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末日之重生存活之刘宏即位(4)

作者:火烧堰 来源:17K小说网

从牢狱中走出的士人,成为一方的骄傲。人们看着被禁锢免官的士人名册,竟然争吵了起来,都希望能和他们沾亲带故。我说是南阳的,你说是襄阳的,互不相让,这时一个官差探过头来。两人迅速听着了争论,生怕被官差抓了典型。

官差生气地说道:“你们别争了,那人家是新野县的!在我家旁边的村里住!”说罢转身就走。

涿郡一代被禁锢的士人,同样风评如潮。

刘备和自己的同伴,使劲从人群的夹缝中探出身来,只见,那几个人结伴而行,衣衫有些破旧,面庞带着疲惫,但是,微微弯曲的脊梁,在阳光的照晒下,宛若山岭,棱角分明。

几个相互搀扶的游子看到乡亲们夹道迎接,慢慢停下了脚步,他们在追忆时光,当年,他们或被举为孝廉,或到洛阳求学,就是从这里出发。一路跌跌撞撞,读书求索圣贤之道,做事不曾因公废私。却半世功名在梦中,他们曾经许下衣锦还乡的夙愿没有实现,现在反而成为朝廷钦犯,未来何去何从,他们也感到仿徨与迷茫。

他们望着里正端起的水,其中一人不禁感叹道:“我们辜负了乡亲们的厚爱与期望,戴罪归乡,让家乡蒙羞,惭愧,惭愧。”

队伍中的一位长者眼中含着热泪对他们说:“我们曾目送你们去求学、去做官,就是盼望你们顶天立地,你们做到了,还有什么惭愧的呢!”

几人闻言,接过家乡的水,一饮而尽,多日的干渴缓解了许多,心中的愤懑也消融了片刻。

生活终归还是要继续,无论是涿郡的父老乡亲,还是这些回家的学子,他们都要面临最现实的问题,吃饭的问题。涿郡这方土地,再次以深情的姿态,宽慰着这些游子。对他们而言,最好的疗伤方式,就是让时间冲淡着一切渐渐忘却。

冬季来临,桑树突兀的枝干发出声响,伴随着打更声,敲动着他们的灵魂。身体渐渐康复,心灵的创伤就变得更加难耐……下雪是此时最常见的天气,围在火炉旁边,饮上一杯自家酿的水酒,几杯下肚,好多愁绪烟消云散。

刘备家门前的大桑树,巨大的身躯也承受着更多风雪的摧残,围都是漆黑一片,只有那纷纷扬扬的雪花,从桑叶斑驳之间透射出来的寒光点缀了冬夜的点点夜空,大街小巷变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银白世界,格外的寂静。偶尔,一两个行人,留下几行深深的脚印,很快又被雪花覆盖得无影无踪。

数千里之外的洛阳,同样飘雪了许久,整个皇宫犹如晚睡半醒,没有人再关心“瑞雪兆丰年”,人心早已翻江倒海。

汉桓帝刘志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这位皇帝生前荒淫无度,死后也留下了巨大的难题,他没有儿子。

汉桓帝的皇后窦妙和他的父亲窦武取来皇室名册,找一个年幼的继承人,这样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掌控朝廷大权。经过筛选,两人秘密圈定了一个名字……

公元168年正月,一队车马浩浩汤汤向冀州河间国进发。几日后,尚在睡梦中的小刘宏被叫醒,并随迎驾队伍抵达洛阳城外夏门万寿亭。大将军窦武率文武百官迎接。次日,刘宏继位,改年号建宁。刘宏就是汉灵帝。

从汉章帝以后,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马观花般地换了13次皇帝,年号改了22次,尤其是,汉桓帝改元像翻书一样,所以,这次改元,涿郡的百姓没有感到什么稀奇,人们也没有对汉桓帝刘志的去世而痛心,甚至,有人还窃窃自喜,甚至重新点燃生活的希望。

刘宏这位新皇帝似乎也符合大家的期待,窦武掌握实权。党锢之祸期间,人们没有忘记这位窦将军,多次为李膺等人申诉。窦武启用陈蕃,任命他为太傅并管理尚书台事务。

窦武和陈蕃,两人不必太多寒暄,他们有着理想交集、彼此心照不宣。曾被废黜的李膺、刘猛、杜密、朱寓、荀翌、陈蹇等人再次入朝为官。消息一出,迅速登上热搜。

“你们听说了吗?陈蕃已经被任命为太傅,李膺、刘猛、杜密、陈蹇等人也已入宫任职。”涿郡这边,已经有人早早传递着消息。

“朝廷终于有盼头了!”

“现在说这些话还太早,我听说汉桓帝的乳母赵娆,早晚都在窦太后身边,与中常侍曹节、王甫等人勾结,争相讨好窦太后。窦太后宠信他们,也给他们封爵授官。”

“窦将军和陈太傅不知道吗?他们怎么能容忍呢?”

“我看,宦官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窦将军文韬武略,陈太傅当世楷模,肯定能消除奸佞,匡正朝纲。”

陈蕃向窦太后上书,要求惩治宦官。窦武也去劝说女儿。窦太后始终没有同意。

窦武时不时到后宫,私下里劝女儿同意他和陈蕃的计划。他很疼爱自己的女儿,也知道女儿是他权力合法性的来源。常年深耕书斋的窦武,习惯了程序上的循规蹈矩。他要铲除宦官,必须得到女儿的同意。他看着民意、大臣都站在自己这边,自信地把宦官当成刀俎下的鱼肉,这些削弱了他的紧迫感。

陈蕃与窦武不同,他有着丰富的基层历练,他经历过权力斗争的残酷。对于窦武而言,眼前的一切似乎可以从书本上得到解释,窦武充分吸取闫显等人的教训,掌握着禁军的绝对领导权,不轻易接受诏令入宫,在宦官当中培养自己的势力……陈蕃则劝窦武,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窦武继续缓慢地等待着机会。他既要铲除宦官,也要对女儿有所交代。直到八月,窦武才找到借口罢免了黄门令魏彪,让“亲信”宦官山冰代替他。接着,窦武把长乐尚书郑飒关进监狱,严刑拷打。郑飒供出了曹节、王甫等人许多罪行。于是,窦武等上书窦太后,请求收捕曹节等人,诛杀宦官。

在多次宫廷斗争中生存下来的宦官,看惯了宫墙之中从未停止的风,窦武、陈蕃的每一招,都在削弱着宦官的权力。从郑飒被捕那一刻,有经验的宦官已然感到了刀刃般冰冷的寒气。

九月的一天,窦武和往常一样回家休息。长乐五官史(太后宫中宦官头目)朱瑀趁窦武不在宫中的机会,偷看了窦武的奏章。他看到奏章中名列的名单中有自己的名字,怒不可遏。朱瑀将此事通知宦官王甫、曹节等,众宦官歃血为盟,发动政变。

他们把灵帝骗出来持剑开路,关闭宫门,然后胁迫太后,夺取玉玺,派人去逮捕窦武等人。窦武不接诏书,与侄子窦绍边战边退,来到军中,召集数千人镇守都亭。压住阵脚之后窦武恢复了以往的自信。他掌握的军队是宦官手中军队人数的五倍,天一亮就会真相大白。

陈蕃听说发生变乱担心年幼的汉灵帝的安全,率属下官员及太学生80多人,手持兵器冲入承明门,与王甫军遭遇。但是,视死如归的决心毕竟不能抵挡铁血的刀剑,最终陈蕃被逮捕,当天便被折磨而死。

宦官王甫明白窦武与窦绍的部队占有绝对的优势,也知道这场政变是有自己发起,更知道天下到处都是痛恨自己的人。一旦天亮,一切都会真相大白,那时候就是自己的末日。时间就是生命,但谁会帮助自己呢?他想到在附近驻扎的护匈奴中郎将张奂,他刚到洛阳不久对朝中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于是命宦官带着天子的信物要求张奂出兵。

张奂见到天子的信物后没有半点迟疑,做出了让他悔恨终生的决定——出兵“讨逆”。

天刚亮,王甫便带领虎贲御林军,同张奂军队会合。窦武与窦绍被重重包围,最后被迫自杀。宦官集团取得了宫廷政变的胜利。窦太后也被迫迁入南宫、软禁起来。

窦武、陈蕃身亡,宦官集团开始了疯狂的报复。接下了几个月里,涿郡的城楼边上突然多了许多通缉告示,言辞极为严厉。

“陈太傅、窦将军怎么会败给那些宦官呢?”不少人气得咬牙切齿。

“都怪那个张奂!助纣为虐!”

“李校尉、杜太仆、尹司农他们也被逮捕了!”

“上次他们被罢黜还乡,这次直接被处死!刘淑也下狱自杀,三君都死于宦官之手,那些被陈、窦、刘三人举荐的门生故吏,全部免官入狱。”

“听说,其中有好多国家栋梁,陈留郡圉县人蔡邕、北海郡高密人郑玄、北海安丘人孙嵩、太原界休人郭太,等等。”

“张俭逃了出来,据说无论逃到哪里,都会有人收留,张俭因此逃到了塞外。”

“就是啊!不少人因为收留张俭家破人亡,张俭一个好友叫孔褒。张俭逃到孔褒家中,孔褒不在,他的弟弟主动收留了张俭,后来事情泄漏,地方官吏都秘密地压下此事,张俭得以逃脱。”

“那孔褒一家怎么样了?”

“张俭逃走后,孔褒和他的弟弟则被逮捕入狱。两人争着说是自己的主意,甘愿赴死。他们的母亲说责任在自己,也争着认罪,一门争死!”

“孔褒的这位弟弟也不简单,他叫什么?”

“孔融。”

刘备听到孔融兄弟的事迹后,决心向孔褒、孔融一家学习。白天他经常望着城门边边看,到了傍晚就独自到村头张望一番。他暗下决心,要是自己遇到了张俭一类的士人,也会去想办法救他们。

经历两次“党锢之祸”,大量的士人被彻底赶出了朝堂,留在朝堂的士人,不少已经噤若寒蝉,敢于仗义执言者又少了许多;离开朝堂的士人,无奈地选择了蛰伏,他们当中有的从此寄身山林、不问世事,有的则选择蛰伏、等待时机……一天,隐姓埋名的蔡邕,弹奏着自己亲手制作的“焦尾琴”。琴音清脆悠扬,给人以难得的安宁,再美的琴声也会结束,再安宁的心境也要面对现实,曲罢,蔡邕长叹一声:“琴音在美,也不过是亡国之音啊!”

延伸阅读

顺圆盛佛具加盟  http://www.jabwt.com/gt3x.shtml
漳州顺圆盛佛具有限公司经过多年的发展现状是一家集工艺品专职研究、设计、生产制造以及销

玩美香吧手机加香加盟  http://www.jabwt.com/ne5y.shtml
手机芳香将席卷各省市,将引爆新一轮风暴,玩美香吧手机加香成为一种潮流,一种时尚。闻香

老酒巷酒加盟  http://www.jabwt.com/srv5.shtml
老酒巷酒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亳州市古井镇是一个因酒而生,因酒而兴,因酒而名扬天下的千年

禧六福珠宝加盟  http://www.jabwt.com/6ms3.shtml
深圳市禧六福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弘扬中华福文化为宗旨的民族文化珠宝品牌,素有“中华福

鳌瑞加盟  http://www.jabwt.com/nvww.shtml
鳌瑞汽车保修机械始终致力于汽车维修设备事业的发展,完善配套了创新的生产加工设备,创造

福圣真玉加盟  http://www.jabwt.com/oep.shtml
香港福圣真玉实业公司现有标准厂房15000多平方米,从业人员1100多人,设计、生产

庆丰加盟  http://www.jabwt.com/gm5z.shtml
深圳庆丰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大型不锈钢材料有限公司。公司创

千尹加盟  http://www.jabwt.com/n925.shtml
千尹面膜经销批发饰品、化妆品、玩具.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海内外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大桶加盟  http://www.jabwt.com/d5ex.shtml
大桶大足浴成立于2003年1月12日由大桶大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全权经营,是一家长期

群鑫珠宝加盟  http://www.jabwt.com/bef5.shtml
陕西群鑫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于2010年2月正式成立,前身为西安金都工艺美术集团有限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乾坤问鼎第六章

    小尤脸色微变,下一刻却笑出声来,他的形态迅速变化,嘴角的笑容咧到耳根,牙齿变得极为尖利。他一拳砸在血莲上,方才还舒展花瓣的血莲顷刻破碎,小尤和泽玉一同掉入血海中。扑通几声,接连冒出数颗气泡,便没有了响动。——井阳城以城中巨井得名,凡小城大镇,必然沿河而建。而井阳城不同,城中一口巨井不知连接哪条地下暗

  • 网游之命运之途第3章在线阅读

    夜,已过四更。木棉镇,万寿医馆。万长空推开医馆大门,一女子便急匆匆迎上前。“爹,你可回来了!赵大将军都等你好久了!”“好,爹知道了。”万长空加快脚步走进前厅……镇北大将军,赵崇光在厅内左右徘徊,心事重重,见到万长空他眼前豁然一亮,双手抱拳:“万神医!总算等到你了!”“路上耽搁了时间,让您久等了,劳烦

  • 御风卫之我要做个大英雄(1)

    你想成为最装逼最快活的人吗!想要这个最字,就得天下第一!!!在这茫茫宇宙,有一颗星球,上面有无数的剑术高手,什么剑仙,剑神,剑魔都有。这个星球叫万剑星球。万剑星球,有十大帝国。这十大帝国的高手一国比一国高。其中最小的帝国就是神王朝,神王朝的一流高手是这十大帝国里最低阶的高手。神王朝下又有十大大城,百

  • 网游之星空守护者思念祖父

    我的祖父宋金玉,宋家祖上八代皆是厨子,到我之后父亲不让掌厨,硬逼着去读书考公务员。孩童时期祖父常对我讲宋家祖上的事迹,祖父的祖父宋一刀年轻时还当过咸丰帝的御厨,那时宋家风光无限。宋一刀是他的外号,真名叫什么在我小时候已经忘记了,虽说祖父跟我讲过好多次。俗话说“富不过三代”,也不无道理。咸丰帝死后,同

  • 大秦:我是主角高要第四章在线阅读

    “系统!若芭呢?”刘协赶紧在脑海中问道。“若芭现在已经进入了皇宫之中,主人您可以去找她了!”系统简练的回答道。“靠,就知道你这家伙靠不住!”刘协一听,顿时不爽的暗骂了系统一句。既然穿越过来就送到自己身边不就好了!这么大的一个皇宫,自己找的话起码要个把月啊~要是命令宫里的太监宫女去找,传出去说皇帝动员

  • 我只召唤女英雄之引子(1)

    东方有座蓬莱岛山清水秀,峰岭相连,怪石耸立,奇花异草。因为,蓬莱岛四周被汹涌澎湃的海水包围着。所以,至今无人居住,也无人踏入过蓬莱岛。蓬莱岛的西方,有座黑风岭,岭上有个紫云洞,洞内住着一只黑熊,长相狰狞,全身通黑,一双眼睛时常露着凶光,而且心胸狭窄,心狠手辣。时光如箭,岁月如梭。一百年后,由于黑熊常

  • 她就是豪门在线阅读第9节

    于是,苏觅直接开口,“麻烦你们转告父亲大人,我和娘亲在竹院待着挺好的,岚院就不去了,还是给四姐留着吧!”苏元这样打她们母女俩的脸,苏觅自然也可以拒绝他的“好意”。两个丫鬟互看一眼,面露惊讶。卫明玉也不解的看着苏觅,“觅儿,你这是意欲何为?咱们搬过去住不挺好的吗?”卫明玉在这破旧的院子里也住了一些年头

  • 极限玩家第八章在线阅读

    帝都的夜晚,比沧城的热闹多了。街上人来人往,尽显与白天不一的感觉。苏九这望那望,仿佛要将这些场景全部收入眼中。林卿尘见状,说道:“苏师弟,刚来帝都,还有些适应不了是很正常的。”苏九一脸黑线,我有说过我适应不了吗?“林师兄,并不是还没适应,只是以前的生活与之不同,但这里的生活,仿佛让我开启了新世界的大

  • (全职)我男票是大佬在线阅读第9章

    见到朱婉婉,穆琼大步走了过去:“娘,你怎么来了。”“琼儿,你回来了!”朱婉婉惊喜地看向穆琼。朱婉婉穿着旧衣服,脸上有点脏,头发乱乱的,看着都跟路边讨饭的乞丐婆子差不多了,而这打扮明显是故意的……穆琼叹了口气:“娘,你明知道外面很危险,还出来做什么?”就算是在现代,女人大晚上走这种连路灯都没有的弄堂都

  • 农家贵女第一章在线阅读

    在H市最高的铁塔上,一个冷酷的男人,准确的说是一个20岁的蓝孩子。他正在打开手里银质的箱子,快速的组装起来,一架最新型的ju(四声)ji(一声)giang(一声)就完成了。那张充满稚气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今天他已经期盼好久了。他瞄准对面酒店2031房中趴在两个女人身上的老男人,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