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邪龙异界纵横之诡异的嘱托(1)

作者:暗影破坏者 来源:飞卢小说网

端公赶尸,稗官勾魂。

这是长江以北流传的一个民间传说。

这句话中的端公和稗官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什么恶人,而是一种古老的职业。

这两个称呼大家从字面上理解起来可能有些含糊,不过我换种说法的话兴许大家就容易理解了,那就是江北赶尸匠。

这两种人自古只活动在长江以北地区,和湘西的赶尸匠共存于世,赶尸和勾魂也都是用来帮助那些客死他乡的人回归故里的手段。

端公和稗官本是同宗,只因为大部分人不愿意依靠皇权谋生,这才有了分歧,民间生活的人才另起炉灶取了端公这个称谓,从此就水火不容了。

我本人听说过很多赶尸人的传说,但大部分传说都是偏向于端公以蛊驭尸方面的,由于这些传闻比较常见,因此我对端公这一行的兴趣并不是太浓。

至于说稗官,古来就有稗官野史一词,而稗官指的就是皇帝身边的御用说书人,也就是专门给皇帝讲故事的,最关键的是据说他们的故事都是从鬼嘴里听来的。

另外传说称部分稗官还会勾魂手段,借以蛊惑人心,要不然的话他们在皇帝身边是根本待不久的,更重要的是稗官的手段跟端公不同,端公针对死人,而稗官却针对活人,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搞的人心惶惶,端公不得已才无数次进宫刺杀。

勾魂手段历来被传说的玄之又玄,但从我遍访民间了解到的线索来看,这种手段应该是因为古时科学技术不发达而被世人所误解了,其实真正的勾魂手段很有技术含量。

不过由于历史文献中对稗官勾魂的记载实在太少,二来是因为时代进步造成稗官一脉的没落,因此真正的勾魂术也面临失传的危险。

我叫花铭,是某怪谈杂志的特约撰稿人,最近时间无意接触到了上述的材料,才忽然想写一些有关的故事。

无奈的是我遍访了奇闻的源头旧址,结果却所获不多,而正当我打算放弃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了柳暗花明,并且我也没想到真正的传奇其实一直就在我的身边,只不过这个传奇来的实在是有些曲折。

从湖南无功返京的那天一早,我接到了老家父亲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父亲的声音特别的低沉,他告诉我爷爷快不行了,希望我能回去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我是跟着爷爷长大的,爷孙间的感情自然是根深蒂固,听到爷爷病危的我自然是寝食难安,当晚就驱车赶回了老家。

我的老家地处黄土高原,黄河中游的东岸,自古就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历史悠久不说,古来的诡异传说也多的不胜枚举。

不过当时我牵挂病危的爷爷,根本就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去感叹古老的历史传说,而是开足了马力,一路不停的朝县城方向奔去。

县城里的房子是用我挣来的第一桶金买的,为的就是略尽孝心,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更重要的是就是让爷爷享福。

因为县城里的条件比乡下好的多,生病就医也比较近便,所以我特意嘱咐父亲把爷爷也接过来。

可无奈的是爷爷放不下乡下的那些老友,还怕花家的老宅无人看管荒废了,全家人劝了几次才好不容易做通了思想工作,但是等我到家之后才听母亲说爷爷早就已经回乡下了,还说他必须要死在老宅里。

一听这话我也心急如焚,也赶紧让母亲上车,之后就驱车直奔了祖宅方向的明都村。

一路上我还向母亲询问了爷爷的病况,母亲的说法是生老病死人之常情,爷爷天年已到,想不走都不行了。

听完这番话我心里也阵阵泛酸,脑子里满是小时候和爷爷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越是去回想这些,我车就开的越快。

明都村距离县城大约有四十公里,属于市辖范围的边缘,路况并不太好,还没到村口车子就被大煤车堵在了半路。

眼见一时半刻也进不了村,我索性就把车扔在了大马路上步行进村。

一路上也没个路灯,我也深一脚浅一脚的着急往前走,此时母亲劝我慢点,而我也担心年迈的母亲摔倒,这才扶着她一起前行。

脚下这条进村的路我非常的熟悉,这是小时候爷爷和我一起跑步时的必经之路。

记得那个时候我不爱锻炼身体,爷爷就专门给我做了个小红旗,让我举着红旗朝太阳跑,说是那样能快快的长高,长大以后就不用天天跑步了。

还记得为了这句话有好几次都跑出去几十里远,我面不改色心不跳,而爷爷却已经累的再也跑不动了。

一想到这些美好的往事我就忍不住落泪,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又走了二十多分钟,要不是母亲说‘别走了老宅到了’,恐怕我还会一直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继续走下去。

如今的花家老宅已经成为了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上头修缮及时不说,还给予了大量的资金注入,所以此时老宅内灯火通明,远远的就能将古建筑的全貌收入眼底。

我听爷爷说过,花家祖宅是晚清时期官拜四品的花月楼高祖的府邸,而明都村就是高祖的封地,据说还是西太后封赏的,其中的故事大多鲜为人知,我也只知道花家高祖花月楼是西太后身边的御用说书人。

一个说书人能官拜四品确实很不可思议,而最不可思议的是当初西太后逃离京城的时候还把他一起带走了,所以一直到我想写稗官勾魂故事的时候才忽然发觉,这个花家高祖花月楼很可能就是个会勾魂的稗官。

我们快步走进老宅,直奔爷爷的卧房,还没推门房门就忽然打开了,这时候开门的父亲和我对视了一会儿,不由的感叹道:“他说你到了你还就真的到了,看来他老人家是一直在等你呀!”

我没在意父亲说什么,赶紧就走到了爷爷的床榻前,伸手握住了他枯瘦如柴的手,双眼含泪的说了句:“爷爷,我回来了,您还好吗?”

此时,气若游丝,几乎奄奄一息的爷爷忽然慢慢的睁开了双眼,他嘴角一咧,嘴唇动了那么几下,我也赶紧把耳朵贴了上去。

他说了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见,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也更加的愧疚,用两行热泪来掩盖我内心世界的无地自容。

我的哭声开始哽咽,手也握的更紧了,然而就在此时,我忽然感觉到爷爷的手猛的发力,食指的指甲还一下子戳破了我的手心。

我疼的大叫了一声,就想赶紧把手撤回来,可没想到的是此时爷爷的手像钳子一样有力,我根本就摆脱不了。

没多久爷爷的手之后开始剧烈的发抖,这个趋势很快也遍布全身。

他的脖子挺的很直,嘴一直大张着,呼吸也非常的急促。

所有人都以为他这是在捯气儿,而且一般在这种时候,一口气要上不来的话,人肯定就不行了,所以其他的人也呼啦一声就围了上来,七手八脚的帮爷爷顺气。

不过没想到的是,这时候爷爷忽然就停止了抽搐,两个胳膊肘子支着床慢慢的就坐了起来,我也借此机会把手撤了回来,当时就看到手上全是血,除了疼以外还略微有些麻痒。

因为爷爷此时的举动异常,我也就没再理会我的伤势,随手拿纸巾擦拭了一下,就赶紧上前扶住了爷爷的手臂。

这时候爷爷的精神状态明显比我刚进门的时候好了很多,我也知道这就是人死前的回光返照。

此时爷爷也在全家人的簇拥下深呼吸了几口,忽然就低头看向了我手上的伤口,随后就叹了口气说道:“除了小铭其他人都出去一下,我想单独和他说两句。”

父母叔伯们相互看了一下,没说什么就陆续走了出去。

在门被带上的一瞬间,爷爷就再次抓起我受伤的手,声音略微有些颤抖的说道:“床底下有个木箱子,你帮我拿出来。”

遵照爷爷的指示,我从他的床下取出了一个做工非常精致的木箱子,打开来看才知道里面只有一本破烂不堪的线装书,并且纸张上还有很多黑色的染迹,我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些黑色的东西其实就是干涸后的血水,更知道这本书的来历一定还有另外的故事。

这时候爷爷伸手把书拿了过来,似笑非笑的盯着看了一会儿,之后就轻轻拍打着我的手背说道:“小时候你不经常问我为什么西太后对花家高祖花月楼那么好吗?现在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一听这话我也往前凑了凑,而此时爷爷忽然就一脸严肃的轻声说道:“因为花月楼是会勾魂的稗官,他说什么西太后就做什么,懂我的意思吗?”

还没等我消化完这句话,爷爷就把线装书交到我手里并叮嘱道:“勾魂十法是历代稗官苦心收集起来的,你要小心收好了,抽时间都记在心里,能掌握多少就掌握多少,稗官一脉的前途以后就掌握在你手里了。你记住了,这本书是灾不是福,看完就把它烧了,而我之所以把这个东西交给你,是因为我知道你是花家最单纯的好孩子,也是最容易被伤害的人。”

听到稗官二字,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那时候我才知道,前一段时间踏破铁鞋都没找到的线索原来一直就离我不远,同时我还知道这一切似乎都是定数。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出现的太突然太不可思议,因为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听爷爷提起过稗官二字,就连父亲他们也都没说起过,他们刻意瞒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还是说这一切必须要等到合适的时间才能告诉我?

想着,爷爷忽然咳嗽了几声,之后就再次抓起我受伤的手,把一串非常滑腻的手串戴到了我的手腕上,这时候我也忽然感觉到手心麻痒的感觉瞬间消失,同时爷爷这时候也神情忽然严肃的说道:“手串千万不能丢,否则十二天之后你必死无疑。”

说到这里他也忽然开始痴傻似的疯笑,就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喃喃自语的说:“其实就算你不丢,最多也只能活半年,我和尸蛊血葵斗了半辈子,没想到临了快进棺材的时候居然害了我最心疼的好孙子,真是报应呀!造孽呀!”

说完这话他又是一阵疯笑,没多久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爷爷死的时候双眼都没闭上,我也知道他还有心愿未了所以才死不瞑目。

当晚我还做了个噩梦,我梦到横尸的爷爷忽然抓住了我的手,用一双只剩白眼球的眼睛瞪着我疯笑着说:“我的好孙子,实在扛不住就下来陪我吧!”

我忽然从噩梦中惊醒,一睁眼就看到了手心的伤口已经结疤并脱落,惊讶于伤口痊愈的这么快的同时,我忽然还看到了小臂的皮肤下面有条黑色细长的虫子快速的爬向了我的肩膀,没多久就全身如针扎一般,给我疼的满地打滚。

延伸阅读

远东食品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yp96.shtml
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

百年怀庄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di5o.shtml
怀庄酒业集团组建于1983年,是酱香型白酒原产地——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早的民营酿酒企

奢姿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dlsr.shtml
奢姿化妆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减肥膏、中华神皂、面膜、芦荟胶、等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帕西亚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nv0o.shtml
帕西亚卫浴总部位于中国水暖之乡--福建南安仑苍,是一家生产水、角阀、花洒等卫浴的公司

世纪家家福超市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saz3.shtml
世纪家家福超市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世纪家家福连锁超市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充满活力又充

绿茵汇家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namt.shtml
绿茵汇家拖把是广州创新日用品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是生产磁吸式平板地拖、阳离子很细纤

闪电宝MPOS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svr7.shtml

青桔和木鱼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b6sw.shtml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国内经济不断创收,国人的生活水平也逐渐提高了,现在的人在购买美食

凯萨洗衣干洗连锁店全国招商加盟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sd2d.shtml
凯萨洗衣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厦门市凯萨洗涤有限公司,位于厦门市禾祥东路13-10

皇爵尊氏加盟  http://www.tdcacademy.com/yymk.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林魔君在线阅读第八章

    “完颜宗弼忒是目中无人!”“金军欺我太甚!”“请将军下令,让我等渡河一战……”“将军下令吧,我必亲自手刃了完颜宗弼那老儿!”淮水西岸,宋军议事大帐内,众将军听闻手下各军士兵慌了心神,竟是一时有些恼凶成怒。此时血气上涌,反而一扫平日里惧怕金兵,不愿主动出击的作战态度。淮西宣抚使张俊,此地最高统帅。张俊

  •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不别

    建木,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温池灵水仙气袅然,白落衡拉着建木叶梢,自桥上荡了出去,翩然而落,足尖轻点在水面,激起一圈水纹。她一手拈花,低头在水面滑了滑。水中有条玉色的白龙,其鳞熠熠,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到临世的龙威,此时沉沉落在水底,已睡了一月有余了。睡着好,睡着比醒着时顺

  • 玄幻神级反派系统在线阅读第一章

    九霄大陆,东域,天元帝国不知名的一个小村庄的小溪旁有两名女子正在散步,一位身穿紫色长袍,年仅二十岁的美丽女子手牵着一位可爱的小女孩,紫色长袍的女子对那小女孩说到:雅儿,你已经十二岁了,该考虑拜入宗门了。小女孩回到:知道了晴岚姐姐,我已经在修习《清玄功》啦。小女孩心想:等我修炼有成就可以欺负雪月哥哥了

  • 直播之全能老爸第2章在线阅读

    薛猛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自己,但李勤则接连提出了直击他灵魂的三大问。现在江城封城,食材你怎么进?你免费供应盒饭,把自己赔完了疫情还不结束怎么办?你和老婆都上战场,万一都光荣了一小二老怎么办?张薪火亮出自己手里的文件:“公司的运营计划和遗书我也已经写好了,万一光荣了就麻烦你们帮我照看一下我家里。我只有一

  • 神君莫笑之晴天霹雳 {求收藏,求红票}

    老管家一句话,宛如晴天霹雳,当头降落下来,不但是杨奇,就算是杨战这等高手都震得脑袋中嗡嗡作响,脸色唰的一下苍白起来。“现在他们人呢?”杨战颤抖着声音问道。“大少爷,二少爷发出来了求救的信号,我带领高手立刻赶了过去,才把他们解救下来,但是凶手已经无影无踪了,现在两位少爷已经被抬了回来,只不过……”老管

  • 刀剑女士第五章在线阅读

    陆悯的书包装得满满的,打开一看,竟然是几挂鞭炮和大把大把的烟火棒。“你这是要打两份工啊。”余若弥问他。“趁着摆摊的回家过年,再发一笔流动性的小财?”“不是,余姐,我想和你一起过年。”“你爸妈同意吗?”“同意啊,就怕你不同意吗。”陆悯又浅笑起来了,那得意的小样哪里是一个二十岁的大男孩,分明是一个做了好

  • 从玄幻世界进入主神空间在线阅读入队

    历时一天的招生模拟战落下了帷幕,在这之后将进入到审核环节,评审员通过观战的一些高级官员在观看模拟战时候的一些论调以及自己所看到的情况给予主观以及客观的评价报告,而负责最终审查的高级官员除了要过目这些报告外,还必须在看了现场的实际情况后,回去再与其他人一起观看多角度的录像再进行讨论。等待的过程是煎熬的

  • 向往的生活之躺就完事了之饿了一百多年了

    有杀气!白皓铭感觉班里一道道目光忽然朝自己转来。“二白······你们认识?”严言跟白莱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白皓铭和江浅歌。心道这位同志不是昨天刚从冬眠仓里出来的吗,不到一天的时间,怎么谁都认识,先是他那个近期胡乱搜查的姐,现在又是这位漂亮的不像话的新同学。白皓铭脸上有些尴尬,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严言的

  • 万万年之第六章

    在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锄头之后沈乾对小精灵所说的话已经信了一半,毕竟没有什么科学解释能有效证实一把普通锄头能放进背包里,这种眼熟的设定通常出现在ACG圈子里。除了以前在办公室养死的一盆多肉以外再没有任何种植经验的沈乾在小精灵的指导下好歹是成功的把十五颗防风草的种子都给埋进土里了,包括清除地上的石块和

  • 凌武龙神梦境之中

    原来,是今日萧峰喂马儿喝水时,在下游唱歌那个白衣女子。但那女子却不认识萧峰,他从屋顶上一跃而下,望着萧峰端详片刻,疑惑道:“我们见过么?”“呃…没,没见过。”萧峰被这么一个女子盯着看,顿时有些脸红,急忙别过脸去,摆手道:“认错了,认错了。”女子踱了几步,嘟着嘴道:“我给你讲啊,我今天帮你抢回这个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