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沧泽传第九章

作者:寂行 来源:纵横中文网

众人吃饱喝足又小睡片刻,下午赶路的时候便觉得格外有劲儿。三名壮汉原本打算越过前面的五辆马车先行回京,但到底“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心想既然吃了人家一顿饭,便护他们一路也无妨,待到下个路口再分道扬镳,于是继续坠在车队后方。

林掌柜似乎还病着,偶尔会咳嗽两声,引得俊伟男子频频去看马车,却因为一道竹帘隔着,什么都看不见。走了大约一个多时辰,名唤罗铁头的属下一边打嗝一边凑到男子身边,压低音量道:“头儿,咱们什么时候停下驻扎?我饿了。”

男子只是淡淡瞟他一眼,没答话,名唤赵六的属下便揶揄道:“才吃过午饭没多久,你怎么又饿了?”

“我打出来的嗝太香了,闻着闻着又开始饿,还想吃。”罗铁头话音刚落就打了个嗝,口腔里顿时充满了腊肉味。都说吃进肚子里的食物不消一刻钟便会发臭,所以打的嗝也是臭的,但林掌柜做的这道菜却完全不同,过了两个时辰那浓郁的香气还停留在口内腹中,甚至连头发丝和衣服都沾满了菜香,叫人闻着受不了。

其实赵六也饿了,不由朝俊伟男子看去。

“继续赶路,别废话。”男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哀叹,又过一个时辰,眼见太阳快落山了,这才跑到车队前面,大声建议:“此处有一空旷山坳可以供我们扎营休息,不如就在那里安置吧。再往前去便一直是密林,林中野兽众多,颇为危险。”

“那就在这里歇一晚吧。”名唤小竹的小厮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连忙让车夫把车停下。

“今晚吃什么?”未等马车停稳,罗铁头已火急火燎地询问起来。

“我们吃什么管你们什么事?”小竹鼓着腮帮子。

“不是,”赵六从后面绕出来,嬉笑道:“我们本可以打马先走,如今却护了你们一路,随你们一起吃顿晚餐不算过分吧?”

小竹正准备嘲讽回去,以报先前之仇,就听马车里传来一道沙哑却温婉的嗓音:“多谢几位大哥一路上护持左右,请你们吃饭是理所应当,怎会过分?”话落,林掌柜便跳下车来,仔仔细细将头巾裹好,不让满头青丝随意飘动。

“那就多谢林掌柜了。”赵六和罗铁头顿时朗笑起来。这位林掌柜待人接物十分有礼,叫人看着舒服。

俊伟男子也拱起手,认真道:“多谢林掌柜。”

“客气了。”林淡微笑道,“晚餐不宜吃太多,口味也不能太重,否则会引起肠胃不适,咱们随便吃点卷饼怎样?”

“当然可以,麻烦林掌柜了。”俊伟男子并无意见,他的两名属下却有些失望。连续很多天都吃馍馍,他们早就吃腻了,卷饼和馍馍都是面食,口味差不多,真不如继续吃腊肉。他们肠胃很好,不会不适。但想归想,看见首领已应承下来,二人自然不敢发出异议。

林淡冲几人略一点头,便带着两个小丫头去林子里摘野菜。日前刚下过一场春雨,泥土还是湿的,各种野菜绿油油地冒出芽来,漫山遍野都是。三名仆从则留下提水、砍柴、垒灶、生火。两名壮汉原打算躺下歇会儿,当甩手掌柜,被自家首领一瞪,不得不爬起来帮忙干活。

几刻钟后,林淡和两名小丫头一人挎着一个篮子回来了,篮子里堆满野菜,有笋尖、芥菜、蘑菇、香椿等等。

三名仆从垒了两个灶,分别架着两口大锅,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正咕咚咕咚冒着气泡。林淡让小丫头去洗菜,自己则从马车里取出一袋褐色的方块。

“这是什么东西?”罗铁头凑过去探看,脸上满是好奇之色。

“这是香干,巴蜀的特产,用熏制腊肉的方法熏制而成,味道咸香扑鼻。”林淡徐徐解释。

罗铁头拎起一个小方块闻了闻,果然有腊味,还有豆子的香气,味道十分独特。

“你还去过巴蜀?”向来沉默寡言的俊伟男子竟主动开口:“那里的路很难走。”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林淡轻笑起来,“但踏过了难走的路你会发现,巴蜀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地方,山美、水美、人美,食物更美。”于她而言,有美食的地方就是天府,所以巴蜀是名副其实的天府之国。

俊伟男子点点头,清冷的眸子里显出一点笑意,“巴蜀的食物的确美味。”

“看来你也是个爱吃的。”林淡卷起袖子处理食材,把煮熟并挤干水分的笋尖、焯过水的芥菜,连同蘑菇、香干全都切成丁,放在一旁待用。两个小丫头负责和面,不时询问林淡水够不够。

“再加点,面团太稠,摊出来的饼子就不够薄,不够细,影响口感。”林淡指挥两个小丫头和好面,然后取出封存了一冬的猪油,用来炒制菜丁。猪油在锅里化开,发出兹啦兹啦的脆响,另有一股浓香扑鼻而来,引得众人连连吞咽口水。

“娘的,这猪油怎么如此香?”罗铁头抽吸着鼻子问道。

林淡用锅铲把慢慢融化的猪油搅开,温声道:“炼制得法,猪油自然便香。我熬制猪油时会加入清水,这样可以防止肥膘发焦发苦,也能让熬出的油脂更白亮更浓稠。放入坛罐储存时,一斤油再加一勺糖另几颗花椒,可有效防止酸败,吃上四五个月都不成问题。”

说话的空档,油已经热好,林淡先后投入笋丁、香干丁、蘑菇丁、芥菜丁等食材,用锅铲搅拌均匀,再撒入芝麻和食盐。

“中午吃得太重口,晚上咱们就吃清淡一点。”她徐徐说道:“三鲜分地三鲜、水三鲜、树三鲜,咱们这道菜便是春三鲜。笋尖、芥菜、蘑菇,都是一等一的鲜物,只需用猪油伴着飞盐炒制一二,便足够适口。春日吃的什么你们可知道?”她转头去看名唤芍药、杜鹃的两个小丫头。

芍药、杜鹃挠头傻笑。她们流口水都来不及,哪里有功夫想别的。

林淡翻搅着菜丁,柔声道,“春日吃的便是一个‘鲜’字。这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一切都是新的,也都是鲜的,你们闻闻这充满花香的空气,是不是也是鲜的?”

“鲜!”两个小丫头笑容烂漫地点头,随即又问,“那夏日吃什么呢?”

“夏日吃的是一个‘爽’字。天气越炎热,吃食便越得清爽,那样肠胃才偎贴。早上一碗甜丝丝的绿豆粥加几块薄荷凉糕;中午用鲜红的辣子油和翠绿的黄瓜丝、葱丝拌一碗凉面;傍晚喝一壶清酒加几个凉菜,入夜再饮一碗酸梅汤,一天就这么清清爽爽地过去了,多安逸?”

两个小丫头舔唇追问,“秋天吃什么?”

林淡把炒制好的三鲜菜丁装入陶盆,继续道,“秋天吃的是一个“补”字,早上一碗花生薏米粥,补血益气;中午用晒干的板栗炖一锅烂熟的老母鸡,板栗的甜糯渗入鸡肉的咸鲜,齿颊留香久久不散;晚上把老南瓜切成段加入豆豉蒸熟,香甜的滋味能蔓延到梦里。秋天吃得甜、吃得补,把夏日劳作流失的精力全都找回来,就能好好过个冬了。”

“这就是贴秋膘的意思吧?”两个小丫头恍然大悟,随即又问,“那冬天吃什么呢?”

“冬天吃的是一个‘暖’字。”林淡把五个巴掌大的平底锅架在火上,用切成块的肥猪肉擦了擦锅底,缓缓倒下面糊,手腕轻轻一转,不到两息就摊好一张饼,又把锅倒扣在干净的陶盆上,薄饼便自己掉下来,嫩白嫩白的,一张一张堆叠在一起。

林淡手腕上下翻飞,五个锅陆续擦油,陆续摊饼,片刻功夫就已做好数十张饼,大小、厚薄几乎一模一样。与此同时,她还徐徐说着话,“冬天酷寒,吃进嘴里的食物必须是暖的,那样才舒坦。过年的时候一家人挤在一块儿包饺子,说说笑笑、热热闹闹,把煮好的饺子从沸水里捞出来,趁热吃一口,胃暖了,心也暖了。油炸的丸子、红烧的猪蹄、清蒸的鲥鱼,呼啦啦地冒着热气,香的哦……”

林淡想到那场景,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两个小丫头已经捂着嘴跑开了,生怕自己的口水流进锅里。

三名壮汉不知何时已围拢过来,一边听林淡说话一边看她做饭。这林掌柜不仅厨艺了得,说话也十分顺耳,张口闭口全是美食经,叫人听了有如享用了一顿盛宴,心里格外满足,当然肚子也就更饿了。

俊伟男子盯着林淡看了很久,目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当林淡看过去时,他又若无其事地低下头。

须臾,薄饼摊好了,林淡把野葱洗净切成段,又取出自己腌制的甜辣酱、蒜蓉酱、香辣酱等,用小碟子一一装好,招呼道,“行了,开饭吧。”

众人一面欢呼一面挤到陶盆边来抢食。巴掌大的薄饼白生生的,裹上菜丁往嘴里一塞,味蕾便被浓郁的香味充斥。笋丁清脆爽口、香干丁软糯咸香,芥菜和蘑菇的汁水融合在清甜的饼皮里,汇成一股浓浓的鲜。若觉滋味偏淡,还能裹上一点野葱段和酱料,咸的、鲜的、甜的、辣的……统统在舌尖化开,好似把整个春日都含在嘴里一般。

三名壮汉只吃一口便愣住了,然后飞快把余下的卷饼塞进嘴里,紧接着再卷一个,又卷一个……舀菜丁的勺子毫不停歇,堪称风卷残云。

延伸阅读

西比利亚皮货洗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xbje.shtml
20世纪初期,西比利亚的皮货售卖及洗染服务就已名震上海滩。但直到上个世纪末期,SIB

王斌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n2tn.shtml
王斌鱼竿经销批发的鱼竿、鱼饵、鱼线、鱼钩、渔具等渔具配件,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瑞衡数码影音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djpz.shtml
瑞衡数码影音广州点歌机出租KTV点歌机出租硬盘点歌机出租,卡拉OK点歌机出租大家唱点

松本电工电器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a03s.shtml
广东松本电工电器有限公司隶属于伟雄集团,是一家专职从事建筑电器及低压电器研发、生产与

新奢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ru6.shtml
预计到2015年,中国的消费者将拿下全球奢侈品市场20%以上的份额成为消费大国,由此

HL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pl3i.shtml
HL床上用品总部成立于2010年,现代化标准厂房占地面积有2000平方米,投入了出众

京轩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af2z.shtml
京轩床上用品包括卷帘,垂直帘,百叶窗帘,天棚帘,罗马帘等;布艺窗帘产品,包括酒店窗帘

熊猫张酸奶酪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rel.shtml
熊猫张酸奶酪从2013年起在东关街建立第一家扬州本土精致甜品店,仅用一年多的时间在业

肯必胜比萨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swsb.shtml
肯必胜比萨加盟_公司简介肯必胜意大利风情比萨隶属于食尚风情国际餐饮管理(北京)有限公

何大福珠宝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swod.shtml
何大福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经过全体何大福珠宝人数载坚持不懈的潜心发展,现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陆小凤]我真的不是男人!又来一个道士

    我第二天神清气爽的从别墅出来,叶小紫还在床上沉睡,白白的手臂搭在被子上,摸上去冰冰凉凉的。下楼,叶小紫的奶奶在厨房里忙碌,我想起昨晚叶小紫说的事情,叶小紫是鬼,难道奶奶也是鬼?“奶奶,您起那么早啊。”我开心的打着招呼,可是奶奶瞥了我一眼,话也没说,继续在厨房里忙碌,不一会儿就端出了国民最正宗的早餐,

  • 末日重生笔记之第七章

    李青一看便猜到了那人是谁,但还是给他二人打了碗酒,又摆上了些花生下酒吃。那屠夫来了,比两个李青还粗壮的块头像做小山似的坐在凳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李青看。王媒婆见他看得痴了,笑嘻嘻的问他:“傻小子,怎么样呀?”屠夫憨憨的笑,大嘴咧得太大,口水都溜下来了。王媒婆见状从怀里摸出张手绢,给他把嘴擦干净。“姨

  • 孙悟空穿越时空玩网游在线阅读第9节

    进了房间之后,宽敞的接待厅放着皮沙发,卧室里干净蓬松的双人床上放着一只新鲜的玫瑰花,连浴室里的玻璃都一尘不染,这一切让白洛寻手足无措。他谨慎地摸了摸床,好像害怕自己弄脏了一样,又想到自己的1000块钱,一时肉痛,直接躺了上去。原来有钱人的生活是这样的,他们生活在干净明亮的地方,享受着别人的服务,这些

  • 落花风雨古人诗[穿书]第十章在线阅读

    汝道这俘虏究竟何许人也?悟宁执剑上前,定睛一看,彻底傻眼了,天哪!内奸咋会是他呢?……原来,这飞贼不是别人,正是元焕长老鞍前马后的近侍武僧悟曌,这是到底怎么一回事呢?说来话长,这还得从悟曌的身世背景慢慢道来:这悟曌俗名阮淼,五行缺水,他父亲阮大鹏在集上花了一些碎银,请算命先生给他取了这个名字,皈依前

  • 快穿之愿羽君老一梦两千年

    赵明山正踢得畅快,一道手电光照射了进来:“住手,竟敢袭警,你们这么些人怎么不管,给我带走?”赵明山此时住了脚,一手捂流血的肩膀看着来人:“别照了,你们这帮混蛋流氓,进门不问青红皂白,进门就开枪你们是强盗还是流氓,我非得去政法委去告你们,你是谁,进门就要抓人?”来人看着手捂着肩膀的赵明山:“我是刑警大

  • 易小川重塑世界观第三章在线阅读

    “2000年啊”林德海也被这个问题整懵了,自己家这孩子,莫不是吓傻了?可刚才说话吃饭什么都好好的啊林哲清压住内心的震惊,应了声“哦,还是2000年啊,我以为2001了呢”沈知秋捏捏他的小脸,笑了“一年过的哪有那么快”林哲清挠挠后脑勺,嘿嘿笑了声,看向林德海“爸爸,我喜欢相声,德云社是我自己想的名字,

  • 向往的生活同人在线阅读第2章

    当时的齐桓躺在病房里发呆,铁队和袁朗进来,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到地下立正敬礼。铁队还礼挥手让他坐下,袁朗边还礼边有意无意地瞄着他的两脚,似笑非笑的可恶表情让齐桓想把他踢出去——匆忙之中,齐桓赤脚站在水泥地上。他们的来意,齐桓相信自己已经猜到了:特训不会无休止,在他住院期间,训练结束……错过最终考核

  • 被迫穿成魔尊之后第7章在线阅读

    7王老太爷,本名王元,本来混江湖饭吃的,和兄弟们□□掳掠,无恶不作,后来意外得知桃源镇的富户颜家有一张藏宝图,就生了心思,想干一票大的。一日之内,就血洗了颜家二十八口!没找到那张所谓的藏宝图,王元不肯死心,于是等风头过了,就伪装成外地来的富户,跟官府买下了颜家的宅子。买宅子的钱,还是从颜家抢来的钱财

  • 穿越到民国赚钱养包子之寻人启事(3)

    经理室的门前站立一人,身材臃肿,西装革履黑墨镜,尖头皮鞋大背头,右手把玩着两个早已包浆的核桃。似笑非笑。这人便是胡超越的舅舅刘大能。“好小子!”舅舅声音不大,慢慢吞吞,缓慢的节奏似乎每一句话说出口都是经过大脑反复斟酌而成的,胡超越性子急,不等舅舅再说,三步并两步便到了舅舅身旁,“大舅,外甥手笨,失手

  • 用美貌征服世界[穿书]学校第一天

    “恭弥少爷,您要的双拐,两天后便可以完成。”清晨,云雀恭弥从房间中出来时,谷原管家静候在门边。“嗯。”云雀扯了扯领子,“我去学校了。”“便当中午我会给您送去。”所以不要去买那些没有营养的食物。“随你。”说完,云雀下楼,将桌子上放着的牛奶一饮而尽,然后出门。“少爷,这是您的书包。”一直站在大门旁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