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的爵士王子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1150415580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八章

学经济金融类的专业,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继续深造。

有条件的,或者成绩优异能拿到全额奖学金的学生,多数都会选择去留学。

这类专业的同学,会在大三的时候准备雅思或者托福考试,成绩的有效期都是两年,顺利通过的话,毕业后就可以无缝连接,去国外读研究生。

姜也大三也凑热闹去考了一下雅思,考虑到即使未来不出国,大四毕业后找工作也算加分项。

而梁行止是大四寒假,托福的均分才都达到了100以上。

姜也知道梁行止有出国的意向,但是并不坚定。

所以他们平常也没有谈论留学的事,默认留在本地。

而她签约本地公司的时候,梁行止也并没有提出其他想法。

没想到现在才从他们的谈论中得知,原来梁行止连出国的签证都办好了。

这一点,确实是姜也始料未及的。

姜也最开始以为方悦欣想让她看到梁行止对其他女生,或者准确的说,梁行止与方悦欣暧昧的场景。

没想到竟然是关于出国的事。

如果是前者,没了感情就好聚好散,可竟然是后者,姜也当时并没有想到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毕竟感情还在,但理智也在。

此时被方悦欣这么突然一喊,在场的人都看过去了。

姜也的字典里,没有“临阵脱逃”四个字,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跑出去哭,等着梁行止去哄呢。

在众人的目光中,姜也走到灯光处,现场一度十分安静。

她只好笑着打趣道:“看来我是冷场大王啊,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梁行止先反应过来,三两步走到她跟前来,“姜姜,你什么时候到的?”

姜也想了想,如实说:“从听到你签证办了的时候。”

梁行止解释道:“姜姜,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爸妈已经帮我办好了签证,本来准备去接你的路上和你说的。”

姜也反问:“学校也是你爸妈给你申请的吗?”

梁行止:“我们去旁边说。”

人有时候挺神奇的,明明心里还是会难受,会不很开心,脸上却表现的异常平静,甚至思路清晰,逻辑满分。

比如现在的姜也。

姜也摇头,淡声道:“就在这儿谈吧,我就问你几个问题。去了旁边谈,不知道的人又会说我是被你的“花言巧语”哄了。我可不想平白无故又受人冷嘲热讽。”说到这儿,姜也怕气氛搞得太沉重了,于是又调侃自己说:“我又不是空调,还能自动给自己控温降火。”

梁行止有些顾忌面子,但看姜也坚持,他最终还是点头了。

姜也单刀直入:“你留学的手续都准备好了?”

梁行止:“嗯……”他承认后,又补充道:“我还没有完全确定要出国留学。”

姜也并没有打断他的话,既然要好好谈一下,就开诚布公。

如果真的要分道扬镳,也不应该留遗憾。

她听完梁行止的话,反问道:“既然材料都已经办齐了,为什么还没有确定是否要去?”

梁行止沉默片刻,看向姜也,“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姜也听完,面色却并没有很大的动容,只是冷静道:“我尊重并支持你的决定。”

梁行止又问:“那你呢?”

姜也:“我已经签约了,所以就决定在这儿工作。”

梁行止:“如果你愿意出国,毁约了也不要紧,我可以等你一起出去。”

姜也反问:“我为什么要毁约?”

“你不想……”和我一起出去么?

梁行止顿了顿,换了问话的方式,“那我们……”

姜也安静的等他把话说完,最后梁行止说的是,“那我也不出国了,我可以留在我之前签约的公司。”

姜也奇怪的看着他,“你为什么又不出国了?”

梁行止这次挺干脆的,语气和神态一如既往的傲,“我在哪都是金子,还怕发不了光?”

姜也被逗笑了,挖苦他说:“我记得你考托福花了大几万吧?”

梁行止:……

这种掉链子的事儿,大家心里知道就行,说出来做什么?

不过他看到姜也从来这里到现在,露出来第一个笑容,顿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说到这儿,姜也突然意识到,如果真的不想出国,也就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去考托福了。

而且梁行止很坚定的考了托福,而不是雅思,明明大家会说雅思比托福简单一些。

姜也:“你不出国,你父母没关系么?”

梁行止轻松道:“有什么关系,我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就好,他们会尊重我的。”

姜也抿抿唇,纠结了很久,还是把心里的那根刺说出来了,“但是你忘记尊重我了?”

见梁行止似乎要反驳,她解释道:“如果你尊重我,在申请学校的时候,就应该和我说一声,让我能够及时调整计划。而不是现在,我突如其来得到的消息,原来你要出国的所有事宜都已经安排好了。”

梁行止皱了皱眉,反问:“我怎么不尊重你了?即使我现在什么都准备好了,但是你不愿意出国,我就在国内陪你,你想和我一起出国,我就帮你申请学校,把签证办好,我们还是有时间调整计划?”

见姜也不为所动的样子,梁行止又道:“是,我之前申请学校是没有和你说,但是我也就去试试,毕竟我也还没有完全考虑好要不要出国,这有什么好说的。我现在出国的材料准备好了,来和你商量就可以了,因为我可以随时根据你的意愿来调整我的意愿!所以之前说不说,有什么关系?”

“就算我那时候申请学校和你说了,你也去申请?如果最后我们还是决定不去了,岂不是两个人做了无用功?何必?”

梁行止说完后,两人都沉默了。

最后姜也先开口道:“阿止,你去留学吧。”

梁行止下意识的反问:“那你呢?”

姜也:“我就在这儿。”

梁行止愣了愣,似乎没反应过来,只是条件反射般,脱口而出,“那我们怎么办?”

空气再次沉默,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似乎只要没有人打破这份沉寂,时间就可以静止。

良久,姜也把风吹到嘴角的发丝撩到耳后,唇边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温柔的像是三月份的阳光,四月份的微风。

她上前抱住梁行止的腰,声音很轻,仿佛怕惊扰了这皎白的月光,“我们分手吧。”

那么温柔的神情,说出的话,却是镇住了梁行止。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否则五月份初夏,为什么突然像是置身于腊月隆冬的冷凝中。

梁行止一把推开姜也,一字一顿的问:“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姜也顶着梁行止迫人的目光,重复道:“阿止,我们分手吧。”

梁行止后退两步,满眼不可置信,说话时声音不由自主的变大了,连续的质问砸向了姜也,“就是因为我申请学校的时候没告诉你?你就要分手?那我们之间两年的感情,你是准备扔了喂狗么?”

不远处隐秘围观的一群人,也安静了。

有在心里幸灾乐祸的,也有为他们可惜的,还有冷眼旁观的,更有觉得姜也是矫情的。

总之,心思各异,但不约而同的等待着他们最后的宣判。

梁行止和姜也两人再次沉默了,今晚他们之间沉默的次数格外多。

看姜也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梁行止知道,姜也不会服软的,她是真的想分手。

一股暴戾的气息在胸腔肆意乱窜,无处发泄。

梁行止在原地转了两圈,最后一脚踢向了铁质的垃圾桶,发出“嗡嗡”的响声。

他气的额角青筋鼓起,最后发狠道:“分手就分手,你以为你是谁?!”

姜也挺有自知之明的,她知道自己随着时间的流逝,于梁行止就什么也不是,于是头也不回的,立刻转身离开了。

再待下去,怕是会哭的。

她远远还能听见,原本脾气就不好的梁行止,现在更是像吃了火、药、包,不知道吼了谁一句,“滚?!别来烦我!”

声音之大,像是从过去穿透到了现在,荡起阵阵回音。

陈岚听完姜也的回忆后,揭了面膜,好奇的问:“你当时为什么这么坚决的要分手?梁行止不是都愿意陪你留在国内么?”

“他当时是说愿意啊。”姜也放松身体道:“但是谁能保证他一辈子不后悔呢?而且他为你牺牲了更加光明的未来,同样的,你也应该付出同等的东西来平衡,不然感情中会有亏欠。即使他真的爱我如斯不介意,可我心里过不去。而且……”

“爱情真复杂,还是我这种单身狗快乐!”感叹完,陈岚继续一脸八卦的追问道:“而且什么?快说快说。”

姜也睨了她一眼,“而且我觉得,梁行止内心应该还是想出国的吧。不然为什么考托福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同时,他家里人也希望他能够出国,如果他因为我放弃了,他家人怎么看我?”

陈岚调侃她,“那时候还没进门呢,就想的这么长远?”

姜也也不在意,大方的承认,“别说,在一起的时候,还真想过结婚的。”

陈岚惋惜的说:“可是你们还是分手了啊。”

说完后,她又兴致勃勃的说:“那你们现在又相遇了,而且你们都单身,我觉得你们很有发展前途!”

姜也对此的反应仍然是淡淡的,“时间在向前走,人都是会变的嘛,所以对于这个未知的问题,无法做结论。

陈岚盯着姜也,严肃的问:“你现在对梁行止什么感觉?”

姜也想了想,最后只能给出“没什么感觉”这个回答。

陈岚琢磨道:“但是我觉得你今天对梁行止的意见很大啊?”

姜也撇了她一眼,反问道:“那你就没觉得梁行止今天对我的意见也很大?”

陈岚:“非常觉得!所以我才认为你们能够再续前缘!”

姜也:“我谢谢你了啊!我可没有受虐倾向。”

她们俩又东拉西扯了好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

总归明天还能继续造作一天,周一上班,不急。

延伸阅读

瑞赛科加盟  http://www.discountimportautoparts.com/b06e.shtml
瑞赛科加盟详情深圳市瑞赛科打印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各种品牌的激光打印机环保硒鼓的

大视界加盟  http://www.discountimportautoparts.com/gcpi.shtml
如今社会,订货已经不需要再像往常一样那么多的渠道了,只需要在网上轻轻的一点,就可以订

designpie加盟  http://www.discountimportautoparts.com/go6s.shtml

黛博兰化妆品加盟  http://www.discountimportautoparts.com/prii.shtml
黛博兰化妆品全面负责“黛博兰”品牌在江苏市场的推广、营销、客户维护、市场支持、培训等

拾柒APP加盟  http://www.discountimportautoparts.com/gfk3.shtml
暂无

OWNFUN欧梵家纺加盟  http://www.discountimportautoparts.com/yt5d.shtml
杭州萧山新塘欧梵家纺店是转型后的专营店,主营羽绒羽毛、自主品牌的被芯、枕芯、靠垫芯、

小二街便利店加盟  http://www.discountimportautoparts.com/jff.shtml
小二街便利店营造咖啡馆式购物环境,突破传统便利店的模式,丰富产品线结构,精选数一数二

绝三张膏药铺加盟  http://www.discountimportautoparts.com/bshz.shtml
四川省内江市黄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座落于系画家、书法家大师张大千故居——四川省甜城内江

上海滩服饰加盟  http://www.discountimportautoparts.com/a7zn.shtml
上海滩服饰与源远流长的定制服务相得益彰的是我们的成衣和饰品系列,同样亦是选择丰富,让

蔻卡伊服饰加盟  http://www.discountimportautoparts.com/g7l4.shtml
蔻卡伊服饰,是一家以从事服装批发为主的公司,公司品种丰富,注重产品品质.公司实力雄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奥运之全能运动员在线阅读排球比赛(上)【已修】

    第十章排球比赛(上)“早上好。”我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更京子打招呼。京子看到我这样,有些担心地问我:“怎么了,精神状态不太好?”我的头有些晕,但还是对京子作出了个放心的表情:“没什么,用脑过度有点头晕罢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发现眼睛还是有些酸,便用手去揉。不过京子阻止了我这一不良习惯,她拉下我的手

  • [修川]花开时节又逢君雪山

    曾有一位伟大的诗人说过,科顿的雪山是世界赠予的最美的馈赠,有如圣魔法师希尔伯特大人在圣堂山顶释放的最后一个禁咒。曾经的林顿并不怎么理解这首诗的意思,他只是如同祖祖辈辈一般的在学堂上轻声颂念着,希尔伯特的最后一个禁咒如同梦幻的泡影一般在脑海中浮沉,最后化为遥远的虚幻。直到他站在了科顿的雪山上,脚下踩着

  • 国民初恋之男神太高冷之过渡(2)

    发挥了自己年幼的优势的欺诈师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嘴甜,仁王甚至还得到了不少零花钱。父亲大人果然抵挡不住撒娇啊——抱着适合球拍,拿着会员卡的仁王狐狸笑ing不过,重回国小一年级,课业早已熟悉,剩余时间不少呢。决定了,学下柔道锻炼身体,嗯,还有其他的只要有助于网球,都学一点吧!—————

  • 焦剧同人 竹竹悠我心在线阅读第1章

    天边刚刚泛起青白,沈氏便披了袄起来梳妆,拿桃木的梳子通过头发,抹上桂花油又蓖过一回,挽了个油光水滑的髻,从妆盒里摸出个银打的五瓣梅花插在发间。“怎不戴那金的?”王四郎眯一眼瞧见了,长腿一伸打了个哈欠,扭头见女儿蓉姐儿睡得小脸粉扑扑,食指一曲,一声脆响弹在她脑门儿上。沈氏阻止已经不及,蓉姐儿倒也不哭,

  • 网游:无限异变之望(9)

    她垂下眼,烛火映照着她睫毛,投下又密又长一圈儿阴影,似两把小小的羽毛扇子,扑扇了几下,她声音在摇曳烛火里柔且轻,“明儿去当铺,把玉佩赎回来,那是他娘留给他的遗物,告诉他不许再弄丢了。”望愈吸了吸鼻子,一一都应下,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又闭上,却到底还是惦记着道,“可是小姐……今儿刚跟那几房说完咱们没买

  • [全职高手]顶真第七章在线阅读

    一路上,忘川对黄泉那种不要命的野兽打法感到无比的心惊肉跳,那是兽不是人啊!这大半年她是怎么活过来的?“我说阿纯啊,你就是这么救下我哥的?”黄泉呸的将嘴里的血腥吐了出来,顺便给自己打了个新学的净尘术,仙界还真是方便,就这么个术法堪比洗衣机。“这个问题前面你已经问了八次了,你是不是打算我每杀只妖兽你都要

  • 玄幻之万古青天在线阅读第2节

    酒店刚开张,高层大变动,今天是新老总华丽空降的日子。新老总身世惊人,祖国生了他的身,美利坚哺育他长大,密西西比河呀甘甜的乳汁,养活了这么一个汉奸落后分子。人力资源部的小徐打了一上午电话,终于找到了吴越。电话里小徐十分阴阳怪气:“吴副经理,半小时后面圣可别忘了啊。”吴越一口回绝:“不去。”“混账。”小

  • 樱花落下时在线阅读第7章

    正当我准备离开县城之时,城尉突然召见我,见面之后才得知有一股流窜的匈奴马贼来到此地烧杀掳掠。现并州刺史已经派出兵马前来围剿,要求县城城卫队协助。由于我在上次讨伐山贼中表现突出,所以城尉传我前来议事。听到这个消息,我立刻决定先帮助城尉解决了匈奴马贼再走,终究现在想取得功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象上次

  • 谜情在线阅读人民大会堂的建造!

    “恩?”跟着卡斯罗村长,走进一个小木屋,走进一看,大大小小的东西挂满在墙上,还有一些奇怪的文字,自己看不懂,虽然对这些也没有兴趣。“咳咳·····”卡斯罗翻开箱子,满箱子的灰尘飞出,一边咳嗽一边将灰尘扇开,在里面一阵摸0索,最后拿出一张被灰尘覆盖的地图。“老桥这个屋子是老桥的研究室,我很喜欢研究天文

  • 我有个系统在线阅读第六节

    风水轮流转,现世报来得太快。陆烟仔细想来,谢陵宇从未对她表达过情意。搬去京城的那天,陆烟扒着马车哭得气都喘不过来,而谢陵宇仅站着看了一会,还没等马车走远就转身进了门。后来陆烟要解除婚约,少年也没说什么话。到最后的最后,哪怕谢陵宇放下了架在苏青墨脖子上的剑,换来侍卫放下架在陆烟脖子上的剑,互她周全。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