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天劫之莫失莫忘第一章

作者:邓雪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楔子

我叫张凌烟,我生于漫天飞雪的冬天。

我从未停止过思念他,也从未放弃过寻找他。

可能我这一生的宿命就是,追寻到是死,方休。

第一章

张凌烟看着窗外的日光,眯了眯眸子,有些厌恶的偏过了头,想要避开刺目的阳光。此时阿明正端着粥进了屋子,看张凌烟已醒了,便柔声说道:“醒啦,正好趁热把粥喝了。”

张凌烟的目光从窗户处收了回来,落在了阿明的脸上,又转到了盛粥的碗口边,最后又开始散了聚焦,迷离了起来。阿明见她又开始了往日里的愣神,急忙伸手在她眼前拼命地挥着,一边还着急的说道:“你可别又失了魂一样再睡回去了!好几天了就喝点水,吃的粥有几口一个手都数得过来!你这还在病着,不好好吃饭怎么能行啊!”

张凌烟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吃。阿明有些气不过,小声嘟囔着“他一走你就病着,现在连饭都不吃了,再折腾着自己他也不见得会心疼些……”

张凌烟突然就愣在了那里,大半张脸埋在阴影里也看不真切是什么表情,阿明自知是说错了话,一时间也不知再说些什么去安慰,俩人皆是沉默着,一坐一站,气氛很是凝重。

“粥你且放着吧,我自会吃。你帮我把帘子拉起来再走吧。”张凌烟开口下了逐客令,阿明也不好再留,只得放了碗,将窗子合好,帘子一拉起,就将明媚的日光阻在了外头,屋内又恢复了昏暗,隐隐透出一股阴冷之感。阿明看了看张凌烟,见她已经重新躺下了,轻叹了一口气,便静悄悄的离开了。

张凌烟平躺在床上,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又闭上了眼睛。

其实她并不是很有睡意,只是自他走了之后,想见他,只能入梦才能见着了。

那个男孩儿站在树下已经有些时候了,就是静静站在那,许久了也不见他有丝毫动作,看久了着实有些瘆人。张凌烟只觉得这个场景里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除了有些波动的空气和徐徐吹动的风,还有那偶尔飘落下来的几片树叶告诉着张凌烟这一切并不是一幅画。

张凌烟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来到了这里,这个孩子又是谁,正琢磨着那个孩子就看向了她这边,张凌烟一心惊,她看到的是怎样一双眼睛啊。

冷,很冷,透着彻骨的寒意,教人战栗。那双眸子像是一潭死水,亦或是一口枯井,激不起一丝波澜。这样一双苍凉的眼睛竟然属于一个小孩子。

男孩儿注视着张凌烟,张凌烟蓦然觉得心脏一阵疼,顿觉眼睛酸涩,有两行行湿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到了下巴处,张凌烟有些不可思议的伸手抹了抹脸,垂眸,一手的泪水。等她再度抬头的时候,那个小男孩已经不见了踪影。

张凌烟下意识的就往前跑去找那个孩子,但是,就像他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的干干净净。张凌烟又想到了刚刚那一双眼,除却了初始的震惊,恐惧感慢慢退却之后,她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的熟悉,张凌烟在脑海里仔细的搜索,并没有找到这号人。

就在这时,张凌烟发现自己逐渐的陷入了黑暗之中,刚刚的所有景物一刹那就全部消失了,正在她惊恐的寻找着出路的时候,就听到一声轻叹“哥”。

下一秒,张凌烟就睁开了眼睛,她有些愣愣的盯着头顶帘子上的花纹,这才慢慢缓过了劲儿,意识到刚才匪夷所思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很奇怪的一个梦,那双眼睛,那声叹息,无时无刻不萦绕在张凌烟的心头,她总觉得那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

她看到了床边上那碗粥,她伸手颤巍巍的拿了过来,冰冷的瓷碗,早已没了温度的粥,张凌烟轻笑了一声,舀了一勺送进了嘴里,冰冷的液体顺着嗓子进到了胃里,顿时一阵由内而外的凉意让张凌烟打了个寒战,同时也引得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张凌烟捂着嘴巴,却是笑出了声。笑声在房间里回荡着,久久,还是被原来的寂静给吞没了去。极度昏暗的房间里张凌烟那一剪身影,看着是越发的消瘦。

初次见到他,应该是那个午后吧,炎热至极,蝉鸣都不曾听得了。张凌烟那时被宗亲长罚抄文章,可她怎能耐得住那样的枯燥,于是就趁着看门的人走开的空档偷偷溜了出去,一路上前望望,后看看,左右顾着,一直溜到了村口,这地方到了下午几乎没有什么人会来,张凌烟很满意的看了看周遭,空无一人,转过头冲着宗亲堂方向扮了一个鬼脸,待她把头转回来的时候,前方一个人影把她吓得魂飞魄散。

她反条件就想撒丫子开溜,但是马上她就稳住了,微微侧过头,飞快的看了一眼,她狡黠一笑。缓缓地转过了身子,冲着那个人喊了一声:“你是谁?”张凌烟一看他穿着就知道他不是村中人,也就起了捉弄之心。但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人就跟没看见没听见一样,径直就往旁边小路走去。

张凌烟挑了挑眉,她生气了,一溜烟的跑到那人跟前,胳膊一抬,拦住了那人的去路。张凌烟有些费力的抬着头“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问你话呢!”张凌烟整个人都笼在了他的影子之中,她看了看面前人的表情,看不太清楚,只觉得周遭的寒气越发的重了,空气越来越凝重。

张凌烟本是理直气壮的,但此时不免也有些泄了气势,缩了缩脖子,正愁苦怎么缓解一下气氛,就听到一声呵斥“凌烟!不得无礼!”张凌烟回头一看,来势汹汹的竟然是宗亲长那个老头儿,张凌烟心下有些疑惑,再看看面前的人,还是那副冒着寒气的状态,此时也只得是讪讪的放下了手,低着头站到了一边。

看着宗亲长一路小跑着来到这边,气都没顺过来就垂首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族长”张凌烟顿时就僵在了原地,她可千算万算也没算到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竟然会是一年到头都不见人影儿的族长,张凌烟左看看右瞧瞧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算了。

“凌烟!还不向族长赔不是!”宗亲长低声呵斥道。张凌烟正分着神,冷不丁被点到名儿吓得是一哆嗦,这才回过神来,赶忙赔了个笑脸,语气极度诚恳“族长大人不记小人过,恕凌烟眼拙,凌烟再次赔不是了。”说完还像模像样的行了礼。那人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也没有动作,表情也还是刚才的那副冷酷样。

真是个怪人。张凌烟在心中疯狂吐槽着。本就好动的她哪里肯就在这低眉顺眼的陪着,急忙跟了一句“既然族长刚刚回来想必有诸多事宜要跟宗亲长商议,凌烟不好多打搅,这就退下了。”张凌烟见宗亲长点点头,立刻就脚底抹油一般往自己的住处跑去。

那人看着张凌烟跑远的身影,许久才问了一句“她,近来还好吗?”宗亲长低声答道“如您所见,一切都好。”那人微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了。宗亲长在心里默叹了一声。

张凌烟所遇到的便是张家这一代的族长,张起灵。在她的记忆里,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冷漠的有些可怕的人。

第二天,张凌烟想着昨日自己的行为仍是胆战心惊,传闻之中的族长貌似不好惹,看着那么面瘫万一再是个小心眼儿,极记仇,那自己这一届平凡小老百姓的安逸生活岂不就是到了头吗?越深想越是让人心惊,张凌烟的脑海里不禁冒出了那个人阴笑着使手段折磨自己的场面。张凌烟激动地一拍桌子,不行!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占得先机!想法刚冒出来,张凌烟就已经向小厨房跑去了。

“阿明!”阿明也是本家的孩子,只是学手艺一直不精,独独对做饭有一手,就被安排到厨房做事了。阿明正在厨房里看着炉子,听到这一声呼唤直接吓得把手里的柴火钳子丢入了柴火堆里,他迅速调整好表情,转过头虽是笑脸相迎,但仍是止不住嘴角的抽动。这个小祖宗怎么又来了啊,阿明是欲哭无泪,但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着实是装得辛苦。

张凌烟笑着拍了拍阿明的肩膀“自从上次,我可是好几日都没来瞧瞧你了,有没有想我啊?”

阿明一听点头如捣蒜一般“想的紧想的紧,您这要是再迟一天来啊,我可就得去宗亲长那请命,必要带着好东西去看你了。”

上次?上次因为自己一时被忽悠,导致这个小祖宗顺利的偷出了酿好的酒,喝得那是个伶仃大醉啊,好巧不巧被宗亲长撞个正着,这祖宗被罚了誊抄,而自己则是被罚了俸,降了职,才会沦落到如今的烧火地位。阿明嘴上甜的很,内心确是一腔苦水无处可倒啊。

张凌烟转了转眼珠子,瞅了瞅四周,这才悠悠开口“我可是听说,这桃花酿已是起了吧?”阿明一听这话便知了她的来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抱着张凌烟的小腿就开了哭腔“我的小姑奶奶啊!你这次可不能再偷拿酒了,这要是让宗亲长知道了,我这饭碗都要丢了啊!”

张凌烟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小嘴撅得老高“此言差矣。第一,我这次是要将酒赠与族长,这桃花酿刚起,宗亲长左右都是要送去的,早晚问题,我代他也是省了他再操这份心。第二,阿明你啊,饭做的这样好,老头儿他才舍不得放你走呢,再说了,你除了做饭拿手些,别的也是做不来了,是吧?”

阿明这样一听,觉得也是有些道理,但他马上又警觉起来了“你这酒,真的是要送去给族长的吗?”他这样说也算是松了口,他是知道这丫头来一趟是必定要达成目的的,谁能拦得了她?谁让这丫头是自己多年的朋友,平日里是无法无天惯了,连宗亲长也想不出什么折子能改掉她的脾性。

张凌烟一听有希望,连忙应声附和。阿明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那这酒就先给了你,不过这事儿我会通报给宗亲长的,他必会去核实,你可别耍小心思哈,仔细着你的皮。”说着拍了拍张凌烟的头,她不服气的做了个鬼脸,冲阿明哼了哼。

张凌烟迫不及待的一把夺过阿明刚刚拿出来的酒坛子,就嬉笑着跑出了门,身后是阿明的大声嘱咐“你可当心些,慢些跑!别摔着了!”

“知道啦知道啦!”张凌烟朝后头挥了挥手。

延伸阅读

诗仙加盟  http://www.angelvalleyfarmbandb.com/poua.shtml
诗仙男装经销批发的中重量级男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诗仙男装与

吉芙特加盟  http://www.angelvalleyfarmbandb.com/xk7q.shtml
吉芙特健身器材是以生产各种时尚家居礼品、休闲用品、健身器材的生产型厂家,并代理多种进

洗车王国加盟  http://www.angelvalleyfarmbandb.com/s58j.shtml
目前中国走向国际化的程度来看,这一趋势不可能轻易改变,只要是好的产品或好的技术,很快

七七e家加盟  http://www.angelvalleyfarmbandb.com/uxsh.shtml
**品牌是农村移动电子商务(湖南)试点示范工程在市场实施的形象品牌,湖南现代农商信息

桑特可视主机加盟  http://www.angelvalleyfarmbandb.com/ncl3.shtml
桑特工程项目的设计施工都要求达到安防工程质量检验评定统一标准(GB50348)所规定

姚福记休闲食品加盟  http://www.angelvalleyfarmbandb.com/lp4.shtml
姚福记休闲食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丰休闲食品紧紧抓住发展机遇,确立了“以市场为导向

飞煌滤清器加盟  http://www.angelvalleyfarmbandb.com/ygvt.shtml
廊坊市飞煌滤清器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过滤产品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股份制企业,公司拥

韩流百度加盟  http://www.angelvalleyfarmbandb.com/ptda.shtml
韩流百度家纺布艺是蚕丝被、羽绒被、羊毛被、纤维被等各种高中低档环保高贵被芯等产品生产

妃菲加盟  http://www.angelvalleyfarmbandb.com/df2g.shtml
妃菲西装集设计开发,生产加工,销售贸易的时尚精品女服饰。自设厂房15000平方米,现

星河系加盟  http://www.angelvalleyfarmbandb.com/xgas.shtml
天津市星河系科技有限公司是专门从事纳米健康产品应用研究、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市场转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雏鸟游书在线阅读第九章

    在一声沉闷的嘎吱声中,锻造室的大门缓缓闭上,三道身影沉默无声的在走廊里兜转起来。走道是螺旋形,楚胜能感觉到自己是在朝下走。起初只看的见冷硬昏暗的石壁,后来走了约一炷香的时候,楚胜看见了一扇窗户,室内光线因此亮了起来,窗外是灰蒙蒙的云气,似乎距离地面有着非常遥远的一段距离。很高的塔楼,这是他的直觉。没

  • 洪荒:无限掠夺气运第一章在线阅读

    五百年前,子陬国有一道士,法力无边,修为极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奇门遁甲,法力无边,但因其疯疯癫癫,仙不像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世人称他为无相(像)道士。一日无相道士酒醉误入下界,看古尸上有一枝红花,长的十分好看,却没有花蕊,花若无蕊,如人无心。道士心中惋惜,将此花带回凡间,以法力助其长出花蕊。

  • 都市之首富的完美生活在线阅读第1节

    眼前的白光逐渐消散,苏厉终于恢复了视觉,看清了眼前的一切。一座形似中世纪时期的旧宫殿,他正站在宫殿的御座厅里。御座厅有着圆弧形的穹顶,四周巨大的立柱上雕刻着庄严的花纹,连窗户上都镶嵌着各色宝石,奢华至极。御座厅里还有两个人中年男人,都穿着笔挺的西装,其中一位手上还戴了两枚黄金戒指,看着像商界某种的成

  • 末日游骑兵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个春节,难得能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起过。顾依研究生毕业后两人就结了婚,如今已经两年多了。从别墅装修好后,楚寒和顾依两个人平时在公寓住,周末回别墅算是放松。楚寒在这个世界不像原来那样拼命,每天都朝九晚六的上下班,偶尔馋馋顾依的身体还会迟到早退——作为一个工作态度良好的服务业人员,为了得到好评,善后服务是

  • 冰河光明世纪在线阅读第5章

    昔日同盟道友,今日反目为仇。明凯不是没有想过,他要离开望峨,除了先前在大殿内的那场争辩,必定还会经历一场腥风血雨。他料想到过微笑的箭会射向他,但真真落在眼前,却又是另一番心酸。明凯睁开眼,以气御箭,地上的箭被他隔空在手中端详,这只箭,箭名巷返,由他当年请南方大铸箭师亲自锻造,随后又赠予高微笑,今日却

  • 海贼之最强平民之时空天赋

    就在姜诚思考的时候,忽然他意识一阵恍惚。当他重新恢复过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奇异的建筑之中。“轰!!”一种玄奥而莫能测的感觉,顿时笼罩姜诚身上。好似整个世界都掌握在手的感觉,刹那间充盈姜诚的心房,令他知晓,次元银行的一切都完完全全属于他,在他面前,没有丝毫的秘密!下一刻,他转过头,向旁边看去。一

  •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第3章在线阅读

    “通杀,谢谢。”刘玄表面上装作很淡定,其实心里面,已经歪歪爽了。**幸运加身,简直比一千个欧皇附体还要屌爆,运气简直好到爆炸!连续两把压中豹子,比得上许多农家人两三年的收入了。周围那些*棍一阵叹息,羡慕的眼睛都红了。“这……这都行!”李胜欲哭无泪,这一把,自己要赔三百四十两银子。*场一个季度的收入,

  • 恶魔界限一声惊雷落地

    父王抬头,目光直逼我的双眼,只道一声“爱卿,你对莞儿的这种解法有何看法?”“公主这种见解新颖独特,实乃慧根所致。”太傅露出赞许的目光。我暗自叹了一口气,心想是过一这关了。殊不知,远处有道目光一直注视着我,久久没有散去。这些日子,着实无聊,却也有一件事情稀奇古怪。话说那天我稀里糊涂地说了一大通后,按理

  • 我和我的亚古兽在线阅读第8节

    村长家中,赵伟道:“父亲为了一个陌生人,值得你下那么大的心思对付吗?”村长没说话,只是看了看赵伟身边的韦超群。赵伟指着韦超群说“这是我们社里的一名骨干,刚从黑山执行任务回来,这次李贵来赵家村抢劫就是通过他的暗示,才有这次行动的,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居然你如此说,那么你就先看看这件衣服吧。”村长对赵

  • 丹王古河第5章在线阅读

    离《天怒》全球运营仅剩下两小时的时候,莫南接到老板电话,带着无奈驱车奔往公司。工作往往就是这样,整整一周无事,偏偏到了周六领导想起来需要有些汇报材料要完善,不管有多么不情愿,多么抵触,但是只要还在公司上班就必须端正工作态度,领导需要,随传随到,领导不需要,也要二十四小时待命。修改完汇报材料,得到老严