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拯救皇帝一百回(穿书) [参赛作品]第8章在线阅读

作者:簌晓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反应过来的当下,阮音书双目圆睁,当即往后退了两步。

活像是见了强抢民女做压寨夫人的山大王。

程迟见她这幅受惊小兔子的模样,虽是没被人当做好东西,但心里竟生出些愉悦来。

她皮肤白得透光,细腻得跟瓷器似的,眼睛瞪大透出一圈眼白,又怯又懵懂的无辜。

他“啧”了声,继续调笑:“别不信啊,我说真的,好处挺多的,真不试试?”

她防备又严肃地看了他好一会,正张嘴要说出一个“不”字,他却又率先打断了。

“好了,先别急着回答,可以再想想。”

“无所谓,我暂时还不是很着急。”

阮音书:“……”

这人讲不讲道理的啊?

她低着头,抿唇的时候,颊边弯出一道微扩的弧线,弹弹软软,看上去很好捏。

过了一会,阮音书决定不跟他纠缠,帆布鞋底摩挲着脚底的石子,声音低低的:“我要走了。”

“这么快就回去了?”他似笑非笑,“我还没把好处给你列举完呢。”

“行吧,”他一副自己退让了很多的样子,“你先回去,等下周一来,我具体告诉你有多少优待和福利。”

“……”

已经开始自说自话,完全不给她余地了。

阮音书有点无奈:“你就这么想当我哥哥呀?”

他眼尾火苗轻跃,一闪即逝,兴味地抬了抬眉:“什么?我没听清。”

“没什么。”

她摇摇头,没有再说,书包带在她身侧摇晃。

她也该回去了,迈了两步,看他仍目送自己,又道:“周一的考试你去吗?”

“不去啊,”少年握着易拉罐漫不经心,却又倏尔压下脸来瞧她,“你想让我去啊?”

收比赛费那时候他正好在,便也顺手交了,但从来没打算去,连座位在哪都没看。

“没有,就是问问。”她摇头,“我真得走了,拜拜。”

她和他错肩,沿往校门的方向愈走愈远。

今天天气稍微有点热,而她又出人意料地爱扎丸子头,偏光下她的头发呈现柔软栗色,那团头发和她人一样乖顺,卷成个丸子盘在发顶。

她扎不上去的小碎发顺着垂下来,衬着脖颈上细细的绒毛,显得别样生动。

校服的衣领并不高,露出她颈后那截白得晃眼的肌肤,布丁似的软滑柔嫩。

他莫名想起山涧溪流,和着空旷风声,水流时快时慢,波纹层层叠叠,涟漪交相荡漾。

溪流像被浣洗过似的清冽见底,沁凉无声,带着花色的鹅卵石静静躺在深处,形状清晰。

干净,美好,纤尘不染。

///

当天正好是周五,跟程迟告别之后,有几天时间见不到他。

回家之后,阮音书先是写了会儿作业,然后松了丸子头去洗头洗澡,洗完之后还来不及吹,便披着湿哒哒的头发,趿着拖鞋快步走向书桌。

刚刚洗澡的时候临时想到了解题思路,她怕灵感稍纵即逝,只好抓紧时间把这题解出来。

她力气小,头发难拧干,这会儿有水珠断断续续顺着发梢滑落下来,滴滴答答地滚落在演算纸上。

啪嗒,啪嗒,像是给她认真的演算配上背景音。

她目光专注,浑然不觉,一边手算一边翕动着浅粉色的唇念着,直到滴下来的水晕成了一个拳头大的圈,她才长吁一口气,放笔。

终于算出来了。

这道困扰了她三个小时的题目。

她正准备把草稿纸上的内容誊抄到作业本上的时候,洗好葡萄路过的阮母催促:“音书来吃葡萄,妈妈这回买的葡萄又大又甜……哎——怎么又不吹头发就写题呀!赶快去把头发吹了,不然要着凉了!”

“不会着凉的。”她小声说。

“那也对身体不好!”阮母赶紧走过来摸了摸她背后,“你背后衣服湿了一大片,这样睡觉可不行,女孩子身体最怕湿气寒气了,赶紧吹干再来写。”

她说好,放了笔,从抽屉里取出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呜呜的风声中,她的注意力还在自己的作业上,一把头发和衣服吹得差不多了,就赶紧跑过去把过程详细又工整地写在自己的作业本上。

写完之后,她抱着自己的长草颜文字抱枕坐上床榻,看见床头放着阮母准备的葡萄。

微微冰镇后的大颗葡萄装在玻璃碗里,剔透漂亮,她默默在心里想着肯定很甜。

阮家的家风一直这样,从小就像个保护伞把她遮起来,事无巨细地照顾好她,生怕她吃一点亏上一点当,把她养得特别好,宠溺却不骄纵。

所以这十七年来,每当别人夸她性格好的时候,她都知道最大功臣不是自己,是他们的培养。

他们是很好的栽培者,她像一颗幼苗,对着镜子能看出自己的成长轨迹,看到自己健康蓬勃并无不良,知道这样是好的、是对的、是大家推崇的,便也继续接受这样的生长环境,从没想过反抗。

就这样按部就班地跟着他们的安排走,循规蹈矩,绝不行差踏错。

其实觉得这样也无不可,起码她现在过的生活被很多人羡慕,家庭和睦美满,成绩优良,身材长相也挑不出毛病。

她把掌控权交给了自己信任的父母,他们乐于安排,而她也悉听指挥。

只是偶尔也会想着,她的未来,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那颗幼苗是在主人一买回来就决定好了品种,还是在自己的挣扎下,开出想要的形状?

她忽然觉得茫然,可又忽然开始期待。

///

周一,因为考试时间在九点,她难得睡了个懒觉,七点的时候闹铃才响。

本已经和阮母说过自己可以自己准备早餐,可阮母到底是放心不下,想给她更周全的照顾,还是起来给她准备早点,然后送她去考试地点。

八点多的时候她下了车,正好碰到坐公交来的李初瓷。

李初瓷父母都有工作,所以她都是单独行动比较多。

一看到阮音书,李初瓷立刻皱鼻子:“跑到这里来我可差点累死了,学校又不组织大巴,让我们自己来,真是绝情。”

“组织大巴肯定太麻烦了,哪有这样省事,”阮音书问,“吃早餐了吗?”

“吃了。”

“那你怎么这么累,不是放了两天假嘛?”

“你还说呢,我特么节假日过的比工作日还忙,又是培优班又是写作业的,”李初瓷无奈耸肩,“哪照你,直接上门家教,不想上还可以不上。”

不过阮音书除了实在抽不出空,一般都不会拒绝家教课的,也很少做一些和学习无关的事,唯一爱好是买抱枕娃娃还有做手账。

李初瓷:“你真是我有史以来见过最热爱学习的人了,还很主动。”

阮音书想了想,热爱好像也说不上,只是觉得正确,加上也没什么别的可做,所以便把心思都放在学上头了。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李初瓷推她:“我们在六楼,走吧走吧,准考证拿出来,先进去找位置。”

阮音书在605考场,李初瓷在607,两个人的教室离的很近。

李初瓷送她到605门口:“你先进去吧,我去607放包,放好我们再一起出来上个厕所啥的。”

“嗯。”

阮音书顺着号码找到自己的位置,她是24号,第四条第三个。

她来的早,别的人都还没到,阮音书把书包放在椅子上,然后把笔袋放在桌面,准考证压在底下。

做完这些,她估摸着李初瓷也差不多了,便出去找李初瓷。

两个人碰了面,先是去楼底下上了个厕所,然后李初瓷拉着她去买了包纸,路上复习一下关键知识点,再到教室门口的时候,考试也快要开始了。

里头冷气开得足,阮音书瑟缩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向自己的位置,意外发现自己身后坐的居然是……

是周五拦住她的那个男生,叫什么来着,哦对,吴欧。

没想到居然和他分到一个考场了。

吴欧应当也感受到了她的靠近,但眼睛都没抬一下,一直低着头紧盯自己的准考证,不知是不是有些紧张。

她没多想,走过去坐好,因为有点冷,抱着手臂搓了搓。

没坐下多久,老师来检查准考证,阮音书把放在桌面中间的准考证推到右上角,又有点奇怪地想,之前不是把笔袋压在上面了吗,怎么准考证还滑到中间了。

检查准考证的空当里,她发现自己斜后方有一个空位,大抵是缺考的。

准考证检查完,铃声打响,讲台上的监考老师开始发卷子。

这种竞赛的初赛一般都是初步筛选,是稍微有点难的程度。

阮音书拿到卷子先没急着动笔,而是先大概过了一遍卷子里涉及到的题型,掂量了一下题目量,这才准备动笔。

毕竟不是所有题她都会做,这样子的初步审视,能让她计算好在一题上最多耗费多少时间,免得难的没做出来,会做的也没时间做了。

花了三分钟构想好,她打开笔袋准备抓紧时间开始做题,拉开拉链的那个瞬间,懵掉了。

大部分笔断成几节,随意又惨烈地躺在笔袋里。

木质的铅笔也被人折成两段,自动的2B铅笔笔芯被人抽走了,留下一支空荡荡的壳子。

幸好还有一只黑色的笔幸免罹难,她抽出来,发现里面的笔芯也不翼而飞了。

整个笔袋十多支笔,没有一只能用的。

……

她哪里遇见过这样的事情,脊椎发凉地呆坐在那里,整整出神了十分钟。

昨晚她亲手装的笔袋,里面的东西都是好好的,她还确认过了,怎么会……

有人在整她吗?谁做的?

就算要做……怎么能够做的这么过分?

意外猛地将她心神扰乱,她甚至都无法集中注意力了。

过了好半天,她说服自己冷静下来,看能不能找别的办法。

她抬起头,发现只有前面有个女生,正想着能不能找女生借支笔的时候,发现女生正在很认真地演算。

初赛题量很大,时间抓紧的话才能刚好写完,她不能耽误人家的时间。

况且她天生慢热,脸皮本就薄,也不好意思打扰正在认真写题的女生。

旁边是两个男生,她更抹不下面子了,后面是吴欧……

等等,吴欧。

像是一瞬间意识回笼,细枝末节无关紧要的画面成为线索。

怪不得回来之后她的准考证会挪了位置,笔袋也偏了许多,怪不得吴欧不敢看她……原来是他弄的……

阮音书整个人顿在那里,因为在思考这个问题,身子不自觉地朝后面偏转了一点。

监考老师敲敲桌子:“不要左顾右盼啊,自己写自己的题。”

虽没特指她,但阮音书还是觉得是在暗指自己,急忙转身坐好,一张脸霎时红透,脑子里嗡嗡嗡像是要爆炸。

在这之前,她的名字从老师嘴里说出来,从来只会是夸赞。

她双臂抱着缩在那里,心里又是焦急又是无奈,可她自尊心偏生太强,再没有张嘴说一句话动弹一下。

过了十多分钟,老师察觉到不对,下来巡视,走到她身边时看到她桌上一大桌断掉的笔,脚步停顿:“怎么回事?”

她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我的笔被人恶意掰断了,写不了题了。”

老师皱着眉巡视了一圈:“什么时候?”

“我第一个到教室,放了笔袋出去,再回来就这样了。”

吴欧在后方咬了咬牙,握紧拳头,没想到看起来逆来顺受的她真的敢讲。

“那你先用我的吧,”老师去讲台上拿了一支笔下来,“其余的等会再说,快没时间了。”

一拿到笔,阮音书立刻开始写题,但物理题本就又多又难,她还晚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收卷时后面的大题都没写。

每条的人起身去交卷,阮音书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后面的吴欧路过,也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无意”,钢笔的墨水滴在了她准考号条形码上。

她赶紧抽出纸巾擦拭了一下,但条形码上还是有一团污渍。

起身去交卷的时候,有认识她的人往这里扫了一眼,看她卷子背面是空白的,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阮音书情绪复杂地抿抿唇,把卷子交上去:“老师,我的考号……”

“怎么这么不小心滴上这个了?!条形码扫不出来没有成绩的啊。”

“我没有钢笔。”她说。

老师的目光挪到唯一带了钢笔的吴欧身上,吴欧看教室里没监控,面不改色:“我带钢笔是打草稿的,可能不小心甩到她卷子上了吧,不好意思啊。”

……

考试结束回学校,跟李初瓷坐在公交车上,任凭李初瓷怎么问怎么说,她都抱着手臂一言不发,满脑子都回荡监考老师那句——

“这肯定扫不出来了啊,白考了。”

窗外下起稀稀落落的小雨来,雨珠汇成线,顺着窗户向下滚。

天气阴沉沉的。

她浑浑噩噩走进教室,找位置坐好,教室里还在就刚刚的考试讨论得热烈,有人说自己运气好兴许能进复赛。

她又何尝不是呢?

以她的水平,假如发挥好,还是有可能靠半面题目进复赛的,但被吴欧又那么整了一下……

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她做了两个小时无用功,还被人陷害,还第一次有半张卷子没做完……

想到孤立无援的场景,还有那些震惊又怀疑的目光,挫败感和无助感就排山倒海席卷而来。

好丢人啊。

怎么会这样呢。

她缩着身子,左胸腔空泛地涩涩抽着痛,有湿热液体难以控制地从眼眶里涌出来,一颗颗砸在书本上,她咬住嘴唇,小声抽噎着。

程迟从外头走进来,路过蛋糕店的时候蓦然想起,自己周五时跟她说有“好处”给她,便顺道买了个蛋糕带给她,心中颇为自足。

可走过去一看,发现她低着头,背部一抽抽地颤抖,手指绞着书。

他立刻感觉到不对,走过去,蛋糕放她桌上,然后蹲下身看她:“……怎么了?”

她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嘴唇都被咬得泛了白,眼眶里亮盈盈,眼尾红彤彤,委屈极了。

程迟怔住。

“到底怎么了?”他几乎有些无措地把手搭在她发顶,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安慰人的,轻轻揉了揉。

“谁欺负你了?我去揍他。”

延伸阅读

魔踪仙影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0foo.cn/p9a2.shtml
“去死!”姬雅爱子心切,再怎么善良的妖怪在自己的幼崽收到威胁的时候也都会变成凶性大发

大秦:我创造了修仙皇朝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0foo.cn/pyr5.shtml
傍晚,吴极又从那个梦中醒来。吴极的家原本在风水城住,但吴极生下来就长像怪异。一对银色

契约恋人是偶像第九章  http://www.0foo.cn/p5xm.shtml
KIM看见眼前的丫头捂着白白的浴巾一脸警惕地看着自己,好像自己是童话故事里跑出来的大

前夫他有隐身术之龙魂初现(5)  http://www.0foo.cn/y6vm.shtml
就在这危机关头,忽然!雪轩的后背冒出了一阵金光,随后一条闪耀着刺眼金色光芒的龙从她的

前世神机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0foo.cn/a68e.shtml
简单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登上了热搜,坐在床上默默的思考了一会儿,接着给“亲爱的”发小发了

最强动漫制作商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0foo.cn/p5g0.shtml
我无力地躺在地上,说实话现在我已经接受了要完蛋的现实,心中反而不怕了。麻木的不止是我

[综]我只想普通地种个田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0foo.cn/p0d3.shtml
“姐姐,你肩膀上的那只小麻雀可以给我玩会吗?”小铃好奇地看着停留在日暮忘语肩膀上缩小

拈花一笑不负卿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0foo.cn/60c.shtml
从极度痛苦中撑过来,林路感觉自己似乎又变强了很多,就是不知道自己居然强到什么程度。“

[全职高手BG]剑圣与小花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0foo.cn/spfl.shtml
陆言,血族论坛内部给他的人物介绍光鲜亮丽得一批,血族大少爷,世界之父,武力值高出阈值

[同人]魔道祖师之思故人(曦瑶)之第六章(6)  http://www.0foo.cn/bspu.shtml
高三的暑假补课只补两个星期,八月末的时候,高一新生就要提前报到了,高三的学生终于也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之无限修行在线阅读第8章

    不出莫长安所料,他成功通过了选拔赛获得了初赛资格。初赛及以后的参赛作文是要现场写的,所以这交上去的第一篇作文就没用了。初赛名单在3月25日时下来,而初赛的时间则定在4月1日,周六的上午,初赛地点则在学生报名的学校举行。学校根据进入初赛的名单上报需要监考老师的数量,而教育局则负责抽调老师交叉监考。又过

  • 我的未成年在线阅读醉仙楼

    天空中忽然飘起了绵绵细雨,风灏栎抬头看了看天,仍然自顾自的朝前走,脚步丝毫没有加快。今天的天气有些特别,春天的雨水似乎特别多。走着走着,风灏栎闻到一阵熟悉的香味儿,回头便看到季如月打着伞跟在他身后。“如月?下雨了你怎么还在街上走呀?”风灏栎看到季如月举起手把替他撑伞,便接过她手中的伞,全部遮到她身上

  • [知否]县主什么的不干了啦在线阅读第二章

    时间回到龙滕三岁,作为龙家的小辈们,只要是直系而且还是男孩都必须在满5岁之前在龙家村度过,当然作为龙滕的母亲烟妍妍是可以探望的,但是不可以陪同度过5年,每个月可以来探望一次,之所以有这些规矩是因为龙家一直是单代,为了不让龙家独苗夭折在5岁之前都要在龙家村接受训练,为什么说5岁呢,据说龙滕的祖爷爷龙傲

  • 尘泥在线阅读第八节

    毗邻大陆最西边海港的城市是帝都新叶城,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这个形状像新生的绿叶一般舒展开来的新兴城市,承载着当代国王格西的美好愿景。作为王国的首都和大陆最大的港湾,新叶城在军事与航运方面的地位无可动摇。“不错嘛,刚到塞班斯王国不久就换了新欢!王全那小子呢?”原来,夜色得知,诺尔斯一行人已经赶到新叶城,

  • 青春不虚此行第8章在线阅读

    第一周顾未辞到顾氏上班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轻松的,那张常年冷若冰霜的脸上,竟然隐隐有几分笑意。尹泽觉得不正常:“顾未辞,你没事吧?”“好得很。”顾未辞看着手中的文件,语气无比轻松。尹泽就觉得更加奇怪,继续追问:“顾氏最近股票确实一直不错,但着不是常事儿嘛,你至于高兴成这样?”顾未辞抬眸,“谁跟你说我是因

  • 时空有缝第7章在线阅读

    大概一个多小时,苏钰来到了道馆的门口,乱风道馆有八九十层高,装饰的极其繁华。“那是…那是前天来的那位前辈!”“难道是那位宗师来了?快去迎接!”门口的几名迎宾,正在接待客人,看到了苏钰来了,立马上前,也顾不上接待别的客人了。平常,这些迎宾的人物就是好好接待好那些来道馆的客人,但是今天可不一样,宗师!这

  • 火影:种树就变强之契约兽 金子

    “那这样说起来,都是因为你喽。”眼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可以这么说吧,不过如果你想修炼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之前的你一直没开窍,我也没苏醒,”“你说你有办法,快说什么办法”慕容馨激动的说。“告诉你也可以,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你都被关在这了,还敢跟我提条件,你不怕我不答应吗”“你会答应的,只要你想

  • 第五维之末世在线阅读海鸣镇

    古时人类没有记录的工具,会在自己的脑海中营造记忆宫殿,将学得的知识分类,返祖为蜃妖的王尔亦当然也能做到这一点,只是他的记忆宫殿更像是个自己创造的**系统。【种族:蜃】【能量:1172.2(日耗:3)】【状态:饱腹】他闭上眼,重新沉浸入梦,出现在某个梦幻般的小镇中。这里是海鸣镇,是所有梦境的背面。这里

  • 超次元群管理!之女主迟菲(7)

    黑市上普通的民众抓了没功绩没油水,但如果是其他东西就不一样了,还是有人盯着的。宋玉安怕被人盯梢,所以没有打算在本地出手,说白了他这会儿换了再多的钱也用不出去,要想真正的大干一场,还是得等到包产到户。好几年呢,不愁找不到去外地的机会。戴着帽子伪装了一下,宋玉安背着包就去了县医院。转了一圈下来,卖了十斤

  • 老白,我是小青啊在线阅读第三章

    早上六点,季初羽在闹铃响前五分钟准时睁开了眼睛。梦中吵闹得近乎让她耳鸣的声音逐渐淡去。季初羽眯了眯眼睛,顺着有些薄的窗帘,看到外面的天还是昏暗犹如黑夜的。她抬起一只手落在额头上,半遮着视线,抬手按亮台灯。靠近阳台的桌上,一盆猫草长得茂盛,有三分之一是被齐刷刷剪掉的嫩茬。窗帘后面,徘徊着一只灵巧的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