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大秦之铁骑纵横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行云流水 来源:飞卢小说网

要说兰望大少爷不冤枉,那是假的。

可他不过是偷偷瞒着家里人出来找一本秘籍,和两个怪人唇枪舌剑斗智斗勇一番之后总算是把话说通了,结果东西还没到手,就已经撞进了一个局里--这个局还是自家人设下的。

偷偷摸摸出来捡个便宜,结果却躺着都中枪,要被自家的打手追逐得惶惶如丧家之犬,这也算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不过,就算是心里再苦,面子上也不能表露出来,细想脱身之策才是大事。

在这种情形下,绝不能寄希望于自己家的打手能认识自己。按照雇佣兵的习惯,往最坏的方向推导整个形势的走向才是上上之选。依据这个原则,可以假定兰家的打手们全都不认识自己这个大少爷,动起手来不会有丝毫顾虑。即使他们见自己是个小孩不直接对自己动手,自己在混战中也难保不会被误伤。脱险之法,当然是来个金蝉脱壳,跑得离这里越远越好。

“问题是我没法跑啊!”兰望想到这里就恨恨地直想掐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心里面暗暗叫苦。栓子跑到哪里去了?吃个早饭用的了这么长时间吗?

这时候的王郎中就好像是能够看透人心似的,笑眯眯地说:“小子,你现在八成是在想怎么脱身吧?就你这双腿,如果你家那个仆役不回来的话你是哪里都去不了的。不过你放心,有本座和海子在此,自然能保你周全!更何况你不是还要见识一下本座的武功么?无人可打,怎么见识武功?”

“只是我向你提的条件...”郎中眯起眼睛,“你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啊!”

兰望心想:“我现在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了,哪里有功夫考虑你的条件!”可是,嘴上还必须答应着:“小子一定尽快给先生一个答复。”

“好!这是你应下的。三天之内,你给我个准信,要不要做我的徒弟。至于现在么......”王郎中的目光向四周大概一扫,他的眼睛就眯了起来,两缕锐利的精芒如冷箭一般从眸子中外放,“你还是坐到我和我这劣徒中间来比较安全!”

哦?自己答应了他,他就会保护自己了?

正纳闷儿着,兰望就看到郎中给海子使了个眼色。虽然仍是一脸的嫌弃和不情愿,小徒弟还是哼了一声,好整以暇地站了起来,绕过算命的小桌,把坐在地上的兰望抱了起来。还没等小少爷反应过来,海子已经又转了回来,把兰望放下来,让他坐到了自己和师父中间。

原来是两尊大泥塑对着一尊小泥塑,现在是两尊大泥塑中间夹着一尊小泥塑。

“我们就这样坐一会儿吧,看看是咱们更坐得住,还是兰家的打手们更坐得住!”

“师父,这些恶棍可都是这小子家里派出来的找咱们麻烦的,可咱们还这么护着他?何必呢!反正他们自家人又不会打自家人,随便把这个小妖精找个地儿一放不就完了?非要把他安排在咱们中间,一会儿真动起手来......”

“住口!”本来已经开始闭目养神的王郎中突然睁开左眼,沉声呵斥。

世界安静了。

事实证明,不管是老雇佣兵还是武道宗师,直觉都非常准。

墙边的乞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昏昏沉沉地用一根拐棍撑着身子站起来,往大槐树这边一拐一拐地走着;街边的店小二把管着的四个炉子都熄了,汗巾往脖颈子上一搭,知会管事的一声要出去小解,然后就哼着小曲向江边大槐树下行来;一个货郎推着小推车,看看时辰还太早没有人来买他的货,就把草帽的帽檐压了压,调转车头要经过大槐树回家去;妓院门口的鸨儿也不管街上还没有多少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就开始招揽客人,媚眼如丝,扭着水蛇似的小腰,脚步却有意无意地向着大槐树这边挪动着。

望四周看看,兰望已经意识到:“特务”们坐不住了,要动手了。

从空中看去,师徒二人和兰望坐在大槐树下,就好像海水中一只正在流血的海豹;装束各异、从四面八方缓缓逼近的杀手,则像是闻到了海豹的血腥味、伺机而动准备群起而攻之的鲨鱼。

少爷眯起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发觉离一行三人最近的打手就是那个走路一瘸一拐的乞丐,其次是那个搭着汗巾哼着小曲儿的店小二;推着车的货郎离得最远,但是一则手里有辆小推车,里面不知道藏了些什么凶器,二则一旦打起来,手推车也能被用作掩护;那个扭着水蛇腰的老鸨似乎压根儿就没想往这边走多远,只是在外围打着转,像是个放风的。

待兰望再转过头来看:一师一徒一老一少还像入了定似的,坐在那里纹丝不动。江风吹来,只能见到王郎中的一绺胡须微微飘动。

这师徒二人似乎也是在等待着什么。

乞丐蓬头垢面,佝偻着腰,两只手拄着枯树枝做的手杖,一拐一拐地从一行三人面前走过去。就在他经过算命的小桌边上时,他的身形顿了一下。

紧接着,乞丐原本呆滞无神的双眼刹那间精光乍现。他拄着拐杖的右手猛地握紧拐杖头,好似握住了剑柄,左手也骤然握紧杖身。“戗啷”一声清脆的金属摩擦声,一把短剑就抽了出来!这是一把手杖剑,外表和拐杖无异,但是杖身下半部分其实是剑鞘,锋利的剑刃暗藏其中,手杖柄即是剑柄。只消握住杖柄一抽,剑身就露了出来。

乞丐先是把拐杖拉向自己身体的方向,然后再反手抽剑。利刃裹挟着呼呼风声,划过一道冰冷的弧线,正正地向坐在小桌后边左侧的海子当头劈下。

小徒弟的眼睛骤然圆睁!

他原本在打坐时平放于膝上的双手突然掌心向上发力上扬,取一个撩心掌之势,两柄短刃从双手袖中弹出,借着这一掌的势头利落地在身前额上交叉,不偏不倚正好架住乞丐当头劈下的利刃!三刃交错只在瞬息之间,“乒乓”的金属碰撞声几乎响彻江边空地。

乞丐见一击不成,并不纠缠,只是右手握剑和海子交叉的两柄短刃较着劲儿,同时下盘借力,飞起一脚猛踢他面前的算命小桌。桌子登时飞了起来,像一颗刚出膛的炮弹一样直奔海子和海子身边王郎中的面门而去!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以至于在小木桌向坐在王郎中和海子二人中间的兰望脸上飞来时,我们的大少爷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着这突然爆发的全武行!事后兰望细究其原因,觉得这主要还是受了自己目前生理年龄的影响--幼儿对事物的分析判断能力和针对突发情况的反应能力比起成年人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纵使兰望依仗原来做雇佣兵的经验判断出了乞丐绝非善类,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乞丐看似破旧的“拐杖”里面藏着一把剑!在乞丐突然发动之后,我们的少爷则是整个人都有些懵了,似乎完全“滞”在了那里。

兰家大少爷被“吓”懵了,可是有人依然能够不动如山、见招拆招。

电光火石之间,仍然飞在空中的木桌子骤然“砰”地一声爆裂开来,化为无数木片碎屑--原来是王郎中不偏不倚地轰出了左手一掌,正好拍在飞来的木桌桌面上,桌子在轰然炸响的噼啪声中变得稀巴烂。可还没等那雪花般漫天飞舞的木屑完全落地,“嗖嗖”的破空声音就接踵而至。十几只闪着暗色寒芒的飞镖如同飞蝗一般直向师徒二人和兰家大少的要害之处扑来。

兰望的瞳孔骤然紧缩。他的目光早已捕捉到:远处那个推着小车的货郎也发动了!兰家大少爷眼睁睁看着几乎是在转瞬之间,这个“货郎”就以一种近乎匪夷所思的速度从手边的小推车里连续抽出十几只飞镖,又像诸葛连弩射箭一样左右开弓地双手连续发镖!在老雇佣兵的眼里,这个使飞镖杀手的双臂正在飞速摆动,速度之快以至于他的两只手臂都成了两道虚影!

飞镖几乎是转瞬即至。兰望用双眼尽力捕捉着飞镖的轨迹,进行预判,在最短的时间内选择躲避的方向。他微微向左侧头,一只飞镖就呼啸着紧贴着他的右脸颊擦了过去,带着劲气“砰”的一声钉在了三人身后的大槐树上。另几只飞镖则是无害地从兰望的身侧飞过,力竭之后便掉落在地上。

除了最后一只飞镖。

在兰家大少发觉最后一只飞镖正直奔他的心窝而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如此短的距离、如此窄的时间窗口,他再也来不及做出任何规避动作,只能任由那柄短小却致命的利刃越飞越近。

不过从身体左侧伸出来的一把短剑救了他的命。

就在刚刚这段极短的时间内,海子已经和乞丐来来往往交手了四五个回合,乒乒乓乓的兵器碰撞声连绵不绝。小徒弟早已经把袖中短刃收回了袖口里,抽出了随身的短剑和乞丐缠斗。一柄剑短而宽,一柄剑长而窄;一柄剑坚固,一柄剑柔韧。只见交手双方都把兵器舞的令人眼花缭乱,“铮铮”的金属摩擦碰撞声不绝于耳。海子的剑法偏向刚猛,以全身之力集中于剑刃,大开大合,以力破巧;乞丐的剑术则更加灵活、狡黠,以柔克刚,利用剑身的柔韧迟缓对手的进攻,并寻隙直捣对手的要害。一时间双方招式各有千秋。难分胜负。

小徒弟在余光中早就把飞来的飞镖看得真切,闪转腾挪之间就轻松地侧身躲过。只是他注意到:有一只飞镖却是直奔坐在他和师傅中间的那个小妖孽而去。

“这个拖后腿的家伙!不让人省心!”海子心中腹诽,抬手举剑架开乞丐对自己颈部的凌厉一击,之后便借着两剑相撞后反弹的力量将短剑回收到身侧。剑身在空中画了个半圆,挽出一个剑花,分毫不差地正好在兰家大少胸前把那枚即将命中的飞镖打落在地。飞镖势头不减,镖身竟然整个深深插进了泥土中,只露出短短的一截儿柄和尾部的一缕红缨。

刚才试图靠近的店小二现在也加入了战团。这名杀手甩去身前的罩袍,露出了缠在腰间的一根色泽乌沉的铁链。只见他腰腹发力,猿臂轻舒,一根足有一丈长的链锤便已解开执在手里。链条舞动起来,如穿梭于云间的蛟龙,带动着沉重的铁锤撕裂空气,裹挟着令人心悸的啸音直向王郎中头部袭来。

王郎中一仰首,铁锤在他脸部上方转了个圈,打了个空。郎中又借着坐直身体的惯性猛地前倾,右臂前探,不偏不倚地正好把店小二刚要收回去的链条抓在了手里。就这一抓,铁锤似流星锤一样带着末端的一小段链条飞速旋转起来,在王郎中的手上缠紧了。还没等杀手反应过来继续回收链条和郎中较上劲,郎中就右臂发力,催动内力狠狠一拽,店小二整个人就被拽得飞了起来,直向郎中飞来。

店小二被郎中拽了个措手不及,但是并没有失了方寸。他在空中顺势一翻身稳住了身形,之后左手抓紧链条,腰胯完全展开,右手伸出单指,整个人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直向郎中的咽喉处袭来。

电光火石之间,兰望就明白过来:这厮是要将计就计、借力打力,趁着郎中把自己拉离地面试图让自己失去平衡的机会直接出杀招!

王郎中似乎并没有慌张。他右手拉紧链条,左手竟也是只出单指,伸出食指准备和店小二来个针尖对麦芒。

兰望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景象是如何发生的---两根手指于两秒钟之内在空中准确无误地相碰!只听到“咯啦”一声脆响,郎中的单指依然挺立,可是店小二的整条右臂都被相撞时的巨力卸掉,手臂像是被抖松了脊椎的蛇似的瘫软松散开来,如烂草绳一般。

这一切还都是在空中发生的。

结束战斗的还是王郎中的一掌。店小二的右臂废了,可是他的整个躯体由于惯性还在飞向郎中。王郎中微微侧身,小二的躯体便不能再撞上郎中,而是直向地面扎去。就在店小二大头朝下马上就要扎进泥地里的时候,郎中收回手指,反手劈出一掌,正好砍在店小二的后颈。

又是一声清脆的“咯啦”声---那是颈骨碎裂的声音。

这一部分战斗结束了。

转头过去一看,海子还在和那名乞丐纠缠。先前由于郎中和海子二人分神去防飞镖,乞丐本来还略占上风;可是当他见到同伙只过了两招就被一个算命的劈断了脖子,不由得心惊。这一下,手中招式也露出了破绽,挥剑慢了一分。这时乞丐的剑正砍向海子的下盘,海子也已经出剑格挡住。乞丐一走神一松劲,海子就瞅准时机把正斜向下指的短剑上扬,顺着乞丐手中剑的剑身往上划去,黑虎掏心一般直捣乞丐的躯干要害处。

这一剑,若是一般的剑客用最普通的剑过招,那根本就构不成任何威胁:宝剑都有护手,交战一方若是在格挡僵持时顺势沿着对手的剑身向上“滑剑”试图伤到对手,自己的剑身一定会被对方剑的护手卡住而一时不能动弹。与此同时,对方的剑也就没有了阻碍,可以轻而易举地反过来刺入剑客的身体。

只是这回,乞丐拿的是一柄手杖剑---这剑需要伪装成拐杖,根本没法安装护手。

海子这一剑既快且猛,乞丐根本来不及反应,胸膛就被自下而上的锋利剑尖顺势划破,肋骨被劈碎,心脏被刺穿,眨眼间就是一团血雾爆出。海子收剑转身,反手又是一记从右至左的横砍,准确地划过对手的咽喉,登时将乞丐了了账。

兰望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师徒二人中间。他粗略一估算,从乞丐突然发动到海子挥剑斩杀对手,总共只过了不到一分钟;从店小二挥起王郎中赤手空拳击毙对方总共只用了十来秒。

喷薄而出的血液染红了大槐树下江边的沙土地,将小广场变成了修罗场。路边本就稀少的行人见到这幅凶景,都慌不择路地急忙走避,“杀人了”的惊呼声此起彼伏;临街边早晨刚刚开张的店面急急忙忙又把铺板关上了,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几声器物碎裂声、女子的尖叫和幼子的啼哭。

“小子,我看你还是欠练!收拾这么个叫花子都用了三口茶的功夫,我那些招式都白教你了?!”王郎中一边剑眉倒竖摆出一副“严师出高徒”的架势呵斥着海子,一边甩脱缠在手上的铁链,快如闪电地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了一支冲他面门袭来的飞镖。

“师父,徒儿惭愧,学艺不精!”海子一边嘴上应着,一边从地上捡起一只货郎扔来的飞镖,又瞄准货郎甩手飞也似的反抛了回去。

兰望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王郎中挑战物理学定律一般神奇的武术表演中回过神来,此时当然顾不上去思考什么叫“三口茶的功夫”,他只听说过“一盏茶的功夫”这种说法。

当然,武术表演也还没有完全结束。

那个货郎还没解决。

这最后的敌人也绝不是等闲之辈,一连躲过好几支被师徒二人反扔回去的飞镖。他似乎知道近战的时候已经到了,便不再犹豫,直接从推车里抽出了一把弯刀,龙行虎步,直向兰望三人扑来。

王郎中转向海子:“三口茶的功夫,收拾掉他!搞不定的话,我拿你是问!”

“徒儿遵命!”

又是一阵刀光剑影。

延伸阅读

修真界肝帝选手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ccfym.cn/a5ki.shtml
“我不太会夸人。”邢汐朝他懒懒地笑。“看出来了。”段泽不用想也知道他刚刚那些天花乱坠

玄幻之远古饕餮系统之际遇梵放和灵陌(5)  http://www.ccfym.cn/biis.shtml
在这颗星球生活久了,也会感觉枯燥。那几年来李忱将我保护得十分周密,在他眼中,异于常人

我的降魔悲剧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ccfym.cn/p5pm.shtml
“推门,进去,赶紧。”场务领着杨聪指着一扇门急切道。杨聪一边走向那扇门一边想着怎么应

他来自山川湖海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ccfym.cn/neb8.shtml
从厕所出来、女子拉过杨晓军的手道:“你很快就要出院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是唯一一个

梦幻公主记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ccfym.cn/xyrl.shtml
一想到这儿,林浅就忍不住乐了:“嘿嘿嘿。。。。”方皓拿杯子的手一顿,回头看了看,满脸

女尊之天命风流之 都他tm给爷滚过来(4)  http://www.ccfym.cn/b98l.shtml
只见三个人都在地上打着滚“嗷嗷”直叫,就这几下他们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少宝拿过来那10

问题英雄都来自异世界[综]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ccfym.cn/y8ep.shtml
下线摘下头盔,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看了看表五点多了,走下床打开一盒子方便

胡说本纪祸起  http://www.ccfym.cn/yz4k.shtml
梦晓也是偷偷溜过来的,不敢多待就离去了。而夏荷也隔了好一会儿才回来,梦琪也没说什么,

退退退退下!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ccfym.cn/7km.shtml
“呼~呼~”吕晨用手撑着大树,平复一下呼吸。“呜~太丢脸了。”吕晨右手捂着脸,十分尴

洪荒:我能种神魔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ccfym.cn/6d5o.shtml
初出大山的小少年有了第一个小伙伴,和小伙伴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就像突然在这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能无限强化第六章在线阅读

    掀开破门帘走出,一群人已经围在外面,为首之人比其他人高出半个身子。身材魁梧,肌肉盘扎,脸上还有道疤痕,是位如野兽般的光头大汉。芸儿也跟了出来,手拿长矛站到身边,恶狠狠的盯着对面大汉,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小野猫。莫问天轻拍她的手背,冷傲的向前迈了几步,围拢过来的人群中传来议论声。“段武可是通脉两层,那新

  • 隍使第十章在线阅读

    “吼---”一声,狮狮正抓着三只死野兔,瞬间出现在傲天的面前。大概狮狮也是饿了,而它又吃习惯熟食,所以先抓好兔子等着傲天把它烤熟。傲天迅速的熟练地剥皮,洗干净,放在火上烤,不久兔香就飘满山洞。还不等傲天取下兔肉,撒上盐巴,狮狮就应经迫不及待撕下一大块吃起来。“姐姐,给你。”傲天撒好盐巴后,撕下兔腿递

  • 异灭恶魔在线阅读试探(求花花!求收藏!)

    林宇从小就是定逸师太看着长大的,定逸师太就如同他的再生父母,他暗暗发誓,将来一定带领整个恒山走上一个新的辉煌,不在受到五岳剑派盟主的驱使。当下定逸师太将恒山的戒律讲述了一遍,林宇这才正式成为恒山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男弟子。“今天早课就到此结束,你们都去练功吧,林宇你跟为师来。”定逸师太说完,便带着林宇从

  • 都市最强召唤抽奖系统第四章在线阅读

    经过一番跟踪调查,“铁三角”吃惊地发现,他们的数学老师“老罗”,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了,而且精神倍儿棒!这是怎么回事呢?莫非老罗是机器人?或者吃了什么特效药,还是有特异功能?人每天应当保证八小时的睡眠时间,这可是常识呀!话还得从头说起。这两天恰好是世界杯足球赛,肖小笑可是班里公认的大球迷,他每天课间

  • 我捡了一个星球在线阅读皓月顾双影,一人独哀愁

    远离热闹非凡的街道,老小两个身影回到山坳下的茅草屋里。小家伙内心十分激动。今天一天他可是十分卖力,不仅剩余四根鸡腿,还特意讨到了一些新鲜水果。因为明天就是自己的生辰了,所有这些这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明天给自己的的礼物。当然,他更加期待的是老头明天给他的吃的。在在即以往的生日,老头不是猎杀到一些野兽整只

  • 全世界都因为我的异能说真话在线阅读梦开始的地方(1)

    梦开始的地方章节状态:已发布2020-01-0704:08:41章节类型:免费章节1306字缓过神来,少女才发现一个黑色头发,脑后还扎这巨大的红色蝴蝶结,身穿露腋红白巫女的巫女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冷冰冰的女声博丽灵梦种族人类性别女能力空中飞翔、操纵灵气程度的能力称号永远的巫女危险程

  • 佣兵时代之八决在线阅读第1章

    公元2017年12月14日,上午9点38分,手机里面的犬吠声已经第四次响起,睁开一只眼睛,扯下用衣架挂在上铺的毛巾,简单的揉搓之后,陈元白裹着被子,蜷缩到下铺的一角,在厚厚一堆衣物下面用手划出一包云烟,点上了。陈元白经常给自己好朋友唐混讨论早晨起床第一根烟的重要性,唐混总是说早上口干诸如此类的理由,

  • 黑白记忆1在线阅读第7章

    “喏,你要的资料。”周敬推开办公室的门,将一沓资料扔到顾少衍的桌子上。见他拿起来开始翻阅,周敬又控制不住嘴贱,开始吐槽:“林轻可才不到十八岁,你就惦记着,也太禽兽了吧!”顾少衍翻动着资料的双手顿了顿,微微皱了皱眉:“你这人思想也太龌龊了,我只是对他感兴趣而已,和禽兽又有什么关系?”周敬一脸不信,但却

  • 永夜追流恶人自有恶人磨

    蒙韦霖看到这一幕,都快被郁闷死了,自己刚刚才时来运转,哪成想坐一次公交车,都能遇到一个倚老卖老的人渣老头。这时候,老头又看向了林琼儿,见到她还坐在椅子上,顿时怒喝道:“小畜生,你特么的竟然还有脸坐着?还不赶紧起来给老头我让座,怎么着,刚才给你的教训不够是吧?信不信老头替你爸妈,一巴掌抽死你这没教养的

  • 末路苍茫在线阅读第四节

    死不要脸的恶毒Omega4汪傲松气势汹汹地朝着病床走去。哗啦!他毫不客气的直接把顾长安盖在身上的被子一把拽开,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道:“我不是傅炀,还真是让你失望哈!”顾长安被他拉开了被子,只是侧过身看着窗外,一幅赶客的语气:“你知道就好。”汪傲松:……汪傲松手掌捏紧,啊的一下狠狠砸向顾长安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