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家系统萌萌哒之恐怖事件

作者:霜亭芊菥 来源:纵横中文网

因为刚才的惊吓郑离已无法入睡,走向窗边看着稀疏的路灯,夜与她融为一体,就好似她被夜吞并了一样。身后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将他于夜色中抽离。宁舒脸色发白捂着肚子,额头汗水不断往下流,郑离走过去抓住了她的手,着急的问道:“你怎么了”

宁舒指了指抽屉说:“药······。”郑离慌忙的啦出抽屉看到尽是妇科疾病的药并问她:“哪一瓶?”

她捂了捂肚子,艰难的说:“止痛药。”她吃下了止痛药后稍微有了些好转,坐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笑。注意到郑离在看她,她用沧桑的声音说:“黄豪就是老色鬼,我来姨妈他也不管,男人啊,都是禽兽。”

郑离不语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宁舒继续说:“你很厌恶我这种人吧,没错,我就是这样作贱。”郑离冷冷的看她一眼就继而回到窗前。

“十一点半了。”郑离小声的说,宁舒拖着疲惫的身体拿起两个手电筒,将一个递给了郑离说:“跟着我来”,穿过一个昏暗的树林,眼前是一个四合院的宿舍,经久未修,宿舍外表层暗黄脱落些水泥。

检查完四层楼最后一层五楼宁舒上到了一半捂着肚子拉着声音说:“你应该了解了,我给名单给你你帮我检查一层,我······。”

郑离接过她手中的名单走向五楼,五楼似乎灯都已经坏了,走廊一片昏暗,只有她手电筒些许的灯光。最后一间509宿舍并没有关门,她推开用手电筒照每一个床位,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孩在床上不懂看些什么,她的灯光照过,女孩于乱发中朝着她阴森的笑。也许是灯光的缘故,照出她苍白的脸让郑离背后发凉。5床位似乎没有人被子却盖得严严实实,郑离心里想着:这小把戏。并大步向前猛的扯开被子,眼前的一幕她吓得叫了出来。一个似血珠子的眼睛在不停的转,对床的一个女孩假装叹气道:“不就一娃娃吗?姐姐你用得着大惊小怪吗?”

我拿起名单默念5号床的名字:“莫露?”一个熟悉的名字,她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让她一夜之间丢掉幸福的人,那个她曾近想要将她置于死地的人。郑离使劲抓着手中的名单,咬着牙问道:“莫露呢?”

依旧是对床的女生答道:“浴室里。”

郑离缓缓走向浴室,浴室的灯光是昏黄的,最后一间幽帘下传来小声的哭声,她缓缓朝她去,不发出声音,似乎又回到那个夜晚。好奇心的趋使,她猛的扯开布帘,鲜红的血液袭入眼前,角落里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湿哒哒的头发不时的滴着似血的水珠,一双翻着白的眼珠,大大的黑眼圈挂在眼珠之下,透着红的浴袍披在消瘦而僵硬的身体上。郑离软坐在地上不断后退,她想报警可想到她是莫露时便拖着已经软了的身体跑出了宿舍楼。她脑里挥散不去刚才的画面,过着回自己宿舍的林荫小道也觉得无比漫长,害怕有什么东西将她拖去似的。

宿舍里宁舒已经躺在了床上看着她急忙的背影和发白的脸禁不住笑了出来,郑离咬着牙并不想理睬。宁舒越发笑得大声说:“你被509那些小姑娘吓到了吧?那些小姑娘就是想吓吓我们让我们以后少管她们而已。

郑离生气到:“原来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宁舒摇摇头,叹气道:“反正你迟早都会被她们整,让你习惯习惯。”

郑离此刻似乎真的要哭出声来,便将自己捂在被子里用沉默对抗一切。她不敢回忆那个玩耍的画面,也不敢回忆关于莫露和他的牵连。

清晨,失眠的郑离早早走出空气浑浊的宿舍想到树林中呼吸新鲜空气。太阳刚刚升起,树林间虽然昏暗,但也透着太阳的光亮隐约能看得出事物。嘶嘶嘶······郑离隐约听到树林中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不由分说的沿着声音指示的方向去。林子里过于昏暗,她只能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害怕踩着脚底的树叶发出声音。前方树林中声音越来越明显,好似有人在拖着什么向前行。

他查擦了擦眼睛,发现暗从中一个佝偻的身体在拖着一团黑乎乎的的东西,那个身体还不时发出阴森的小声。郑离想看清是什么,小心的躲在树干后缓缓前进。一个发黄的麻袋,不时麻袋还有些蠕动,透着些血污,佝偻的身体继续拖着它。郑离吓到软坐在地上,枯黄的树叶发出了声响。佝偻的身体似乎发现了便加快步伐拖着麻袋消失在树丛中。郑离瘫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

天明后,郑离白天并没有工作,步行到老太那里想要将自己欠的钱还上。老太的摊位不同于昨天人烟稀少而是满座,有成双成对的学生也有单个的学生,当然也不缺少看似甜蜜的情侣。

老太太旁有一个扎着马尾皮肤水净的女生在帮她煮饺子,也不少有男生上前搭讪,她却置之不理。郑离试着问到:“老太太,我来还钱的。”

老太背对着她并没有听见,长得水灵的女生放掉手中的活过来说:“奶奶有点耳背,你有什么事吗?”

郑离拿出一张十元的钞票说:“我昨天在这吃了一碗饺子没给钱。”

水灵的女生擦干了手接过钱说:“其实奶奶也记不住的。”就将钱塞入自己的口袋。郑离欲言又止,女生已经转头过去继续煮饺子了,郑离也就叹了口气转头回学校。

“亲爱的,你在哪?”几秒后“我今天有课,没空和你吃饭了,拜拜。”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莫露打完电话后从树丛里出来便拉住一个肥油满脸的男人的脸,亲昵的说:“我叫我同学帮我喊到了。”说着拉着那个男人的手向郑离走来。

郑离盯着他咬着牙,莫露警醒的看过来,颤抖了一下急忙放开那个男人的手。男人问他怎么了,她轻轻的在男人耳边说:“这是我老师,你先在车上等我。”男人点头不屑的看了一眼郑离。

莫露上前没好气的说:“追我都追到我学校来啦?啊”郑离给了她重重的一巴掌,语气加重的说:“婊子,贱人。”

莫露摸着被打的脸,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她:“我是婊子也比你好,自己的男人都勾不住。”抚着脸拿着包气冲冲的上了那个男人的车。

郑离眼泪再一次夺出眼眶,是呀,她竟然比不过一个婊子,他的男人还是背叛了她,那些海誓山盟也就是个幌子。她失魂落魄的回到宿舍看着,看着宁舒床上蜷缩成一团的被子和鞋架上已经消失的红色高跟鞋冷笑。

宁舒疲惫的回到宿舍,脱掉红色高跟鞋看着郑离说:“长得漂亮真不是什么好事。”郑离疑惑的看着她,她脱掉身上的蕾丝外套说:“黄豪看上你了,看来你接下来就是我的代替品了。”

郑离扔下手中的书愤狠的问:“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可能?”

宁舒穿着背心身上尽是红色的伤痕,她一边抹着药一边说:“看见我的伤你就懂了。”抹着背后发出痛苦的声音,吐了口水说:“哼,黄豪这个混蛋玩我玩腻了。”

郑离上前接过她的药帮她抹着,宁舒看着她笑笑:“你最好明天再去找他,不然你真的会被他吃了,哈哈。”郑离并没有理睬他,低头整理药,她看着郑离愣了一下,欲言又止就抓着郑离紧张的说:“你别出宿舍,我出去一会,回来给你拿吃的。”郑离疑惑问:“什么?”宁舒此时也已经穿上外套出了门,留下郑离在宿舍孤独的呆到天黑。

宁舒回来后脸色苍白,眼角泪珠落下,她柔情的看着郑离说:“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我这种不争气的女人?”郑离了摇头,她从郑离的怀中离开指着桌上的粥说:“你快吃晚餐吧,别饿着了,别见外,毕竟是一个宿舍的,叫我宁姐就好。”

郑离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宁姐继续看着她说:“你为什么来这里?”

郑离停掉手中的汤匙说:“一个大家都很看不起的理由,失恋。”

宁姐哈哈的笑了一声:“太年轻啊,这点也能让你这样。你可知道这个学校没有你想象的干净,别以为这是净土,这可是有些流传很久的故事,你想听吗?”

郑离点了点头示意宁舒说下去:“以前这个老校也小有名气,就是十五年前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连环杀人案,死去的都是不检点的女生,被剥光衣服吊在树上,一天之内就会有两个女生离奇失踪,第二天在宿舍后面的树林里挂着,就我们去检查宿舍经过的那片树林。接着学校开始流传很多恐怖的话题,校方经不起流言蜚语就新建学校,大多数学生都搬到总部去了,留来的都是生活不检点,学习差的学生。唉,着就是对比啊。”

郑离瞪大眼问:“凶手抓到了吗?”

“怎么可能呢,现在还是悬案呢。”宁舒坐到镜子边问:“你吃过校门外面的饺子吗?”

郑离点点头疑惑问他:“这又有什么故事?”

宁舒继续说道:“听说那些死了的学生都少掉了一只腿,都被那个老太婆拿去做成饺子的馅了,毕竟到现在人家都没找到缺少的一条腿,久而久之,有学生就流传出门外饺子店的馅里吃出脚毛,你说,这是不是很搞笑?”

郑离听后连忙跑进厕所呕吐,宁舒在外面哈哈大笑说:“这只是流传而已,并不一定是真的呀,你别被吓啊。”

延伸阅读

三象品牌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uc5c.shtml
东莞市三象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简称三象机械),位于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是一家专业生产销

韵亿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yzcp.shtml
韵亿手机壳总部是移动电源手卷钢琴、移动电源、移动电源暖手宝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香随香饰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nsnq.shtml
香随香饰是专注重量级汽车的厂家借鉴国外出众的技术工艺,采用管家的设计,精雕细琢,将时

七度香源烤鱼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ui6a.shtml
七度香源烤鱼不同规模的店面均可加盟,而且加盟七度香源烤鱼之后,还有很多优势,故成功自

刁馋一锅鲜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zpx.shtml
京杭大运河从天津武清穿城而过,千百年来武清人在运河边繁衍生息!大运河带给了武清人鲜美

晨缘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prse.shtml
晨缘家纺总部主要经营产品有:多功能靠垫、蚕丝被、丝绒毯、珊瑚毯、野生藤席、四件套、夏

三科世纪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yuv7.shtml
三科世纪音箱主要分为两大领域:民用领域和领域,民用领域包括家庭影院设计、智能家居、智

心翔心理咨询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gmw9.shtml
心理咨询市场庞大!为什么那么多咨询师却不得不面临转行呢?一个再高技术的咨询师,如果不

诗玫雅化妆品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ngx8.shtml
诗玫雅化妆品是一家集科研、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大型化妆品生产企业。随着社会

梦极床垫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ysoa.shtml
是北京钛阳鼎尚科技有限公司研发项目之一,该公司是中国环境电器产业的创新品牌和创新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镇魂街之器武魂第六章在线阅读

    而杨经理也注意到了那群过来的人,面色一变。这位怎么来了?他赶紧小跑着过去,躬下了身子,讨好地道:“白少,您怎么来了?”白少根本懒得搭理他,很不耐烦地把他推开,环顾四周,“滚开,看不到老子在找人吗?”他目光在人群中梭巡,视线落到李默身上,然后又移开,毕竟李默已经换了个身份。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他干脆又

  • 从坦克轰炸庄园开始当枭雄穿越抗战,无限大礼包系统!

    “轰~!轰~!”剧烈的爆炸声连绵不断,炮弹接连不断的落下来,轰然爆炸,腾起一片片火光。“叮咚~!检测到宿主正处于濒死状态,启动自动恢复。系统激活条件满足,系统正在激活,激活可能需要一定时间,请耐心等待。”张凌云从一堆尸体里爬了出来,惊恐的望着周围不断腾起的炮火,一脸懵逼。我是谁?我在哪儿?脑海里不由

  • 这道题 我选C在线阅读第7章

    “兄弟,我好像遇到喜欢的人了。”于墨凌轻声对张珅穆说,“滚。你本来就喜欢她。”张珅穆瞥了他一眼。“暖宝宝,我不想去片场嘛。”刘佳鑫边撒娇边对于墨凌说,“不行,他们都以为你失踪了,你不能再这么闹下去了。乖,我明天送你去片场。”,“我不!”刘佳鑫嘟着嘴,于墨凌的心瞬间就化了,说到:“好吧好吧,不过你得答

  • 我靠鬼屋发家致富之没必要追的这么紧(8)

    “事情还没谈完。”厉北辰捉住她的手,将她摁在椅子上,低头亲了下她的嘴角。“好了,现在继续。”余晚晚楞了一秒,反应过来顿时又踢又骂。“厉北辰你混蛋!”“多谢夸奖。”厉北辰舔了舔唇角,意犹未尽的笑了。“下周一,你还不了钱,福利院可能会被夷为平地。”语毕,他松开手,施施然坐回去,顺便将挡板升起。“林松,停

  • 漫威之英雄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轩辕辰走后,就只剩下叶家自己人了。叶蔓狼狈的躺在地上,用力翻了个身,不顾她那些姐妹们嫉妒的目光,对着天空大喊“我命不该绝,哈哈,哈哈哈哈!”叶肃皱着眉看了一眼叶蔓,甩甩衣袖后就走了。而叶肃喊来的几个女儿还呆在原地,叶倩云嫌恶的看了眼叶蔓“切,也不知道她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被三皇子看上了。”叶蔷薇也

  • 重生之离雪凌天之布鲁克和海拉的抉择(9)

    诸神的黄昏之后。王牧声势浩大,风头一时无二。全世界所有媒体都在播报着王牧的丰功伟绩。“继上次拯救富有历史底蕴的古城索科维亚之后,这一次,非研所所长王牧,又解救了一个种族。”“上古时期,阿斯加德神族在地球肆虐,把地球当作九大国度战争的战场。现在,王牧用事实证明:地球人不记仇,心胸开阔,是最富有爱心,最

  • 特种兵之死神教官在线阅读第十节

    这时,那伙人已经杀到,散散乱乱的,只凭仗人数优势,分成几部分来打女孩们,下手段,出绝情,狠毒自不必说,倒非人类少见。四个女孩倒没在意,只是不轻敌罢了,无劳识太过谨慎。她们甚至要这样用话教训他们:“诗要写给女孩,拳头不可以对着女孩。世界上的事,评判古人最难,简单说忠奸,那是偷懒了,没有同样的角度,对错

  • 灵剑弑天之慕离尘的要求

    今天读小说杂志的销量提高了10个点,而这还仅仅是发刊的第一天,而第一次亲密接触方莹是准备分成三期连载,三期过后故事完结,而看今天的销量就可以知道,完结之后,杂志的地位绝对会更上层楼。慕离尘,你还真是我的福星,方莹暗暗想到。地点转回H市一高。张老师在讲台上不住的把目光扫向底下,时而到地下转着,看样子只

  • 蜀在线阅读第四节

    林宸看了看来电显示是黑子。“喂,干啥”“小林子,这么久你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都以为你挂了”“滚,你挂了,我也不会挂”林宸没好气道。“嘿嘿,大家毕业这么久时间,还没有聚过会呢,准备明天大家一起出来玩玩,这次你小子不能推啊,高中最后一次了,而且你的妞也会来。”林宸刚想拒绝就被这家伙猜到了,黑子真名董豪,

  • 风水禁忌第四章

    开始补习之前,詹小楠和阿风讨论了那个关于名字的可怕猜想,结果他表示根本不用担心。“为什么?”“因为花婶儿根本不在意你叫什么。”“……”“你什么意思?来,你起来,咋俩今天得干架我告诉你!”这种原则问题怎么能随随便便!她今天一定要跟他决一死战!“字面意思。”他轻飘飘地翻了个随意的白眼。“赵临风!!”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