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生姽婳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予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季景澜揽着霜月纤细的腰肢,将她带到入树林的另一侧。才慢悠悠的放开了手,而后又一脸笑意盈盈的,站在面前看着她那双充满怒气的眸子。

闻着季景澜身上,若隐若现的香气。

说不气,那是假的。

她刚刚只要撒出手中的毒药粉,就可以毒死叶承轩了。却因一时大意,被眼前的季景澜给截了道。

季景澜瞧着她,有了些许怒容的双眸,脸上依旧是笑意不减。

上前凑近霜月,一边摩挲着自己白皙修长的手指。紫瞳的双眸更是毫不掩饰的,打量着霜月的胸前:“嗯,这胸、是小了点。”

“不过,到是未有那种胭脂俗粉味。”

微微抬起两根手指,挑开了霜月胸前的衣襟。只一点点季景澜便看见了,她胸口处隐隐存在的伤痕。

难怪她刚刚看起来有些力不从心,原来小野猫是有未好的伤在身,看起来到是像极了鞭伤。

霜月感受到胸前,传来的微微凉意。顿时也明白季景澜干了什么。

奈何她如今也不能动弹,只能双拳紧握,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嘴唇。

对于霜月来说,这绝对比此刻杀了她,还要感到耻辱。

季景澜又抬起双眸,瞧了一眼那碍事的面纱。修长手指轻轻这么一拉:“瞧瞧这张脸,是不是像极了,我的教主夫人。”

霜月便感觉遮脸的面纱,已经被他拽了下来。任他再如何说,都只是死死的咬住嘴唇,并不搭话。

在给她一点点时间,她便可以运用内力,冲破这该死的穴道了。

“教主,您......”

等罗刹跟噬魂追上,带走霜月的季景澜时。

罗刹伸手拽了拽,身旁的噬魂道:“快,打我一下。”

噬魂愕然,还有这般求着被打的人。

想归想,下手也是毫不留情的,在罗刹右脸上狠狠掐了一把。

“哎呀,痛痛痛...”

罗刹顿时捂着右脸,瞪了噬魂一眼。

噬魂倒是无所谓的拍了拍手,一脸的满足。

毕竟,不打白不打嘛。

罗刹跟噬魂双眼所见的便是。黑衣女子胸前衣襟微微敞开,满脸怒容的霜月正瞪着身袭红衣,仍对着她微微浅笑的季景澜。

最最最主要的就是,他家教主还乐此不彼的,瞧着人家姑凉的胸口。

啧啧啧,不愧是他们教主。掳走人家姑凉不算,还要调戏一下。

“怎么、眼睛是不打算要了。”

季景澜有些慵懒的至腰间,轻扯出随身携带的小手帕。缓缓的擦拭着,刚刚碰过霜月的手指。

果然,他们教主的洁癖还是在的。

“回教主,属下不敢。”

罗刹跟噬魂互看一眼急忙转过身,背对着对着季景澜微微行了一礼,而后起身闭眼站在他身后。

“你们说,把她带回教做你们的教主夫人...如何”

季景澜将手帕放在右手手指上,上前一步轻轻的挑起霜月的下颌。看着她有些怒意的表情勾了勾嘴角。

噬魂一脸纠结的,上前一步拱手道:“教主,属下觉着,那明沁楼楼主更适合教主夫人”

闻言,一旁的罗刹眼角,猛的抽了一抽。

我说教主啊,你看都不让人看一眼。这下还要问人家长得如何,这是***的难为人啊。

噬魂这个呆子也是,真不知道跟他在一起,还要浪费点本护法多少脑细胞。

察言观色都不会,他到底是怎么坐上的护法。

“既然如此,不如...”

季景澜又微微抬手,将霜月垂下来的青丝放在手中把玩,漫不经心的道:“两个都要了。”

这下身后的噬魂彻底懵了,他家教主什么时候,突然这么缺女人了嘛!

不要就不要,要就一下要两个。

“霜月今日之耻,改日定要亲自向季大教主讨回。”

原本还在季景澜面前的霜月,已经在他们谈论自己的间隙,冲开了原本定住她的穴道。

飞快的手握毒药粉,猛的袭向还在对面的季景澜三人,也不做停留,提气向着城内而去。

幸好季景澜反应力也足够快,抬起红色衣袖的瞬间,便挡去了一大半的药粉。

他这可是第一面,就把他的小野猫给得罪了,不过让他有些嗤笑不已的是。

他的小野猫,撒的似乎是面粉。

“教主,夫人...她跑了。”

处理好了自己身上面粉的罗刹,对着发愣着的季景澜挥了挥手。

怎么回事,难不成他家教主,被面粉糊傻了。

“无妨。”

季景澜又至腰间轻扯出一新的手帕,继续轻轻擦了擦手指并不存在的面粉。垂眸道:“本教主看上的人,天涯海角本教主都找得到。”

“不过罗刹,今日这声夫人...你唤的还真是悦耳极了。”言毕,也是缓步向前离去。

“啥”

罗刹顶着一张茫然脸,拿手碰了碰旁边的噬魂。有些不敢相信,对着噬魂又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噬魂,教主是......”

噬魂轻瞥了他一眼,离去。

“你最好是收回,你脑子里的奇怪想法。”

白痴,见着个女人就叫人家夫人...

“喂,噬魂。”

“你还没告诉我,教主这是何意呢?”

长时间的奔波,让霜月的身体有了一些疲惫。再加上本来身上的鞭伤就未有全好,隐隐传来的痛感,让她额头微微的浸出了些许薄汗。

但还是为了不让人,有跟踪她的机会。回来的路上,又绕着城外跑了好几圈。

她刚刚翻窗而进,便看见十九正端着一杯水,轻轻的递在她面前。

“十九,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我房里。”

霜月接过水杯仰头一饮而尽之后,全身才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

“十九怎么也得等到,主子平安回来了才能放心。再者,主子身上的伤还未好全。”

十九看着额头冒汗的霜月,转身走至梳妆台拿过霜月平时用的手帕。微微有些脸红的替她擦了擦额头。

“失败了,叶承轩没死。”

霜月微微抬手,又给自己续了一杯水。突然想起季景澜那个家伙,心底的那股耻辱之感,让她不自觉紧紧的握住手中的杯子。

因为心里有事,霜月也并没有察觉到,在她说叶承轩没死的时候。

十九原本正在给她额头擦汗的手,微顿了顿:“主子没伤着就好。”

低头时正好看着霜月,正紧紧握着杯子的双手,有些不解:“主子今日可是遇到什么事了,为何这般气恼。”

霜月闻言猛的松开,紧握在手中的杯子。垂下眸子,不去看他道:“无事。”

这可是她第一次,失败的任务呢?

既然叶承轩没死,那么她那里要如何交代。

“夜深了,十九你去休息吧?”

“是”

十九离去后,霜月轻轻褪下沾血的衣裳。给自己身上的伤又抹了一次药。又在桌前坐了好一会,满脑子都是那抹红色。

这个季景澜,以前也没见他会到南都来。

今日怎就,这般倒霉的碰到了他。

如果可以,她还真是不愿意对上季景澜。因为江湖传闻他是个——断袖。

为何会这么以为呢?

自然是因为噬鬼教,里里外外都是清一色的男子。就连里面,伺候的人都是男子。

所以传闻噬鬼教教主季景澜,好男风。

想到这里霜月浑身打了个冷颤,随后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之后才走到床榻前。

灭灯,躺下。

此时的琉璃山庄——

叶天成一双剑眉微微的挑起、眼里都是掩饰不住的怒火,双手紧紧握在身前对着面前的大夫道:“老先生,我儿伤势如何,可有大碍。”

“回庄主,小公子暂时并无大碍。受的伤也已处理妥当,只是失血过多有些虚弱所以陷入了昏迷,休息够了自然就无事了。”

一身着灰色衣袍,后背着药箱的老头站起身。看了眼躺着的叶承钰,转身对着叶天成拱手道:“至于少庄主的伤,那银针里只是掺了些,让人神经麻痹的药物而已。并无大碍的,喝几副药即可,庄主不必忧心。”

叶天成眼中的怒气,这才消减了一些。对着那旁边的大夫拱手:“谢过老先生了。”

“老徐,你带着老先生下去开药方、煎药。”

见管家老徐正好站在一旁,叶天成挥了挥手对他示意道。

“是,庄主。”

管家急忙上前走到,背着药箱的大夫身前,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老先生,请。”

大夫倒是也不推脱,只是捋着自己下颌几根白色长胡子,便跟着管家走了出去。

叶天成缓缓的走到叶承轩身旁,端坐在了他身边的椅子上,抬头问:“轩儿可有看清,是何人伤了你们。”

“回父亲,是幽月宫。”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直接说出霜月的名字。而是只道出了个幽月宫,但是第一反应让他对着叶天成脱口而出。

“好个幽月宫。”

叶天成气愤的狠锤了一下桌子,顿时放在桌上的茶水,都散落了一地。

“还真以为凭着林家剑法,就能坐到第一邪教的位置了,为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父亲可是,认识幽月宫主。”

叶承轩满脸略显惊讶的看着,旁边震怒的叶天成。难不成父亲以前,见过幽月宫那位宫主。

“不曾,不过听过她的江湖传闻而已。据说幽月宫如今,有跟噬鬼教争第一邪教的意思。”

叶天成站起身看了一眼,还有些迷惑的叶承轩。他这个儿子沉稳、又有头脑,对承钰也是照顾有加,将来定能顾好琉璃山庄。

“轩儿今日也受了伤,夜也深了便回房休息吧?”

“是,父亲。”

叶承轩瞬间了然,父亲显然是不愿,再这件事上多谈了。

于是他起身,朝叶天成行了一礼,告了退。

整个屋子里也就剩下叶天成,与仍在昏迷的叶承钰。

林娇娇,十几年了。

我不去找你,你倒是先找起了我琉璃山庄的麻烦了。

莫不是想踩着我琉璃山庄,越过噬鬼教去坐第一邪教的椅子。

既然如此。咱们就新仇旧恨,一块算吧?

他转头瞧了眼脸色已经有些正常的叶承钰,抬步轻轻的掩门离去。

延伸阅读

古今通宝加盟  http://www.collage-la.com/usjb.shtml
作为“古今通宝”的品牌拥有者——历藏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凭借自身的雄厚经济实力和前瞻性的

签味王串串香加盟  http://www.collage-la.com/synv.shtml
成都签味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餐饮策划、经营诊断、火锅底料生产、人力资源输出、物

乐客生活百货加盟  http://www.collage-la.com/byvd.shtml
作为广州久懋国际树立行业新标杆,乐客生活百货采用“全球精选”模式,产品代表了世界一流

宝贝不哭加盟  http://www.collage-la.com/yx14.shtml
儿童专职理发店(轻松起步):标准店加盟费9800元;中型店加盟费19800元;旗舰店

美康水俪芳加盟  http://www.collage-la.com/yqio.shtml
水俪芳化妆品总部自2002年进入中国化妆品领域,在国内公司凭借好的产品,卓越的效果、

写乐文具加盟  http://www.collage-la.com/gv97.shtml
写乐钢笔株式会社自1911年至今,百年的历史恰好见证了日本钢笔的国产化进程,她是反映

欧思洛加盟  http://www.collage-la.com/yo3j.shtml
欧思洛眼镜经销批发的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

洁神洗衣加盟  http://www.collage-la.com/g63t.shtml
干洗业不同于其他少售业、餐饮业等,顾客不会一直在同一家馆子吃饭,同一个超市消费,但是

灯玛特灯饰加盟  http://www.collage-la.com/7l6.shtml
灯玛特灯饰隶属于重庆灯玛特灯饰有限公司,目前已覆盖重庆、四川、上海、南京、南昌、沈阳

蜀一锅毛肚火锅加盟  http://www.collage-la.com/x4w.shtml
蜀一锅毛肚火锅时尚、健康、营养、美味不上火,宝塔锅王经营利器,一锅多层,层层叠叠的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妹妹老是亲我怎么办(jenlisa)之都惊呆了(7)

    第007章都惊呆了轰隆!一声巨响,封闭得严严实实的金属门,被他一脚踹开。那两个嘲笑叶辰的员工惊呆了。因为声音巨大,惊动了前台、以及那些排练的模特,纷纷投目看来,看见这一幕,彻底呆住了。“送货的,住手!我跟你说话呢!没有仓库管理员的允许,不能搬货进去!”那两个员工赶紧制止叶辰。“关你们鸟事?”叶辰懒得

  • 极恶护卫第8章在线阅读

    阿九进屋后就去后院洗澡了,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到司马易在正堂里面的事情。当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只是看到司马易坐在灶火边在给自己母亲看火,就觉得哭笑不得。于是走过去问道:“你不怕烟熏啊?”“我虽然没见过这样的灶,但是这样的生火方式我是见过的,当然懂啦。”司马易指着眼前的这个灶火,这个灶火是在房内用土铺成的

  • 创世魂尊袭击,重伤,救援

    六点钟。天皓宇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一看手表,吃了一惊:“呀,快六点了,马上要宵禁了,我们走吧。”紫月琴应了一声,站起身,整了整裙子,向天皓宇点点头,说:“行,走吧。”两人走出了面馆门,依旧是扑鼻的香味,喧闹的人群。临近宵禁,这条美食街上的人流并没有减少多少,依旧是人山人海,但身穿防弹衣戴着头盔的警

  • 王者之师老师苏勇真

    “酉奈姐,你知不知道,等下代表有什么大事情要向我们宣布呀?”早上10点,小天使们也来到了公司,现在统统的在自己的练习室中,金粲美因为很想知道有什么事情,所以就向消息最灵通的徐酉奈问了过去!而徐酉奈也没有让金粲美失望:“我想应该是我们第二张迷你专辑的事情,因为《短裙》受到了好评,所以已经隔了快半年了,

  • 我的种田之路在线阅读第10章

    李瑜和黎洲下楼的时候,看到院子里节目组正招呼大家分芒果。周鹏:“快来快来,时先生请大家吃芒果。”李瑜见到芒果眼睛就亮了,颠颠地跑过去。一大筐黄澄澄圆胖胖的大芒果在桌边放着,桌上果盘里的是给嘉宾准备的,已经切成了小块,散发着芒果独有的香甜气息。李瑜咽了咽口水,好想吃啊……可是会过敏……李瑜喜欢吃芒果,

  • 方九甲完结再起波澜

    外界的骚乱,完全打扰不到庄园内的墨菲斯托。随后让小女仆把血清放到自己的私人藏品库中妥善的收藏好之后,这件事对于墨菲斯托来说算是告一段落了。整件事中他的存在虽然不起眼,但是最重要的东西‘超级士兵血清’却已经被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收入了囊中。而他所做的,只是忍受一会肮脏的服饰,付出了一点点的时间,然后再动用

  • 魂修回忆录第8章在线阅读

    赵老三就只睡了一天,休息好了,就夹着公文包到处跑。你问他干什么?借钱啊,死要钱……呸呸,道长说了,能借多少借多少,收购散股。他已经把人家性命压上了,这个时候就无所谓了。跟赵老三同一阶级的是不会借给他钱了。谁不知道现在赵老三已经穷途末路,死路一条了啊。但是人还是要脸的,再说赵老三以前那么狂,掏钱羞辱羞

  • 痴在线阅读第十章

    “文亦繁,我是垂涎你的美色没错,但还不至于用这种手段占你便宜,工作和私人情感我是分得非常清楚的!”蓝初一着急嗓门就习惯性地大了许多,于是这句话方圆十米内的人都听得真真切切。一时间所有人眼神都亮了,纷纷掏出手机。富家千金蓝初片场表白影帝文亦繁,能亲眼目睹这等八卦,不赶紧拍照发朋友圈炫耀简直不是人!唉呀

  • 狐妖:开局扮演蜀山掌门在线阅读第3节

    二丫大惊失色,“杜婕,别乱来。”“不准喊我杜婕。”三妞很生气。想当年丁春花意外怀上第三个孩子,村里老人谁见着都说她肚子里的是个小子,喜得杜发财请村学里的夫子给他儿子起名字。有道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可能有多大。瓜熟蒂落那日,丁春花生个大胖闺女,杜家杰瞬间变成杜雨婕,别提杜家四口多难过。可让所有人意想不

  • 平头哥异界纵横第五章在线阅读

    张启锋一语中的,陆晓倒也没有多么惊讶,来之前他就已经猜到个七八分,听到这句话可以算是一点没出乎预料。——自己的东西自己掌控。陆晓正准备开口说话,手机便进了一条短信来。“也不知道陆老弟对理财有没有过了解,我们有最专业的团队,最好的产品,还有……”“不用了,我觉着吧,自己的东西还是窝在自己手里来得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