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EXO]豆浆油条[主SUHO]之蛊惑

作者:a夕夜a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三人没有考量多久,不顾以大欺小,以少胜多的恶名,拳脚招呼过来。

林若垣的拳头没有这些泼皮硬,向他们的腰和下盘攻击,倒是攻倒了一个。

“你”,倒的抓着裆,拧着大脸哀嚎起来。

林若垣嘴上冷嘲,你既然想要我的命,我使下三路的打法,将你打成什么样,休怪我无情狠辣。

如今只有两个,再弄倒一个,便是一对一,他有的是好力气,耗死他们。

秃驴的拳头向林若垣的脸颊攻过来,打人不打脸,也和他用同一路招数了。

林若垣捱了秃驴侧踢过来的脚,那脚甚重,腰登时疼的厉害,只有强挺着。

“他快不行了,我们赶紧些,早杀死,早走人”,秃驴嘚瑟起来的哈哈的笑着。

地上缓过劲的翻爬起来,结成了铁三角,林若垣再次被围着。

只是被踹过的有些站不稳,双腿还一直哆嗦个不住。

他们再拧脸怒目,狰狞的样子,是要报一脚之仇。

林若垣躲过秃驴的拳头,没避过身后的一脚,被踹的扑在了一人的身上,立刻翻开了。

秃驴的一脚来晚了点,正好踏在自己人身上,受过伤的那个再受伤,踩到肚皮上的力气登时让他口吐鲜血,脖子一歪,当即断了呼吸。

林若垣一手撑着腰,拼了命的跑,只要能跑到白家庄外,命就能保住。

“白大哥”,林若垣嘴中叫唤着,身后的人近了,他双脚在凹凸不平的路上踩滑,竖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以为这次死定了,闭上眼睛等死。

“嗖!嗖!嗖!”

连珠的三箭从他头顶飞过,身后怎样的情势也不知道了。

应该是惨叫一片。

林若垣半日没听到哼声,自己被扶起来,两眼熠熠的望着过来的白晟。

白晟一手还拉着弓,没来得及放下,他这时放在地上,按去林若垣伤到的腰,“若垣,腰上无事吧!”

“只是肿了,治好后还能够用。”林若垣掩去了心底的恐惧,笑了起来。

林若垣再去看身后,白晟挡住了他的视线,不让他瞧。

林若垣心里有些不满:“不让我看,我便不看了”,转而一想,三个破皮定是不在了,死相不雅,看了后会发噩梦,白晟才会拦着。

那便不看吧。

林若垣歪歪扭扭的走,走到白家庄,腰背的力气跟不上想的,向前扑去。

穿过肚子的手掌住了他,堪堪立稳,上了白晟的背,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浑浑噩噩的进了白家庄。

来了三次白家庄,这是最狼狈的。

林若垣哼哼唧唧的说:“白大哥,你又救了我一次。”

白晟走的脚没跨去前方,原地立着道:“还算来的及时,不然你的命就不在了,我一定让赵家的给你一个说法,不然,统统滚出飞云城。”

林若垣挺起脑袋,昏迷的感觉一下散去了,“赵家人?我没有得罪过赵家人。”

白晟没有接着话说,吩咐仆从去请大夫。

这院子大,走路要费上一阵子,林若垣趴在白晟的背上一动不动,渐渐想明白,棒仗家奴的是赵家的。

赵家的人气量不宽,不用自己人,雇几个泼皮下黑手,能够撇开杀人的事儿,这回惹白晟生气了。

林若垣问:“白大哥杀掉那三个人了吗?没有杀,可以押去赵家问罪。”

“他们还没有死,只是被定在地上,翻不了身,待彭朗回来,会捆到地牢内先关着”,白晟蹲下身,将林若垣放在榻上。

林若垣的手扶着受伤的腰,另一只手揉了揉披头散发下不通的鼻子,举眸间,白晟坐他身旁,有些结巴的说:“白大哥,我伤的不重。”

白晟拿开林若垣的手,大掌贴在林若垣的腰上,耳旁嘶了声,动作迅捷的解他的衣带,手被按住了,“你听话,让白大哥瞧瞧。”

林若垣低头拉开衣带,将外衣脱了下来,宽里衣,白晟怪怪的看着他,就像被姑娘看了,一时变得腼腆,“白大哥,你莫这样看着我。”

白晟有些舌躁,胡乱的将林若垣里穿的剥落,眼睛扫过他莹白细腻的肌肤,只觉他白的就像一个女人,看去右侧的腰,腰身青肿了,搂着他,看他后背,后背一团乌青,心中的火蹭的攀了上来,“这群混蛋,我定要扒他们的皮,抽他们的筋。”

林若垣的头靠着白晟的肩,白晟的手指贴过背上的伤,闭紧了贝齿,瓮声瓮气的道:“围我的有七个泼皮,我说退了四个,便与三个人打,本来轻松了,还是被打,该怪我疏于拳脚功夫。”

白晟将林若垣轻放到床上,脱掉了他的布鞋,袜子也退了下来,摆进拉开的被子内,“敢做就敢当,若垣你不用为他们开脱,以大欺小就是不对,三个打一个,这三个更是畜生不如,宽纵不得,不然全城难宁。”

“来人”,白晟向外厉声喊。

他的谋士走进来,进来的那刻,就像一阵阴风穿堂,半只脚踩到了阎王殿。

林若垣拔拉开嗓子,“白大哥”,用嗓太过,咳了声,微微抬起半身来,后背倒是不怎么痛,重伤的腰有点严重。

能够直起来了,白晟的谋士走出了门,白晟坐过来,阴沉的脸,阴霾散开。

林若垣问:“白大哥和他们说什么?”

“不该你知道的,你别问”,白晟张口一句话塞死人。

林若垣嘴唇微张,“我,我……”,你以为我想过问,哼了声,生气别开了头,心情很压抑。

秦大夫过来,怎么看的伤,无力去在意,只是困的很,便睡了。

林若垣睡的迷迷糊糊,似乎彭朗回来了,彭朗来看他,掀开被子,查看他腰上的伤,伤处抹过药膏,没有知觉。

彭朗很轻的说:“回禀主上,林少爷的伤看着重,却没伤及要害,静养半月就好了。”

白晟吁了口气,“知道了,你下去。”

“林少爷他,他睡在主上这儿”,彭朗想林若垣睡在白晟的榻上不合规矩,这孩子用一只天蚕解了白晟体内的毒,心眼实在。

白晟眯起星亮的眸,眸内闪出的冷寒低过外面大冷的天,“彭朗,你这个管家是不是做的太久了。”

“哎!主上你莫生气,彭叔这就离开”,彭朗还想做管家,摆低身姿。

“慢着”,白晟鼓鼓脸颊,“着人去一次林家,就说今儿天晚了,若垣又多喝了两杯,回不来,歇在了白家庄。”

彭朗再看林若垣一眼,屋内的灯不亮,摇头叹气的走了。

白家庄静下来,亥时正好好睡,林若垣的后背有些冷,抓住摸他的手,害臊起来,“白大哥,你别摸来摸去的。”

林若垣转过身,再说:“我已经没事了,去睡吧!不用守着我。”

白晟弯腰坐在床沿,门外送来汤药,取了过来,吹了吹汤面上的热气,试了口药,不烫了,“把它喝了,白大哥就去睡。”

林若垣双手撑着床,一点一点的起来,接着碗两口三口吞进肚内,交还给白晟,再喝白水涮嘴,拿丝帕抹嘴角的水渍。

白晟还没有出去,林若垣晚觉自己鸠占鹊巢,“白大哥不嫌弃这儿窄小,晚上一起睡。”

白晟黑亮的眸子闪了闪,真愿在这儿睡了,“不嫌弃,我先去洗个澡。”

林若垣移去床内侧,闻了闻睡过的有没有臭,没有闻到异味,放心的卧回去。

绢灯的黄亮打在林若垣静静的脸上,他眼角挑起笑,闭上眼睛,纤翘的睫毛眨动了下,屏风后的水声哗响,睡过一觉了,不觉多困,等到了白晟再出来。

白晟过来的脚步顿了顿,“若垣,你怎么还不睡。”

林若垣看去白晟,他裹着白色的单长寝衣,裹不住习武之人散发的刚硬,走了会儿神,“睡过了,这时还不困,白大哥困了吧!对了,你的身子好了吗,有没有恶心,还想吐的感觉。”

白晟躺上来,笑道:“好的有点快,力气在下昼就回来了,若垣,你的蚕儿用什么养的,散毒那般快。”

林若垣说:“是天山上的冰蚕离开了山上后活不了太长,我用中指的血养它们,做成了蚕蛊,一直带在身旁照顾,它们还是能解毒。”

白晟皱了皱剑长的眉毛,拉长了声,“蚕蛊?蛊可是害人之物,这个蛊”,他没觉这个蛊有何不对的。

林若垣侧不过身,抬了抬腰,让自己舒服了,道:“白大哥不用心生顾虑,我没有做蛊害过人,治病的蛊到了你体内活一日,你还会感觉到身子骨好的更胜从前。”

白晟挑眉喔了声,“若垣说说,怎么个好法?是百毒不侵,还是更高壮了。”

林若垣动唇道:“见血封厚的,天蚕或许帮不上你,其他毒,再是带毒的刀剑过了你身子,毒不至漫开,便化掉了,至于身子骨会不会再长高,你还是多吃饭菜。”

白晟转看到林若垣脸上,靠他近了两分,压好自己的被角。

林若垣轻轻叫了声,“白大哥!”

白晟说:“睡吧,若垣!”

“我还有话没说完”,林若垣小心的说出这句,“你要不要听。”

白晟打了个哈欠,“你说,我听着。”

“万一我做的蛊真如娘说的那样,是桃花蛊,你在不惑之年之后丧了命,九泉之下会不会恨我”,林若垣胡言乱语起来。

白晟脸上没有表情出来,让人不知他心里想的,他翻了个身,将林若垣带入怀中,“我不恨你,但你必须与我死在一起。”

林若垣惊呼起来,推开白晟,扭疼了腰,“你这人太自私了,死了之后还拉人陪葬,早知道如此,我不救你了,也不会牺牲掉一对蚕宝宝。”

延伸阅读

俏喜粉欢喜酸辣粉加盟  http://www.mila-martin.com/wd6.shtml
俏喜粉品牌隶属于杭州俏喜粉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俏喜粉欢喜酸辣粉有可调酸辣型,麻辣型,清

诗凡黎女装加盟  http://www.mila-martin.com/sx1e.shtml
诗凡黎SEIFINI女装是杭州锦欧时装时装有限公司旗下三大品牌之一。SEIFINI(

凯顿儿童美语加盟  http://www.mila-martin.com/sbcf.shtml
洪恩教育+凯撒琳美语出版社=凯顿儿童美语两大优势品牌,共同打造美语盛宴凯顿儿童美语隶

依路佑妮加盟  http://www.mila-martin.com/ga0p.shtml
依路佑妮服饰是广州德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位于广州繁华地段珠江新城,主营服饰的

雾花加盟  http://www.mila-martin.com/xnme.shtml
雾花化妆包总部经销批发的礼品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魅可家纺加盟  http://www.mila-martin.com/51k.shtml
魅可家纺(MAKTIDE)是2007年由国内家纺企业航母凯盛集团投资创办的一个全新的

老龟玉石加盟  http://www.mila-martin.com/x90e.shtml
老龟玉石,再造翡翠效果!现今,潮州市老龟玉石有限公司,在玉石企业中占领着重要的经济行

惠盈加盟  http://www.mila-martin.com/g4nd.shtml
惠盈孕妇套装选料严格、做工精细,售后好服务为一体的企业。为了庆祝阿里巴巴新店开张,线

得力高食品加盟  http://www.mila-martin.com/xtok.shtml
得力高食品主要产品涵盖全脂奶粉、脱脂奶粉、奶油、无水奶油、植脂末F20-60、酪朊酸

尼豪加盟  http://www.mila-martin.com/x353.shtml
尼豪透镜主营灯具、光学配件等。在灯具照明-室内照明灯具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公司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少女终成王第四章在线阅读

    保姆觉得大清早的吃生鱼片有些奇怪,但看着小鱼那奇怪的外貌,没敢多嘴,只说生鱼片要去库房取,厨房里没准备。小鱼点点头,灿烂笑道:“要多一点,我食量很大。”保姆道:“您想要多少?”小鱼伸出两根手指,保姆接话道:“两份吗?”小鱼抬眸看着她:“我要两斤。”保姆:“!!!”小鱼追加:“还要一块大份牛排。”保姆

  • 娇软小媳妇第四章

    之后,齐宇轩果然没再来过《阴影》剧组,江忆遥安安心心拍了四个多月。拍摄快结束时,剧组发生了一件小意外。放道具的箱子没摆正,被工作人员一撞,翻倒了下来,里面的道具散落一地,有一颗道具人头骨碌碌一直滚到江忆遥脚下。江忆遥感到脚被什么东西一撞,低头一看,一双圆睁的眼睛,眼白上的红血丝格外显眼。她不知道是被

  • 网游之绝世邪皇在线阅读第3节

    漫天杀伐之音,有冲锋地号角,有激昂的将鼓声,也有千军万马的铁蹄声。骤然,汾都大地亮起了无数符文,那神圣的光华要将苍穹都照亮。“太乙封魔阵。”一声冷哼,鬼雾扭曲幻化,阴邪气息强盛至极,从中走出一个巨大的阴煞身影。它生有三头六臂,三张鬼面狰狞而现,六只巨手持禁忌戾器,活生生一尊从地狱中走出来的灭世修罗,

  • 坐等飞升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顿午餐莉莉吃的分外愉快,她最爱喝的蘑菇浓汤不是重点,饭桌旁的男孩才是让她心情愉悦的主要原因。她是个小巫师,是个特别的小巫师,不是什么怪物,这世上有许多和她一样的巫师,这个叫做西弗勒斯的男孩是她第一个巫师朋友,也是第一个让她毫无压力的朋友。“西弗,你什么时候还来这儿啊?”莉莉把西弗勒斯送到游乐场后,

  • 龙道风水之轮回重启(8)

    通天阁,仿若一片悠远而缥缈的空间大殿中随处可见白色的曼珠沙华盛开在大片的绿叶之上,传说曼珠沙华在花落后才生叶,花与叶是永远不得相见的,这里的却都反其道而行无数繁星簇拥着彼此,围绕着同一个中心在旋转着,而立于繁星中心的是一个眼眸清冷的女子,及地的银发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白色的罗裙如同殿中的曼珠沙华一

  • 我名齐天大圣在线阅读第1节

    “系统正在加载……”“加载完成。”【姓名:罗开】【世界:漫威mcu】【技能:无】【仓库:无】【逼格:0】“装比有礼系统为您服务,请您愉快的去装比吧!】————罗开感觉身体正在经受颠簸,似乎躺在一个移动的床上,摇摇晃晃,并不平稳。四周乱糟糟的声音,使他晕乎乎的大脑逐渐苏醒。“这个孩子受到石块的撞击,匈

  • 海贼王之逍遥行之第七章

    “哪那么多问题?你就说嫁不嫁?”“不嫁!”若是这等卑微的嫁人,蓉茶宁愿一辈子不嫁!顾洵蹙起眉头,眯起双眼,穆言若是在的话,一定知道,这是王爷即将发火的信号。“确定不嫁?”顾洵语气里的威胁之意不减。“确定!”顾洵钳制着她的双臂,往自己身前一扥,两人几乎贴靠在了一起。“再说一遍”蓉茶吃软不吃硬,她可不是

  • 最强力量系统在线阅读第八节

    稚童盯着与女孩相握的手,不自觉的抓紧,眼里多了一些以前没有的情绪。两个小孩,比肩行走在黯淡无光的世界里,诡异的是,两人的眼中都没有这个所应有的畏惧,他们心照不宣的忽略了来这儿的原因。时间在这儿流逝了许久,漫长的像是度过了一个世纪。纵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相依相偎了百年,也会变得熟悉。可是他们,两个稚童

  • 道破轮回卷 王牌出现(求踊跃收藏~)

    当徐洋跟莫里斯结束了这顿酒,跌跌撞撞地回到了他在蒂尔堡的家的时候,凯莉·布鲁尔正坐在桌子前面翻看着报纸。徐洋看到了自己这位美女经纪人之后,打着酒嗝,准备说出已经想好的那番话,凯莉!我想,你应该已经可以回西班牙去了!毕竟你还要负责那么多签约的球员,我不是你旗下唯一的球员!但是凯莉没有给他说这话的机会,

  • 红警模拟战在线阅读第六章

    下午的工作差不多快要结束了,时钟指向了六点钟。夏雨落伸了一个懒腰,只觉得浑身如同被碾压过一遍。她微不可察地揉了揉眉心,却听见了自己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了。夏雨落拿起来一看,发现拨打自己手机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接通了,耳畔响起的声音冷冽中带了一丝淡淡的磁性:“下班了?晚上我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