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听闻丞相是娇娘?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里恩er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无名之地,有无穷灰色烟雾缭绕,难以分出哪里是天,哪里是地。在烟雾深处,一黑发男子盘膝而坐,被汗水浸透的长发胡乱散落下来,遮住面庞。他**着上身,其身上闪烁着紫红色符文,这些符文如字如画,恍惚暝眀,似乎每一刻都在变化,又似乎一成不变,看得久了,便要失魂于此,再难唤醒本我,而其主要用只是在男子身上组成法力与力量的加持阵法。

男子闭目不语,双手虚捧着颗玄黑色的石珠。黑色石珠悬浮在胸前,随着时间推移,这颗珠子越见发黑,直到再看不见本体,仅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漆黑空洞。

又不知过了多久,黑洞中似乎生出了针尖大小的亮光,只是未等再有变化,黑发男子闷哼一声,猛地睁开了双眼。其眼中有五光七彩迅速闪过,把这沉闷死寂的无名之地都照得似乎活了过来,而后刹那间,这些光华便回敛眼眸之中,无名之地的无穷烟雾也随之而转,尽归于男子眼中。同时,男子的眼眸顷刻间变得漆黑如墨,转动之间,如星如月,动人心魄。

烟雾散尽,往四周望去,仍是灰茫茫的一片,分不出四方天地,只是没有了烟雾遮挡,看得清也看得远了。极目远眺,除了这名男子,再不见任何事物。

男子习惯性的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微微支在颧骨和剑眉之上,平息怒气,静心思考。

灰色空间中无日无月,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子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再一次呼出烟雾,又运使法力把黑色石珠祭炼成黑色空洞。只是这一次,即使黑色空洞中出现了一丝亮光,男子也毫无反应,仍旧一动不动的运使着法力。

这里既不知岁月,也无外物,黑发男子更是如石人般纹丝不动,似乎这一切只是一张画卷,直到男子开口说道:“你仍旧这般鬼鬼崇崇!”

话音刚起,男子已经翻转手腕,把身前的那颗石珠收了起来。他把无边烟雾收入眼眸站起身来,虽然没有事物做对比,却仍能感到此人身材高大魁梧,强壮有力,只是不知他在对何人说话,语气中似带有怒气,无风自干的黑色长发也随之飞舞起来。

死寂空旷的灰色空间忽然抖动了一下,然后一条碧睛红鳞的小鲤鱼一跃而出,在半空中轻甩尾巴,高高跃起又直冲而下,仿佛跃龙门而过,然后便左摇右荡,悠闲的吐出串串气泡,很是逍遥自在。这无名空间被小红鲤一搅,立刻有了生机,不再显得死气沉沉。

未到得赤身男子身前,小鲤鱼便把身子一卷,追着自己的尾巴奋力游走,在半空迅速盘旋起来。只转得十数圈,就有紫光笼罩住鱼身,待得紫光散去,小鲤鱼已然变作了一轮冰凛凛的玉盘。

不等玉盘再有变化,赤身男子眼瞳微缩,举拳奋力捣出,便见其身上的符文猛然凝聚,一股惊天动地的狂暴之气随之爆发。拳头去处,更有一团漆黑突进,沿途上的空间被其划过,发出“咔咔”之声,破裂开来。从裂缝中望去,竟能看到漆黑的天空和漫天的星辰,只是一闪之下,裂缝又合并如初,仍旧灰茫茫的一片。

即便此拳打在空气上,也能破碎一片空间。而玉盘首当其冲,被漆黑拳气撞上,却声息毫无,纹丝不动,只有一团紫气从玉盘中垂落,显现出一位白发白袍的老人,其淡淡出声道:“不周,别来无恙否?”

见到此人,被称为不周的*身男子明显愤怒起来,英俊的面庞也变得微微扭曲,他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来:“鸿钧!”

“呵呵!能再次从老友口中听到吾之名,幸甚幸甚!”鸿钧对不周的敌意视若无睹,反而笑呵呵的走近了几步。

“站住!”不周似乎很害怕鸿钧,不自觉的后退一步道:“不要过来!”

“都是老友,何必弄得这么僵硬?”鸿钧仍旧笑呵呵的,他环顾四周,不由叹道:“你在这玄黄之外躲了许久,不提吃苦受罪,单单‘寂寞’两字,便难熬喽!不如和老朽同回宙宇,共掌天道如何?”

闻听此言,不周更加愤怒,骂道:“呸!你个老不死的,当初就是这么忽悠那石头和乌鸦的吧?看看他们都得了什么下场?一个身死道消,一个半死不活的挂在天上,如今还想骗本尊不成?”

鸿钧略显吃惊的说笑道:“咦?老友未出这玄黄之外,竟也能知道宇内之事,当真是了不得,了不得!”

“哼!不要以为有了造化玉碟,你就什么都能掌控,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不周冷哼一声,却更加谨慎提防起来,因为他知道被鸿钧称赞过的人,大都做了飞灰。

鸿钧一时沉默不语,似乎在推算着什么,片刻之后,他微微一笑道:“老友还是和我回去吧!”

话音未落,造化玉碟中涌出的紫气便已布满整个空间。对于突如其来的变化,不周早有准备,只见他身子微晃,变出三头六臂,六臂猛挥,无数拳影挥出,暴雷般喝道:“不要逼我!”

紫气被拳影逼开三丈,却又缓缓而前,不周心中大惧道:“这里乃是一线生机,你难道要把此处也占了去吗?”

鸿钧微笑唱道:“天地玄黄外,吾当掌道尊。”

“好一个不要脸面的道尊!只是你已合道,无论愿不愿意,这一线生机你都拿不走了!”

“此事老朽自有主张。”鸿钧看了不周一眼,劝道:“当初我们五人在混沌之中商定,盘古开天,太一称皇,鸿钧合道,扬眉入世,而你不周,当初承诺要永托地陆不坠,你可还记得?”

“本尊才没说过这话!而他们,要么是你逼迫,要么被你引诱,都上了你的大当。本尊才不会傻到去托什么地陆!”

鸿钧无视不周的反驳,继续耐心解释道:“现在有元龟顶替了你的职责,可它乃是后天生灵,虽然喜静,却也要舒展躯体,只是稍一动弹,难免有地裂地震发生,那地陆上的生灵,便要无辜遭殃。吾于心不忍,这才又来寻找老友。”

“活的杀了就死了,何况老子也是活的,你要真把老子弄去托了地陆,老子就翻了它!”不周恼怒异常,在鸿钧面前竟自称老子。

“老龟若是死了,又如何能浮在极水之上?老友也莫要推辞,随我去吧!老朽定个规矩,你和元龟各托一个劫数,轮流值换,如何?”鸿钧不恼不周的无礼,继续劝道。

“如何你老母!”不周恼羞成怒,挥舞着拳头,把紫气逼退了一丈,他怒骂道:“一个劫数就是六十四亿八千年,老子不托,一天也不托,你若再逼老子,老子和你鱼死网破!”

鸿钧眉头一皱,心中竟对不周的威胁起了感应。自从合道以后,此方世界便不再有能威胁到他的事物,而不周的一句话竟能让他心有所感,实在令人费解。于是他暗自推算起不周的依仗,嘴上却道:“你我五人同生于混沌,便是同一父母,你怎能辱骂亲娘?”

“哼哼!你不用算了!你看这里!”不周似乎知道鸿钧的打算,却也不藏不掖,坦率的祭出了先前的黑色石头,得意的道:“你看这是什么?”

鸿钧见到黑石,便知道了它的来历,他首次露出肃然的表情,正色道:“混沌珠?怎么可能出现在此时?”

混沌珠乃是混沌之始,当它出现时,便是当前纪元的终结,下纪元的开始。

“哈哈哈哈!”不周腾出一只手,紧紧抓住混沌珠,放肆的笑道:“本尊费劲心思,舍去不少血肉,这才从纪元之末把它寻了过来,若不然,早晚被你抹了灵智去托那地陆。现在,我们谈谈吧!”

鸿钧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开启下一纪元的混沌珠当生于两百六十一亿亿年后,你便是倾尽所有,也无法穿越过去,更不要说还要花时间去寻找,找到后还要再回来,你怎么可能做到?便是老朽,也仅仅能看到一地一瞬而已。”

两人谈话之时,斗法仍未停止,在圣人看来都难以抵制的互攻,他们做起来仿若平常之事,直到不周拿出了混沌珠,鸿钧便不再催动紫气卷扑,停了下来。

见紫气停住不前,不周也停下拳头,却一刻也不敢松懈,仍死死的盯着鸿钧,冷笑道:“莫忘了这里是哪里?”

鸿钧乃是大道化身,知晓万物,却被不周提醒后才想起此处乃是一线生机,但他还是摇头道:“难!难!难!你在骗我!”

鸿钧自然知道一线生机便是化不可能为可能,变有道成无道,但是他还是不相信不周能取得混沌珠。退一万步说,就算不周取得了混沌珠,他也不可能催动。

不管如何,鸿钧觉得先夺下混沌珠,擒住不周方为上策。他心中有了判定,便不再留手,再次催动紫气突进,把不周围了起来。在紫气翻滚之中,还有无数道人影浮现,各持法宝神通,一齐往不周攻来。

见自己的威胁无效,不周知道多说无益,他倒也决绝,深深吸了口气,爆喝一声,原先被他敛入眼中的灰色烟雾从其七窍中激射而出,不但把紫气连同诸多人影法宝尽数消去,还在刹那间把鸿钧也裹了起来。

“你合大道,而本尊便占一线生机!偏偏要和你作对!你不信我能催动混沌珠,便是大道不信,这才有了一线生机!”不周知道自己仅有十数息的时间,他看着混沌珠,略带惋惜的道:“可惜扬眉软弱,太一自大,盘古痴愚,仅我一人,难以压制你。”忽然又面目狰狞,疯魔般的狂笑道,“还好!哈哈!还好让老子找到了混沌珠!还好你不信本尊能破开混沌!鸿钧!你想独占这个纪元?那就给你!只不过下个纪元就要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见不周收了三头六臂,把混沌珠祭在身前,双手使力,大叫一声:“给我开!”

混沌珠在不周的法力之下化为黑洞,透出一点亮光来,除此之外,再无变化。不周心中大急,咬紧钢牙,使出满身的力气。只见他身上肌筋虬结,鼓起三寸有余,双眼外凸,状如疯魔,他大叫一声,猛然从口中喷出一道精血,融入黑洞之中。

在不周的舍命之下,混沌珠终于有了反应,那毫光自内而外放出,其中一缕混元之气随之而来。

混元之气,化解万物,若是他人,与这混元之气触碰,便会化作飞灰,归于混沌,而不周乃是混沌中生出的先天神祇,最喜此物,他鼻翼轻吸,便把此气吸入肚内。

“不周!”鸿钧驱逐了灰色雾气,刚好见到不周收了缕混元之气,他怒而喝道:“莫要作孽!”

到得此时,鸿钧方知不周当真能催动混沌珠,于是心中大急。他再顾不得许多,只把造化玉碟祭出,砸向不周的脑袋。那玉碟瞬息而至,躲无可躲,无论何人,被其砸中也要死于身死道消。而不周不管不顾的张开大口,一口咬在混沌珠化成的黑洞上。他牙上浮现紫光,更有金电跳跃,猛一用力,满口钢牙反而碎去一半,而混沌珠因为不周的舍命一咬,又流出一缕混沌之气来。此时造化玉碟也砸在了不周脑袋上,打了个**迸裂,头颅尽消。

不周先于大道而生,后天而成的生死道法无法约束于他。他的脑袋刚被打碎,转眼又恢复如初,反而对着造化玉碟嘑口一吹,便把那一丝混沌之气渡了过去。

“尔敢!”鸿钧身影微晃,便到了近前,一手护住造化玉碟,一手持先天灵枝打向不周。

鸿钧虽快,造化玉碟却已沾染了混沌之气,只见这玉碟轻轻一颤,又复原如初,只好似消去了一点气机。

不周见此,更是狂笑不已,只是未等笑出声来,已被先天灵枝打得四散分离,消亡灭尽,便连神魂也不见了踪迹。

鸿钧奋力一击,便是无尽大道的绞杀,然而不周乃先天神祇,不怕大道的绞杀,只是他已然用尽血肉与神魂之力,也无心再争,又被先天灵枝打中,自然是十死无生。

鸿钧打杀了不周,心中却是暗叹不该来此。原来那造化玉碟乃大道所化,主宰此纪元的条规道理。若是遇到混沌之气,道理条规便会归于混沌,再难以找回。如今其被一缕混沌之气化去半条大道,这个世界便被破坏了三十条规矩道理,涉及这些条规的地方,将会是一片混乱。

造化玉碟破损,鸿钧再难完全把控宙宇,只是这还不是他最头疼的地方,他看着那颗悬在半空的混沌珠,默默推算片刻,却无可奈何的道:“终究还是要提前结束这个纪元!”

又算了片刻,他惋惜道:“本想做到完美无缺,反而失去了更多,当真是大道难为啊。也罢!既然到了此步,便想办法解了此事就是。”鸿钧从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他做了决定后,就开始推算之后的退路,只是闭目算了良久,他缓缓睁开眼睛,惊道:“无道乱世?”

延伸阅读

综漫 月桂花开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amuni.cn/xf7n.shtml
艾尼尔光速处理掉了那张照片。尽管如此,看到过的也是无法像电脑一样一键清除的。黑、黑色

[JOJO]都是世界的错幻兽  http://www.amuni.cn/duce.shtml
一阵畅谈后让三人的关系更加的融洽了。第二天一早,马夫准备好了行李,几人一块上路了。马

双面神刺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amuni.cn/gge6.shtml
随着天空的一声炸裂,狂风开始咆哮,倾盆的大雨如同子弹一般疯狂地向大地倾泻。风越来越厉

网游之第二次命运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amuni.cn/x3a8.shtml
“难道......你不会是真的的遇见了色鬼?”钟良小心的问道,“啊……不不不……不是

火影:我觉醒了吞噬血继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amuni.cn/na6j.shtml
诗晨有生以来第一次盯着股票超过半个小时,那支股票的走势与洛狄斯平板上显示的一模一样,

参天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amuni.cn/d8ox.shtml
时间就像是一把淬过血的利刃一般,无声无息的打磨着所有人的心灵和感情,等到人们有所觉,

西游:开局混世魔猿血脉之蹊跷  http://www.amuni.cn/ppzj.shtml
【二十】在你的记忆中,剑啸山庄的四季都很美,并且各有各的特色。春季,山庄内便是鸟语花

末世武尊第四章  http://www.amuni.cn/sh8x.shtml
夏绘心软,哪怕之前没见过面的小姑子可怜巴巴想回家,也不怕麻烦的把人接了回来。要是换个

[综英美]超英女儿粉的日常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amuni.cn/ubzp.shtml
即便不是爱情,我也甘之如饴。我就是这样卑微地爱着她。不说,是我最后的骄傲。绮带着我,

无限之至高神器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amuni.cn/ujs9.shtml
青龙帝国,青龙城,某小区房间内“江洋,你还不起来,今天入伍了知道么,还睡懒觉,真是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十秒系统在线阅读第三节

    “队长?!我们该怎么办!?”千手缘所在的小队不幸中奖。一队人不小心卷入了纷争,幸好这次不是宇智波,而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队长千手绳是一个稳重且很有分量的人,因为比千手缘他们要年长一些所以平时大家都爱喊一句“绳子哥”,平时的这些小玩笑他都是温和的笑笑,从来没有露出过这种表情来。他快速的扫了一眼众人,

  • 现代诛魔录之太老套(7)

    钟小荷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便看到走廊那端吴蓉蓉擦抹着眼泪,一脸伤心地跑出了病房。就这两分钟工夫,怎么就哭了?钟小荷心里讶异,自然就多看了几眼,却看见吴蓉蓉直直地就冲着她来了,站在她面前,红着眼睛,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看什么看!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一个乡下土包子,郑总这样的男人,你根本就配不上他!”钟小荷

  • 大唐:我能一键加速!在线阅读第八章

    《尹志平x杨过》16.01.28舟人/文寒风呼啸着穿过山林,惊起寥寥几只鸟雀。不知名禽类的尖啸哀鸣,在空旷的山间不断回荡。两柄纠缠的木剑接连不断的碰撞出一连串密集紧凑的“笃笃”敲击声,打破了终南山清晨寂冷凝固的空气,执剑相斗的乃是两名极年轻的少年郎。其中一人着藏青色道袍,做道士打扮,身形魁梧;另一人

  • 还是无法忘怀的事情之第八章

    顾朝夕捧着手机陷入回忆的时候,展斯远手执香槟杯慢条斯理地走了过来。顾朝夕旁边的人不知道去哪桌敬酒了,他在那儿落座。眼神不经意地从顾朝夕手机上飘过。“发什么呆呢?”展斯远问,他的语气听起来很熟稔,仿佛二人是多亲密的关系。顾朝夕回神,不露痕迹地往另一边侧。展斯远又一次拿出手机,“这次总能加个微信了吧。”

  • 异世之传承系统在线阅读第一章(二):关于手机的想法

    话说在这个年月,东北这边有很多从农村来的少男少女来哈尔滨这里打工,可以肯定的是,每个出来到此打工的人,他们都是因为家里没钱,亦或是家里急着用钱才来的,有钱人家的孩子是绝不会出来做这种又累又脏的工作的,曾有人向我说过这样一件事:如果想处对像找女朋友就来这里,因为所有在这里打工的女孩都是本份能干的农村人

  • 校园修罗场系统[穿书]在线阅读第二章

    “阿茶,来,把这个斗笠戴上。”蔓君窝在树干上,反手将带来的斗笠戴在了阿茶头上。知道阿茶是不能晒太阳的,每次见她都躲在阴暗的地方,要么是浓郁的树荫下;要么是灌木丛里;哪儿都不敢去。以前在南边儿还好,至少能看到满眼的绿,可是越往北走,又是春暖乍寒的时节,树上连一片叶子都瞧不见,让阿茶往哪儿躲去?所以在路

  • 洪荒途,临霄梦妖怪竟然是这么死的!

    三哥,是个GAY!“啪”一个酒杯闪电般砸在棠邑头上,瞬间就把棠邑砸翻在地。“不想死的话就好好吃饭,脑子里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三哥站在凳子上,手里放下刚举起来的板凳,一脸杀气的看着棠邑,旁边的迎宾小姐姐人都看傻了。“出去,告诉外面的人,听见什么都别进来!”“噔噔噔噔噔”迎宾踩着高跟鞋小跑着就出了包厢

  • 极品强爸在线阅读第8章

    姜娴手边放着一叠加急办理的身份信息,新手机新电脑都配备好,只差和余微联系上。她双手捧着一杯珍珠奶茶坐在酒店的小套间里,和上头派来的人以及珂珂决定着自己的每样宝贝的结局。珂珂拿着平板电脑,将别人发过来的图一张张反馈给姜娴看。“金砖?我怎么有那么多?都换成钱。宝石闪亮亮好看,留着留着。陶瓷?怎么会有陶瓷

  • [HP]半龙降生之剑

    闫无正默默地走在路上,不禁想起了刚才喝茶的事情,便笑了笑,能喝一天的茶还真是有种自在的感觉呢。来了么?在闫无正面前一名蒙面的黑衣人持剑正巧堵在了他走的路前,“想必阁下便是想要取我性命的凶手吧?”闫无正笑道。蒙面人并未说话,而是拔出了手中的剑,冷冷的看着闫无正,仿佛已经看见一个死人一般。“想必,既然‘

  • 吉祥纹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锦盒所用的布极为上乘,是很华贵的绸缎,哪怕是在京城,也只有一些王公贵族才有,身为莫府并不受宠的三小姐,她自是不可能有。“这是什么?”绿云惊得呆滞了好一会,才脱口而问。“问那么多做什么,你只要知道,我不再是以前那个疯癫,时常给人欺负的莫府三小姐莫瑾汐即可。”阮清双手正覆盖在了这锦盒之上,轻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