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重生七零逆袭女知青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零七二二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午第一节课,上课铃响了,明静踩着时间进到教室,虽然低着头依旧能感觉到全班的目光“唰”的一下盯在她身上。

她有些不安地推了推眼镜,偷瞄了后方一眼,只见她的位置被弄得乱七八糟,而隔壁的权英彦趴在桌上将头埋在臂弯中,似乎是睡着了。

明静不由得扭头看了眼,只见老师已经在走廊上了,便鼓起勇气朝座位走去,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在心中吐槽权英彦的做法简直跟熊孩子没两样,幼稚之极!

扶起椅子刚坐下,就见权英彦突然站起身走到她旁边,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撑着椅背,弯腰冷冷俯视着她。

“你刚才胆子很大,嗯?你是不是想死啊丑八怪?”

他的脸色十分阴沉,从嘴里吐出的话语更是即刻薄又阴森。

明静低着头,只觉得他的视线似乎要化成实质,将自己后脑勺灼出一个洞来。

“不说话?喜欢装哑巴是吗?”

权英彦将身子压得更低了,嘴巴几乎贴到明静的耳朵尖上,这个姿势在外人看起来十分亲密,不少同学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神情,一边眼神乱飞一边悄悄盯向这边。

然而只有离他最近的明静知道,他现在正处在盛怒中,似乎有一种想要当场将她痛揍一顿的感觉。

“老师来了!”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许多同学立刻转正身规规矩矩坐好。

因为这堂课是物理课,而他们的物理老师是整个高二以严肃古板出了名的老头子,很多同学还是挺怕他的。

“后面的同学在干什么?回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物理老师站上讲台,眉头一皱便说道。

同学们的目光齐齐望向后方。

明静感觉之前权英彦说话时的热气都喷到自己耳朵上,脖子背上不由得泛起一片鸡皮疙瘩。

她把头垂得更低了,脸几乎贴到桌面上,声如蚊蝇地道:“老师来了……你,你赶紧回去坐好吧。”

权英彦正要说话,就听讲台上的老师再次用严厉的语气说了一句:“权英彦,给我坐回位置上去!其他老师的课怎么样我不管,我的课你要是不想上就给我出去!”

权英彦扭头看了老师一眼,知道这老头为人古板之极,并且跟校长是好朋友,而校长又是他外公的战友,如果他今天不听,对方很大可能会去校长那里告一状,今晚回到家他就得被叫到外公面前听训了。

视线落回明静头顶,她的发丝很黑很密,而且看起来十分干净柔亮,甚至在这个距离还能嗅到一丝洗发水的清香。权英彦一言不发地直起身,回到自己位置上趴下了。

见没了热闹可看,班里同学也都纷纷坐好,物理老师看着权英彦的方向摇摇头,也不理他,开始上起课来。

明静心中微微松了口气,趁着所有人注意力转移,在脑海中将面板调出来查看。

虽然心中已经有准备,而且还带着期待,但数值还是让她吃了一惊。

因为权英彦的爱意值居然已经蹭蹭飙到65,还差五点就能追上焱昊了!

这个数值让她的表情不由得出现了些许呆滞,不过很快就清醒过来,下意识往权英彦那边看了眼,却突然对上一双漂亮而冷冽的眼睛。

居然是权英彦,他根本没睡觉,而是侧头看着自己!

明静被吓了一跳,赶紧扭过头,咬了下下唇,然后故作平静地听起课来。

可是这权英彦也不知道抽哪门子疯,整堂课就维持着一个姿势盯着她看,而且他的目光极有穿透力,让她无时无刻都感觉有一道像是有形的触手在自己脸部和周身游走……

没错,这家伙就像是故意的,他在缓慢而坚定地扫视着她整个人,不管是头顶的发丝还是脚下的鞋子,通通不放过!

明静还从没见过有哪个人的目光像他似的,能给人带来这么大的压力。

直到最后,她的一种如坐针毡的状态,甚至已经不是演出来的了。

如坐针毡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下课。

听到下课铃声响起,眼看着老师走下讲台准备离开教室,明静立刻绷紧神经站起身,打算跟着老师一起离开。

结果一只长腿和手臂突然伸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是权英彦。

明静被他逼着缓慢地退回自己座位,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她戒备地看着他,就怕他真的会对自己动手。虽然不知道先前他的爱意值为什么会突然涨得这么多,但是这东西涨是涨,他想打她的意愿还是真实存在的。经过这几次接触她看是看出来了,这家伙就是个极为小气,睚眦必报的人!

班里没一个同学走出去,全都回过头来看戏。

却见权英彦将明静逼回座位上后,定定看了她一会,突然转身走了。

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其他人也立刻纷纷装作无事的模样回过头去,就怕被他抓住教训一顿。

看着权英彦走出去的背影,许多人都十分纳闷:这是怎么回事?那丑八怪不是惹了权英彦吗?他为什么不教训她?没听说过他对女生就下不了手啊,何况还是个丑八怪?

明静同样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觉得权英彦神神经经的,果然是中毒程度最深的家伙。不过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松了口气,没有在这种场合直接发疯,证明他的“病”还有救。

最后一节课本来是美术,不过被数学课占用了,数学老师发下卷子,嘱咐大家做不完的可以带回家,明早再交卷,之后便离开了。

权英彦的位置上空荡荡的,不过前桌同学依旧给他抽屉里塞了一张卷子。

下课铃响后,明静还在做题,突然间“砰”的一声,一叠作文本被放到她桌子上。

她抬起头,就见班长用命令的语气说道:“明同学,放学回家前把这些作文送到语文老师办公室去。”

明静维持着人设,默不作声地点头答应了。

下午五点四十分,明静做完卷子,抬头伸了个懒腰,只见班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剩几个同学在各自看书聊天。

将书包收拾好,认命地搬起一撂作文本朝办公室走去。

此时的校园人也已经不多,能听到从篮球场上传来打球的声音。

语文办公室的门口敞开着,里头一个人也没有,明静边走边看桌子旁贴着的名牌,将作文本放到自己班级语文老师的办公桌上。

正当她转身准备离开时,却发现门口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明静吃了一惊,僵在原地。

权英彦脸上带着莫名的表情,慢慢朝她走来,等他走近后,她才发现他手里居然拿着一只鸡毛掸子。

——他这是对鸡毛掸子有多深的怨念啊!?明静不由得在心中吐槽,但也立刻明白了他的目的。

装作有些紧张地咽了下口水,明静结结巴巴地边退后边说道:“权、权同学,你、你想干什么?这是老师的办公室,你、你别乱来啊!”

权英彦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虽然看起来有些阴沉,但又有一种极为吸引人的帅气,他语气有些不好地说道:“想干什么?你今天打了我多少次?给我道歉,然后让我打回十下我就放你走!”

“你别乱来……”明静带着一丝哭腔,鼻音让她的声音显得又软又糯,她将双手挡在前面,就像一只面对恶狼时瑟瑟发抖的小兔子。

看到她这样,权英彦心中丝毫没有怜悯,想要报仇打回来的意愿却更强烈了,他将她全身上下扫了一遍,说道:“手或者屁股,你自己选一个地方,我只打十棍。”

明静心想:死变态!用牙齿咬着下唇,摇头道:“不……你放过我吧……我愿意道歉。”

“不行!”权英彦皱眉拒绝。心想这家伙明明是个丑八怪,又喜欢装可怜,但莫名的,她这模样居然会让他升起一种诡异的兴奋感,令他不由得想再逼迫多一些,让她哭得更狠一些?

将心中升起的莫名感觉狠狠压回去,他冷笑道:“怎么?之前打我的时候不是很凶吗?现在在这里装什么可怜?你把我打得这么惨,我只打回你十下,已经够公平了。”

“不要!”

明静尖叫一声,想从他身边逃走,却被他一伸手揽住了,“你还想逃?”

“放开我!放开我!”明静在挣扎中,眼镜被打掉了,她瞧准时机,狠狠一口咬在权英彦揽在她胸前的小臂上。

“啊!!!”权英彦惨叫一声,下意识扬起另只手,结果就看到了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正恶狠狠地看着自己。

惊艳的感觉像一道闪电劈过漆黑的夜晚,瞬间照亮万物。

权英彦呆住了,甚至感觉不到手臂上的疼痛——这丑八怪,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一双眼睛?

趁他发着呆,明静一把将他推开,见他还要伸手过来,便一把压过他手中的鸡毛掸子,劈头盖脸往他身上打去。

“哎哟!卧槽!你还打!?”

这一次明静下了狠手,瞬间将权英彦脸上抽出一条红肿。

见打中了他的脸,她也愣住了,突然之间,漂亮的大眼睛里溢满泪水,如同透明珍珠一样颗颗滚落下来。

她开始抽噎起来:“对不起……你、你不要再、再这样了……我、我真的不想打、打你的……对、对不起!”

边哭边说完,她火速捡起地上的眼镜,转身冲出了教室。

“喂……嘶……”正要出声,却牵动了脸上的伤口,权英彦不由得抬手摸了一下,感觉已经肿起来了。

现在就是脸上和手上都火辣辣地疼着,然而他一边倒抽冷气,一边却又不自主地回想起刚才那双眼睛,还有她哭泣的样子,没想到少了那副丑陋眼镜的遮挡,她的真实面貌居然会这么漂亮!

想到她哭得这么伤心向自己说对不起的模样,权英彦突然笑了,这一笑又不免牵动伤口。

“嘶……这丑八怪……个子小小的,怎么力气这么大?下手下嘴都这么狠,我艹!”权英彦喃喃自语地抱怨着,“还有被打的人可是我,你哭个屁啊!”自己都没有发现这种抱怨的语气当中居然蕴含着一丝丝不知从何而起的甜蜜。

明静冲出办公室,正准备往校门跑去,却在走廊里差点和拐角走出来的一个男人撞到一起,好在被男人扶了一下才没有摔倒。

“秦医生?”明静吁了口气,朝男人露出一个惊喜的笑容。

“是你啊,明同学。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秦风曜朝她露出温和的笑容,扶着她肩膀的手没有放下来,反而像慈爱的长辈那样将她鬓角散落的发刮回耳后去。

“嗯,我马上就要回去了……”明静因他的动作羞得脸都红了,将头垂得低低的,浑身紧张得几乎僵硬了,却并没有挣脱他的手。

秦风曜眼底划过一丝笑意,主动将手放开,说道:“明同学还是这么害羞呢……时间不早了,快回家吧。”

“嗯!秦医生再见。”明静点点头,快步朝校门方向走去。

秦风曜目送她背影走远,继续向前走,突然看到身材修长的少年冲下楼梯,四下打量,似乎在找些什么。

“英彦?你在这里干什么?”他出声叫道。

权英彦回过身,走过来说道:“老秦,你怎么还在学校呢?刚有没有看到一个扎着马尾,戴着丑眼镜,打扮得土里土气的女生经过啊?”

“叫舅舅!”秦风曜摇头纠正他的称呼,又道,“没看到。你的脸怎么了?”

“这个啊……没事,不小心撞到的。”权英彦说不出口真相,含糊道,“对了,我说的那女生,你应该也认识。”

“是吗?走吧,你脸上这伤别这么放着,跟我去上个药。”秦风曜说完带头朝医务室走去。

权英彦跟在后头,边走边问:“一个叫明静的女生,打扮得特土气,你认识吗?”想到之前听到明静和焱昊的对话,他心中突然泛起一股酸意,原来她喜欢的是老秦这一款。

难道说她喜欢年龄大的?

不过说起来,自己这个舅舅,不管是相貌还是家世都没得说,性格处事更是对小女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但是以老秦的家世,是绝对不可能娶一个像她那样各方面都普普通通的女孩的……

“明静?好像有听说过。”

秦风曜的声音将权英彦惊得回过神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居然胡思乱想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那丑八怪喜欢谁,嫁给谁都不关他的事,她打得他这么惨,下次他不抓住她打回来就不姓权!

秦风曜开始给权英彦脸上消毒上药。

“这伤看起来怎么像是棍子打的?”

“是吗?我撞到杆子上了。”权英彦有些心虚,干笑一声转移话题,“老秦,你说一个人戴不戴眼镜,容貌的差别真的会这么大吗?”

秦风曜的手顿了顿,又若无其事地继续给他擦药,“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随便问问。”权英彦见秦风曜毫不知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情有些愉悦。

那丑八怪不是喜欢老秦吗?怎么连真面目都没给他看?

这么说来,她那副样子,只有自己才见过了?

延伸阅读

川悦加盟  http://www.learn-to-trade-and-invest.com/p6au.shtml
川悦汽车挂饰品种齐全、价格合理。义乌市川悦电子商务商行实力雄厚,重信用、守合同、支持

美丽奢加盟  http://www.learn-to-trade-and-invest.com/g24a.shtml
深圳市美丽奢珠宝有限公司位于国内外珠宝之都——深圳,是各省市早专门经营波罗地海天然琥

锦江之星加盟  http://www.learn-to-trade-and-invest.com/gsg7.shtml
锦江之星自1996年创立至今,始终以市场为导向,以顾客需求为核心。凭借务实的精神、专

简道国际加盟  http://www.learn-to-trade-and-invest.com/di7q.shtml
当您还在为选择项目彷徨的时候;当您还在为开店忐忑不安的时候;当您还在为纷繁复杂的经营

永大办公加盟  http://www.learn-to-trade-and-invest.com/brzr.shtml
永大办公加盟详情永大(中山)有限公司,创建于1984年,是一家集自主品牌和研究开发、

西塞密室逃脱加盟  http://www.learn-to-trade-and-invest.com/uhkn.shtml
西塞密室逃脱隶属于秦皇岛恒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现代高压的生活让许多人都觉得压力过大,虽

雅骊加盟  http://www.learn-to-trade-and-invest.com/y1wx.shtml
雅骊电动车,积很倡导节能减排、低碳出行,切实注重绿色、清洁新能源在个人交通方面的实际

Harwoo加盟  http://www.learn-to-trade-and-invest.com/xt2k.shtml
Harwoo葡萄酒盒包括有实木盒,油漆盒,PVC木盒,纸盒,皮盒,布艺盒等,适用于中

小掌柜涮烤加盟  http://www.learn-to-trade-and-invest.com/bhci.shtml
武汉富民之帮科技有限公司是经国家认定的集科、工贸为一体的节能高科技研究机构。置身于高

回头客杂物袋加盟  http://www.learn-to-trade-and-invest.com/ynom.shtml
南宫市回头客汽车塑料卡扣厂生产塑料扣具塑料卡扣,塑料铆钉,塑料固定扣,塑胶扣具,塑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梦彼岸之万祖圣地只跟皇叔好哦

    白倾野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不动如山,但是周身的气场,如千里冰封。让她都感觉到冷啊,抱了抱自己。她确实是跟以前不一样了。记忆中的原主以前是讨厌皇叔的,看到皇叔就烦,恨不得皇叔给剁了。可她现在跟皇叔这样讨好的说话。皇叔心中肯定会起疑的。她笑着解释,“皇叔,你看我都经历了一场生死了,我全部都想明白了。以

  • 网游:我的防御强无敌!在线阅读第8章

    “你是什么人?”江衍琛有些无力的喊道,“怎么和我长得一样。”那小和尚还算彬彬有礼,双手合十,微微鞠躬念了声:“阿弥陀佛。叨扰长老了。”做完这些动作,他又慢吞吞的直起腰来,拎着袖子扫视了自己一身,有些困惑的皱了皱眉后慢条斯理开口道:“我以为这会让小师父觉得亲切些。”你从哪里来的老土著!变得和别人一模一

  • 二次元:我的妹控人生次日

    “公主,你昨天怎么了?”祯岚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只看见夏至满脸惊慌的站在她身边。夏至今天一早来找祯岚时,打开门,就能闻到一股扑鼻的酒气。整个房间迷漫的都是。祯岚起身,愣了一下。才逐渐回忆起昨天的情景。昨天,她意外撞见谢墨存与红衣女子幽会,后来又与他在屋顶上喝酒。她一点也不想回忆,自己被谢墨存掐住后,

  • 我的室友是天师在线阅读第三章

    刚回到首都星,何瑜提出申请,希望能先去看看父母,但是却遭到拒绝,理由是她父母现在涉及国家军事案件,家属没有探亲权。对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完全不了解,何瑜只知道是因为新式机甲导致罗塔星保卫战损失惨重,顾瑾重伤濒死,而自己的父母可能会面临重大失误,甚至通敌叛国的裁决。这么多年,何瑜第一次有了一种茫然无措,失

  • 我!最强村长在线阅读第二节

    富丽皇堂的大酒店,幽暗的夜色,星光泛滥的霓虹灯,五彩缤纷.看上去所有人都畅饮畅谈,却是在这里进行多种交易的场所,少了它本该有的实在,多了能吸引客人的俗套服务与交易.一个醉醺醺的粗狂男人,抱着一个穿的很**妖艳的女人,一看便知是这个酒店提供给客人的特别服务小姐之一.超短的连衣裙紧贴着臀部,露出细长白嫩

  • 红颜如梦赴天涯第9章在线阅读

    汉尼拔礼貌地回应了凯西,但注意力却一直没从艾普尔的身上离开。一开始,莱克斯电话请求他今天过来为艾普尔做吸毒检测的时候,汉尼拔不得不承认那一刻他是懵逼的。艾普尔·卢瑟和她的兄长不不对付,全心全意要当叛逆少女的事,汉尼拔不是不是知道,但就他对艾普尔的了解而言,他认为这姑娘还没傻到为了气死她哥就去碰那些不

  • 君行幻秦之相思(5)

    【东昆仑·四御山脉·鹿遥峰】待张子渊走后,方小前便聚精会神的在屋内看起书,他自幼偏爱读书习字,所以也并不会觉得枯燥。那本《清名志》前部分是记录昆仑的方位与宗派分部,篇幅不长只是简略带过;后部分才是《兵威》《妖风》《败敷》三卷的详解。花了数个时辰,方小前才将次数通读一遍,他也终于对这片天地有了大致地了

  • 少女心是种超能力之回报

    次日,凌萱醒来,立马询问起了师父的情况。大祭司仍是昏迷不醒,但性命算是暂时保住了。凌萱松了口气,这才开始回忆事情的来龙去脉,疑心顿起。昨日师父突然遇刺,刺杀她的人身上带有炎阳草的气味,师父所中的毒与言珏中的毒症状相似,极有可能是同一种毒药。若刺杀者也是同一人,会是谁动的手?前世,言珏将刺杀一事推在了

  • 王者荣耀之黑坑系统在线阅读第1节

    农珉和追云子站在龙王庙前面的广场上,看着眼前的情景,欲哭无泪。眼前一个火红的物体,落在高处。按照位置来看,那里应该是原来龙王殿的地方。那个物体虽然不再燃烧,但仍然放出很大的热量,让人不敢靠近。在这个物体的照射下,看见的是一片废墟。整个龙王庙的所有建筑,全部倒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火红

  • 空间许可在线阅读得道有先后,心神无是非。

    沈天语慢慢睁开了双眼,用极其平淡的语气问道:“三位都是破化神镜的大修行者,为何丝毫不懂礼?”随后又闭上了眼睛,继续打坐在断木之上。“礼数?你如此跟我等说话便是有礼?”炎劲性子急躁顿时反问道。“如果三位有礼,天语自然不会无礼,既然三位不守我百花门的礼,我又如何跟三位讲礼?”众人顿时明白过来,这沈天语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