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悠闲山村:万界供应商之第八章(8)

作者:猫猫咪 来源:飞卢小说网

刘珑打开别墅大门,把沈袖月让进了客厅,伸手比划了一下:“随便坐。”

他说着瘫坐在沙发上,脸色白里发青,整个人像是刚死过一回似的,完全不是一个新郎倌的模样。

他的侧脸上还带着一道划痕,约莫有三四寸,从眼角到嘴角,皮肉翻着,显得十分狰狞可怖。

沈袖月见他的第一眼,就被这道伤口吓了一跳,说:“怎么回事?”

刘珑说:“她要杀了我。昨天晚上入了洞房,她忽然抓起一把剪刀要刺我。我没防备被她划了这么一刀,夺下剪子扔了,她又伸着手要掐我!”

沈袖月定睛一看,见他脖子上确实有两个乌青的手印。照理说一个小女人的手劲不该这么大,居然能给他留下淤青,简直是被另外一个人附体了。

刘珑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心有余悸地摸了一下脖子,说:“……妈的,差点就被她掐死了。”

沈袖月早晨接到了电话,就赶了过来。刘珑在他岳父给小两口买的别墅里待着,房子装修的挺漂亮,三层外加阁楼,一共六百平左右,在这种地价不高的地方也得值一千多万。刘珑只是个普通职员,想靠自己工作买这么大房子,恐怕要攒到下辈子。然而他娶了个好老婆,这一切一夜之间就都有了。

他的冷汗渗进脸上的伤口里,刺痛感让他皱起了眉头。他想按一下伤口,却又不敢,手抬起来又缩回去了。沈袖月看着都觉得疼,说:“去医院看看吧。”

刘珑嗯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手指却不住发抖,怎么也打不着火。

看来昨天晚上的经历给他很大的冲击。沈袖月想起自己撞鬼的那几天也一直坐立不安,害怕是很正常的。

沈袖月说:“你妻子呢?”

他的妻子名叫周丽,刘珑指了一下楼上,说:“在卧室里,她妈陪着她。”

沈袖月皱眉道:“你不是说她现在神志不清吗。跟母亲待在一起,老人没有危险吗?”

刘珑说:“她现在没那么激动了,不攻击人,而且她好像还认得她妈。”

沈袖月说:“她父亲呢?”

刘珑说:“他看出闺女撞邪了,一大早就出去找道士了,准备下午禳治作法。我想着这事你知根知底,还是得请你来看一眼。她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

沈袖月没回答,说:“能先让我看看她么?”

刘珑站了起来,带她上了二楼。他敲了敲卧室,打开了门。周丽穿着睡衣,蹲在墙角瑟瑟发抖。她的头发贴在脸上,满头都是冷汗,眼睛直勾勾的,显然被吓坏了。

周丽的母亲满脸泪痕,抱着女儿,努力安慰道:“别怕,妈妈在这儿呢。”

刘珑说:“妈,这是我同学,过来看丽丽。”

他没说沈袖月是那件嫁衣的主人,也是怕岳母情绪激动,再惹出事来。

沈袖月注视着周丽。她蜷缩成一团,一个劲儿地说:“我不认识你……你别来害我,我没有对不起你……不是我,不是我……”

周母摇了摇头,对沈袖月说:“她现在的状况不好,受不得惊扰。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回去吧。”

沈袖月点了一下头,沉默着出来了。刘珑跟她回到楼下,说:“你跟我说实话,那件嫁衣是怎么回事?”

沈袖月直视着他,冷淡地说:“那件嫁衣确实邪门的很,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可你不听劝。之前我已经把它埋起来了,照理说它不应该再出现,你是怎么得到它的?”

刘珑沉默了片刻,觉得事到如今,没法再隐瞒了。他说:“丽丽看了你的照片,很喜欢那件嫁衣,叫我跟你借。你当时没答应,她就很不高兴。”

沈袖月嗯了一声,刘珑说:“我说要给她买一件差不多的。她好像着迷了一样,什么都听不进去,非要那一件。说来也巧了,这几天有人寄了个快递过来,里头正是那套红嫁衣。丽丽以为是我想办法给她弄来的,可我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但是看她那么喜欢,就让她留下了。”

刘珑回想新娘头一次试穿那件衣服时的模样。她平时还算娴静温柔,穿上那件衣服之后眼神却变得灵动起来,嘴角总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就像被什么人附体了似的。

刘珑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但也说不出什么。接下来拍结婚照、举行婚宴都还算顺利,可到了洞房当晚,她忽然性情大变,差点就动手杀了他。

他说:“你说你把那件衣服埋了是怎么回事?”

沈袖月掏出手机来,给他看白腊山中被掘的衣冠冢。刘珑看着土堆和空荡荡的深坑,皱眉道:“这是人为的?还是野兽刨的?”

事到如今,他们还是希望能把事情往合理的结论上靠。然而彼此心里都清楚,这已经不是科学能够解释的了。

沈袖月说:“不是人为,也不是野兽,是它……自己出来了。”

刘珑感到一股寒意从背后升起来,他说:“不可能!”

沈袖月沉默地看着他,刘珑的底气弱了下去。沈袖月说:“我见过那个女人,还不止一次。”

刘珑睁大了眼看着她,沈袖月说:“头两次是在梦里,她想杀了我,占据我的身体,好去报仇。”

沈袖月说:“她说她生前被丈夫辜负了,含恨而死,在人间徘徊至今,要找到那个叫三郎的负心汉,杀了他。”

刘珑的眼神有些涣散,片刻笑了一下,神经质的表情就像面部肌肉在抽搐。他说:“什么意思,你觉得她要找的那个三郎,是我?”

沈袖月没回答,但心里想多半就是这样了。

刘珑抓了抓头发,焦躁地说:“这辈子谁知道从前发生过什么。我活得好好的,她凭什么来找我麻烦!”

沈袖月也觉得她的执念太深了。人家都已经忘了,她还不肯放手,实在是害人害己。而周丽就更可怜了,只是因为嫁了这个男人就被当成仇恨的靶子,委实冤枉。

刘珑说:“她是什么时候的人?”

沈袖月寻思着她的衣着打扮,说:“大约是晚清时期的,到现在也得有一百年了。”

刘珑感到一阵头疼,他还记得自己抖开那件嫁衣时,上头带着尘土以及一股强烈的陈旧气息。当时他还开玩笑说,这指不定是哪个朝代的老古董,如今看来,还真叫他给说中了。

刘珑说:“现在怎么办?”

沈袖月两手一摊,说:“没办法,我之前也给她做了衣冠冢,试图超度她。可她执念太深,自个儿从坟里跑出来了,我能怎么办?”

刘珑急了,说:“你爷爷不是玄学大师吗!你整天跟他耳濡目染的,就不能再帮我想想办法?”

沈袖月感觉他像个溺水的人,拼命地抓紧一切能够救命的东西。

刘珑说:“周丽还是其次,你说那鬼是冲着我来的,我怕她再附在什么人身上对我下手。”

沈袖月心有点凉,他的妻子现在因为他变得疯疯癫癫的,他一点都不关心,只惦记着自己的死活。她淡淡地说:“下午不是会有道士过来吗,说不定人家大师法力高强,一举就把邪祟给祛除了呢。”

刘珑焦虑地捻着手指,显然并不相信会这么顺利。

沈袖月出于对周丽的同情,还是给了他一丝希望,站起来说:“我有个师兄,玄学方面的造诣很深。等我回去请教一下他,说不定会有办法。”

延伸阅读

黄金湾生态大闸蟹加盟  http://www.howtoplayrockguitar.com/st4u.shtml
黄金湾生态大闸蟹加盟_公司简介苏州市黄金湾生态大闸蟹有限公司——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

潘娜化妆品加盟  http://www.howtoplayrockguitar.com/pmtf.shtml
潘娜化妆品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以研制、开发、生产、销售、培训和服务为一体的化妆品实

韩丽加盟  http://www.howtoplayrockguitar.com/x8f4.shtml
韩丽服饰是生产销售中老年女服装、女装、男装、女裤、男裤、童装、外贸服饰等产品的服饰公

欧奈雅化妆品加盟  http://www.howtoplayrockguitar.com/u8ra.shtml
欧奈雅多品牌化妆品超市是一个实力品牌,它非常关注产品的优质性,店内产品划分为高、中、

新天地超市加盟  http://www.howtoplayrockguitar.com/savi.shtml
长春市新天地超市有限公司是我省唯一一家24小时营业的中型连锁便利超市,本着“科学化管

君嘉国际大酒店加盟  http://www.howtoplayrockguitar.com/y9dt.shtml
君嘉国内外大酒店位于江西省南康市,毗邻南康市检察院,是一家按四星级标准设计和建造的集

韦尔斯润滑油加盟  http://www.howtoplayrockguitar.com/s4ss.shtml
品牌优势

艺颜手撕喷膜加盟  http://www.howtoplayrockguitar.com/aru9.shtml
暂无

香格里拉箱包加盟  http://www.howtoplayrockguitar.com/urdn.shtml
广州佳力皮具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品牌营运于一体的专业

乐运通加盟  http://www.howtoplayrockguitar.com/n02j.shtml
乐运通音响设备拥有熟练开发技能和设计能力,以正规的管理和理念来管理公司运行,乐运通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懒汉村村长第十章在线阅读

    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军部赛场上欢呼叫喊声此起彼伏,军事十项全能比赛正热火朝天的进行着。今年与以往不同,有两支队伍从一开始就较上了劲,这就是由高城率领的师侦营和由沈飞扬领衔的陆航作战队。四百米越障,是陆航作战队第一,师侦营第二,近身格斗师侦营第一,陆航作战队第二。千米靶射击前,高城向自己的兵们喊话道:

  • 是影帝他想炒cp之(修,设定小改)(2)

    一只会说话的快递箱?视线瞥向驾驶座上的司机师傅,见对方神色如常,顾乔终于确定,刚刚那奇怪的声音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这时,车子稳稳停靠在巷子口,出租车司机抬起计价表,“正好四十块。”顾乔从钱包里翻出两张二十,司机师傅反手接过钱,扫了眼后视镜,随口叮嘱:“东西别忘了。”顾乔神色莫名地盯着快递箱看了两秒,

  • 忆流年(海贼王同人)第六章在线阅读

    姜有汜醒来的时候桃不换已然不在房中。看着身边空出的位置,姜有汜木讷半晌,只觉得手臂酸麻,记忆中隐隐约约好像被人枕着睡了一晚,却始终记不起自己是何时睡去,桃不换又是何时离开的。有人在敲门,姜有汜打开门,就见蒹葭站在门口,她的眼下青紫,应该是一夜都没有睡好觉。“公子,我们去验尸吧。”姜有汜看了看外头的天

  • 系统之穿越有点甜在线阅读第三节

    库克事件之后,雷克三人就已经在海上航行了四天,并没有看到一座岛屿,三人全靠着指南针来辨别方向。这天,三人正在海上悠闲的航行,突然,库克在舱顶上喊道:“前方有情况!”“出什么事了?”雷克一下子来了精神。“是独眼海盗团的几支小部队,正在围攻两个年轻人,要不要去帮忙?”库克将在望远镜里看到的情况向雷克汇报

  • 法毒之士成员集合

    “热吧,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导演组的其他人也是憋着笑意,赶紧说了一句。“啊?完成了?可是周过并没有说那句话啊。”热吧瞪大自己的双眼,吃惊的看着周过,又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导演组。“你自己看看任务卡吧。”导演组也是服了热吧这记性了,只能将任务卡再次的递给了热吧。“周过要说我是最棒的设计师。没有错啊,他还

  • 桃源战记之第四章

    老绅士这时也注意到自己背后的身影,诧异地转头看她。苏斐冲他露出个害羞的微笑,指着报纸好奇道:“有什么有趣的新闻吗?”老绅士见是个可爱的小女孩,也有兴致满足下她的好奇心。他举起报纸指着上面的一幅漫画:“喏,你看这个好不好笑?”苏斐定睛一看,上面画的是个大腹便便衣着华丽的男人。她疑惑道:“这是……”“这

  • 天之名深渊在线阅读第二节

    盛颜师想到这里,拿起柜子里的伊人醉,往大胡子那里走去。"喂!大胡子,给你一瓶酒,你敢喝么?"盛颜师坐在大胡子的对面,伸手把酒壶放在桌子上,然后慢慢把盖子打开。"好香!"大胡子闻道后,赞道。然后又问道:"这么好的酒,为什么不敢喝。"大胡子手一挥,酒壶飞到他的面前。"哇!好厉害"盛颜师身后的盛崖余,惊呼

  • 一见倾心第7章在线阅读

    一整葫芦的聚气丹入腹,项飞感觉浑身就像变成了一个密闭的大锅,而聚气丹所化成的灵气就像烧的沸腾的热水,不断的顶着锅盖。他快要爆炸了!“不行,得立即消化这些灵气,要不然我会挂掉的。”项飞脑中一闪,立刻原地盘腿坐下,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体内。丹田处,此刻已经看不到那如豆子般大小的金珠了,因为浓浓的浑浊雾

  • 当累成为了那位先生在线阅读轻敌

    ·林烝笑容里三分讽刺两分有趣,不论是出于家庭原因还是个人能力,他身边都没有个会直言他是“渣男”的人。这话太直接了,比什么阿谀奉承,什么酸水柠檬茶有意思得多。桑野身上穿得还是松垮的深色睡袍,垂感如水,暗纹飞云,松松地露出锁骨和胸口,宽大的袖子因他举着酒杯而露出半截手臂。桑野的头发上挂着一层水雾,他的笑

  • [综]电视冠军的攻略日常第八章在线阅读

    “雨今哥哥?”闪烁冰冷寒芒的刀刃在距离林凛额头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在房间里烛火的帮助下,黄雨今看清了站在门内的人,他有些惊讶对这个女孩问道:“林凛,你怎么在这里?”自己没记错的话,林凛应该是和洪静在二楼自己对面的房间里才对,怎么大半夜不睡觉跑到三楼捣鼓什么?不管如何,这是一个大活人,可不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