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她等待刀锋已久重生

作者:她与灯 来源:晋江文学城

九月,秋老虎心情很好的挂在天上,灼热的光芒照耀着每寸土地,长熟的玉米穗随着微风轻轻的摇摆,像是俏丽姑娘动人的舞姿。

每个在大地里劳作的人流汗不止但脸上都是满足的笑意,秋天是农民最喜欢的季节,黄澄澄的玉米就是实实在在的人民币,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万元户的梦。

但人群里有两个人格格不入,脸上不仅没有笑意,反而是带着浓浓的担忧。

元华直起酸疼的腰身转头看看家的方向,心里忧心小妹怎么样了?他抿抿干涩的嘴唇,无视了地头的水壶,弯腰继续低头干活,他快点干完活好回家看小妹。

玉米卖了钱才能给小妹治病。

钱秀抬头看看丈夫,用袖子擦擦汗继续弯腰干活。

张兰守着炕上昏迷不醒的闺女低头抹眼泪,元爱国掀开门帘子进来看到这个情景叹了一口气:“是我没用!”

“给元野捎信回来吧!”元爱国抬手捂住眼睛,说完这句话他好像瞬间就苍老了许多。

元野是元爱国的二儿子,在南方当兵。

张兰闻言在也忍不住哭出声,想起医生让回家准备后事,她就崩溃不已。她的贝贝还那么小啊,怎么就狠心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

忽然,张兰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抓住元爱国的手情绪激动道:“她爸,咱爸走的时候说咱家贝贝十六岁有死劫,咱爸有没有说怎么救贝贝?”

她目光灼热的盯着元爱国的脸,说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不为过。

张兰口中的爸是元爱国的父亲元信,临死前捧着一个红木盒子整天神神叨叨的。元老爷子年轻时因为破四旧被□□过抄过家,等回来的时候已经被折磨的不**形。

那个地方给元老爷子留下了伤心和阴影,举家迁到了东北。

元老爷子临死前人清醒了,临终遗言交代说:刚出生的龙凤胎之一的小孙女元贝十六岁有个死劫,如果过去了就把这个红盒子给她,不要拘着她,那是个福娃娃。

元爱国和张兰夫妻刚开始整日担心小闺女,怕有个闪失。后来小闺女慢慢长大,身体很好,连喷嚏都没打过一个。两口子就渐渐把这件事忘了,就算有时候说话提起,也是当个故事讲给孩子听。

没想到,小闺女元贝十六岁生日那天,突发变故,活蹦乱跳的小姑娘吃完一个鸡蛋就昏迷不醒。送到医院也没检查出什么问题,气息越来越微弱,医生最后说别浪费钱了,回家准备后事吧。

元爱国听张兰提起父亲,精神震了一下,但片刻又委下去了。他摇摇头:“没有,爸没说。”

张兰闻言低下头,抓着元爱国的手放下了。又抬头看看小闺女苍白的脸,转身下炕出了屋子。

片刻,她抱着个红木盒回来,红木盒子上雕刻着玄龟驮着古老的符文。

“爸说了,这个红木盒子是给贝贝的,那就是贝贝的。”张兰把怀里抱着的红木盒子放在了小闺女的枕头边上。

元爱国从炕席子低下掏出旱烟纸,从一个小袋子里捻出一点烟草,粗糙布满茧子的手指慢慢搓着。他是个老烟民,商店卖的大前门、迎春买不起。在自己家的院里的墙边种上一点烟草,晒干。也只有在家里有大事情发生他才舍得拿出一点抽。

“贝贝淘气,小时候就到处跑,比她三哥小宝还淘气,常常惹我生气。”张兰语气里是满满的无奈,但又得意起来:“但我闺女也聪明,每次考试都得一百分,老师夸奖,我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得意啊,我心思咱们老元家也能出个大学生了。”

张兰哽咽了一下接着道:“可是,咱家穷,留不住钱,小闺女上完初中就读不起了......”

夫妻俩一个人说着,一个人默默的听着,没注意到红木盒子渐渐发生了变化,盒子上的玄龟和符文散发着微光,最后幻化成一道流光飞进元贝紧闭的双眼。

“贝贝和她三哥小宝感情最好,一会老大回来让他去接小宝回来......”

“妈,我好饿......”

“哎,妈给你做饭去。”张兰下意识答道,紧接着骤然抬头,不可置信的盯着元爱国,嘴唇颤抖,不敢回头。

元爱国也抬头看炕上的小闺女,嘴唇张张合合,最后结结巴巴激动道:“闺......女......闺女睁眼了?”烟火烧到了指尖他像没感觉到一样,重复着道:“闺女醒了,闺女醒了,孩他妈,你回头看看啊,贝贝醒了!”

“妈,我好饿。”元贝脸色苍白委屈巴巴的道。

“哎,妈给你做饭!”张兰激动的转身爽快的答道,又红又肿的眼睛又湿润了,她伸手摸摸小闺女的脸蛋。

元贝忍不住笑了,她好开心,她终于有了疼爱她的家人,不再是那个孤儿院长大的傻子元贝了。

元贝上辈子,是个孤儿,因为智商有问题,从小就被父母遗弃,浑浑噩噩的过了十六年,一场高烧带她重生到了八零元贝的身上。

她和八零元贝结合的那一刻,她的脑袋不在浑噩,瞬间什么都清晰了,好像八零的元贝就是她自己一样。

真好,她是元贝。

元华和他媳妇钱秀下地干完活进了院,屋子里传出爽朗的笑声,是母亲张兰的。两口子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满满的疑惑,小妹重病昏迷不醒,他妈(婆婆)怎么会有心情笑呢?两人三步并两步的进了屋。

一进屋小两口就愣住原地长在门口。

炕上的元贝端着饭碗一勺一勺的吃蛋糕,唔,好香!旁边围着元父元母。

还是钱秀先反应过来,推了一下丈夫元华,震惊带着喜意道:“小贝醒了?”

元父元母没分给儿子儿媳妇一个眼神,目光一直锁定在小闺女身上,看着小闺女吃的香心里软软的。

元贝眼睛弯成了月牙,脸上是甜甜的笑容,重重的点下头:“嗯,嫂子,大哥,我醒了。”

元华被媳妇推的回了神,瞧着小妹暖心的笑,面瘫脸上难得勾勾嘴角,想露出个欣慰的笑容,可惜不咋成功。

钱秀目光落在元贝的碗里,小葱点缀的鸡蛋糕,上面还飘着一层油。

“小妹你不会是为了吃鸡蛋在装病吧?”钱秀心里琢磨着明天找个时间回娘家抱个下蛋的母鸡回来,她娘家妈是养鸡的好手,养的鸡特别能下蛋,还大。

元贝挖鸡蛋糕的动作停下,不知所措的看着大嫂,她没有装病。

张兰听大儿媳妇的话瞪了她一眼,不悦道:“我和你爸还没死呢,小贝想吃啥还轮不到你管。”

钱秀撇撇嘴不敢和婆婆顶嘴,没说什么的转身去了厨房洗手了。

元华知道他媳妇不是心疼两个鸡蛋,在中间调解道:“小贝,你吃你的,你嫂子不会说话,不是那个意思,你别介意。”

元贝不想引起家庭矛盾,懵懵懂懂的点点头,乖巧道:“我不介意。”低头专心吃起鸡蛋糕,凉了就不好吃了。

元华见小妹是真的不在意点点头,出去洗手了,心想回头的好好和媳妇谈谈了,关心人带什么刺,不知道的还是当嫂子的容不下小姑子呢。

元华两口子刚走,屋子里就又风风火火的冲进来一个人。

延伸阅读

前方骚操作预警[快穿]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cnjoyo.cn/sj5v.shtml
神灵3014年冬,在黔山通往鹏舟省东东市的高铁上,有两个穿着毛皮鞋,裹着厚厚大衣,不

今天复明了吗第九章  http://www.cnjoyo.cn/bc3n.shtml
下午柳异送柳宣去上学,车子开过市中心的时候,柳异突然想起朱玉华说的死前在桌游吧玩笔仙

逢场作戏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cnjoyo.cn/sict.shtml
星海小区。“爸妈,我回来了。”打开房门,王伊曼将钥匙往鞋柜上一丢,进到客厅后一把躺到

超级盗墓:我老婆是尹新月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cnjoyo.cn/ae3z.shtml
第六章一曲成名躺在床上的王维脑海里出现了那个窈窕的身影“beby她在干嘛呢”而另一边

那只雄虫和我绝对有仇[星际]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cnjoyo.cn/blgt.shtml
第五章玉秋写完功课,便拿出账本,对着账本打起算盘来。铃儿功课做得比玉秋慢些,待她写完

女杀手弦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cnjoyo.cn/pbhi.shtml
送走唐夫人,罗文茵紧急询问系统:方侍郎那只荷包是怎么回事?不会就是原主送出去那只吧?

和女朋友互扒马甲骑士女王  http://www.cnjoyo.cn/px62.shtml
第十章如同Lilith的消失,她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在所有人都无所觉的情况下再一个早晨回

道帝药皇之爱德华.夏洛克笠的早晨(6)  http://www.cnjoyo.cn/yybm.shtml
三年过去了。北境与珑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三年了。随着科技的发展,蒸汽机成为一种新的动力方

赛尔号之盖魔王道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cnjoyo.cn/sx7c.shtml
悠悠醒转过来,还没睁开眼,陆铭就疼的直皱眉,龇牙咧嘴的。陆铭很想继续昏睡过去,不过此

总裁捡到一霸总后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cnjoyo.cn/bzus.shtml
终于觉醒了轮回眼,可是那个背叛了他们的友谊、理想的男人已死去多时。宇智波斑手中的镜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lol:开局三个眼在线阅读第5节

    卷一:辉煌帝王篇第005章、神之空间【鹩冥出品、变态产品】系统公告~:由于玩家天空清蓝成功进入一级主城灵城,并第一个成功转职,系统奖励神圣职业—神圣祭祀,并奖励技能书祭祀的召唤术(高级)系统公告~:由于玩家天空清青成功进入一级主城灵城,并第二个成功转职,系统奖励神秘卷轴。“我靠,这么快就有人转职了。

  • 网游之天玄世界之前尘一朝梦散如烟(3)

    楚烨对他伸出了手。顾尘逸看着楚烨,神色不变,眉毛却抽动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真的是他的师弟?确定不是他做的一场荒唐大梦么。不、他觉得就算是做梦,自己也一定不会梦到楚烨的。“师兄。”软软糯糯的嗓音呼唤回了他的神智。心中有些嫌恶,可还是伸手把楚烨抱起来,上辈子两个人都很少这么亲近的顾尘逸有点尴尬。“睡吧。”

  • 就是这么的平凡第七章在线阅读

    一条商业街隔开了A大和B大,也分成了两个世界。星旅花园就在B大附近,所以不少B大不愿住校的学生都在星旅花园租的房子。咖啡色也有不少B大的学生光顾。在没课的午后都有不少学生来着消磨时光。“宴宴,刚才那个男生和你说什么了?”家教完的宁宁坐在咖啡色一个僻静的位置等着安宴下班。“那个男生就是来买个蛋糕。”“

  • 七零小军嫂之第十章(10)

    等林愉享走进大厅,贺风也准备回去了,风吹着凉快是没错,但总感觉之前流的汗都干在脸上跟糊了漆似的,反正感觉是一言难尽。贺风一边往回走,谁知道蒋塘也正好出来。一股酒气混着空调风扑向贺风,蒋塘就直直站在门口,刚打开门。“那个……他们要切蛋糕了。”蒋塘和江沉一行人相互灌酒,乍一下走到门外有点晃神,随后是被外

  • 网游之双刃传说之吸收线

    “我觉得我还是低估了官僚作风的严重性,”托尼睁大眼睛控诉,“你们相信吗?尼克·弗瑞告诉我国会那边觉得是超人拿走了宇宙魔方,说不定他还和奇塔瑞人达成了协议,毕竟他们都是外星人——”他摇摇头感叹,“这个智商真的很难挽救。”查尔斯的笑意也染上些许无可奈何,瑞切尔看看两个人,只好撇撇嘴:“不好意思,我连宇宙

  • 三国之大魏崛起在线阅读第三节

    人高马大的王凯瞬间遭受到了剧烈重击,整个人竟直接甩出去四、五米,牙齿都飞出了两颗。当下,王凯竟被打蒙了。周围的人一愣,周天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要知道王凯可是出了名的打架高手。“妈的,还敢打凯爷,兄弟们把他扔下楼。”此刻,其他混子立马不顾一切的围了上去。然而,这句话刚说完,立刻就有三、五个混子被打翻

  • 三国:霸业从江东开始初

    锦蕊打开家门便看到站在窗边的哥哥,小心翼翼的走到哥哥身边“哥,你怎么啦?”听到声音,收拾好情绪转身,看着自家的妹妹,“我在想刚刚送你回来的人是谁?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是个男生吧”锦蕊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叶孜的身份“就…就是一个朋友”“嗯?”锦蕊想起来这个时候可不是哥哥质问她的时候“你别质问我,我还没问

  • 玫瑰之名[星际]在线阅读兄长

    于是孙嬷嬷与宜诗进来便看到黛玉玉抱膝坐在椅子无声的落泪,映雪只能在一旁干着急,连忙上前询问怎么了,映雪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能将发生的事与她们说一遍。孙嬷嬷听了皱了皱眉,心知定是与林如海有关,却也未说出什么,毕竟是主子间的事奴婢又怎么插手,只是看着黛玉如被抛弃的幼崽独自在角落里暗舔伤口,心中却是

  • 最强吕布横扫三国在线阅读呸,小白脸!

    轰!洗髓丹入口即化,慕流云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胃部涌出,然后流遍全身,逐渐对他的身体洗精伐髓,一种玄之又玄的舒畅感顿时涌入心头。在这个过程中,一丝丝灰黑色的ye体从周身毛孔排出,这些都是身体内的杂志,顷刻间皮肤表面染上了一层黑色污垢。时间缓缓流逝,直到黎明时分,腹中的暖流才终于缓缓消失。慕流云睁开双眼,

  • 假面网游:开局抽到逢魔之力!在线阅读第二节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江柏崇的恼火有几分可笑。他自己吼完也意识到了。摆摆手上楼,后面又把苏虞叫上去。江闲从头到尾神色寡淡,并不争辩。随着江一航的长大,他在江家的地位逐渐变得尴尬。江家不能有两个名义上的继承人。他的离开说不准是自己的意思,还是契合了其他人的小心思。但江闲能明白一点,他及早离开,能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