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腹黑无度之独孤天下

作者:羲玥公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北朝乱世,风云诡谲。

北魏永熙三年,恃权犯上的权臣高欢遭北魏孝武帝元修讨伐,但元修不敌高欢,被其雄兵压制在洛阳近郊。此时元修阵营已有多人暗降,仓皇之下,元修率五千亲兵连夜奔逃赶往关中,意图依附大将军宇文泰。

危急时刻,大都督独孤如愿与安西将军杨忠救下了武帝。

破庙中,武帝惊慌求得一签。

帝星未明,然独孤天下。

武帝自觉前途未卜,但只要有忠臣相助,一定能脱危避难,将来还会一统天下。又觉独孤如愿忠义无双,信着遐迩,特赐他一个新名字,独孤信。

可惜,孝武帝元修迁都关中长安后,权力被宇文家族死死把持。公元五五七年,宇文觉在其堂兄宇文护的扶持下称王,国号北周,独孤信成了柱国大将军。

听城下三呼万岁,独自站在城墙上的她,一身利落装扮,隐在阴影之中,目光冷漠地望向刚从龙辇上走出的北周皇帝。龙辇旁,仍骑在马上的是当朝太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宇文觉从匍匐的众人里,亲手扶起独孤信。

这是独孤家的猎场,独孤信做东,宴请皇帝和皇后。一直远在北疆的独孤信,终于回到了京城,留下独孤家七子仍镇守在边疆。

皇帝有意授独孤信丞相之位。

翻下城墙,她混迹在人群中,假装是谁家小厮,在寻自家主子。她混进射箭场,挨着一位白衣公子站定,那公子的随从望了她一眼,无甚察觉。

“咱们费了这么大力气混进来,就是为了看他们射箭啊?”

年轻的随从刻意压低了声音。

那公子望着不远处在射箭的人,沉稳地道:“我们不是看人射箭,是看射箭的人。了解他们的性格,到时候进京也好对付。”

周围响起了一阵掌声,她亦拍了掌叫好。

随从趁掌声凑在他家公子身边又问:“你来了这儿,没跟孤独大人说一声,不怕他生气啊?”

公子不以为意:“我要是说了,就得三叩六拜去觐见圣上,哪有这里看得清楚。再说,即使独孤伯父知道了,也不会生我的气,他心疼我这未来女婿还来不及呢。”

她无声地轻笑,正要从这两人身旁走开。

“皇上驾到。”

人群分成了两端,独孤信陪着宇文觉来到了射箭场。她脸上的笑意褪去,只得随着众人行礼,卑躬屈膝。

宇文觉才一张口:“他们在射箭啊。”

宁都王宇文毓就直冲上前:“我也去。”

接过弓箭,一箭射向靶上,箭矢掉在了地上。

“好,好,好箭法!”

她觉得好笑,难道这些围观的人,都瞎了么?

真正觉得好的,怕只有皇帝一人吧。

宁都王是先帝庶长子,皇帝的长兄,生性懦弱,胆小怕事。这样的王爷,最讨皇帝的欢心。宇文觉含笑,任由宇文毓再射箭靶。

“阿毓。”

她望着突然出现在宁都王身边的他,等着看好戏上演。

一身蓝底银丝绣的锦袍,宇文护手把手地在教宇文毓:“还是让我这个堂兄,好好教教你吧。”

“肩要如山平,手要弯如月,箭要准如鹰。”

箭场边,宇文觉的脸色难看至极。

忽然,周边惊声四起。

宇文护挟住宇文毓,张弓拉弦,反身箭指向了场边的宇文觉。

只有独孤信一人挡在了皇帝身前,正色道:“太师,说得好,太师的箭术果然是得到了先帝的亲传。”

独孤信只能抬出了先帝。

她听见宇文护笑出了声音来,宇文觉咬牙切齿地躲在独孤信身后。

那一箭,十分得快,既狠且准。

还是射到了靶心上。

不过一场虚惊。

自家的主子,她太了解他了。他不可能当众弑君,他答应过她,宇文觉的命会留给她。只是,这么偶尔的、公然的吓一吓宇文觉,也是件乐事。

死,不可怕。

生不如死,才可怕。

也有不怕死的,敢将太师的箭,从靶心上打下来。

太师的部下哥舒厉声问道:“谁射的?站出来!”

这不怕死的便是独孤家最小的女儿,独孤伽罗。她从一片鸦雀无声中跳出来,甜甜地喊道:“阿爹。”

独孤信赶紧一巴掌打在她头上:“你个小丫头,怎么这么淘气啊?”

这一巴掌,这一声淘气。

又是一场虚惊。

虚惊多了,也就没意思了。热闹看完了,她从人群中离去。来到事先约好的地方,等他。他不会同独孤伽罗计较,因为她是独孤般若最疼爱的妹妹。

那独孤般若什么都好,就是护短。

京城里,无人不知,独孤夫人早逝,独孤信的长女独孤般若正是独孤家的女主人。

可又有几人知道,独孤般若亦是他心上的人!

要不是她暗护他多年,亲眼所见。

“哥瑶。”

他来了。

她没有行礼,旁边总有路人在。

哥瑶走到宇文护身边,指了指一处道:“隋国公杨忠之子已经进了京,属下跟了他两日,确认他就是杨坚。”

宇文护望了一眼那毫不知情的白衣公子,再望向女扮男装的哥瑶,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后,最后定睛在那张清秀干净的脸上道:“很好。”

他说:“你穿男子的衣裳,也很好。”

哥瑶面不改色地道:“主上没有其他的吩咐,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宇文护喊住她:“哥瑶,哥舒就在皇帝那边,你不去见一见他?”

她头也不回地说:“不必了,刚刚在箭场,见过了。”

望着哥瑶远走的身影,宇文护双手撑在腰上,要笑不笑。这世间倔强冷酷的女子,当真都让他遇上了么?一个为家,一个为了天下,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子。他们宇文家怎么就招惹上了这样的女子?

宇文护喃喃自语:“宇文觉啊宇文觉,你真是何德何能,般若想要你的天下,哥瑶想要你的命。”

也好,那就让他来给般若这天下,给哥瑶宇文觉的命。

经过赛马场,一匹受惊的马儿拦下了哥瑶的去路,她不露声色地避开马蹄,只见从马背上摔下来的正是独孤顺,独孤家唯一留在京城的五子,幸好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位独孤公子身上。

哥瑶听到一声:“五哥。”

当然,还有那句:“真是没用啊,这么一点儿小伤,就弄成这样。”

她往人群里一望,望见了正在微微摆头的宇文护,同他唇边扬起的那抹浑浊笑意。

哥瑶顺了宇文护的意思,只朝肇事的人望去,听他言出讥讽:“技不如人,自己摔下来怪谁啊?”

气得独孤伽罗满面通红,却被赶来的独孤曼陀抢言道:“你说什么呢?我五弟是怎么得罪你了,你要下如此毒手!”

将马牵在手里的人说:“我下毒手了吗?你们大家看见我推他了吗?明明就是他自己不小心。”

独孤伽罗气不过,指着那人道:“你胡说,我明明看到的就是你把他推下去的。”

那人冷笑一声:“仗势欺人是不是?”

独孤伽罗道:“你别有本是做却不敢承认。”

那人反问:“你们独孤家就是这样待客的吗?”

他们一来一往地吵得起劲,哥瑶却听得不耐烦,无奈被拥挤在人群中,走不出去。她认得那始作俑者是王家公子,他父亲正是太师手下的官员。先前,独孤伽罗在射箭场削了太师的面子,这会儿定是王公子故意使了绊子,伤了独孤顺。

哥瑶的不耐烦不是冲着独孤家,而是嫌弃这王公子。太师都不计较了,他倒自不量力起来。正如二姑娘独孤曼陀说的:“今天是我们独孤家做东,宴请皇上和皇后的日子,你这么做分明是不给我们面子。我告诉你,我们独孤家不是好欺负的!”

辅城王宇文邕就在独孤顺的身边,搀扶着他。

王公子明显心虚了,只得嘴硬道:“你们不要血口喷人了,这畜生不听话能怪谁啊?赛马不小心撞上,太正常不过了。明明就是他技不如人,才摔下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完,他骑上马,想溜。

“等等。”一抹紫色身影走来,不急不缓地拦住马上的人,“听王公子刚才的意思是整件事情就是个误会,要怪还得怪这匹马?”

哥瑶同情地望了一眼王公子身下的那匹马。

王公子还傻傻坐在马上,回应独孤般若道:“对呀,正是如此。”

刀出鞘,独孤般若笑颜如花:“这样不就好办多了吗?”

哥瑶就站在马儿旁边,一抬手挡住了喷溅而来的马血。那独孤般若一刀捅在马颈上,依旧面带笑意地望着从马上摔下来的王公子:“畜生不听话,就得好好管教,你要记得。”

不顾其他人的震惊,独孤般若只对自家的两个妹妹道:“还愣在那而干吗?赶紧送独孤顺回去。”

临走前,她还不忘取下一只耳坠,扔给那王公子:“这个,当作赔偿你马儿的费用。”

王公子又惊又怕,哪里还敢去捡。

哥瑶瞧见同独孤般若一起消失在人群中的宇文护,趁大家各自散去时,她低身捡起那枚耳坠,然后递到王公子面前,低沉嗓音道:“人还活着就好。”

那王公子抖了又抖。

走出独孤家的猎场,哥瑶回首望去。她猜,此时她那个主子怕是又在独孤般若的身边了。她从何时起,不再暗护宇文护的呢?大概就是从独孤般若出现的那一天起,她就再也没有违背过他的指令了。

前朝先帝有卜,独孤天下。

宇文护要这天下,他就要独孤般若。

只有天下是他的了,她才能亲手杀了宇文觉。

延伸阅读

穿成男主的娇气包女配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hdtprs.cn/a8gy.shtml
砰!接着是人们的惊叫声,商店里的几个导购小跑着推开店门,店里的暖气一股脑儿地往外窜出

你喜欢吃糖油粑粑吗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hdtprs.cn/d74c.shtml
【感谢(哇哦111)老哥的打赏,这是红尘这本书收到的第一笔打赏,真的感动,谢谢老哥们

[综]英雄科高校的劣等生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hdtprs.cn/gpcz.shtml
穆四,江夏市老大哥,人称“四哥”,这几年一直积极把自己的产业转型,毕竟随着年龄增长,

恪守[诛仙]第八章  http://www.hdtprs.cn/azdu.shtml
当尹枭抱着一堆金蛋蛋回来时,发现院子里一片狼藉,一群特化的短刀正满院子跑,好像在找什

掌门是怎么炼成的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hdtprs.cn/gckh.shtml
陶驰蹲下来安慰她:“安安你别急,老师这就给你爸爸打电话。”张安安点了点头,眼泪顺着小

我所知道的西游第九章  http://www.hdtprs.cn/g1jb.shtml
场上的人定住了,就盯着许恣看,再看一眼郁侃。连竖儿爷都觉得郁侃是不是摊上什么事,突然

[综]纲吉在暗黑本丸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hdtprs.cn/d4tf.shtml
烧水、拔毛、去除内脏,清洗、刷油、撒上调料,最后将处理好的巴西里斯克放到搭好的烧烤架

将军夫人闹离婚(重生)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hdtprs.cn/pkoe.shtml
沈家不愧是江湖名门,不同凡响。沈临飞带着萧秋雨和白冰穿过长长的亭子,走进一间屋子,那

洪荒之神级进化第五章  http://www.hdtprs.cn/nfpg.shtml
“巧红,荣荣何时才回来?”听到少年在唤她,巧红倏地回神,从惊悸之中缓过神来。“小公子

时差锦绣阁  http://www.hdtprs.cn/dvr3.shtml
一偏僻的小茶馆里,一年轻女子正焦急的来回踱步,不时还要向窗外张望。“英儿,你现在像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板,我熬夜猝死了在线阅读妈,我欠了五十万

    “你找我有事儿吗?”高冬春骂骂咧咧吐槽好久,本以为陆清和会像从前一样唯唯诺诺说自己错了,却没想到他居然语气平静问了这么一句。高冬春立刻气不打一处来,敢情老娘刚才说了那么多,你一句都没听进去啊。“你是不是觉得出去之后翅膀就硬了?我告诉你想都别想。赶紧把钱打到我账号,家里急着用呢!”陆清和听到她这个习以

  • 穿越之木槿花下的重逢之原本的命运轨迹(续)

    掉下悬崖的9S在人形的村中醒来粉红双胞胎告知他已昏迷了2週双胞胎说他们曾被委託管理大型设施(请见尼尔前作他们负责管理人类灵魂保存所)但是记忆被删除了不记得发生甚么事情但是他们知道自己好像暴走过所以想要赎罪出了村子之后在眼前的是迷之巨大建筑只知道中间有类似电梯的设施本想骇入建筑大门却被挡住建筑系统告知

  • 网购龙蛋开箱在线阅读第9节

    不得不说,这对情侣是真的很能磨蹭,整个车行的销售员几乎都已是参与了进来,甚至是经理都已经被他们给炸了出来。双方讨价还价了许久,就连上牌照什么的事情都已经谈好了,车行会全部承担。“两位,我们真的已经是尽可能的给予了你们最大的优惠了。”这家车店的经理是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不过此刻看起来面色不是太好

  • 扶帝第2章在线阅读

    万一失手怎么办?对戴有藏的恐惧,纵使是没有记忆的丧尸,已经深深刻在直觉。而饥饿已经在蚕食她的仅剩的一丝理智。旁边多了两道脚步声,队员肖珂和刘敬泉跟上来。肖珂:“队长,你做什么?”戴有藏:“去通知聂家。”肖珂:“哦……”聂无娇满脑门问号,他怎么知道她是聂家人?他知道这个故事的剧情?他在这个故事里也有身

  • 清穿之玉泽无需叩首无需颤

    “你、究、竟、是、谁?”胖子一字一顿的问道。于星如果愿意,他可以完美的伪装成霍博,但是他并没有刻意去伪装。于星觉得没有什么必要这样做。他也不可能一辈子都用霍博的身份活着。让于星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将近三百斤的大胖子在他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直接就往地上磕头,边磕边说:“前辈,你一定要帮我,我求求你

  • 开局就是超光速飞船在线阅读第4章

    “四皇子!您泡好了没啊!?可别误了回宫的时辰啊!”小修子弯着身轻手轻脚的在门口说道,听着房里半天没动静,便偷偷歪着头往里看了一眼,这一看吓一跳,屏风倒地,一片狼藉,四皇子不见了,他赶紧去找侯掌柜,四皇子丢了,大家脑袋都得搬家啊!“什么?你说四皇子不见了!刚才巡城的顾卫士只来抓了一位女扮男装的...莫

  • 快穿之女配美好人生第4章在线阅读

    六礼过了四礼,却终究没能等到“请期①”那步。去年九月,羡城大闹疫病。这件事我是有所耳闻的,因为锁香楼常年从那里一户养麝的人家处收购白麝香。那场疫病导致这户人家的麝死了大半,提高了香价,弄得我很长一段时间看着楼里的调香师们调制含麝香的香时,就心疼得想要把自己搞失忆了算了。任你香价如何飙升,我皆一忘了事

  • 女帝养成记第六章在线阅读

    想明白这一点后,林寻就直接出了城主府,他现在必须抓紧时间逃出羽州城,他不可能等到仙门大选结束的时候再离开。到时候他肯定没有一点机会,他想都不用想,陈寒绝对会在仙门大选的这段时间做好防范,最好就是趁现在就离开。陈寒要防范他离开,一点时间肯定不够,也就是说,他只有越早离开羽州城逃走的几率才越大。林寻连石

  • 穿越开局做美姬在线阅读第二节

    他虽然还没有开始练气,但常年打磨气力,和野兽厮杀,让他的实力远超普通人,想进一气道盟问题不大,不过白不凡还是想趁着这段时间再把自己的实力往上提。狐妖世界,强者为尊。这是他最深刻的领悟。吃完饭白不凡便挎上大剑从村子里离开,来到后山山林修炼。这里靠近涂山,翻过前面不远的山脉就是狐妖的地盘,时常有强大的狐

  • 全世界只有我能撒谎第2章在线阅读

    “小凡!小凡!快醒醒!怎么睡这了,多不吉利啊!”“嗯?我这是死了吗?怎么老万也来和我作伴了?”小凡睁开朦朦胧胧的双眼看了看老万,老万正用双手推搡着自己。“万叔,都死了还不让我睡个安稳觉啊?”小凡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对他说道“呸呸呸!你小子怕是活腻了,敢往在死人身上躺!”老万骂道“啥?”小凡转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