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黑执事+猎人]西索·凡多姆海威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NeigeViolet 来源:晋江文学城

简凝回到家之后,脱下昂贵的小礼服,钻进浴室里。她过去的时候洗澡总是特别快,每次和展恒在电脑上聊天,她去洗澡,完事后展恒都忍不住夸奖她,洗澡连带洗头一共才十五分钟。现在,她最喜欢做的事便是洗澡,不到一个小时,绝对出不来。热水冲在身体上,能让她片刻的轻松起来,忘记那些潜藏在内心深处的不愉快。她喜欢在洗澡时,慢慢将水温加热,一点点加热到自己能承受的最高温,浴室里氤氲着浓重的水汽,仿佛置身于一个虚幻的小世界,没有悲伤,没有痛楚,只能感到浑身的惬意。

她裹着浴巾走出来,浑身的皮肤都皱得厉害,全身都通红。拿着吹风吹着头发,巨大的呼呼声,让她的情绪好了许多。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偏偏又不喜欢太安静,有着声音,能让她感受到不那么孤寂,太过安静的夜,总会让她产生幻觉,她好像待在一个封闭的地方,那里没有一个人,她被锁在里面,怎么都出不来,无论她怎么喊叫,也没有人来救她。

过去她从不用吹风,害怕头发的发质会变得很差,现在却不再在乎了。

头发变干,她终于关上吹风机,脖子里好像有一团热气,直到躺在床上许久,这团热气才慢慢的消散掉。

闭上眼睛,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她命令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

那一片黑暗之中,慢慢呈现出不同的色彩,一张小脸出现在她的世界中,关甜与她坐在操场边,笑着猜展恒能在多久之后找到她们。她和关甜,对这种**乐此不彼,每次都让展恒来找她们,她们有时候坐在操场边等他,有时候坐在学校对面的奶茶店,展恒找到她们之后,总是冲着简凝吼:看你把我媳妇儿带坏成什么样子了。

她每次瞧着展恒那无奈的摸样,都忍不住呵呵直笑,最终展恒也被她折磨得没有什么脾气了。

她看到,她躲在小树林的一边,看着展恒去亲吻着关甜,她从没有看过展恒如此神圣的表情,那么纯真,眼前的人就是他的心肝宝贝。

她看到她与关甜一起跑到很远的地方,要渡她们的姐妹日,将展恒远远的甩开,故意不接他电话,惹他着急。她们一起说着自己的心思,她说她一定要找一个英俊的男人保护自己,可以成绩不好,也可以不聪明,却一定要宠爱自己。

关甜抱着她,说她一定能找到属于她的王子。

在离开那片草地时,关甜对她说谢谢。她假装不解,问她谢谢什么。关甜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仿佛那天天边奇异的晚霞:我知道我的学费是你帮我交的,谢谢。

关甜知道,她表面看上去任性,内心却也是善良美好的。在得知关甜根本无法交学费,同时也不愿意得到展恒的救助,就默默的为她交了学费,甚至谁也不告诉。在展恒骂简凝败家子,将春节得到的压岁钱都败光之后,简凝只是无辜的笑笑。

“你是我的朋友啊。”她轻轻的说,而且不只是朋友,还是她心中的“嫂子”,正如她自己而言,她将展恒当做哥哥一样对待,那关甜就是她的嫂子。

即使是在梦里,她也忍不住哭起来。

当展恒自杀的消息传来,她大为震动,完全不敢相信那是真的。那所著名大学的校园网站都在谈论着,有人为情自杀,第二天便被媒体报道,有专家甚至为此开了一堂课,讲述着现在大学生的心理承受能力究竟有多差。

她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展恒的父母哭得几乎晕倒,大骂那个让他们儿子自杀的女人。她听到这个消息,腿几乎痉挛,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她找到关甜,“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是。”关甜平静的看着她。

她的眼泪突然就掉落下来,声音轻得自己都快听不清楚了,“为什么?”

“我爱上别人了。”关甜竟然还能够笑出来。

她伸出手,几乎想给眼前的女人一个耳光扇去,伸到半空中,却又舍不得,“关甜,从今往后,我们不再是朋友,我要和你绝交。”

转身的时候,却是满脸的泪水,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展恒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曾经那个像大哥哥一样陪同她整个青春的男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她慢慢睁开眼睛,墙上一束半透明的光一闪而过,她摸着自己的枕头,已经湿透。

没有多久,脚步声就响起,并且越来越近,她心跳的频率,也因此加快。脚步并不整齐,她几乎能够猜到,他今天肯定喝醉了。果不其然,她房间的门被他敲得叮咚作响,甚至不时撞击着,他忘记了,自从她房间的门第一次被他撞坏,她就不再锁门了。

他似乎又踢了一会儿,才用手扯着门把,终于将门打开。

空气里送来他的酒气,她浑身都僵硬起来,手紧紧的抓住床单,仿佛眼前出现的男人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只红水猛兽。

他踉踉跄跄的往床边走,黑暗中他的身体形成一个黑色的轮廓,仿佛从丛林里逃出来的野兽,正在找着他的食物。

他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随即几下就爬到床上,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狠狠的撤掉。他喝醉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动作又猛又狠,哪怕他清醒的时候也并不温柔,可却比他喝醉之后好很多很多。

被子被他直接扯开,他厚重的身体贴上来,巨大的酒气几乎让她窒息。他的手摸到她的脸,触摸到浓浓的湿意,“又在哭丧啊!”尾音轻轻的翘着,浓浓的讽刺意味。

她咬着嘴唇,并不说话。

他一旦喝酒,就喜欢不时戳她痛楚,将她的身体当做一块毛巾,翻来覆去的折腾,从来不会去考虑她的感受。巨大的痛意袭击着她的全身,连哭都哭不出来,只感到自己就是被人丢在了无人的荒岛,遇见了一只野兽,逃不掉,躲不掉。

她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失去的孩子,他让她将孩子打掉,他不会承认那个孽种的身份,让她不想别痴心妄想。她不肯打掉孩子,哭着告诉他,是他的孩子啊,他怎么能够那么狠心。她求他,让他留下她肚子里的孩子,只要孩子好好的,她对他没有任何要求,可他还是不肯放过她。她站起来就跑,他在后面追,在楼梯时,她直接滚落下去。

巨大的痛意让她连哭都哭不出来,她在快要失去意识之前,看到那个模糊的身影,听到他在说,“真有自知自明,连去医院动手术的钱都省掉了。”

多么狠的男人啊。

简凝胸口聚集着一团火,莫名的勇气支撑着她,让她推着身上的男人。男人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反抗,便用腿控制住她的下半身,手却掐在她的脖子上。

她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去拉扯他的手,甚至想着就这样被他掐死也好,只是死得有些不好看,爱美的她如果是这种死法,不知道下辈子投胎的时候能不能投一个好人家。

可在她快要窒息前,他却将手松开了,将她的睡衣拉扯得四分五裂,不断的在她身体上起起伏伏。以前的她还会用手抱住他的脖子,以为那是亲密的象征,现在的她只能用手紧紧攥着床单,连假装抓住一根浮木也不愿意假装,再也不肯骗自己了。

她觉得五脏六腑都快移位了,只能听见他剧烈的喘息声,巨大的绝望让她完全淹没。

原来她自己还没有死,还得面对下一个艰难的明天,不敢开灯,她只能拖着酸软的身体,向浴室里走去,想洗掉关于他的所有气息。双腿困难的走着,摩擦之间,痛得她连移动都有问题,走一步,那一处的液体似乎就直接滑落下来。

打开浴室的灯,检查着自己的□□,只是有着浓腻的液体滑下,没有出血。还记得刚结婚的那段时间,做过之后,总会出血,她又害怕又害羞,不敢一个人去医院检查。那时她红着脸在网上发帖救助,被问及一些私密的问题,她竟然会那么蠢的理解成为他的动作猛烈是因为他的需求……

果然傻得不可救药。

碰到莲蓬里的水时,疼得她的腿打颤,扶着墙才能站稳。在热水的冲洗中,渐渐适应,她自己也忘记了疼痛。

水温越来越高,每次都以为自己会晕倒,每一次都那么的清醒。

即使疼痛,她也用手洗着自己的那一处,甚至将手指缓缓的伸进去,想洗掉一切痕迹,她已经不敢做梦了。之前还会幻想着,也许他们之间有一个孩子,他就会接纳她,他们之间的生活久会改变,生活后来告诉她,那都是她的痴心妄想。

洗了很久很久,浴室里雾气袅袅,似真似幻,也只有这个时间,暂时让她以为脱离了她本来的生活。

慢吞吞的走出去,外面的温度低很多,全身都透着冷意,她自己却没有怎么在意。以前冷了一点就会嚷嚷,总会有人给她送来衣服,现在知道没有人会管自己了,反倒变得安静和去接受了。

她走进卧室,这才发现,原来卧室的灯已经亮了,她之前是并没有打开灯的。

顾长夜看着她,脸上露出嘲讽的笑意。

她的身体僵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向前走去,“我明天想回家。”

“去啊,回去扮演父女情深。”语气中说不出的讽刺。

她假装不知道他语气中的鄙夷,缓缓的靠近他,在离他最近时,他突然从床上起来,最后看了她一眼,“你真是越来越让人倒胃口。”

也许是吧,所以他只有在喝醉酒后才会碰她。

脚步声远离之后,她才默默的去将窗子打开,让屋子里的气味消失,盯着床看了一会儿,便去拿出新的床单换上。

再次躺在床上时,她告诉自己,明天会是新的一天,像是在对茫茫无期又看不清楚的未来自我劝慰。

延伸阅读

梁沐电器加盟  http://www.workathomestartup.com/s28t.shtml
宁波梁沐电器科技有限公司系浙江宁波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专业从事家用净水机,三秒速热管线

管理管家加盟  http://www.workathomestartup.com/ak62.shtml
在科技竞争日趋激烈的21世纪,互联网几乎已蔓延到各个角落,技术越来越强大,软件也覆盖

元本道加盟  http://www.workathomestartup.com/nkj9.shtml
元本道陶瓷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茶壶茶具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诱惑加盟  http://www.workathomestartup.com/g57b.shtml
诱惑脱毛膏是瑞安市布丁化妆品商行经销批发商品,商行经销的护肤品、化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

FENICE加盟  http://www.workathomestartup.com/gqjr.shtml
FENICE(意大利芬尼斯)于1973年成立于意大利皮具之都,是意大利早从事皮革化工

芝康加盟  http://www.workathomestartup.com/d7qa.shtml
芝康家居用品经营“芝康”品牌,生产竹炭包、竹炭枕、雪尼尔擦手巾、很细纤维毛巾、清洁手

睿奇声波管防辐射耳机加盟  http://www.workathomestartup.com/g33z.shtml
睿奇透明真空螺旋弹簧伸缩管防辐射耳机塞听筒,百分之百解决因手机辐射造成的头痛头晕耳鸣

奥艺美加盟  http://www.workathomestartup.com/akwk.shtml
奥艺美科技成立于深圳,代理经销国外好品牌的机电设备、仪器仪表、五金工具、工业工具和进

家德仕防水涂料加盟  http://www.workathomestartup.com/xh5o.shtml
家德仕防水涂料本着振兴民族工业,发展民族品牌,认真倡导节能环保政策,以创新、发展循环

酉圆工坊加盟  http://www.workathomestartup.com/6u7v.shtml
酉圆工坊隶属于广州市鑫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广东,创始于2006年,广州市酉圆电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猎户家的小农女之我过来了,你方便吗

    何诗意坐在出租车上,跟师傅说了徐隽家的地址。拿出手机给他发消息:你在家吗?我过来了,方便吗?打完了又把后面三个字删掉,摁了发送。发出去十分钟也没收到徐隽的回复,拨电话过去也没人接听。她还在犹豫着还要不要去的时候,师傅到了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她只好付款下了车。站在寒风里,从楼下抬头向上望,他家亮着灯。又

  • 洪荒:开局斩杀魔童当祖宗供着

    这才过了多久,居然就需要用到铃铛了?花词从地上站起,然后朝那个方向赶去。与此同时的,女人正在马不停蹄地跑着,脚下的路像是没有尽头般,一直徘徊在山野乡间。耳边传来婴儿撕心裂肺的啼哭声,仿佛要贯穿她的耳膜般。她哭嚎着,不停的道着歉,然而依旧没有什么改变。符纸她早就用完了,要不是一直有这个铃铛拦着,她估计

  • 师叔他总在掉马[重生]在线阅读第10节

    王不救垂死病中惊坐起,“你终于肯直面自己的内心啦?”厉北辰从他旁边走过,靴子尖儿捻了捻他酸痛的小腿,“还有精神贫嘴,这是操练的还不够啊。”“啊,不不不,医疗室还有一大堆药没配完,”王不救扒住他的小腿,“你要是搞死了我,以后兄弟们的命谁救呢?”“你都叫王不救了,难道指望你吗?”厉北辰踹开他,自己进了重

  • 离人泪几时重在线阅读第六章

    很快三年过去了,汪天跟汪大东也已经初中毕业了,而汪大东跟汪天将会在暑假后去读芭拉高中,这三年里汪天基本上没有停歇的修炼着自己的战力指数,3年的时间也已经从之前的一万五千点修炼到了现在的一万九千八百多点,是的因为20000点的战力对于异能行者来说是一道门槛,只有突破了这道门槛的异能行者才能被称为高阶异

  • 想偷咬一口第四章

    首尔的季节还在秋天,却没有像宋姑娘热爱的韩剧一样发生童话。少时家连续遭遇黑海,谣言四起,尘嚣甚上,郑家的气温表宣告提前入冬。顶着更加黑的黑面出门,一路散发“近我者死”的气息,偏偏就有粗神经的人在练习室嬉皮笑脸的走近。“秀晶啊,要不要吃水果?”摇头。过了一会儿,“要不要休息一下?”继续摇头。再过了一会

  • 漫威:开局一个雄芯系统第九章

    有包大人的公正严明,颜查散终于不用赴死。不过死罪能饶,扰乱公务的罪名却无法逃脱,他虽出于本心没有恶意,但导致案情的胶着却是无所推责。不过这世上虽然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却也有刑不上大夫的说法,颜生有功名在身,有些皮肉之苦就不需要受了,关了三日就被放出来了。雨墨在看到自家公子出狱的时候,当即嚎啕大哭,抱

  • 召唤奥特曼打遍全宇宙在线阅读第7章

    如果洛玉笙的这一剑得手了,恐怕溯流会直接魂飞魄散。大能者的威压在这一瞬间还是遍布了整个擂台,瑶华派的两个弟子斗到了这种程度,瑶华派的掌门终究是忍耐不住出手了。溯流的光剑在他的虚空一掌中直接崩裂,可是那柄黑金色的玄刃剑势根本就没有受阻,反而直接冲破了瑶华派掌门的封锁线,甚至在他的手掌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 NBA:开局就送张伯伦属性在线阅读第二节

    S市的四月,天气微凉。李优临窗而坐,饶有兴致地看着电子书。她像往常一样,化着淡淡的妆,穿着中规中矩的白色上衣和黑色裙子,显得又老气又没有活力;只有那张完美的侧脸,让人看过之后爱慕不已。然而,眼前这个李优,长发披肩,美丽优雅,不正是男孩们学生时代暗恋的那个女孩的模样吗?她看书看得津津有味,时而轻轻蹙眉

  • 三国之宦女难为第二章

    第2章这一晚,古秋翻来覆去,睡得极不踏实,断断续续地做了很多梦,导致她早上醒来时,脑袋昏沉沉的,眼睛干涩,浑身酸痛,整个人跟得了场大病似的。不过想到昨日发生的可以用“离奇”来形容的一切,她到底还是坚强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开门往外看了一眼,卫生间里果然有人,她无奈地用昨晚准备的水洗漱过后,简单打了个底、

  • 烽火战争之羁绊在线阅读第6节

    凌丽从来对所谓的有个性实则暴脾气的男主没兴趣,更不吃霸道总裁的梗,何况是这种六零年代没见过世面的暴脾气霸道。所以,她只给了凌军一个冷眼,就直接盖上被子休息。“大姐!”凌军急喊。凌丽有些好笑:现在知道叫姐姐了么?刚才还是“喂”的呢。不过叫姐也没得谈。她可不是以前的原主,对他没那么多澎湃的感情。所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