变得僵直,行尸一般地走到坑前,从里面抱住石盒,用力一摔,一个石佛头从里面滚落了下来,石目睁开,嘴角勾勒出一抹动人心魄的笑。

老僧人抱起佛头,僵直的朝来时的山路走去,一步一步,眼神涣散,没有意识,走到了之前的大殿之中,佛头被老僧人捧在手里,一步步靠近那个残缺的佛身。

“吾.....终于.....完整.....”

断断续续的魔音中透出大欢喜。

而在塔林之中,白塔之上,一片金羽落在了上面的佛龛之上,一层层金光像水波一样沁入佛龛之中,佛龛的锦盒之中静静躺着一块纯白色的舍利。

舍利在吸收了佛光之后,一个虚幻的盘坐的和尚缓缓出现,随着金羽上金光耗尽,和尚的身影逐渐凝实起来,周围的塔林之中也传来一阵阵微弱的光芒,如同飞蛾扑火一样投入了虚幻的身体之中,荡漾起一层层涟漪。

一个白衣袈裟的和尚出现了,一手佛珠,一手禅杖,除了周身玉色的白光,整个人跟真人毫无差别,宝相庄严,和尚一睁眼,就看向了大殿的方向,一双慧眼仿佛穿越了空间。

“孽障!”

脚下生莲,缩地成寸,进入了大殿之中。

随后大殿之中魔音梵唱再次纠缠在一起,魔气凛冽,佛光普度,而随着两者争锋,一个老僧人踉踉跄跄地从大殿之中走了出来,眼神之中充满了焦急,正是摆脱了佛头操纵的玄明老僧。

老僧人拖着枯瘦的身体,往山下赶去,“找人帮忙......羽衣客.......”

三十年困居荒山,最终功亏一篑,老僧人思虑繁杂,而且早就圆寂的上师突然出现,当头一棒喝醒自己更是玄奇。

然而,下过雨的山路湿滑,又没有火光照明,老僧脚下陡然一踩空。

“啊!”

沧州少雨,一半是是广阔的平原,一半是连绵的群山。

沧江浩浩荡荡地从高耸的雪山下汇聚,自西向东穿过广阔的平原地区,两岸滋养着一片绵延数千里,渺无人烟的原始丛林。

翠柏森森,老藤从上面悬了下来,犬牙交叉。

已经是正午,这老林却略显幽暗,高大的树木野蛮的生长着,树叶交错之间透下一丝丝光线落在地面上,如同一根根光柱,依稀可见其中有尘埃漂浮。

几个少年埋伏在丛林茂密的树叶之间,紧紧地盯着下面的一头野兽。

斑斑点点的花纹,这在森林里是最好的伪装,身形比山林中的其他豹子隐隐要大出一截,兽瞳之中暗藏狡黠,更是让它区别于那些蒙昧的野兽,这是一头兽王。

在这个天地之间,人类修行气血,从淬体境的武徒,启灵境的武者,到炼血境的武师,凡人一步步地掌握着超凡之力,而野兽体内同样有着气血,比人类更磅礴的气血,以及比人类更高的地点。普通的野兽就已经相当于淬体境的武徒,若是得到什么机缘,一颗丹药,一株灵草,或是什么天材地宝,像人类一样,开启修行之路,成为媲美启灵境武者的存在,对于这一类超出它们同类的存在,人类称之为兽王。

豹王行进间,利爪藏进厚厚的肉掌里,悄然无声,一步,两步,朝着少年们躲藏的地方走来。

树枝左边的少年朝着同伴使了个眼色,一抬手,两支弩箭被手上强力的机关弹射了出去,一左一右,直奔豹王的眼睛而去。

强劲的弩箭在半空中发出尖锐的破空声,豹王的瞳孔微微缩小,缩成蛇一般的竖瞳,腰肢带动后腿发力,纵身一跃,两支弩箭钉在了后面的树干上,箭尾轻轻颤动。

豹王还未落地,就看见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看上去就像是自投罗网一样,藏匿在树上的另外两个少年脚一踩着树干,同时在空中翻转了一圈,牛皮鞣制的大网就将豹王层层包裹在大网之中,干净利落!

两个少年相视一笑,正准备喊其他人下来,突然手里的大网里传来一股巨大的劲道,差点把两人掀翻。

豹王在网中不断挣扎,皮毛之下,隐隐可以看到什么东西在涌动,力道越来越大,牛皮鞣制的索绳崩成了一条线,两个少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气血涌动之下,俊俏的小脸憋的通红,其中稍矮的少年忍不住喊道:“明玦,老五,帮忙啊!这畜生力道太大了!”

“来了!”聂明玦和秦舞阳收起手上的弓弩,从树上跳了下来,手中都拿着长棍,借助跳下来的力道,两根棍子一前一后打在网中央的部位,巨大的力道破开空气,重重落在花豹的腰上,“咔吧”一声,网中挣扎的力道小了起来,等了一会儿,没了动静。

两个拉网的少年松开了手上的绳索,靠在树上喘息,秦舞阳扔下手中的棍子,捡起地上的网绳,一边将网的的两头捆在一起,一边对着稍矮的少年说着:“九郎,燕子,你们堂堂一个武者,连个小豹子都拉不住,丢尽了我们北府军的脸,要是少将主在,一只手就能把这花豹拖死。”

白脸少年韩燕俊有些脸红,默默地垂下头,没想到豹王在网中的力道那么大,差点失了手。

“你也说了是少将主,我宋九郎可没少将主那样天才!”宋九郎一脸仰望的表情,随即面色变得惋惜,“可惜少将主血脉太过强大,自从五年前淬体完成之后,就没办法启灵!”

比其他人年长几岁的老大哥聂明玦皱了皱眉头,正准备说些什么。

突然,丛林深处的灌木里传来一阵骚动,低矮的灌木向着众人倒伏,仿佛有什么野兽袭来,众人拿起手中的武器,小心戒备着。

密林之中,野兽遍地都是,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从密林深处走出来是什么恐怖的兽王,今日为了狩猎兽王,他们已经深入密林深处的边缘,再里面,真的是兽王遍地,说不定还有传说中的妖兽。

“汪汪~”

出现的并非是什么恐怖的存在,一条黄狗迈着短腿从灌木里面跑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少年,面容隐没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是黑衣之下隐隐可以看到鼓起的肌肉。

“滴答……滴答……”鲜红的血液从少年的手背上滴落了下来。

不过这血并非这少年郎的,而是来自于那条少年肩上的巨蟒,巨蟒的尾巴的被少年抓在手里,身体被扛在肩上,剩余的身体和头颅,隐没在身后幽暗的丛林里。

“少将主!”几人冲着少年喊了一声,语气恭敬。

随即宋九郎几步跑在了黄狗前面,随手拽断一根树枝逗弄着黄狗,黄狗追逐着树枝显得十分欢乐。

“四爷,我说怎么找不到你了,豹子一来,你就跑了,怂货!”

黄狗四爷摇了摇尾巴,似乎在否认,又回头冲着身后的少年喊了两声。

“四爷喊我过来帮忙!”少年看了一眼黄狗,目光就被裹着豹王的牛皮大网吸引,又扫视了一眼众人,淡淡地说道:“不过看来不用了!”

秦舞阳从少年手里接过巨蟒,双手一沉,“好家伙,估计得上千斤了,这次的围猎收获可真不小。”

七八丈长的蛇身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中,最粗的蟒腰隐隐有水桶大小,一般的蟒蛇长不到这么大,不用说,这也是一头兽王。狰狞的蛇头血肉模糊,白色的骨碴从肉里戳了出来,一只眼珠子不知道掉到了哪里,烂泥一般的蛇头像是被人用拳头活生生锤爆。

白脸少年韩燕俊瞄了一眼少年滴血的手,又比了比自己的拳头,不禁打了个寒战,心里琢磨着,“少将主越来越变态了,虽然不能启灵成为武者,但是一身怪力越来越恐怖了,相当于武者境的花鳞蟒王就这样被活活打死了,简直是残暴!”

“走吧!”这被称为少将主的冷峻少年似乎不擅长言语,淡淡地说道。

找到一处山溪,众人收拾好猎物,放干猎物的血,在丛林中,血腥气容易引来一些顶尖的掠食者,豹王和蟒王的血被小心翼翼地收集在竹筒里,密林之中长着许多又大又长的方竹,用来装水或者什么的最方便不过了,看得出来,这些少年已经是山林中的老手了。

足足装满了五个竹筒,这是这些兽王身上最宝贵的东西,兽王身上还没消散的气血就隐藏在这些血液之中,是对于淬体境和启灵境来说是滋补身体,辅助修炼的好东西。

五个少年每人轮流拿过竹筒,竹筒之中暗红色的液体一点也不腥臭,反而隐隐有一丝馨香,四人接过竹筒,一口饮尽竹筒中的血液,立即盘膝坐下,默默吸收着血液中残余的气血,血液中气血在兽王死后就不断的在消散,越早饮用效果越好,那个赤手空拳打死蟒王的冷峻少年就在他们身边守卫着,山林之中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此时就可以看出几人的修为高低,聂明玦最早睁开眼睛,眼里淡薄的血光隐隐消散,聂明玦年长一些,修为也相对较高,已经是启灵境巅峰的武者,这些兽王的血液的气血很快就被他炼化,感受到身体隐隐浑厚一些的气血,聂明玦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到了他这个境界,每一点进步都弥足珍贵。

接着是秦舞阳和宋九郎,几乎是同时睁开眼睛,两人都是启灵境中期的修为,距离启灵境后期隐隐只有一线,十六岁的年纪能有这般修为,也算得上是一个天才。

年纪最少的韩燕俊最后才炼化这些气血,起身之后,又默默地蹲在小溪旁继续处理这些猎物,剖开猎物的胸腹,两颗硕大的心脏被完整的取出来放进聂明玦手里的一个密封的皮囊中,皮囊中澄清的液体中隐隐可见四个同样健硕的心脏。无用的内脏丢进小溪中,引来一群小鱼抢食。豹子和蟒蛇被完整的剥下皮毛,这是几乎是除了兽王血之外最有价值的收获,可惜的蟒蛇的头被打烂,价值大减,这帮人也不在意,看得出来他们也不是缺钱才来打猎的。

处理的猎物的活计都是韩燕俊一手完成的,虽然力气不大,但是韩燕俊的手却格外的稳,平时有些看上去有些怯懦的脸,在拿起刀的一刻,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眼神冰冷地不像是一个活人,快,准,狠,顺着肌肉骨骼的纹路,持刀的手没有一丝颤动,豹子的爪,肉,筋这些有用的部分被剃到了一旁,剩余的废物就被丢进了水里,被长着利齿的小鱼撕了个粉碎。

接着是那条七八丈长的大蟒,剖出的蛇胆像是一块碧绿色的墨玉,韩燕俊头也不回向着宋九郎的方向一扔,宋九郎张大嘴巴笑嘻嘻地接住了,“谢啦,燕子!”

一仰头,还带着热气的蛇胆就从喉咙里滑了进去。

砸吧砸吧嘴,宋九郎靠近了一旁同样在戒备的韩舞,轻轻地撞了一下韩舞阳的肩膀,小声问道,“你说燕子每回一拿刀,就像是变了人一样,那双眼睛一看我,我这后颈就凉飕飕,汗毛都竖了起来,可是这一放下刀,又是一副窝囊不争气的样子,你说他会不会?”

宋九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凑到韩舞阳耳边,“这有问题?”

韩舞阳侧过头,被宋九郎嘴里的腥气一熏,嫌恶地捂住了鼻子,“你才有问题,都说了多少次了,蛇胆不能生食,里面会有蛊虫!”

宋九郎漫不经心地瞟了他一眼,“你不懂,蛇胆明目,煮熟了就没有效果了,何况兽王的体内哪来的蛊虫!”

“那你离我远点!”秦舞阳白了宋九郎一眼,悄悄后退了几步。

“就不!”

宋九郎接着贱兮兮的说道,“老五,我帮你治治这怕脏的毛病!”

大嘴张开,哈着熏臭不堪的气息,宋九郎带着坏笑朝着秦舞阳逼紧。

秦舞阳捂着鼻子后退了两步,撇过头,目光落向不远处树下的韩燕俊,“燕子,这个家伙,麻烦你一起给剖了吧!”

韩燕俊刚刚放下刀,准备歇息会,随着刀的离手,脸上的冷漠也一扫而空,长呼了一口气,这可是个体力活,听到韩舞阳的话,下意识的拿起刀。

转过头,不近人情的冷漠脸吓了韩舞阳和宋九郎一跳。

“燕子,开个玩笑而已!”

“燕子,快放下刀!”

延伸阅读

鹿晗,一路影随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e-sunday.cn/ndt5.shtml
雷欧并不想和皇帝与父亲一起回忆过去,因为他们只会聊一些老掉牙的故事。既然这场叛乱在这

神级企业家之第九章(9)  http://www.e-sunday.cn/00a.shtml
沈元歌未曾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和他见面,前世是在她病愈之后一次的家宴上由姜氏引见的,见

[琅琊榜+剑三]分山铁骨在线阅读大清洗  http://www.e-sunday.cn/b2ba.shtml
1955年北天市凌晨2点钟,乌云遮月,全市停电,整个海天市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名侦探柯南之我会守护你哀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e-sunday.cn/ya6w.shtml
啪啪啪,徐老师鼓起了掌,微笑着道:“是不是从天而降感觉很气派?弄出这么大的声响很有成

穿越之厨娘也翻身江湖须知】  http://www.e-sunday.cn/yixo.shtml
黑狗熊似乎是看到救星了,他吐掉嘴巴上的卫生巾,哭着奔向唐勇不知道说了一些啥,总之,唐

骑砍风云之寿宴(1)(10)  http://www.e-sunday.cn/p155.shtml
很快就到了皇上的寿宴了,各宫的娘娘都在准备着要给皇上的寿礼。。。。忙碌着就延禧宫。没

我在异界当珍稀动物我一直在  http://www.e-sunday.cn/6db8.shtml
梁欣芮强势的站了出来,将王佳洁护在自己身后。面对记者媒体,摄影机相机,在无数双眼睛下

天妖傀儡师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e-sunday.cn/bx2z.shtml
赵清影命木兰把自己平日攒的金锞子拿出来。她脸上无悲无喜。“这些你们拿去吧。就当今日的

万界封神传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e-sunday.cn/pepc.shtml
过了不久冷枫端着一碗蛋炒饭走进房间,看到水月很乖的卧在床上,“水月,趁热的赶紧吃了,

玄幻都市之满级天赋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e-sunday.cn/ypjo.shtml
灵与可不管他们在说些什么?现在他真是饿了,想来月灵儿也是饿了,来到餐桌前坐下,干脆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门人在线阅读第五章

    漂亮女警拿出了一张复印的照片,继续低声对张啸说:“你见过这个人么?他住在你的隔壁308房间。”张啸认真地看了看,摇了摇头。“你刚才出来的时候,308房间里有动静么?”女警察又问。张啸回忆了一下,说:“我刚才是在睡梦中被电话惊醒的,然后就下来了,没感觉隔壁有动静。但是我昨晚入住后,隔壁应该是有人的。”

  • 忘忧方能长安在线阅读打脸(捉虫)

    周子晋的这句话,就像是有人往平静的湖水中投下了一块石头,许之斐与苏鲤还算是镇定,李戈则是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周先生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许之斐拧着眉问。之前上面交代这件事给他时,说的也不详细,许是为了保护艺人的信息,上头吩咐等到了地方后,许之斐可以再向委托者亲口询问具体情况。周子晋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

  • [锦衣之下]观山河在线阅读第2节

    就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的一瞬间,赵翼的头脑里突然多出了好多关于书法方面的知识,什么柳体、颜体、金文大篆……应有尽有。他的手,也在瞬间柔·软有力,赵翼感觉,要是现在自己手中有一支上好的狼毫毛笔,自己能够写出旷古烁今的超级好字儿!在这么一瞬间,他的眼神不由得也犀利起来,仿佛平添了多年的阅历一般。他的身上,也

  • 都市千年之恋在线阅读第八节

    “果然是碰瓷的。”“小伙子,你干的漂亮啊!为你点赞。”叶文把针还给了苏珊娜。苏珊娜向他表示感谢。叮咚——苏珊娜好感对你好感+20“叶文同学是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苏珊娜调理好情绪问着叶文。“我买点食材拿来做烧烤用的。苏大校花你呢?”“我是来买些黄瓜的。”叶文突然脑子想出一副画面,不时脸红了。苏珊娜

  • 地府会计之山中狼2(2)

    有了钱日子就好打发,宁昭和颜海去城里饱吃一顿羊肉,又去喝茶,将钱花光才在落日余晖中回到了冷清的林宅。门外只有一条凳子,宁昭坐了,颜海也不走,把自己的白狐狸毛披风放在石阶上坐下。两个人一边磕瓜子一边闲聊,很快就到了半夜。本就阴冷的地方,到了半夜越发寒意入骨,颜海坐不住了,站起来来回溜达,道:“怎么还不

  • 都市之我有一百个系统第六章

    两家隔得这么近,贺洁回来的事,贺永年和王娟如早听到消息了。别看贺永年是哥哥,可因为妹妹高嫁,妹夫又是县里的领导,对上这个妹妹总有点底气不足。此时贺家气氛沉沉的,便是王娟如一向口舌伶俐,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话。早知道这样,当初就把那小崽子接回来好了,不过几口饭,还能换来一个小劳力。贺永年心里也发虚,他想

  • 都市超级人生在线阅读第10章

    房中侍奉汤药的婢女见夏老爷来后,纷纷道安,依次侧身退出了门外,落在后方的楚中天便再度将房门紧闭。房中的布置十分简洁,入门可见几案,案东的墙壁有着窗户,案北的壁上挂着一张长弓,而夏家公子,一个看上去相貌平平平,身材还算雄壮的人此刻正闭着眼昏睡在案边。“夏葛已经睡了整整五日了,这五日,我们每天只能喂给他

  • 从歌女到女帝真的一点都不难(女尊)在线阅读第8节

    不料,正所谓“乐极生悲”,大宴群臣后回到后宫,昭王感到浑身酸痛、头晕目眩。一连几天,吃了几剂药,精神状态还是一会儿不如一会儿,太医们也束手无策,无忌守在床前握着父王的手流泪。魏圉是来回踱步,辛环只愣愣地瞅着床上的昭王,忽然来到无忌身旁悄声说:“哥哥,俺走。”“干什么去?”“我去找师傅,给爹爹治病!”

  • 狐墨在线阅读第5章

    “夜星痕你看那个洞口!里面邪祟之气如此之重肯定有很多邪祟。”江蝶儿手之中一处阴暗山洞说道。“那我们快去进去吧!”夜星痕说着就跨步而出欲闯山洞。“等等!小心!”突然间江蝶儿大喊,手中风绝一剑砍出,直接把夜星痕身后的白僵砍翻在地。“淦!蝶儿师姐等一下!别出手!”夜星痕连忙跑到江蝶儿面前阻拦她。“夜星痕你

  • 最后的魔族在线阅读第四章

    翻了云覆了雨、雨收过后天放晴,天城终于成功将晓晓这个小魔女给就地正法。然而,躲在房里的小灵姐妹俩却不是那么平静了,她们耳朵贴着房门,面红耳赤地听着外面那断断续续的羞人叫声。小灵好奇道:“姐姐……哥哥他把晓晓给……”“你别问人家,人家不知道。这个大坏蛋,居然…居然……还好人家跑得快,要不然……”小灵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