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逐云(又名:我和前任重生了)祖先有灵

作者:海蒂可以说不 来源:晋江文学城

烟气很快笼罩这块墓地。

高乘感到一阵恍惚,若有若无间,他似乎听见了从迷雾中传来了阵阵的声响,杂乱而轻微,就像有人在窃窃私语。但是当高乘去侧耳细听时,那诡异的感觉声音立即消失,他正奇怪着,却没注意到,浓浓烟尘在不知不觉间将他也裹挟了进去。

高乘只觉得视线变得无比模糊,仿佛置身于数十年难得一见的迷失海雾之中。眼前的一切都笼罩在烟雾里,若隐若现。

怪异之处不仅于此,虽然那根黑色古香烧出来的烟雾,大的惊人。然而并没有常见的香火中出现的那种刺鼻味道。截然相反的,烟气弥漫间,带着丝丝缕缕的清爽,如薄荷般的味道,令人精神一振,顿感耳清目明。

虚空中的窃窃私语声又响起来了。这一次,高乘可以确定,绝对有人在说话,而且不止一个。因为他的耳中,嘈杂的人语之声此起彼伏,这绝非错觉与幻听。

他暗暗运气,在悄然间将一身内气聚集到手掌上。不知为何,此刻,高乘诡异的听到,耳畔传来一阵难得一致起来的哄然大笑。

他心中一紧,骤然发作,双掌猛地外翻,内气齐出,竭尽其所能,施展出翻浪掌中号称杀力最强的一式——叠浪九重,轰的一声打在身前的空中。想要驱散烟气,顺便借住掌风,打灭那根被掩在烟雾中,即将看不见的怪异黑香。

不得不说,高乘的反应与胆识,于同龄人中算是十分出色的,然而接下的一幕,还是在少年紧绷的心弦上,狠狠的扯动了一下。

他什么也没打到,甚至连眼中那支香的踪迹,也失去了。

高乘感到束手无策,心里开始变得恐慌,甚至浮现一丝的绝望。

可是耳中的嘈杂声,又一次突兀的静了下来。

接着,烟雾开始汇聚在一起,逐渐呈现出一张人脸。

人脸在烟雾中逐渐清晰。高乘看得出,那是一张苍老的面庞,左眼上仍然模糊不清,隐约凹陷出一个坑洞,像是瞎掉一般。

人脸开口说话了。

“你是岛上谁家的后辈”

这一句话,很轻,但格外清晰。听得高乘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他强忍着身体的不由自主的惊颤,咬牙稳定住心神,开口道:“家父高浪,为本代乱波岛岛主。小子高乘,今日前来,只为祭奠亡母。”高乘慌忙解释道,说完,似乎是觉得有所不足,又哆嗦着补充道:“若有不周之处,冲撞前辈,还望、还望海涵。”

苍老的人脸,漂浮在空中,并没有搭理高乘,转而向虚空中望去,说道:“天时有变,灵机斗转。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孤注一掷,争夺那一线生机。”

那一侧的虚空中,空无一物,然而弥漫的烟雾却诡异的来回晃动着,像是有人躲在帷幕之后一般。

苍老的人脸陡然间一阵扭曲,面容变得狰狞可怖,仿佛在与人争吵,言辞一下子变得激烈起来,嘶吼道:“一群只知道尸位素餐的蛀虫废物,有何资格与某常蛟争辩。海怨集聚,阴气倒灌,你们难道察觉不到吗?再不动手,就真成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似乎是气恨至极,烟雾聚集成的苍老人脸剧烈颤动着,五官都模糊了。

一旁呆立的高乘,心头却陡然响起一道炸雷。

“常蛟”

这个名字,在任何一个乱波岛民的心里,都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千里海领,漫长的岁月史册中,这是个璀璨如星的名字。

回想起面孔上模糊不清的左眼。高浪心神剧颤:“居然真的是他。”

乱波岛近千年以来唯一的一位九重境武者,据说还在那个境界里走的很远。

在那段已经埋入风尘的黄金岁月里崛起,别号“乱波蛟龙”,与连云岛的另一位天之骄子并称连波双雄,联手制霸海领三千里。

常蛟是乱波岛曾经的一代岛主,更是翻浪掌的集大成者,高乘曾修习过的嫡传窍穴图,正是在常蛟的手中,真正得以完善。甚至还有传说,常蛟在晚年之时吹毛求疵,于翻浪掌的基础上登峰造极,进而演化出一门更强的武学。

瞎掉的左眼是常蛟的标志,这是他深入大海,以一己之力搏杀覆岛巨鲸而留下的伤痕,是一种极限武力的证明。

常蛟,近乎化为了乱波岛海民的一种信仰。

这里是乱波岛历代强者的陵园,常蛟死后自然有资格葬在这里。

高乘的心头除了慌乱,只剩下万分的震惊:“那根香居然真的有用,打通了阴阳,并联生死。传说也是真的,祖先的灵真的留存岛上的陵墓,在冥冥中庇佑子孙。”

想到这里,他暗暗升起一种侥幸般的期冀,既然祖先的灵能够在保留在岛上,那母亲呢,那从未谋面过的母亲,也葬在了陵园中,她是不是也还在。

思绪在高乘脑海中一闪而逝,既然知道是乱波岛上的祖先,他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而后定心静气,尽量从容地望向苍老的人脸。

烟气翻滚渐渐平息,但常蛟之灵的脸上,怒容未退,面色阴沉。

苍老面孔转而面向高乘,开口道:“你说你来看望亡母,就是你身前的墓里的那个女子吧?”

高乘略一点头,想说些什么,但还未开口,常蛟之灵就抢先说道:“你不必费功夫了,那个女人的灵太弱了,现在还沉睡在墓里,靠着阴灵冢苟延残喘,过不了几年就会消散。你来了也是白来。”

常蛟之灵,似乎认为高乘听不懂,又紧接着补充道:“非八重境武夫不得葬入陵园。你以为祖上的这规矩是白瞎的?武道修为不到八重境,意志精神的修行淬炼不到家,纵然葬进这天造地设的阴灵冢又能如何,只不过以魂魄变得浑浑噩噩的代价,在天地间上晚几年消散罢了。你母亲更不堪,修为太低,魂魄连醒都醒不过来,坐等着日积月累,逐渐消散。”

高乘一听,心中大急,连声问道:“那有何解?”

常蛟之灵似是早有预料,回道:“天地轮回,万物兴替,如何能逆。除非施加以外力,例如远走千里海领之外,去寻找传说中的海生花,此花汲取大海之精以生长,既可温养生魂,又能壮大精魄,甚至点化海兽灵智,妙用无穷。若能得之,救下你母亲的灵自是不成问题。

然而,此花之珍奇,近乎稀世罕见,一有发现,即为万海生灵共逐。

世上因此花而爆发的惊天大战,数不胜数。就连蛟年轻之时,远走外海,也曾听说所此花的大名。

当时就曾因为一条关乎海生花的消息,引发外海上三位八重境武夫的混战。据说后来甚至还有九重境,乃至十重境的绝巅武者下场参战。

海生花固然珍奇绝世,但也得有资格去拿。不管怎么说,你一个连八重境都还遥遥无期的人,根本不可能得到此物。”

高乘默然,浅声地问道:“那要多强,才能找得到海生花。”

常蛟之灵言道:“除非能有武夫,踏破十重境之绝巅,万法同归,内气返元。踏入到那不可言说的至高无上境界。届时依仗那逆悖天地的大能力,世间有何物不可得?”

高乘听闻之后,低头沉默不语,许久之后,骤然抬头,目光灼灼的问道:“此话当真?”

常蛟之灵陡然发出一阵轻笑,揶揄道:“连乱波岛上祖宗的话,都不信了?”而后语气一转,豪迈地说道:“蛟生前豪杰一世,死后亦不会自堕名声。”

话音刚落,常蛟之灵的嘴角突然勾起一阵诡异的笑,而后烟雾的人脸在猝不及防间突然撞向高乘。

高乘下意识的拿手去挡,却毫无作用,只觉得一股莫名的凉意瞬间席卷周身,直冲天灵。可是接着,他并未发现任何不适,只觉得脑海中的记忆里莫名的多出了一篇窍穴图,印象尤其深刻,简直像是烙铁印上去的一般。

耳边再度传来常蛟之灵的声音:“你若真有救母之心,攀登武道极巅之志。这就是蛟赠给你的礼物,记住,莫要辱了腾蛟踏海步的威名。”

此时,高乘的眼前,浓郁的烟尘悄然散去,陵园里开始变得清明,高浪的墓前,那根奇异黑香已然焚尽,只剩一地余灰。

高乘感觉一阵恍惚,仿佛大梦春秋,如隔一世。但是脑海中那副窍穴图却又清晰可见,高乘自知事关重大,小心的将黑香的灰烬起来,而后匆忙转身离开。

只是匆忙离去的高乘并未留意,陵园之中丝丝缕缕的烟气尚未散尽。

待他走后,这已经四散的稀薄烟气又一次聚拢在一起,凝聚成一张虚幻至极的苍老面庞。正是先前当着高乘面散去的常蛟之灵。一侧,稀薄的几缕烟尘又是一阵抖动,仿佛有人在说着什么。

常蛟之灵,瞥了一眼那处的虚空,转而望向高乘离去的方向,嗤笑道:“蛟毕生也不过止步九重境,最多只是堪堪摸到十重境门槛罢了,在某这个穷乡僻壤里,又何曾能领略归元境的风采。

海生花?天晓得海生花是什么东西,蛟不过是生前在一页残破古籍上见过的名字而已,借来激励一番那个后辈孩儿罢了。

如今,危机蛰伏,阳世之人还不自知。若再不抛出一个引子,布置后手,待日后大难临头之际,乱波岛子孙何以自保。而且,万一日后那孩儿跻身归元境,得了大神通,自能寻到别的办法去救其母。”

常蛟之灵默默的盯着高乘离去的足迹,用仅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缓缓说道:“蛟之武学,尽传于你,你若真是气运所钟的天命之子,想来日后自会逢凶化吉,归元之境,未尝不可一求。也算成全了蛟生前的夙愿。但……”

常蛟之灵的话突然间顿住了,他的面孔再度变得诡异狰狞,又复言道:“但是,你倘若是个不堪造就的平庸之辈,那就休怪常蛟,为了我乱波岛日后的安危和大业,图谋你的阳间肉身了。”

一阵风突然吹过,彻底的驱散了陵园中的烟尘,常蛟之灵亦在风中真正的消失。陵园里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山径上,高乘步履匆匆,可他的心神却格外宁静,变强的意志,从未如此的清晰。他并不是十分的相信常蛟之灵的话,即便他因此得到了一卷似乎比翻浪掌更强的窍穴图。

他想救回母亲的灵,想找到海生花,还想成为在常蛟之灵口中,那种强大得无法被言语所形容的归元强者。

常蛟之灵的话,在少年的心里,打开了一扇面向无垠大海的窗户。

延伸阅读

雯博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a97q.shtml
雯博毛绒公仔总部是公仔、玩偶、娃娃、玩具、汽车用品、家居用品、婚庆用品、时尚玩具靠垫

高产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yiep.shtml
高产医疗设备是马来西亚高产柅品工业有限公司在中国大陆投资的全资子公司,马来西亚高产是

德工环保油漆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gnwl.shtml
德工”品牌的诞生,不是源于商业,而源于艺术,源于未尽的人生梦想。德工克·爱华德(De

珍林草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aq4a.shtml
珍林草保健品包括野生的金线莲、野生的灵芝、野生的红菇、石斛等。金线莲性平、味甘、有清

通达饰品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n6y4.shtml
通达饰品主要生产经营各类不锈钢饰品,如戒指、耳环、项链、手链、吊坠、龙虾扣和肚脐环等

欣蔚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a7pq.shtml
欣蔚刺绣创建于九十年代末,坐落在美丽的松江民族刺绣之乡石湖荡镇,占地面积十余亩,紧靠

快乐梦想城儿童游泳馆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6s7o.shtml
快乐梦想城儿童游泳馆是从事儿童游泳馆设备供应及售后服务的专业性机构!多年的婴儿游泳行

振兴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d7s5.shtml
振兴香料油提炼厂,始创于1989年。公司位于山清水秀的赣中城市,吉安青原区。该地比邻

维卡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u7f7.shtml
Vica(维卡)中国是欧洲汽车ECU性能定制调校知名品牌威族科技中国总代理,总部在英

高尚家居生活馆加盟  http://www.l-t-associates.com/xq3f.shtml
作为家具定制业务的开先河者,高尚家居生活馆可以由您随心所欲定制,想选什么颜色,想要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能散人之一见如故(2)

    S市“总裁好”前台小姐姐看见顾辰溪踏进公司,慌忙扔下手里的早餐,难得的是顾大总裁竟然没有冷着一张脸责备她,反而柔声说“小心些,别噎到了”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如此温柔的顾总,一时间高兴不起来反而还有点担心是怎么回事“特助,总裁没事吧!我会不会被开除?特助救救我,我下次在也不带早餐进公司了”谁知道今

  • 极狱之巅体检

    一天就在人们的手指中悄然而逝,人们总是这样浪费时间,但是在这个时候有一种生物体才刚刚开始活动,那就是人们都认为不存在的魔界开始活动了,那是一个妖艳的女人,美妙的身材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那鲜红的唇加上一双红色的眼睛,这一切都告诉了大家她的并不是人类.“莫里?森艾利伯爵,请享用!一个女仆端着一碗鲜红的血

  • 邪御天师第2章在线阅读

    走出来偏厅后,易辰对玲珑和翎燕说道:“玲珑、翎燕,我们乔装一下,准备出府。”听到了可以出府的消息,两个女孩子一开始还蛮高兴,可很快两人就一起摇头说道:“公子,我们这样会被老爷和夫人知道了会受罚的。”易辰微笑了一下说道:“两位姐姐,我爹已经允许我以后可以自由外出了,放心吧!”两人毕竟是女孩子,一起拍掌

  • 天使禁地在线阅读第七章

    用完晚膳,赵姨娘一脸享受地喝着茶,她在府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快高兴。“姨娘,这件事情太太和二嫂子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这段时间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哪里都不要去,更不要去争取什么。”其实,贾环想说不要去闹事,但是赵姨娘毕竟是长辈,这么说未免有些失礼。赵姨娘不以为意:“怕什么,她们要是对付我们母子

  • 叶家军震乾坤Chapter 3

    时夜抬手一抹,一手的鼻涕和血,抹的满脸都是。他这辈子就没这么狼狈过。哦,上次除外。时夜正懊恼,脚下却突然发出“唧唧”声。那张娃娃脸瞬间严肃起来,投去警告的一瞥,对上趴在地上的八爪虫。这只八爪虫最初不知被什么人养大的,因为脑垂体案件露过几面,后来被时夜碰到,随手研究了下,配了几支药剂喂过,自此就洗心革

  • 娘子 今天阴阳怪气了吗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入学岳老爹大名岳老本,今年五十七岁,小时候得了场重病脑子一直不清楚,不过干活、吃饭等本能没啥问题。十年前岳老爹的爹娘相继去世,花光岳家积蓄给他“娶”来传宗接代的婆娘没人看着,没有完成任务也跑了,从此岳老爹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浑浑噩噩混日子。“娃儿今年有十六了吧?我记得你是六月生的。老本你也是,自

  • 羽生结弦同人——时间之隙在线阅读第5章

    周金锁很习惯仰视小新。一个是他比他高一个头,另一个是,他经常蹲着,听他讲故事。小新讲的故事很好听,尤其他讲故事时的一颦一笑,特别生动。周金锁与小新当了四年同学,这四年里,听了他好多故事。周金锁带过小新到自己家玩儿,也去过小新家,去过别的同学家。他记得那时候有个同学叫仲闯,伯仲叔季的仲,闯王的闯,大家

  •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在线阅读第三节

    周易有云;《乾卦》,元亨,利贞。初九;“潜龙勿用。”九二;“见龙在天,利见大人。”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九四;“获跃在渊,无咎。”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上九;“亢龙有悔。”用九;“见群龙无首,吉。”阳年阳月阳日阳时,这样一个大吉的日子,九九归一,至阳至盛,神龙降世。五岳派掌

  • [综]世界瑰宝第8章在线阅读

    坐在一群孩子里,白乔柯的大个子格外显眼。大家对着冷着脸的哥哥有点不敢放肆玩,缩手缩脚的。白乔柯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向来不善与人交际,陪小孩就更像是受刑,像个受孤立的大娃娃,频频向陈吟安眼神求救。陈吟安看的直摇头,招了招手将孩子们都叫到了一起,白乔柯才得以解脱。可不知她和孩子们说了些什么,孩子们又迎了过

  • 将坟在线阅读第四节

    “要说什么杯子都已经空了闭上眼睛心里下起大雪天寒又地冻是不是到了爱情结账的时候只剩下各自买单的寂寞……”*沈沐的声音是圆润润的,沉下来唱歌的时候,十分地稳,音调又准,有种未经雕琢的质朴,非常好听。面试官鼓了鼓掌,说:“有自己写过歌吗?”沈沐挠了挠头说:“没有……哦有,初中的时候写过一首,叫《两只小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