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王戮天下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得了抑郁症的灵魂 来源:纵横中文网

方无应收了弟子,内心无比喜悦,怎么说也要全山庄的人见一见。抱着徒弟直接在山峰之间来回窜,丝毫不怕把这小弟子给摔着了。改了名,拜了师的鱼娃觉得自家师父有点嘚瑟。还没走到人屋里呢,声音就要传遍整个夕照峰了。

山路尽头有一座依山而起的小阁,方无应抱着弟子走进去。正见朝南处坐着一位大夫,对面一位夫人抱着个不会说话的娃娃在看诊。

“呀,弟妹!”方无应喊道,又看向妇人怀中的孩子,“北秋这孩子怎么了?”

“有些积食,幸好不曾发热,近日吃得清淡些为好。”旁边的中年男子应声道。他拿起笔记了两笔,又对那夫人说:“若是发热了,你来取些化积药来。”

妇人听此言明显松了口气。抱着精神不怎么好的儿子哄了两句,口中直道:“谢过迟先生了。”

长相温婉的夫人转过来行了个万福。她的衣衫发髻都有些凌乱,想来是为了孩子一夜都不曾休息好。瞿思芳的面上很是不好意思,羞然道:“真是失礼了,叫大哥见到我这副狼狈样子。”

方无应一摆手示意无妨,把徒弟往前推了推,“过来,见过迟先生和段夫人。”

这妇人名叫瞿思芳,乃是段理的结发妻子,随着丈夫一起定居云极山庄。因怀孕时受过一些苦楚,对儿子段北秋无比珍视。初为人母总是紧张一些,有些不对劲便想着来见大夫。奈何丈夫是个痴人,沉浸在了机关之术当中,就两耳不闻窗外事。只得自己抱着孩子慢慢爬山这通仙小径。

初见到鱼娃小小一个孩子,瞿思芳心中欢喜,将他牵到面前来。

“这便是大哥新收的弟子?”她摸了摸孩子的头,见阮寄真有些羞涩往后躲了一步,便是一笑,“还是个害羞的孩子。婶娘今日出来的急忙,拿不出好东西,这礼日后给你补上。”

“可不要弟妹的礼,”方无应随意靠在旁边的椅子上,“方才已见了他段师叔了,讹了把好剑,不需破费了。”

瞿思芳抿嘴笑道:“这可是应该的,既是托大让这孩子喊一声师叔,什么东西不能给。”

“弟妹这话说得极是,”方无应偏过头,对着旁边一直含笑听着对话的迟先生说道:“可听见了?铸义都给出这样好东西了,九素你可不许小气。”

旁边的大夫满身的书卷气,一副医者父母心的模样。闻言摇着头笑道:“既进了这云极山庄,这孩子也得叫我一声师叔的。”

迟九素随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一个白瓷瓶放到阮寄真手里,嘱咐道:“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你以后行走江湖若是受了重伤,便吃一粒。只要保住最后一口气,师叔也有法子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

光是听这话就知道这白瓷瓶中的东西如何贵重,阮寄真忙下拜谢过。方无应在旁挑眉,调侃道:“这九命丹,你就这么送出去了?可真够大方的。”

迟九素仙风道骨地摆了摆衣袖,淡然道:“不管是他,便是日后的北秋,还有云极山庄的其他弟子,我都会送这礼。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我日后若是收了弟子,你这做师伯的,拿出来的东西比不上九命丹。我就在你的饭食里下巴豆。”

“……”

迟九素与方无应一样,孤家寡人一个,并无家室相伴。他暂无成家生子的打算,本就在忧愁一身医术后继无人,眼见着方无应领回一个资质根骨都是极好的孩子。收徒的心思便热络了起来。

听到这番话,方无应的眉毛挑得老高,表情甚是滑稽。阮寄真低下头,咬着嘴唇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瞿思芳抱着儿子连连称喜,冲着两个结义的兄长行谢礼:“既如此,思芳在这儿替秋儿先谢过两位兄长了。”

又再寒暄了几句,书桌旁的一盏铜铃忽而响了起来。瞿思芳站起来,优雅又是一个告礼,“必是段郎唤我呢,两位兄长,我先回去了。”

“寄真,你替我送送你婶子。”

阮寄真原在一旁站着,此时立马站到瞿思芳旁边,扶起她的手臂。

“好孩子,等会儿与你师父师叔一起下来,婶子给你做好吃的,给你接风。”

迟九素也站了起来,将人送到了门外,对着瞿思芳又嘱咐了几句。说若是还有问题,速速摇铃便是。

见着阮寄真陪着人慢慢走下山路,迟九素方才返回。旁边坐着的方无应正用茶盖撇浮沫,尝了一口,道一声好茶。

迟九素见他这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叹道:“你上回说要带个徒儿回来,我还以为你说笑的呢,想不到竟是来真的。”

“随缘罢了,我本欠那老观主一个人情。也算是意外之喜,一见方知这孩子资质极好。那老观主不愧临江道人的门徒,看人的本事着实不一般。”

临江道人本是临江观第一代观主,传言他天眼已开,可看穿天命。无数达官显贵,江湖能人皆求他一卦。只不过在他过世后,其一众弟子皆没有他那般的本事。临江观也渐渐没落,名声不显了。

老观主就是临江观最后一代弟子。若非方无应知晓前代往事,待那老观主寄信来说鱼娃这孩子乃是武学奇才,方无应也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收徒的。

“临江道人……”迟九素笑了一下,眼神暗淡,“再如何能掐会算,到最后也不过黄土一抔罢了。”

方无应知晓他是在感怀自己的身世,放下茶杯说起了被拜托的事情:“你托我转交的东西,我已经给了。他倒是蛮激动的,很想见你一面。”

迟九素满脸皆是漠然,语气不见起伏:“有什么好见的。他救我一命,我也救他一命,两清了。”

迟家世代行医,医术传家。迟九素的父亲迟针乃是太丨祖时的御医院院首。昭和十八年末,太子被人下了绝命牵机,迟针在行医解读时,被人冤枉与当时的七皇子同谋,在太子的补品中下毒。

其实当时迟针已经要把绝命牵机的解药研制出来了,竟是容不得举证辩驳,直接被压入大牢。时三皇子等人一直在斡旋寻证,以求证得七皇子与迟家的清白。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宫中传出消息,先帝已经决定诛迟家三族,以求快些息事宁人。

当时迟九素正不愿坐以待毙。先是断了已经定好的亲事,在判命下达之前,遣散了家中所有学徒弟子。在别人的帮助下,迟家全家出逃。

逃亡两年,迟针因在狱中受刑过重,等不到昭雪,就早早离世,迟母因受不得颠沛流离之苦在半路上病死。迟九素孑然一身,继续过着流浪的悲苦日子。

直到征和元年,三皇子称帝。重申先太子遇害一案,追查元凶,帮七皇子洗清谋逆罪名。御医院院首迟针的污名方得以洗清。迟九素两年的逃亡生涯才终于结束。

征和二年春,迟九素应方无应之邀,上夕照峰,立云极山庄药门一派。

逃亡期间,迟九素根据父亲留下的手札,终于研制出了绝命牵机的解药。只是当他把那解药托于掌心,徒然生出凄荒苍茫之感。

半年之前,汉王敢起兵造反,也是在背后下了毒手。绝命牵机再陷王庭,如若不是方无应带着解药及时赶到,睿帝最喜爱的那个儿子,怕是早就魂归黄泉了。

迟九素愿意帮忙,只不过感念当年还在潜邸时的帮援之恩。但是,当年的情意早随着家破人亡消散,睿帝想见迟九素一面,也被拒绝了。而绝命牵机剩余的解药都被碾做了粉末,朝着京城方向随风撒掉,同过往冤屈一同祭奠了迟家先辈。

“放心,我没有透露你的消息。陛下大约也晓得不可能再见到你了。只问了几句你好不好,也就没有再多言,”方无应撩了撩袖口,安了安迟九素的心。

迟九素朝他点头致意谢过,又问起段理的事。

方无应道:“铸义他醉心机关铸造,当世无二。为人处世便单纯了一些。当年段家遭祸,也是有内贼的缘故。我寻了两月,竟也无有他家弟子的消息。”

“如此,”迟九素垂眸,闻言不由一叹,“突遭祸患,本已是惨事。都过去快三年了,找不到幸存之人也不意外。可惜了段家几代的心血,都没了。”

“何尝不是呢,段家的希望现在都放在北秋这孩子身上了。”

“话虽如此,但我瞧弟妹的意思是想要北秋拜入你门下学剑法。大约是希望日后儿子不被人欺侮陷害罢。”

方无应不以为然,摇摇头说:“思芳就是忧心了些,北秋还那么小呢。日后如何皆看自己造化。罢了,待秋儿长起来了,我也收了便是。”

眼见着剑派门下一下子有了两个弟子,迟九素有些心动。这么下去,可不就被比下去了,要不要寻个机会出山,也收个伶俐的孩子回来当弟子?

只不过,收徒一事还是要看缘分的。如果收了一个蠢笨的回来,那不就是在气自己了。

迟大夫性情矜傲,不愿意将就。来回想了一番,还是觉得不要草率为好。跑腿的事情他可以拜托方无应,但找徒弟还得自己考校。

“对了,这个月的消息都送到了。”迟九素从架子上取出了各地送上来的信件情报递给了方无应,“今年可真不是一般的热闹,连草原都过来凑份热闹。”

“哦?”想到自己身在草原的大哥,方无应眉毛一挑,接过信来瞧。一目十行匆匆看过,脸上浮现出讶然神色,“贞观公主竟然登基了?这女子可真不简单。”

“贞观公主豪情才干素不输男儿,她当年自请嫁入草原,心中大约就已有野心筹谋了。

”回忆起印象中的贞观公主,迟九素如此评价道。

“对当今来说,这大概是个极好的消息吧。戎族外患有贞观公主威慑收拢,他就能腾出手来收拾那一帮不死心的兄弟了。”

“他若是要对付荆王,我倒是愿意助上一臂之力。”方无应笑着将信放回桌子上。

“难道你现在没有助?”迟九素拿眼一扫方无应,调侃道,“你身上这股血腥味儿,可是一走进来我就闻到了。也不知你那徒儿是怎么一个好耐心,竟能忍你一路。”

“哈哈哈,我那徒儿天性沉稳,心中自有一番沟壑。不过是一点儿血腥味儿而已,怕什么!我可是看准了,他天生就是行走江湖的料!”

延伸阅读

难破船神秘小店  http://www.missionest.cn/7ou.shtml
凌启低声宽慰着自己,一边走着山路。他们的村子在山里,想要到达首都市,就必须走很长时间

[沙海邪簇]岁月如花做我女朋友,我就让你坐旁边!  http://www.missionest.cn/a9zv.shtml
李明庭仰起脸,略带紧张的问道:“黄老师,我可以坐那里吗?”黄志学瞬间就心软了。李同学

无上系统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missionest.cn/azxk.shtml
阳泉酒家!这是粤州最富盛名的酒楼。里面汇聚着众多料理界的高手。可谓是粤州料理界的风云

九主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missionest.cn/gk1m.shtml
但是箭头的撞击还是把杨旭摔个狗啃泥,杨大腿上结结实实被箭扎了个透,疼痛感顿时袭满了全

不败家就得死[穿书]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missionest.cn/d17v.shtml
金秋十月,天高气爽。金色的晨光照在金色的大地上,照在向西的前路上。蓝瑾月走在白马身旁

诳诈之徒之第三章(3)  http://www.missionest.cn/s2z1.shtml
BAU小组落地后直奔纽约警察局第九分局。天已经黑透了,他们下车时分局长正在门口焦躁地

[综]每天都想装弱龙吸水  http://www.missionest.cn/d0ex.shtml
天地四方,七分鸟兽鱼鳞,是为蛮荒。落月洲凡人烟罕至之处,皆为山林大泽,多奇兽怪谈。不

洪荒世界:开局亿万倍增幅系统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missionest.cn/ahrv.shtml
庞大的身型在远处若隐若现,只有那三颗头颅上血红色的六只眼睛忽隐忽现的出现在张强的视野

心月珮之李云(5)  http://www.missionest.cn/pw0s.shtml
“萧贤弟呀,终于把你盼来了!你说你怎么这么神秘,一个冬天都不见人影,为兄差点以为你冬

都市大富翁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missionest.cn/udo3.shtml
傅昭行瞬间沉下了脸色。她找打呢?乱她妈撩。傅昭行强压着喷薄欲发的暴戾,眼神不善。陈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修者在线阅读第五节

    过了两刻钟左右,将军府的大门前又走进来几个人,林西西赶忙从椅子上起身,站在一旁等着见礼。陆震威见来人走进了大厅,这才从椅子上起身,将来人带到林西西面前介绍道“这是我儿子。”随着陆震威声音的响起,林西西见到一个身着小号军服的清瘦少年站在了自己面前,“你好,我叫陆文钊。”少年的声音很好听,低低沉沉的倒是

  • 苍悠古道第六章

    从火锅店到市政府住宅区,只有十来分钟的车程,两人很快就到了。从上车开始,西西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这会儿下了车,也不想马上上楼。这个时候,白天积攒的热气已经散尽了,外面非常凉快。住宅区斜对面,就是商业街,商业街和政府大楼中间,是一个广场。广场不大,名字取得到还不小,叫时代广场。虽然已经快十二点,但在夏天

  • 江湖谣之无声刀在线阅读第7节

    震惊值+0.12震惊值+0.99震惊值+0.99震惊值+0.35震惊值+0.45.....一瞬间,看着震惊值瞬间满了几十万,并且还在飞快的增长。张以诺还是很满意的。开头戏搞定,系统也自动得到了想要的回复。“申请以获得许可。”“请您在引导机的指引下按照降落规定完成降落。”听到申请得到许可,詹姆斯暗自松

  • 武侠神级皮肤系统之第五章

    红苹果福利院按照行政划分应该属于Q市淮海区复关镇,这一边要建地铁站的确不错,但是首先开设的路线还不到这边上,真到这里开挖施建可能还要十年时间。但是规划的路线出台了,许多企业都动了心思。在繁华的Q市,这么一片青山绿水之所,所潜藏的商机那是不可估量的,拿来做一个福利院太浪费了。红苹果福利院虽然这些年救助

  • 秦馆长家的小古董成精了第8章在线阅读

    野蛮生长的小草呈现出深绿色,被独孤秀踩弯了腰,自己也能再立起来。只是独孤秀的行为实在是恶劣。恶劣到规则都有一瞬间的卡顿。明目张胆的挑衅。它带过很多届,这是最坏的一个。原本逐渐变暗的天空突然出现两个硕大的字。【违规】半秒后,它更精确了些。【独孤秀无故踩草违规!】还加了感叹号,来表明自己的不高兴。这巨大

  • 梦回神洲第7章在线阅读

    孟晋云怒了。前世自己可是身价过亿的青年企业家,现在居然被人骂抠缩缩?孟晋云将嘴一擦,道:“抠缩缩?老子当年进五星级大酒店鱼翅当粉丝吃...”吴大才立马道:“那你付两百过夜费”孟晋云:“......”“睡觉睡觉,懒得听你吹牛逼”吴大才不耐烦的站起来,去柜子里翻铺盖。孟晋云深吸一口气,心中充满着愤慨。难

  • 剑臣志第9章在线阅读

    “问儿!”张爷爷突兀的一声吓得张问一个激灵!张问先是一愣,然后猛回头,只见爷爷就站在自己身后,原本就沧桑的脸显出一丝老态,本来还有些黑发也都变成了白发!腰也比以前弯了一点!唯一没有变得就是和蔼的面庞。“爷爷?”张问不敢相信,原本说好一年之内回来,谁知一去五年,张问甚至再想爷爷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直到

  • 极品修仙法则在线阅读第10章

    此时,皇宫勤政殿里,一片狼藉。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皇上发脾气了,尤其最近中秋夜宴之后,每日都会有大臣上书,劝谏皇帝要以天下为重严惩公主。皇上秦岭将那些奏本压下不批,谁知却是愈演愈烈,更有甚者,将宣华公主逃跑的事情抖了出来,说堂堂一国长公主不能给女子们以表率做出那种令人不齿的事情,实在不配再做公主,甚至

  • [综武侠]美人图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章无奈之举苏旭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什么摸骨算命,命门命脉,根本就是扯谈。他压根不会算什么命。之所以知道知道吴婧婷的事,也是一些猜测。吴婧婷的性格看上去应该很独立,一个独立的人没有拒绝自己父亲安排的婚事,这也说明了她很在乎自己父亲的感受,毕竟,一般说来,女孩子总是和母亲的关系会好一点,而

  • 五零小奶爹 [参赛作品]第八章

    建安伯府沈氏和许瑶母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嘴里想说什么,却因为肿的太厉害说不出话来,特别凄惨狼狈。只有被卸了下巴,回来后被人扳正的沈大成将前因后果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许老夫人手中的拐杖狠狠的点了下地,老脸一片阴沉,怒骂了一句。“许静那个贱丫头!”“志仁,看你生的什么女儿,明天给我狠狠的教训她一顿。”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