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总裁家的小皇帝家

作者:尘响 来源:晋江文学城

6.家

“不只是你觉得可惜,大家都觉得可惜,班长是班里前三,年级轻松前二十,在班长的带动下,我们班的整体实力全年级18个班中第一。最觉得可惜可能是班主任,他力保班长,但事情已经传开了,越闹越大,校长担心影响学校声誉,只能把班长劝退。其实班主任一直都很袒护我们的这个班长,以前班长打架了,别人告到教务处,班主任尽量不让班长受处分,也没有撤去他的班长,有时候班长和同学翻墙出校门,班主任知道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的事有好多。但这次班主任也无能为力,听人说班主任是喜欢男孩,当然这是学生间的流言,不过谁又能不喜欢这样的人呢。为了这件事班主任和校长闹的很不愉快,无论怎样班主任已经很不错了。”母亲也很无奈。

“然后呢?”

“班长也没有办法,他很有骨气,没有太多扭扭捏捏就离开了。此前他可以说拥有一切,智慧,帅气,健康,开朗,宠爱……那个年龄人们该拥有他都有,希望拥有他也有。老天对他真是不公平,也许就是太顺利,老天都嫉妒,才让他遭此苦难,也许有些苦难早经历要比晚经历要好。”母亲似乎在感叹着什么。

“再后来呢?”唐家慧焦急的想知道结果。

“我又回到了学校,假期结束后,高三了,就又开课了。”

“班长走后,那么你呢?没有人再追你吗?”唐家慧。

“你妈妈这么漂亮,当然有,班里好多男生其实都很喜欢我,这时他们才有机会。”母亲又轻松起来接着说:“不久后他们就开始追求我,包括学***,但我喜最欢的还是班长,你知道有一个自己非常喜欢的人又喜欢自己的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班长走后,后来班主任后来也换了。”

“班主任为什么也换了?”唐家慧不解。

“我们问过班主任,班主任当时给我们的解释是,学校调整,要给年轻老师机会。”母亲。

“他再也没有来到过学校吗?”唐家慧。

“后来听说,班长又来找过班主任一次,他没有见我,也没有见班里的同学,那时候高三大家学习已经开始紧张了,也许是他不愿意打扰我们的学习 。很偶然的班中同学何云蜀碰到了他,他表达了同学对他的想念,班长说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接下好好珍惜高三,以后不要和学***过不去,你知道他爸在这里很有势力而且和学校的关系紧密,也别再给班主任添麻烦,到时候吃亏的是自己。我们一起打过球,跑过步,一起学习,一起开心过,不是吗。最后一年把心思完全放在学习上,考个好大学,我先离开一步了。何云蜀说明显感觉到班长脸上的无奈和疲倦,没有以前的盛气,深沉了许多,但是还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光明,这才让我们这些关心他的同学们轻松了一些。”母亲看着桌子上的菜,还冒着热气。

“生活总要继续,高三的学习自然更加紧张了,似乎一切正常,但大家都明白和以往不一样了。班里的气氛完全变了,原来课间的嬉笑变成了谈论和班长一起的往事,再也没有原来的生气了。”母亲。

“你们的新班主任怎么样?”

“新班主任是个没有太多经验的女老师,听说是校长的亲戚,她一上来就在班里把原班长狠狠的批判了一番,然后任命学***兼班长。她非常严厉,喜欢说教,一有机会就唠叨,什么现在竞争这么大,我们考试不上重点大学以后怎么办,听说她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师范大学毕业。天天强调现在不要谈恋爱,把走的近一点的男**学都叫到办公室谈话,经常教训女生,一天神经兮兮的,没多久同学们已经很烦她了,特别是**学。新班主任不让我们课间的嬉笑打闹,说这是不守纪律胡闹,其实课间短暂的嬉笑所带给大家的欢乐是一种很好的调节,舒缓一下疲倦的神经才能更好的听课。有一次她听到同学们在谈论和老班长的英雄事迹,她下令从此班里不准提及此人,说是他把我们都带坏了,要清扫余毒,从今往后要向新班长看齐。学***总是模仿老班长的风格,但却没有班长的号召力。慢慢的班里越来越沉闷,课间学生的交谈少了,每个人都趴在桌子上,躲在书后面,似乎都喜欢上了安静。我们越来越想念我们原来的班主任和班长。班主任也很少见,后来听说,班主任建议班长去国外读书,班主任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校毕业的,他有一个朋友能帮助班长,班长的英文很好,不久后班长就搬离这座城市,接着我们进入到紧张的高考备战阶段,最后我们的高考成绩并没有达到预期。”母亲。

母亲的这些经历深深的吸引了唐家慧, 她们拿起筷子然后又停下来,筷子随着情感舞动,完全沉静在这些故事中,桌子上的菜从冒着热气到热气散去,慢慢变凉,再凉透,筷子始终没有动过,桌子上的饭菜成了微不足道的陪衬品,天渐渐的暗下来,灰蒙蒙。以前这个城市的的秋天还残留着夏季的燥热,让人烦躁不安,百无聊赖,而今秋季的温暖孵出了春情,并在此刻慢慢绽放,唐家慧的情感无法停止,不停的跳跃。没想到母亲也曾经有过这样一段这么纯真的初恋,如此传奇,自己不由的羡慕起来。

唐家慧回到家中,一向冷清房间突然有了温馨的感觉,旅途是疲倦的,今天不仅身体上旅行心灵也经历了一段不平凡的旅程,而且心灵旅程要比身体上更耗精力,身体上的这点疲倦早已被抛在了一边。唐家慧走进自己的房间,长久以来她内心深处曾排斥着这里,总觉得冷冷的,床上的被子老是盖不严,盖不热。一度甚至痛恨这个地方,今天这种感觉完全没有了。唐家慧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仔细的看着每一件自己用过的东西,一切都没有变,甚至一丝灰尘都没有增加,突然间眼睛湿润了。唐家慧坐在床边,又张开臂膀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有一种交错在熟悉与陌生之中的自在,自在的翱翔在时空之中,像是在寻觅,寻觅班长,寻找自己的未来。

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有时候让人厌恶,有时候又如此亲密无间。

唐家慧回想起这几年为什么厌恶这个家,母亲生我的时候非常年轻,记得有一段时间,母亲非常疼我,大一些后,母亲慢慢开始有了自己新的生活。母亲第二次结婚,后爹是一名警察,离过婚,有个孩子,孩子和房子都跟了母亲,他很少去看孩子。

后爹对自己很好,可以看出他很努力的讨好自己,他的薪水不高,但常常给自己买礼物,新家也算和睦,但总感觉相互之间少了一点感情联系,像是一个零散拼凑在一起的东西。

记得在一个假期,那时还是初三,一天母亲还在上班,后爹突然回来,又给我买了礼物,是条裙子,裙子非常漂亮,自己很喜欢,说让我试试看,我很欢心的穿上,后爹帮我整理裙子,说我有母亲的丰韵,母亲漂亮的基因在我身上渐渐展露,有意无意的开始抚摸我,我很不自在。我没有给母亲说,也不知道怎么说,后爹其实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这个家让我渐渐的失去了安全感,接着平静了一段时间,只是晚上房门反锁了。没过多久,一个中午,我起的很晚,他们早已上班去了,我本打算和同学出去,在洗澡的时候,突然发现后爹在后窗偷看,当时我不知所措,衣服在我房间,手机也在房间,我躲在浴室里不敢出来。后来我告诉了母亲,母亲和后爹吵了一架,但以后爹的本领,很快说服了母亲,母亲知道我从来不喜欢后爹,怀疑我是在胡闹,但作为母亲她多多少少有些担心。他们都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应该能更加真实的认识婚姻,珍惜婚姻,相互理解,彼此尊重。母亲最后选择了妥协,把我送去住校,周末我直接去外公外婆家,很少再回到这里,回来也是由母亲陪着拿点东西,后来只有偶尔和后爹一起吃饭,再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孩子,自己更像是多余的,他们的事和自己也就没什么太大关系了,这里基本上再也没回来住过,自己的房间就一直空着,只是时常会想起父亲,父亲一定会很疼我。

小孩出生后没多久,后爹说要改造我的房间给小孩用,母亲没同意,紧接着就建议把房子卖了换个更大了,母亲也不同意,他们就闹起来,这成了感情破裂的***。后爹开始不回家,成天泡在外面,母亲照顾孩子,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管我,后来母亲发现后爹在外面有女人,孩子还小,后爹也保证不再乱来,为了孩子母亲再次妥协了。后爹还是不停的怂恿母亲换房子,母亲坚决不同意,他们一有小事就吵,几乎天天吵,我对这个家烦透了,可以说这里已经不再是我的家,那时我很想离开这座城市,这成了我高中努力的动力。一天一个女人突然登门,母亲正家里照顾孩子,接着后爹被赶出门。高考后我成功的离开了这里。

延伸阅读

凯蒂洗衣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bjno.shtml
凯蒂洗衣加盟_公司简介德国凯帝KAIDI国际洗衣集团成立于1978年,是德国较早的一

金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d3gu.shtml
金培训金金时尚时尚金金金时尚金连锁加盟金美容培训美容加盟连锁教育培训代理金时尚金时尚

鑫瑞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ps8b.shtml
鑫瑞汽车用品总部位于胶东半岛,东毗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西临风筝之都潍坊,紧靠济青高速

康家木门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x8il.shtml
康家木门拥有了强大的技术力量和的员工队伍。企业规模逐渐壮大,技术力量不断增强,技术不

安奈儿童装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dymo.shtml
深圳市岁孚服装有限公司是一家设计、经营各省市性核心休闲童装品牌――“Annil安奈儿

果果优品水果店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oh4.shtml
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消费者们对饮食的需求不只是停留在的温饱层面上了,而是更加追求

劳克斯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p6i9.shtml
劳克斯汽车用品总部是座垫、座套、辅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倍福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nc0n.shtml
倍福自动化设备是上海达布自动化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是工业自动化控制领域的公司,是以

御宝羊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xpkg.shtml
由御宝羊乳品推出的又一新品--纯尔馨羊奶粉面世了,纯尔馨羊奶粉秉承御宝羊奶一贯的新鲜

安然纳米汗蒸房加盟  http://www.cirali-izciapart.com/sq27.shtml
无论是在家承建小型汗蒸房还是家用移动汗蒸房,都成为了现代时尚家居不可缺少的必需品。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地府的火锅店持证上岗了之第三章

    罗钰以为自己死了。胸口的疼痛,不及心中仿佛被人千刀万剐般的痛处,而那执刀之人,还是罗钰真心爱慕过的表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认识了十几年。直到那夜洞房花烛,罗钰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从未了解过郑媗。呵呵……弥留之际,罗钰暗自苦笑,枉他从小受了堡主那么多教导,却连辨别他人是否真心都做不到,认人不清,稀

  • 捡到一只小迷糊之下不周,前往洪荒中部!【求收藏!】

    无尽星空中,一块通体泛着紫光的玉佩宛如无底洞般吞噬星空之力,随着时间的流逝,玉佩光芒大放,一股强大的道韵散发出来,周围的星河剧烈晃动,似乎无比惧怕这道韵。此时伏羲睁开双眼,一缕银色流光闪过,然后起身对着玉佩一招,玉佩飞到伏羲手中。小青蛇好奇的看着玉佩,它感觉玉佩有些不同了,但又不知不同在哪里。伏羲神

  • 都市:两万年后的水友真好玩在线阅读第七节

    “蒋老师,”“是。”“这三个人,全部都开除吧。以后也别有什么合作了。公司不需要这种有严重暴力倾向的艺人。”“好的,白总。”张洋和李振皓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一年的努力,白费了!而且不只是辞退,而是断绝了所有合作的可能性,等于是被金麟映像封杀了!只有李振南还算镇定,叫了起来,“白总,这不公平。”“哪里不公

  • 继母手册在线阅读第1节

    第1章八月是这个城市最热的季节。下午三点钟的太阳能把人晒晕过去,商场里开着的冷气还没多远就变成了热风。马路上连行人都少有。边思思下车检查了一下,终于确定自己的爱车是在路中央彻底熄了火。她恨恨地踹了一脚轮胎,不得不拿起手机给管家打电话,“叔,我车熄火了,你找人来拉一下吧……对对对,就那辆黑色的迈巴赫,

  • HP经典同人推荐在线阅读第10章

    孤星寒的赚钱大计已经成功实行,中午过后,又在刘一手处吃了碗手擀面便又去集市寻找起来。这一次,他是为了这次来集市的目的,寻找好酒,他曾经答应过熊麟有机会要一起喝酒的,两人都入得蜀山门下,都没有好好庆祝一番。孤星寒心中想到,“这都半月有余了,熊麟也不来找我喝酒,还要我去找他,我现在可是拥有大罗金仙修为的

  • 海贼之逆天系统之第六章

    和雪虽然鲁莽,但是也不傻,她一下子就明白自己是着了和铃的圈套,恨恨的瞪了和铃一眼,她委屈的言道:“爹,是和铃欺负我!”来人正是三老爷楚其与四老爷楚风,也正是和铃与和雪的父亲,适才开口的,便是楚风。楚风怒气冲冲的看着和雪,压制火气沉着道:“玲姐儿欺负你?你这丫头,如今竟是睁眼说瞎话,你以为我没看见么?

  • [润玉同人]棠棣之华第十章在线阅读

    一进行所,清晰的感觉到了凉爽和舒适,大堂比较宽敞,有前台、有休息区还有两侧的鉴宝室。早有小厮注意到了魏逍,恭敬地将他领到了鉴宝室的门前。魏逍推门而入,屋内并不宽敞,只有一位中年人有些无聊地坐在桌边的椅子上,中年人抬起头,本有些木讷的脸庞上迅速堆上了职业化的笑容,“先生,您是打算鉴宝么?”“是的,我家

  • 我靠抽卡修炼在线阅读第一章

    时间过的非常快,一眨眼的功夫一年已经过去了。墙上的时针变了位置,人,同样的也变了。张橙坐在校门口旁边的咖啡馆里,低垂着眉眼,搅和着自己的面前的咖啡,层层叠叠的饰品随着手腕的晃动,叮咚作响。坐在张橙对面的秦楚,一边吃着饭一边抬头看着头发炸在脑袋上的张橙。沉默良久,秦楚开口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么”张橙

  • 瘸子都被我忽悠的站起来了在线阅读季康

    东沟是昆仑东侧一条有意思的沟。山大、沟深都算不了什么,比它大比它深的,比比皆是。它的特别之处是在于:山大沟深却没有多少水,这在这一带的山沟里还真不多见。沟底一条季节性的小溪,枯水期就只剩下细细的一条,跟马尿差不多。也不知道山前山后那一股股涧水、一脉脉清泉,最后都哪里去了。它的特别之处还在于,它已经够

  • 网王之我觉得柳莲二真的不能更凶之内心是崩溃的!(4)

    曹裴裴这下是饭也吃不下,茶也喝不了。心烦意乱之际,她只得嗑瓜子想法子,这一下午是嗑出了五粒苦瓜子,十粒空瓜子,还有两粒带虫的,这种孤立无援的感觉,真令她沮丧。曹裴裴绞尽脑汁地想,一个人能表演个啥,还得精彩绝伦,这可真是愁得她头上的毛都啪啪往下掉。这样一想,曹裴裴又忍不住想给那个乐师扎小人,叫你多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