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极品山贼之黑暗缠身

作者:想法太多 来源:17K小说网

“砰呲!”

随着凶兽势大力沉的一击砸落,身在圆弧结界中的黑衣青年只觉胸中一闷,两耳生疼,一阵簌簌沙石滚落的声音随之传来。

·····

短暂的安静后,这位心跳都在前一刻漏跳了半拍的黑衣青年好半晌才小心翼翼地试着睁开眼。

只瞧见结界边缘处灰尘弥漫,这道看似脆弱不堪的透明结界依旧不动如山,只是在承受这一击后,光泽好似微微淡了些。

不禁让他又有些担忧起这薄薄一层护身符到底还能支撑多久,一旦被这群野兽破开,是飞天而去,还是遁地而走?

可这两样,貌似他都不会呀。

眼看一击不成,凶兽愤怒得像是失了颜面的泼妇,不但彻底激发了它与生俱来的凶性,更是一声咆哮后,再次抡起粗大前肢,不要命地锤击着透明结界。

时不时还伸出那将近一尺长短的锋锐利爪划拉着结界,摩擦出能让人掉一地鸡皮疙瘩的“美妙”音符。

黑衣青年束手无策,只能呆呆地躺在原地,深情凝望着那头凶兽,小眼对小眼,一红一黑。

毫无节奏的敲击声在这黑暗阴幽的环境中显得尤为突兀····

没过多时,随着一声暴戾嘶吼再次从黑暗深处传来,心跳一直高开高走的黑衣青年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一头跟眼前这位长得一毛一样,并且就连排场都一样的凶兽,踏着它那害羞小娘一般的步伐悠悠走来,只是它的体型,明显比眼前这位大了不止一圈。

就这样,后到这位大哥在先到这位小兄弟的带动下,积极地参与了这场猴子吃坚果的**。

黑衣青年面无表情,像是早已习惯了这些冷不丁冒出来的“意外惊喜”,嘴角还拉起自嘲一般的冷笑:“老子还真特么受欢迎!”

不出所料,在两大凶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攻坚策略的不断摧残下,还没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让黑衣青年明白了什么叫外表越坚强,内心越脆弱。

屏障上,开始陆陆续续出现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纹,密密麻麻如同龟裂。

透过其间,黑衣青年甚至闻到了二位仁兄散发出的那终身难忘的腐臭味。

显然这最后保命符,已“破”在眉睫!

早已心死的黑衣青年似乎已经开始勾勒自己在无数双利爪和尖牙下被撕扯得粉碎,鲜血顺着怪物们的嘴唇缓缓流下,最终染红了脚下的土地的画面。

仅仅几息后,耳边终归还是传来了那道催命符般的破碎声音,黑衣青年不用去想,就知道是什么碎了。

可除了闭眼等死,还能做什么?

赤手空拳跟二位一只手臂都比自己粗的凶兽兄弟来一场不太公平的决斗?

黑衣青年断然不敢,只求外面俩哥们儿都是爽快人,给自己来个痛快的,不要你争着要啃头,他争着要啃腿的。

他缓缓闭眼,心中满是难以言说的不甘…

不甘为何一觉醒来,连特么自己是谁都还没搞清楚,就壮烈牺牲了。

“恨啊!”黑衣青年心中咆哮 ,可这又能改变什么?

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刻,好漫长····

漫长得让黑衣青年都出现了错觉。

错觉中,只闻周边渐渐安静了起来,非但脑中那些勾勒出的那血腥场景迟迟没来,反倒是一阵窸窸窣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传来。

好真实,真实得竟让他都忍不住再看一眼这个让自己心心念念的陌生世界,试问谁愿意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竟然不是错觉!

他没听错!

更不会看错!

这群怪人确实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死命往一个方向涌去,嘴里兴奋得嗷嗷叫,完全无视了这位就差尿裤子的黑衣青年。

至于那两头捣弄了半天的凶兽兄弟,更是早已不见了踪影,只在结界弧顶留下一个作为纪念的鸡蛋大小的破洞,此刻,正涌进来更加浓郁的黑气。

是他们良心发现?还是自己这身肉太臭,倒了诸君的胃口?

黑衣青年一头雾水,委实想不通其中缘由,但好在,这条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怀揣着对这群野兽的“崇高敬意”,黑衣青年直至目送到最后一名怪人消失在茫茫黑暗中,才浑身一松,瘫了下来。

要说这前前后后的折腾加起来,也不过短短的小半个时辰,可就在这凶险万分的短暂时间里,他的背心,也不知打湿多少回。

随着怪人们的离开,周边又变回了往日的死寂,一如在这里躺了一个来月也不动分毫的黑衣青年。

同时,也让他再度升起生存下去的希望。

缓了好一会,他才再度起身,试图站立起来寻找出路,可就在他稍微用力的刹那,又一股股钻心疼痛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般,从身体四面八方接踵而来。

痛彻心扉!犹如全身被万虫噬咬!

“ 啊!好痛!”黑衣青年蜷缩着身子痛出声来。

满头大汗的黑衣青年顶着剧痛,扒拉开自己这身不知什么材质做的黑色劲装,想找到疼痛由来,结果映入眼帘的除了伤痕····就是伤痕!

且不说伤痕的数量,光是全身上下那一处不见完整的夸张阵势,就足以惊得他三魂少了七魄。

这瞬间,让他都不禁产生了一种怀疑,怀疑自己就是一堆碎肉拼接而成的,才导致没有记忆,被人遗弃,任由自生自灭!

原来,这并不是突如其来的疼痛,而是在他醒来后就应该有的,只是当时情况紧急,甚至危及到生命,大脑自动屏蔽了这些疼痛,随着现在心情的逐渐平复,这些疼痛才肆无忌惮地践踏在他身体各个部位的每个角落。

“我他么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波接一波地噩耗不断打击着这位命运多舛的年轻人,无尽的剧痛险些让他再度昏死过去。

他像一只被打翻在地的乌龟一样,用自己的头颅顶起身体,苍白手指紧紧抠着坚实的土地,像是在抗争老天爷对他的不公。

透过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仿佛能看到他此时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

除了黑暗,还有什么?

也许唯一算得上利好消息的,就是身体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都开始愈合,长出了白嫩的鲜肉,仅此而已。

当然还有一些肉眼看不见的,比如皮肉下那些伤口连接处以及骨骼断裂处,早就爬满了一些黑色物质。

正如现在游弋在空气中的黑色气体。

砰砰砰···

黑衣青年自残一般捶打着地面,发泄着心中的憋屈怒火,脱口而出一段不堪入耳的脏话:“@¥%#@····”不知是在骂人,还是在骂天。

短暂的暴怒不平后,黑衣青年终究没再去怨天尤人,逐渐冷静下来后告诫自己,无论情况如何恶劣,都一定要活下去!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不再去计较受了如此重的伤为什么还没死,也不再去纠结那些想不起的记忆,唯有心中执念支撑着黑衣青年。

但此刻他的身体根本提不起多少力气,稍微强行用力,五脏六腑就像火烧一般,痛得腰都直不起,更别提还能站立行走,只得大口大口喘息着,以此来缓解内心的焦躁不安和身体的剧烈疼痛。

可说来也怪,随着每一次的深呼吸,他竟惊奇的发现,体内的疼痛就会随之减轻不少,四肢也渐渐生出一些气力。

黑衣青年惊喜万分,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

在这种情况下,多一分力气,就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他根本不相信一个行动不便的自己,能够在这死气沉沉的鬼地方活下去。

不管失不失忆,万事只能靠自己的浅显道理, 他还是懂的。

这都是应有的正常思维,试问这世上最可靠的人,除了自己,还有谁?

谁又会在有机会脱离绝境的时刻,还去选择坐以待毙,除非,有人一心求死。

打定主意后,黑衣青年反倒平定下来,索性现在也不能正常行走,只要原地恢复体力就好,也正好趁着这个空闲时机,找寻身上有没有对自己有利的物件或线索。

况且眼前这结界损毁得不太严重,遇到危险起码还可以抵挡一阵,现成的保命符,不用白不用。

万一又从哪里冒出一拨刚刚那种怪人,又怎么办,还会有先前的好运?

说不定就连刚走的那一拨怪人都还惦记着自己。

还有,天知道自己到底在这里躺了多久?指不定下一刻就会面临水源和食物的匮乏,又怎么办?

想到这些,黑衣青年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不想再耽搁半刻的黑衣青年立刻忍着剧痛翻找起全身上下,可摸索了半天,才发现除了手指上套有一个朴旧的戒指,其他什么就没有。

他仔细端详着左手食指上这枚看似有些年头的戒指,戒面和戒肩上都铭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纹理和花纹,乍一看只是一些平淡无奇的装饰图案,可组合起来仔细一看,仿佛又透漏着某种神秘,说不清,言不明。

黑衣青年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只得被迫放弃。

显然想从中获取什么有用信息的希望又一次落空了,并且从大脑对于这枚戒指的反应情况来看,依旧显得异常陌生。

这次,他倒没像先前那般气馁,估计是虱子多了不怕痒,反正现在的情况,已经糟得不能再糟。

“尼玛,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恢复身体要紧!”

黑衣青年不再关注这枚戒指,全身心投入到气吞山河的大业中,只是他压根就没有注意,那些散布在空气中的黑色物质,就这么顺着自己的鼻息,无声无息地钻入体内。

也不知过了多久····

黑衣青年身上的疼痛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酥酥麻麻的轻快感。

这种快感,让他欲罢不能,仿佛浑身充满了无穷力量,身体舒服得根本不想动弹。

导致他最后直接选了一个自己觉得最舒服的大字型姿势,美滋滋躺在原地,贪婪地呼吸着。

殊不知,随着越来越多的黑色物质钻入体内,那些黑色物质竟像是有了生命,并且在几股黑气的汇聚下,如条条黑色虫子一般游走在皮肤下,最后竟是往头顶钻去!

黑衣青年浑然未觉。

唯独闭合眼睑下的那对漆黑眸子,渐渐有了一抹猩红,脸上表情也逐渐由最初的贪婪转换为扭曲。

最终定格在与那些怪人一样的狰狞表情。

心中那最后一丝理智,也随之消失殆尽。

片刻后,他猛然站立,身体再无半分滞碍,嘴里阵阵低吼,已然完全猩红的血眸开始四处张望,像是一头饿得发慌的野兽正在寻找倒霉的猎物。

最后,黑衣青年选择了一个让他无法抗拒的方向,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而这个方向,恰恰正是那群怪物离开的方向。

如果这时,那位把他扔在这里的混蛋看见这一幕,一定会气得当场吐血。

因为,随着黑衣青年的离开,这么一件集防御、过滤、隐藏的多功能法宝,就这样被他遗弃在这无尽黑暗中,直至灵性尽失,沦为一堆废品。

原来在结界中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圆形物体,黑乎乎的,像极了一块随处可见的顽石,而那道数次救他性命的结界,正是这块其貌不扬的物体发出的。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这黑衣青年不识货,谁叫这法宝长得那么随意。

再者,现在就算有十件高阶法宝放在他面前,他仍然不会多看一眼,因为此刻在他眼中······唯有鲜血和杀戮!

与此同时,黑衣青年左手食指上那枚朴旧戒指,隐隐有一股袅袅轻烟升起,转瞬即逝。

延伸阅读

不讲道理系统客观评价  http://www.iu4u.cn/s6e4.shtml
萧雄镇定的走上了表演席位,四十五度鞠躬,演奏了一首凯文·*恩的成名曲《InTheEn

我在六零当后娘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iu4u.cn/sepu.shtml
一个月后“温氏简直欺人太甚!居然要阿离跟江澄必须去一个!”虞紫鸢暴怒。“我去!阿娘…

捡到狂犬的病美人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iu4u.cn/xlfw.shtml
“好。”老子伸手一抓,将阴阳二气瓶抓在手中,投入烈火汹汹的炼丹炉。“轰隆......

指尖旋律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iu4u.cn/gqr6.shtml
神历9999年,秋,奥恩帝国。奥恩帝国,位于神州大陆极东之地。说是帝国,却也只是掌权

芳华夫人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iu4u.cn/dyvy.shtml
云影影楼的曹大师这样教慧敏:\摄影是需要技巧,但不是绝对,很多时候,让人感动的作品往

夜半之前世今生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iu4u.cn/s2sy.shtml
太乙山,天下第一福地,是道家修炼之圣地。道家天宗,便建立于此。在天宗后山一座峰顶之上

[综英美]所有人都以为布鲁斯会黑化第六章  http://www.iu4u.cn/pdsz.shtml
秦阿婆翘着二郎腿,靠着桌子坐着,五十几岁的模样。人瘦的皮包骨头,脸颊两边的肉拉耸下来

星夜轮回之瞧这一家子  http://www.iu4u.cn/gef2.shtml
小兵的第一场比赛就在被绝杀的情况下结束了。94:92的比分定格在赛场上的计分板上。虽

皇朝烽烟录之章 试探双君  http://www.iu4u.cn/u566.shtml
翌日,韩非带着赢玖意和张良来到城外暂时安置安平君和龙泉君的府邸,向两人打探有关鬼兵劫

王妃她撩完就跑(穿书)埋怨吗?  http://www.iu4u.cn/ovy.shtml
真好。他的眼神是明亮的。只有个性上的冷淡,没有前世的荒凉。前世的黎疏,是个几近于没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士兵突击·莲第2章在线阅读

    但终于我还是一个人走在那片白桦林里,没有人,也没有鸟鸣,只有我,还有我的影子,和脚步声。那些被我遗忘的事情,这个时候又重新被记起。道路分叉。落叶。绿色。我靠着一棵白桦树,望着被树挡住的天空,我实在猜不出这样的天空到底能存在多久。你好,我是娟子。我转过身,遇见了娟子。她的声音仿佛16岁少女一样的清醇。

  • 洪荒圣母传在线阅读众兄弟到来

    次日狄子上线来到白素素原来呆过的地方,白素素早已离开。狄子在白素素原来站的地方笑了笑就离开,谁也不知道狄子为什么要笑。今天狄子发现这万兽峡谷怎么一只怪也没有人也没有。狄子传了一圈捡了一堆了绿装和蓝装虽然没看见套装但是狄子还是高兴惨了,把背包塞的满满的手里背上都背着一座小山那么高。(肯定有人会说怎么多

  • 巫行世界定海城

    【第三章-定海城】那里有个胖子一直在看我鹰爪帮原是南海琼岛一个小教派,虽算不得邪门歪道,偷鸡摸狗的事情却也没少做,这一任掌门裘鹏更是魔怔一般,整日里不务正业,除了唱戏就是绣花。消息传入中原武林,众人只当是笑话看,不过也有消息隐隐传出,说裘鹏已被邪灵附体,变得半人半鬼武功高强,如今这副疯癫模样,不过是

  • 星语心梦月夜舞在线阅读第五章

    和丁丁聊过之后,燕齐就一直在想,要不要打电话给杨驰,当时匡校长说他如果改变了主意,可以联系杨驰,他也记下了杨驰的联系电话。当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去读那个升辉学校,但现在既然他已经在考虑了,那么大约很有可能……他真的有些想去……想了很久,燕齐最终拨打了杨驰的电话,他有些紧张地等着杨驰把电话接起,“杨

  • 浮岛记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你少说几句。”月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趴在屋顶的慕涵歌暗暗捏紧了手,拿在手里的瓦片已被她不自觉的捏成了齑粉,星阳说的其实没错,她是活该!是自找!谁叫她耳聋眼瞎把心奉给了魔鬼,就算粉身碎骨也是活该!“你们现在就去部署,今夜子时行动,务必要抢回她的遗体。”书房里面,楚宸兮的声音不疾不徐淡然无波的响起,却

  • 大佬的小娇娇之第十章

    风娓有些羞没和别人这么亲近过,但是身前的这个人有股清香干净的味道吸引着她,随后伸出双手抱紧了他的腰:“你困不困啊?”闻言头上的人传来阵阵笑声。“嗯?在你家睡吗?”“......”风娓无语:“我的意思是说你快回家。”“好。”何之松依旧没松手,怀里的温香软玉让他有些留恋,风娓先松开了手:“你快回去吧,待

  • 荒王纪在线阅读第六章

    他心里憋得慌,晓彤睡着后,他走出医院,去便利店买了一盒烟,虽然他早就已经戒了烟,但就是想抽一口,其实他平常心里难受的时候都会喝酒,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有了。但因为要陪床,所以只能用烟来代替。他只抽了一根烟,剩下的他送给了门卫的老大爷。他并没有直接回病房,而是沿着街闲逛,逛着逛着就逛进了商场。他先是去

  • 都市:我在火星当农民!第6章在线阅读

    简芒跟在中介小哥身后。他穿了一件浅灰色的休闲外套,头发像是刚理过,看上去比相亲那天还要精神俊朗。见到来开门的房东是宋阔然,简芒毫不意外,微笑着点了点头。“宋哥,就是这位先生有意租您的房子。”房屋中介的小哥姓孟,一表人才,热情而有分寸,他见宋阔然表情发蒙,开玩笑说,“宋哥,好久不见,您别是把我忘了吧。

  • [综日剧]真命女之凤凰游(2)

    “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老师发什么神经,没事来凤凰干嘛?”本来按计划进行的我,现在应该在家里吹着空调,看着电视,条件允许再来个西瓜冰淇淋什么的,他一个电话给我带回现实:“同学们经学校安排要进行一个凤凰游,来回七天,请同学们做好准备。”“会不会是刚刚期末考完,看我们最近也辛苦,放松用的?”,“谁知道呢?”

  • 奥特曼世界里的魔界骑士之第六章

    宋初雪找的人很快就找了过来,但奇怪的是,几个人到了蔺郁的家门口,不管怎么按门铃,都没有人出来。最后是邻居被吵到了,出来嚷了一句:“按什么按啊?没看见人家不在家啊?他们父女两早上匆忙带着东西走啦!”几个人目瞪口呆:“怎么就走了?搬家了?”邻居不耐烦的说道:“那谁知道呢?”“反正人就是走了啊。”几个人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